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遗体送去冷冻,期待在未来复活。然而冷冻机构只冻了头,剩下的火化了

遗体送去冷冻,期待在未来复活。然而冷冻机构只冻了头,剩下的火化了

2019-06-16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阅读数 2640 分享

2015年4月10日,星期五,加州戈利塔(Goleta)一位90岁高龄的老大爷在餐厅吃完晚饭,正优哉游哉地往家走时,忽然因为心脏骤停倒地不起,一命呜呼。

按照正常程序,接下来应该联系殡仪馆,举办葬礼才对。但这位老爷子早在25年之前就对自己死后的人生做出了安排。

火化?土葬??统统不要!老子还要复活呢…

这位不走寻常路的老大爷名叫Laurence Pilgeram,他是美国一位生物化学家。

他对人类科技发展的未来报以无限期待,相信只要遗体保存得当,终有一天,科技会将死去的人唤醒,让他们在未来的世界里复活。

(Laurence Pilgeram)

所以,早在1990年10月,当时66岁的他就和位于亚利桑那州的人体冷冻机构,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签订了人体冷冻合约。

按照合约,阿尔科基金会在他死亡之后将他的遗体用液氮冷冻,无限期保存在零下196摄氏度的低温中,直至科技发达到可以让他复活的那一天。

签订这份人体冷冻合约之后,大爷又活了25年,直到2015年才骤然离世。

(Laurence Pilgeram年轻时)

大爷的儿子Kurt虽然不相信人体冷冻技术和所谓的“复活”,不过那既然是父亲的心愿,还是保持尊重,满足老人家吧。

所以,父亲死后,他把遗体送到当地一家殡仪馆暂时保存,然后就开始联系阿尔科基金会的人。但可能因为是周末,工作人员都在休息,直到周一,工作人员才匆匆赶来,接收Laurence大爷的遗体。

他们检查遗体后一拍大腿,坏菜了……

按照遗体冷冻的流程,死亡之后应该把尸体放在冰块上,保存温度越低越好。

可Kurt把大爷的尸体放在了殡仪馆,那里的温度差不多有30摄氏度,对遗体的保存极为不利。往重了说,还可能影响未来的“复活”。

所以,几个工作人员一商量,决定采用“紧急措施”。

他们用干冰把老大爷的遗体覆盖住,然后实施了“神经分离手术”。

听起来神乎其神,但是简单点说,就是把他的脑袋从身体上切下来……

之后,大爷的脑袋被送往位于亚利桑那州的阿尔科基金会,用液氮冻上了。

(阿尔科生命延长基金会)

工作人员的这波操作倒是挺6,不过,对这所谓的“神经分离手术”,大爷的儿子完全!不!知!情!

他以为,把遗体交给工作人员,他们就会把老父亲全须全尾地冻上,根本不知道还有光冻脑袋这种操作……

大约一个月之后,他收到了阿尔科基金会寄来的一个盒子,里面还有些奇奇怪怪的灰……

他打开随着盒子一起寄来的信,里面说,盒子里是Laurence大爷的骨灰。

不是说好冷冻遗体吗,怎么又给火化了?Kurt有点震惊,也有点难以理解…

第二天,还处在懵逼状态中的他得知了另一个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消息——父亲的遗体的确被冷冻了,而盒子里的骨灰也的确是他的。

阿尔科将父亲的头切割下来用液氮冷冻,其余的部分,则全部火化了…

得知真相的Kurt觉得既愤怒又难过,把头砍下来冻上,身体其余部分火化,就算他们所谓的复活真能成功,光剩个脑袋,还特么怎么复活?!这不是赤裸裸的欺骗吗……

(Kurt)

“在我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坎下我爸爸的头,火化了他的身体,然后把骨灰寄给我……你们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吗?”

愤怒的他把阿尔科告上法庭,索赔100万美元,对方也非常不服气。

他们表示,我们之所以只冷藏Laurence的脑袋,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你们家属没保护好遗体么?!

阿尔科的律师James Arrowood认为,“遗体冷冻的及时性全部取决于家属,他们应该在老人死亡后立刻通知阿尔科。如果没做到这一点,就会出现大问题。”

(阿尔科生命延长基金会冷冻遗体的罐子)

其次,律师也认为,冷冻遗体的合约是跟老爷子Laurence本人签订的,“里面明确提到,对于是冷冻全身还是只冷冻头部,阿尔科有唯一和绝对的酌情权。”

换言之,即便Kurt是Laurence的亲儿子,爹既然签字同意了,儿子也无权反对。

再者,他们相信未来科技发展,死者复活说不定根本不需要完整的身体,只有脑袋功能正常,一样可以长出年轻又健康的身体.....

(Laurence Pilgeram年轻时,右)

他们还阴暗地提出一个猜想,认为Kurt之所以揪着只冻脑袋这件事不放,是想谋夺Laurence专为冷冻遗体而准备的人寿保险。

为了在自己死后也能定期续费,Laurence专门准备了一份价值12.3万美元的人寿保险,支付给阿尔科的费用,会由保险公司拨付。

因为双方还在打官司,所以保险公司已经停止给阿尔科付款。

不过,已经57岁的Kurt觉得,自己此举并不是为了钱,而只是想给父亲讨一个公道。

(Kurt)

“人体冷冻不是你逛完商店,回到家随手把牛排丢进冰箱。他们对待我父亲遗体的方式,毫无专业性和尊重可言,我父亲是这世上最好的人吗?不是的,但他也不应该被斩首”

从2015年开始打官司,到如今他首次向媒体求助,这场官司还没有结束。而他为这事已经花掉了50万美元。

“很多人都觉得我是在浪费时间,劝我放手,让我去做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但我觉得,我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假如我放弃了,他们以后还会继续这么做,而这种做法是不对的。”

(媒体报道)

关于未来,Kurt希望能从阿尔科手里要回父亲的脑袋——前提是他们真的还保存着。

他想把父亲的头颅火化,和遗体其他部分的骨灰一起,洒在父亲幼时生活过的家族牧场。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父亲可能也会想要这样的结局吧……”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miao

*以上内容转载自英国那些事儿,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