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华人妈妈竟是大毒枭?用微信搭建制贩毒网,曾有留学生因这种毒品去世…

华人妈妈竟是大毒枭?用微信搭建制贩毒网,曾有留学生因这种毒品去世…

2019-06-18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阅读数 2689 分享

新西兰基督城Sockburn邮局

一百米开外

有一家不起眼的便利店

卖些牛奶饼干巧克力

报纸杂志日用品之类的

这家便利店的店主名叫何非(He Fei),今年48岁了。她出生在中国,会讲俄语,独自带着身患白血病的儿子在基督城生活;喜欢戴红色首饰,脚下时常都穿着双运动鞋。

一个不起眼的临街便利店,一个普通到不会让人看第二眼的华人女店主,相信没人会将这些与一个制贩毒网络联系起来。

然而就是这位单身母亲,编织起一个完整的制贩毒网络,成为新西兰南岛主要的合成大麻供应商。

合成大麻?

是一种怎样可怕的毒品?

合成类毒品是一种化学合成毒品,在新西兰常被称作Synthetic drugs、synthetic cannabis sythetics等,这种毒品并非种植而来,而是在实验室中合成,形态可能为烟草状或者液体。

根据维基百科解释,虽然与在大麻中发现的大麻素不同,但合成大麻也与大麻素受体结合。其名称有时候依照成分,被成为K2、Spice(香料)、Genie(精灵)、Zohai(佐海)、迷幻鼠尾草等多种名称。

在2000年早期,不法分子为了规避使用大麻非法的法律,才制造了合成大麻这种毒品,在市场上以各种品牌、各种形态销售。

这种毒品曾被称为“legal highs”,但因为过去监管不严,在2014年才被认定有极强的成瘾性,并对身体和心理健康都有潜在损害,随后,被新西兰政府禁掉。

根据新西兰药物协会(New Zealand Drug Foundation),合成大麻的种类有几百种,全都是过去20年内“发明”出来的。

这种合成类毒品危险性很高,因为合成配方五花八门,连他们自己也分不清在吸食什么。谁知道哪一次抽进去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了。

在新西兰,合成大麻造成的死亡案例正在急剧上升,自2017年以来,已经有50多人死于合成毒品,而5年前仅2人…其中包括中国留学生小陆…

去年,年仅24岁的中国留学生小陆,就因为吸食合成大麻成瘾,被送回国戒毒而不幸去世…

根据小陆的母亲周女士说,小陆从开始沾染合成毒品到去世,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

自从沾上毒品后,小陆几乎一夜间就变了个人,从一个聪明、活泼,超爱打羽毛球的年轻人,变得懒散,对除了合成大麻之外的一切,都不再感兴趣。

周女士和她的朋友 Sibbald 曾试图跟几个毒贩信息,要求他们远离小陆,但她收到的却是毒贩的死亡威胁…

由于毒瘾太深,身在新西兰的小陆根本无法抵抗合成大麻的诱惑,周女士决定,让小陆回国戒毒…

但是,当小陆刚到国内,就因为行为怪异(因为在机场又过量吸毒)而被送往警局,随后送往医院。

当小陆父亲赶到医院,小陆已经无法分清现实和幻觉了。

“他都不成人样了,像动物一样拧着身子。他一直都在尖叫,看不见也不认识任何人了,他说觉得自己的头快炸了。”

在抵达医院48小时后,吸毒过量的小陆因心力衰竭而亡。

而造成他死亡的,就是可怕的合成大麻!

那么,何非的贩毒网

是怎么被暴露的?

2014年前,何非的便利店里除了日常所需之外,还会持牌销售合成类毒品(Synthetic drugs)。但那时,这个行为还是合法的,因为那时的新西兰政府还没意识到合成类毒品的危害。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因合成类毒品成瘾而死亡,2014年5月1日,新西兰立法禁止这类合成物……

但因为利益所致,何非并没有放弃这块大肥肉,而是悄悄地将这一非法生意转为地下,那个小小的便利店就成了最佳掩护…

在2015年,基督城警方发现当地出现不少合成毒品,随着调查深入,他们开始注意到Sockburn Dairy便利店,之后在警方对这家便利店进行搜查的时候,在店里放杂志的架子、冰激凌盒子、天花板灯巢里、甚至电风扇里都查获到了合成大麻…

在警方顺藤摸瓜进行调查后,又查出了该制毒网中,何非的令两位帮手——

30岁的厨师苗西文(Xiwen Miao)

和34岁的地产中介周随军(Suijun Zhou)。

周随军主要负责运输毒品,而苗西文,则是负责制毒!何非、周随军、苗西文三人使用微信搭建起整个制贩毒网络

2016年5月11日,警方突击了负责运送毒品的周随军,并在他的手机中发现了大量证据。据悉,周随军每天会开着一辆豪华的四驱车,随身带着武器,把毒品运到南岛各个角落。大多数买主都是毒贩子,一次性能买半公斤的毒品,但也有买来自己偶尔用的散客。

周随军用来运毒的豪华座驾

证据显示,周随军平时很忙,他要打理超过130个客户,比如在2015年11月的一个月里,他就与10名客户安排了450次会面。其中一名老客户两年来一直在他这里拿货,几乎每天都有交易。何非出售这些合成毒品的价格是10纽币/克,但流通到市面上就涨到了20纽币/克。

而苗西文制毒者的角色,就是根据周随军手机上的线索,顺藤摸瓜发现的。

随即,警方对苗西文位于位于Avonhead的一所房子和Bleheim Rd上的一个储藏室展开搜查,查获了价值高达400万纽币的合成毒品,这打破了警方查获此类毒品的记录。

(警方查获的合成毒品)

此外,警方还在房子里发现了大量制毒工具,包括混合搅拌设备、制毒原材料、包装用的机器以及大量未使用过的包装袋等。

据悉,所有的毒品都是在Avonhead制作、包装,然后再被运送出去。此后警方又找到了第四个涉案人付恒(Heng Fu),今年35岁,主要负责贩毒。

据悉,他们的犯罪时间始于2014年4月,到2016年5月警方突袭时止。何非是总策划人,负责组织购买原材料并将毒品销售给新的客户。苗负责打理制毒工厂,周负责联系客户并安排送货。

刑事检控官Karyn South称,警方在这次行动中查获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合成大麻分销网络,何非是网络的主要策划者。

女毒枭认罪

自称这是帮纳税人省钱

2016年8月10日,警察搜索了Sockburn便利店并在何非的运动裤中发现了100克毒品,随即将她逮捕。

他们三人面临大量的指控,包括洗钱、销售和供应合成大麻。然而在庭审中,周随军表示他不知道制售合成大麻是非法的,苗西文则说这些产品是“香料”。

庭审从本月初进行,由于需要翻译,法庭进程缓慢。直到上周四,庭审在进行9天后才告终结。

最终,检方放弃了洗钱指控,随后三名被告向法官Stephen O'Driscoll承认了供应合成大麻的指控,就制贩毒指控认罪。

除了制贩毒的罪名,周随军还承认了非法持有电击枪(stun torch)、散弹枪和弹药的罪名。

但是,在接受新西兰英文媒体Stuff记者采访时,何非却表示,虽然自己犯了法,但目前来看整件事没有赢家。

“在我们(制贩毒的)那段时间,没有人(因为吸食合成毒品)死亡或者住院,但2016年8月,也就是我保释之后,市场变糟了,大量的人住进医院,有人吸毒后死亡或者自杀。”

她说,她认罪是为了保护更多的无辜者,并节省纳税人资金,避免诉讼成为一场马拉松。

目前,案情审理还在继续,

7月5日将是这起制贩毒案件的

最终审判之日。

制贩毒绝无任何正义可言,

天维菌也将持续追踪!

在这里

天维菌要大声疾呼

远离毒品

珍爱生命

如果在新西兰的你,身边有人需要救助,有很多慈善机构、热线都会提供类似的帮助:

  • The Alcohol Drug Helpline – 0800 787 797

  • Lifeline (open 24/7) – 0800 543 354

  • Depression Helpline (open 24/7) – 0800 111 757

  • Healthline (open 24/7) – 0800 611 116

  • Samaritans (open 24/7) – 0800 726 666

  • Suicide Crisis Helpline (open 24/7) – 0508 828 865 (0508 TAUTOKO).

  • Youthline (open 24/7) – 0800 376 633.你也可以在早上 8 点到午夜之间,变松短信发送到 234 或者邮件联系[email protected]

如果你手上有相关犯罪证据和信息

你可以拨打Crimestoppers匿名电话

0800 555 111 进行举报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xw

*文章内容转载自新西兰天维网,不代表亿忆网观点,亿忆网或做细微修改。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