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财经要闻法定数字货币有思路了,跟区块链、比特币没关系

法定数字货币有思路了,跟区块链、比特币没关系

2018-01-27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阅读数 1748 分享

比特币很多人都听说过,还有些人把它当作“数字货币”;区块链大家也熟悉,最近蹭上区块链的上市公司股价波动得厉害。

大家知道比特币、区块链,还因为曾有谣言说我国认可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区块链技术将诞生超主权货币等。

然而,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媒体上发了一篇文章,阐述了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思考,文中一次没提“区块链”,跟比特币更是隔了十万八千里。

【关于数字货币投放】

范一飞在文中说,央行的数字货币将采用“中央银行——代理投放的商业机构”的双层投放模式。

这意思是,未来央行和商业银行等商业机构都可以发行数字货币。但有一点需注明的是,“为保证货币不超发,代理投放机构需要向央行按100%全额缴纳准备金”。

就是说,代理投放机构发一块钱,就要给央行缴一块钱。

按范一飞的观点,这保持了流通中货币的债权债务关系不变。大家手里的数字货币还是央行负债,由央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同时,这也没改变现有的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构成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的竞争,不会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不会影响商业银行的放贷能力。

还有,因为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也就不会对现行实体经济运行方式产生负面影响。

范一飞认为,这种双层投放模式更有利于发挥央行数字货币的优势,节约成本、提高货币流通速度,提升支付便捷性和安全性;有利于抑制公众对私有加密数字货币的需求,巩固我货币主权。

【为什么要双层投放】

大国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决定央行数字货币发行采用双层模式的,还是我国自身条件。

范一飞在文中认为,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区经济发展、资源禀赋和人口受教育程度差异较大,在设计和投放(发行)、流通央行数字货币过程中,要充分考虑系统、制度设计所面临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比如,偏远地区的网络覆盖不足怎么办。如果是单层投放,央行数字货币便捷性和服务可得性就难以保证。

范一飞还认为,双层投放有利于充分利用商业机构现有资源、人才、技术等优势,通过市场驱动、促进创新、竞争选优。

实际上,商业银行等机构的IT基础设施应用和服务体系已比较成熟,系统的处理能力较强,在金融科技应用等方面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人才储备较为充分。

如果另起炉灶、重复建设,对社会资源是巨大的浪费。

所以考虑在安全、可靠的前提下,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等机构可以合作,不预设技术路线,通过竞争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共同运行。

另外,范一飞认为,双层投放有助于分散化解风险。

简单说就是,央行以前的清算系统是给金融机构用的,数字货币要直接给所有人用,单靠央行不容易,双层投放可以避免风险过度集中。

双层投放还可以避免“金融脱媒”。

央行如果直接投放数字货币,就会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又因为央行的数字货币信用等级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商业银行存款就可能被“挤出”,影响银行的贷款投放能力,资金价格变高,损害实体经济等。

【坚持中心化管理】

和比特币不一样,范一飞在文中说,央行数字货币应以账户松耦合的方式投放,并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为什么要中心化管理?

因为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央行对公众的负债,债权债务关系没改变,所以必须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

另外,央行的宏观审慎与货币政策调控职能必须保证和加强;

中心化管理可以不改变二元账户体系,保持原有货币政策传导方式;

还有,为避免代理投放机构超发货币,需要有相应安排实现央行对数字货币投放的追踪和监管。

不过,范一飞表示,这里所说的中心化投放模式和传统电子支付工具有所不同。

电子支付工具的资金转移必须通过账户完成,采用的是账户紧耦合方式。

央行数字货币则应基于账户松耦合形式,使交易环节对账户的依赖程度大为降低。

这样,央行数字货币既可以和现金一样易于流通,又能实现可控匿名。

可控匿名也有多方面考虑。

央行数字货币如果没有交易第三方匿名,会泄露个人信息和隐私;

但如果允许实现完全的第三方匿名,又会助长犯罪,如逃税、恐怖融资和洗钱等。

范一飞说,为了平衡,必须实现可控匿名,只对央行这一第三方披露交易数据。

【央行数字货币应注重M0替代】

M0是指流通中现金。

范一飞说,现阶段,M1和M2基于商业银行账户,已实现电子化或数字化,没有用数字货币再次数字化的必要。

相比之下,现有纸钞和硬币的发行、印制、回笼和贮藏等环节成本较高,流通体系层级多,且携带不便、易被伪造、匿名不可控,存在被用于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实现数字化的必要性与日俱增。

另外,非现金支付工具,如传统的银行卡和互联网支付等,都基于账户紧耦合模式,无法完全满足公众对易用和匿名支付服务的需求,不可能完全取代M0,特别是在账户服务和通信网络覆盖不佳的地区,民众对现钞的依赖程度仍然很高。

所以,范一飞说,中国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应注重M0替代。

也正因为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所以不应对其计付利息。

范一飞认为,这样既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也不会由此引致通胀预期。相应地,不会对现有货币体系、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运行产生大的冲击。

同样,因为央行数字货币是M0替代,所以也应遵守现行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的规定。

另外,为引导央行数字货币应用于小额零售业务场景、不对存款产生挤出效应,避免套利和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

范一飞认为,可对央行数字货币设置每日及每年累计交易限额,并规定大额预约兑换。

必要时,也可考虑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兑换实现分级收费,对于小额、低频的兑换可不收费,对于大额、高频兑换和交易收取较高费用,以增加兑换成本和制度摩擦。

范一飞说,这种安排,还可以在利率零下界的情况下,为央行实施负利率政策创造条件。

【加载智能合约应审慎】

根据尼克·萨博(Nick Szabo)给出的定义,智能合约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包括合约参与方可以在上面执行这些承诺的协议。

智能合约是写在计算机可读的代码中的,一旦达到触发条件,会自动执行,可以加载时间、信用等前置条件,也可以被应用于缴税、反恐融资等多种场景。

然而,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具有无限法偿性,承担了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价值贮藏等职能。

范一飞认为,原有现钞并未承载任何其他的社会与行政职能。在现钞上添加额外社会或行政功能实际上有损毁人民币的嫌疑。

为保持无限法偿性的法律地位,央行数字货币也不应承担除货币应有的四个职能之外的其他社会与行政职能。

范一飞说,加载除法定货币本身功能外的智能合约,将影响央行数字货币法偿功能,甚至使其褪化为有价票证,降低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自由使用程度,也将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还会降低货币流通速度,影响货币政策传导和央行履行宏观审慎职能;还可能侵犯公民隐私权,不利于个人权益保护。

所以,范一飞说,对央行数字货币加载智能合约应保持审慎态度。

其实,央行研究数字货币也有好几年了。

2014年,人民银行就成立专门的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关键技术、发行流通环境、面临的法律问题、经济金融体系的影响等做了不少研究。

但这些和比特币都没关系。

央行对区块链的技术也有研究,一些应用也走在区块链技术实际应用的全球前列,比如,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

但这些和央行数字货币,是完全两个概念。

微信图片_20180116143435.jpg?x-oss-process=image/format,png

责任编辑:Ti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新华社客户端,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