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全澳2017财案:澳洲需要结构改革 (二)

2017财案:澳洲需要结构改革 (二)

2017-05-19 来源:议员老王 阅读数 5157 分享到微信:

莫理逊第二份财案最失败之处,就是从根本改革了会计方式,却没有从根本改革澳洲的结构问题。

财案在银行融资税上引发轩然大波,一星期下来,银行界几乎总动员向政府施压,骂战涉及人身攻击。如前文所说,银行融资税的本质与工党向矿商征收的“超级利润税”一脉相承,均要求属于澳洲社会“持份者”并在澳洲赚取极高利润的企业,在国家艰难时期多付出。

谁财雄势大,谁的反对声浪就最烈,自然不过;只是联邦政府将无法制止银行将成本转嫁给客户,成为财案一大败笔 --- 未有在推出政策前仔细研究执行。

财案最值得关注的焦点,还有落在国民肩上逾二百亿元的新税收。

六元新开支五元靠新税

财长莫里逊 (Scott Morrison) 曾说:“澳洲的财赤问题,不是收入问题,而是开支问题。”却在公布财案当天自扇耳光。

莫里逊第二份财案雄心勃勃,单在基建上的投资就达到 750 亿元,除了庞大的雪山发电工程改造计划要一口气买下维州和新州的股权,还要独资承建悉尼第二机场;执笔当天,总理谭保 (Malcolm Turnbull) 又公布 890 亿元的庞大造舰计划。

 无可否认澳洲需要基建,也因亚太局势的发展需要扩军,问题是钱从何来?

 如果通过节省不必要的开支换取基建资金,相信没有人会反对。根据澳洲广播公司统计,财案新增的开支当中,每六元就有五元是依靠开征新税所得,只有一元靠削减开支而来。

 这绝非理财的正道。

 不应由中产及弱势分担财赤

工党推行的“全国残障人士保险计划”,旨在为身患残障的人士和家庭提供长期和妥善的支援。两党联盟执政后停止部分拨款,以至很多残障人士所获的福利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许多残障儿童的家长想到自己身后子女的前境,每每夜不能眠。

 这是许多澳洲人的燃眉之急。

 工党支持短期内全面实施计划,但反对向入息仅二万元多一点的人士或家庭,征收更多的国民保健税 (Medicare Levy)。因为要求一个收入不足的弱势群体,牺牲原本已经极为微薄的入息去支持另一个弱势群体,同时为盈业额上亿元的大财团减税,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联邦工党提出将新税门槛提升至年入 8.7 万元以上;并反对取消针对富裕阶层的“赤字税”,因为国家财赤未灭。

 结构改革重中之重

 整体来说,我认为谭保 - 莫理逊财案确实比艾保德 - 何奇 (Abbott - Hockey) 财案优胜,起码不再纠缠于退休金措施上的小恩小惠,愿意着眼于较长远的规划;只是许多执行细节未经谨慎考虑,也未有大刀阔斧地展开结构改革。

 澳洲在经济长盛不衰二十五年后,已到了必须作出结构改革的地步。

前总理陆克文首度指出澳洲矿业畅旺期结束后,国家收入急跌,也一直未有核心产业取而代之。

 2017 / 18 年度联邦政府开支比前一年的预期少一百亿元,但不是好事。因为经济不景工资增长放缓,使政府开支和工资未有按正常水平增加。

 目前全国各地大量流失全职职位,就业不足人数超过百万人,反映在经济低迷、外部环境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企业被迫裁减全职人手,改用散工去保持利润。根据澳洲统计局数据,过去一年的工资增长开始追不上通胀,意味澳洲人不论就业是否足够,生活水平都在下降。

至 2020 年,澳洲将有七分一人年逾六十五岁,这个比例至 2050 年会增至四分一,国民就业比例会进一步压缩至六成以下。要应付挑战,澳洲人的生产力须从目前人均 1.6 点重回 1990 年代的 2.1 点,甚至更高。

 从人力资源角度看,政府根本不应削减大学经费;从基建角度看,政府不应缩减全国宽带网络计划的规模;从政策角度看,政府不应不向负扣税和资本增值税优惠开刀。

 莫理逊财案最失败之处,就是从根本改革了会计手段,却没有从根本改革结构问题。

责任编辑:Judy

*文章内容转载自议员老王,不代表亿忆网观点,亿忆网或做细微修改。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