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隐秘行动 销毁各种记录…她不是特工 只是个地下堕胎人...

隐秘行动 销毁各种记录…她不是特工 只是个地下堕胎人...

2018-02-09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阅读数 1883 分享

坐在亚利桑那州一间咖啡店僻静的角落里,Renata介绍了她和客户们平日里进行合作的方式:

老客户们口口相传将她的“代号”和联系方式告诉给新客户,在和新客户合作之前,她会对其做全套的背景调查,合作完成后,她又会主动销毁客户全部的记录资料,防止双方被追查……

你可能以为Renata是某个穷凶极恶的不法分子,或者是秘密部门的特工,但实际上,她是一名帮助女性进行自主人工流产的“堕胎供应者”,而这仿佛特工电影般的日常故事,得从2015年说起……

那是2015年的夏天,在美国某南部乡村,Renata正和其他十几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女性一起坐在房子的地板上……

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大量的红色文件夹,里面装满了文件和工作表,上面清一色的写着

“如何帮助女性进行自我人工流产。”

来自亚利桑那州的Renata是第一次参加这个为期一周的培训,在一开始,她只是为了更了解女性的身体,扩充一下知识,但是随着培训的进行,她觉得自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在这里,她学习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的白人男性医生是如何排挤女性助产士的,在这里,她学习到哪些药物和药草可以导致流产,在哪里可以购买到手术器械,在这里,她学习到在哪些州进行自我人工流产、或是帮助进行自我人工流产是违法的……

除了课本学习,这个培训还有真人演练,女生们两两分成小组,练习着骨盆检查,她们用枕头垫着下身,操作着刚刚学习的塑料制窥镜,努力不弄痛自己的同伴……

一位导师还在一位经期女性的身上给大家展示,如何使用手动真空吸气装置——手持式塑料注射器,在早期妊娠流产的时候,这个装置用于拉出妊娠物,就像现在拉出她身上的经血一样……

在一开始,Renata十分不解,“为什么我们要进行这样的学习和练习?”

“我到底把自己卷入了什么奇怪的组织里面?”

但是慢慢的,她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和这些学习的必要性……

因为在美国,许多妇女的堕胎权利被大大限制……

虽然美国最高法院在1973年宣布了堕胎的合法化,但是这依旧建立在许多限制条件之上,从2011年起,几百条针对堕胎的限制令通过审批,大量的诊所被迫关门……

特别是在Renata所在的亚利桑那州,过去的十年里通过了多条关于堕胎和药物的方针,2008年,亚利桑那州还能找到10所可以提供流产手术的诊所,但是现在只有4所……

而诊所的条条框框又特别多,孕妇们并不是到了诊所就可以做手术,她们不可以通过电话和医师沟通,常常要开车开很久,花几个小时等待才能获得咨询服务,再强制性等待24小时才能得到她们的流产药方……

更别说还有许多孕妇,无力支付医院的高额诊金……

除此之外,冷冰冰的医院让许多人不舒服,尽管可以支付医院的诊金,但是她们希望自己的流产过程可以更私密,更舒适,“我们应该有权利去选择如何,在哪儿,和谁一起来完成我们的堕胎。”

在这些原因之下,许多孕妇选择转入“地下堕胎”,她们寻找有能力并且愿意帮助自己堕胎的人,在业界,这些人被称为“堕胎供应者”……

那谁会成为堕胎供应者呢?

一些知道了解现状的人,有医学能力帮助别人堕胎的人,愿意冒法律风险的人,而Renata,就在培训之后,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在接受训练后的三年后,Renata光在亚利桑那州就帮助了大约20名女性进行流产。

亚利桑那州是一个极度反对堕胎的州,在这里,进行自我人工流产,或者请求自我人工流产都是违法的,而像Renata这样在地下帮助他人进行人工流产的,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

因此,对于自己这份工作,Renata总是非常小心翼翼,和其他“堕胎供应者”一样,她从不用真名进行工作,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代号”,通过口口相传的代号,想要流产的女性会主动找上她寻求帮助……

Renata的大多数客户都比较贫困,或是尴尬的移民身份,她们没有医疗保险,无法支付医院的高昂费用,但是,她们又不够相信小诊所的安全性,因此,业内口碑非常好,收费又非常便宜的Renata就成了她们心照不宣的选择……

当然,还有一些客户是因为其他原因不愿意前往医院,比如就在最近,Renata刚帮助一位变性男性进行了流产,这名男性有能力支付医院的流产费用,但是他认为医院的环境会让他很不自在,于是投奔了Renata……

对于每一位客户,Renata的收费在25美元左右,这是一个铁定亏本的价格,但是Renata的目的并不是赚钱,而是帮助这些女性进行安全又有效的流产。

流产进行的地点一般会在客户家里,或者是Renata家的卧室里,她特地搬进了一间有着两个卧室的红砖屋子,专门挪出一间卧室用来接待她的客户……

但是,帮助人之前也要防止自己被出卖……

因此每次接待客户,Renata都要做足背景调查,防止自己被举报送到执法部门,在确认建立信任关系之后,她会详细的跟客户讲清楚最坏情况,后备方案,还有可能会导致的并发症……

一般情况下,流产的过程并不复杂,Renata会给这些女生米索前列醇片,再配合一些“养生”的草药补充剂,药品全部来自她一个拥有医师执照的亲密朋友……

然后她会陪伴这些女生,等待她们排出妊娠物,帮助她们清理子宫,有的时候这个过程会持续一整天,Renata也耐心的陪伴着她们……

等到所有的过程结束之后,Renata会细心的销毁所有记录,再也没有人会找到客户的资料。

但是,尽管如此小心翼翼,Renata依旧十分担心自己的处境,因为她知道自己站在法律的边缘,在2012年,有一位母亲因为帮助自己的女儿进行流产而被举报,判刑9-18个月,在2015年,有一位护士因为给朋友下堕胎药而被举报判刑,这些人都是Renata的前车之鉴,让她不得不如履薄冰……

她甚至没敢告诉自己的家人,只有妹妹知道她究竟在做什么……

像Renata这样战战兢兢的“堕胎供应者”,在全美范围内只多不少,在西部,就有一位像Renata一样的工作者,她帮助了至少150位女性进行流产,其中大多数性工作者,为了防止被窃听,她不得不持续使用一次性手机,每天都仿佛生活在高压线下

对于这样的生活,她表示,“我知道我把我自己和我的家人置于危险之中,但是我做这个,是为了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除此了随时会被举报之外,地下的“堕胎供应者”还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大多数供应者都是白人女性。

作为一个橄榄色皮肤的女孩,Renata是她所知道的“堕胎供应者”里仅有的有色人种之一,由于许多有色人种不愿意主动联系白人“供应者”,从而使得Renata的工作非常繁重……

最近Renata的客户之一,20多岁的植物学家Sofia就是这种情况。

在去年十月,她发现自己怀孕七周,她有计划和现在的伴侣生个孩子,但远远不是现在——她才刚拿到永居证件,还没有经济能力养孩子。

作为一个拉美人,在她的家乡,堕胎是种禁忌,“我没有告诉我的家里人,”Sofia说道,“我会被骂死的,他们绝对不能允许堕胎。”

因此,堕胎成为了她不能言语的秘密,她不好意思去接触白人,最后,她找到了Renata,接过了她递来的米索前列醇片……

在Renata药物和草药的帮助下,Sofia安全完成了流产。

“在这方面,Renata真的是我的榜样,”Sofia说道,“只有特别的人才能坚持做下来这种工作,特别是在地下进行,很多人都不了解这种情况。”

当然,堕胎行动在地下进行的轰轰烈烈,并不代表地上没有人知道。

在亚利桑那州,有屈指可数的几位计划生育流产医生,其中有一位表示他知道“地下活动”。

对于妇女们不愿意去他的诊所进行流产,他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在他看来,亚利桑那州对于堕胎手术和药物的限制真的太多了……

在过去的两年,向他咨询如何进行“自主人工流产”的病人人数飞涨,他曾无数次在网络上谷歌“自主人工流产”的信息,也接待过不少产生了并发症的病人,对于地下行动,他知道,但是他没有说出去过,“我问自己,这是我希望我女儿做的事情吗?”他说,“我不希望,但是我非常理解这种现实。”

不过理解归理解,不代表他支持地下行动,和其他一些知情的医生们一样,他不认为自我人工流产是安全的选择……

他们认为,使用月经提取工具之类的装置来清理子宫,特别是在不专业的“供应者”手下,很可能会造成穿孔或者大出血,甚至会有生命危险,而所谓的“养生草药”,也找不到学术研究可以支撑论据……

对于医生们的这种批评,大多数“堕胎供应者”都不屑一顾,他们认为自己的手法没有安全隐患,认为医生对他们的批评来源于自己对他们工作的威胁……

Renata虽然对自己的手法有信心,但是她觉得这些医生说的挺有道理,因此在每次帮助客户堕胎之前,她都会因为安全问题反复劝说自己的客户停止流产,或者去医院,只是,从未有任何一人中途放弃……

“他们觉得自己别无选择,”Renata说,“对于怀孕这件事,人们真的太害怕了。”

如今,Renata还在亚利桑那州的地下活跃着,帮助着陌生的孕妇,她认为,只要有人需求帮助,她就会上前帮助,如果有人想从她这进行学习,她也愿意倾情教导……

她特别希望有更多的西班牙裔或者有色人种可以加入进来,帮助更多的人,只是,对于“自主人工流产”这项秘密的地下运动,未来究竟会何去何从,她其实也十分迷茫……

--------------------------------------

曼青莱青俩姐弟:有时候判别堕胎者说的话是真是假也很难,总之我赞同有堕胎权(现在貌似是3个月之前并医生参与评估),但反对大月份引产

蔺阿霾:我的子宫谁做主

红红不是白天:女人有生孩子的权利,也有选择不生孩子的权利。在尊重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的生命的尊严之前,请先尊重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了十几二十几年的女性的自主选择权。

百想独川:女性连自己是否成为母亲的权利都受到如此多的限制,虽然不赞同这样的地下工作,但赞赏他们勇敢反抗的精神。

反向形成_R:女人有权利选择什么时候生孩子和生不生孩子。别拿什么堕胎残忍那是一条生命来说事,女人难道怀孕了就失去了这种基本人权?

lululalululahei:不被期待来到世上的孩子硬是被带来,很多时候会更痛苦吧

--------------------------------------

微信图片_20180116143435.jpg?x-oss-process=image/format,png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英国那些事儿,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