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王静:我和聂卫平不得不说的往事

王静:我和聂卫平不得不说的往事

2019-07-12 来源:亲爱的卡玛 阅读数 1392 分享

我真的不太愿意回忆往事,好不容易从王刚的妹妹、聂卫平的前妻活回自己,我特别看重、珍视现在的生活。然而我很清楚,和老聂的那一段,是我生命中永远也不能抹去的一页,不管怎样,正是因为这段婚姻,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

和老聂的相识,是有一次在长沙做一个电视节目,说实话我当时对他真的没注意,因为我对围棋不感兴趣。但在整个录制节目的过程中,我能够感觉到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眼镜后面炽烈地注视着我……

在回北京的火车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老聂和我坐在了一起,我们聊得很开心,我还是没有别的什么想法,总觉得就当是交了一个朋友吧。没想到回到北京的当天晚上,老聂就给我打了电话,自此,他开始了非常强烈的电话攻势,几乎每天都要打上无数个电话,向我表白他的爱慕,有时候甚至不打招呼就径自到总政歌剧团的宿舍来找我,他的不顾一切的狂热和不由分说的爱在团里造成了很大的舆论,让我在懵懂中已无路可退,这给了我很大的压力,但是在压力之下,我也有一种被一个男人强有力的爱情所震撼的甜蜜。

那时候我对爱情充满了幻想,特别是在老聂向我倾诉他和妻子的关系怎么不和、他是如何痛苦,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训练和比赛之后,我的内心充溢着柔情,幻想着自己可以拯救一个痛苦的灵魂……就这样,我接受了他的爱情。

不久,我就怀孕了。我陷入了茫然之中,我不想伤害另一个无辜的女人,当我向老聂提出我想打掉这个孩子时,他的反应很强烈,他说:“这是咱俩的孩子,我要他!我的婚姻已经死亡了,你还顾忌什么呢?我很快就会离婚的!”我相信了他。可是等到我怀孕七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天老聂突然对我说:“我离不了婚,我们不能要这个孩子,对不起!”后来他又托许多朋友来劝我,让我放弃这个孩子。可我怎么能放弃?七个月的时间,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一个小生命在我腹中一点点的成长,我已经和他建立起了一种微妙而深厚的联系,我怎么还能放弃?!那个时候我下定决心,即使顶着团里降级的处分,即使做一个单身母亲,我也要将他生下来!

最终,经历种种波折,我和聂卫平还是结婚了,可以说我们的婚姻在一开始就埋下了阴影。婚后,我努力驱散了这片阴影,甚至放弃了自己如日中天的歌剧事业,决心要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过一种平静的家庭生活。我用心、用点点滴滴的行动来经营这个家庭,每天忙着洗衣、买菜、做饭,将他打点得干净体面,甚至不允许他的皮鞋上有一粒灰尘。

孩子出生后没多久,我就发现老聂的感情发生了变化,我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儿子,听着他在一旁打那种言辞暧昧的电话,我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那不是愤怒,也不是无奈,而是深深的惶恐,因为我突然发现:也许他并没有我以为的那样爱我——所有关于家庭的美好设想,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可是思前想后,我也只有忍耐——一方面是因为孩子实在太小,一方面是因为许多人都目睹了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我怎么可以让它在一转眼之间就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我一遍遍回忆他当初追我时的狂热和他对我说过的话,让自己相信:他是爱我的。我依然尽心尽力地带好孩子、操持家务,每天晚上将他打点得干干净净地出去,又枯坐在灯下等着他深夜才归来……

由于当时老聂知名度很高,于是各种应酬纷至沓来,这些应酬在很大程度上牵扯了他的精力,使得他的棋技直线下降,外界普遍认为“老聂不行了”,他自己心里也很着急,越着急越是达不到目标,他的脾气变得极其暴躁。每次他比赛以后,我都不敢问是赢了还是输了,平时只要他在家,全家人就都大气不敢出,甚至有时候我在厨房里做饭弄出一点声响,也会惹得他大发脾气。我可以忍耐,可是儿子才一岁多,有时候难免会哭闹,记得有一次在饭桌上,儿子不知为了什么就是不肯好好呆着,老聂烦了,劈头就是一记巴掌,打得儿子的鼻血都流出来了,那一次我真急了,和他大吵了一架,那是我记忆中惟一一次和他吵架。以后,只要他在家练棋,为了不打扰他,我就抱着儿子出去溜达,一溜达就是好几个小时。许多个晚上,我抱着儿子茫然地走在街上,看着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都匆匆往家赶,看着别人家的窗户里透出的温暖的灯光,难抑心中的酸楚: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到这样的境地,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然而我还是告诉自己要忍耐,我的原本充满爱和期待的心在这种忍耐中一天天变得绝望,我以沉默和冷漠来反抗老聂对这个家的冷落,可是每天出门,我还要以一付笑脸来面对周围的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付出了这么大代价收获的竟然是这样一种结果……对当时的生活状态,我只能形容为:一种折磨。

有一天,记得是一个周末的上午,老聂的脚气病犯了,他让我去药店帮他买一盒治脚气的药膏。我买完药膏回来,打开家门,隐隐约约听见他在卧室里和人讲电话,或许是出于一种女人的直觉吧,我觉得他的声音连同家里的气氛都显得有些异样,我拿起了在客厅里的分机,那是老聂和一个女孩子的电话,这个电话我听了半个小时,在放下电话的时候,我已明白了一件事情:这段婚姻,无论如何,都已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我和老聂很快就办妥了离婚手续。

我带着儿子住回了我在总政歌剧团的宿舍,首先要面对的问题是怎样养活自己和儿子,其次是在告别了这么长时间的歌剧舞台之后,已没有人相信我还能唱,而且新人涌现出这么多,我将面临残酷的竞争。

与此同时,媒体开始铺天盖地地报道我和聂卫平之间的恩恩怨怨,在那些报道里,我成了一个爱慕虚荣、红颜祸水的坏女人:是我勾引聂卫平,导致他和孔祥明的婚姻破裂;是我热衷于唱卡拉OK、跳舞与各种应酬,导致聂卫平没有时间练棋;是我个性太强,总是和聂卫平吵架,导致他情绪不好、比赛失利……我收到无数棋迷的来信,在信里他们将我骂得狗血喷头。我背负了所有的骂名。

直到今天,我也不愿意相信这些报道出自老聂的本意,因为不管怎样,毕竟我们曾经真的相爱过,我宁愿相信,是这个社会是老百姓和无数的棋迷无力去面对他们眼中的“英雄”也有瑕疵也会失败,他们需要有一个借口来宣泄自己的情绪,很不幸,我成了这个借口。媒体不分青红皂白的报道和棋迷的谩骂我还能忍受,最让我难受的是身边的人对你的那种鄙视和嘲讽:哼,当初不是挺神气的嘛,原来也会有今天!

我想躲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痛哭,可是我咬紧牙关告诉自己不许哭!哭有什么用?眼泪不能解决我和儿子的生存,眼泪只会让自己在别人眼中更像一个笑话!可以说,在离婚后的那段白手起家的艰难日子里,我从未为自己流过一滴眼泪,但是经常,我会在出演一个悲剧角色或者是看一部悲情电影时,哭得不能自制,我是在借机发泄一下自己的痛苦——我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

没有人知道,为了生存,我曾经去国际饭店做了两年的餐厅歌手。记得我去找人家的时候,人家面露难色:“王老师,您怎么能来干这个,这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干的,您是歌唱家啊!”我说:“没关系,你给那些学生多少钱就给我多少,我需要!”有谁能够理解当我站在台上声情并茂地演唱歌剧选段,而台下是客人们的交杯换盏、笑语喧哗,根本没有人在听时,我是什么样的心情?我还去恳求圈内的朋友,请他们去外地“走穴”时带上我,朋友不了解情况,问我:“你是聂太太啊,还在乎‘走穴’这点儿辛苦钱?”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每次从外地演出回来,我风尘仆仆地走出机场,看见身边的人都有家人来接,只有我,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我就会有一种茫然:儿子在寄宿学校里,家里没有人惦念我,没有人在等我,我回到这个地方干嘛来了?回到家里,开灯的一瞬间,是我最不堪承受的时刻,一屋子的冷清扑面而来,我靠在门框上,很久很久,无力将旅行包从肩上取下……

幸好,我还有自己的事业。在结婚以前,我在歌剧领域已取得了不少的成绩,曾经获得首届全国聂耳、洗星海声乐作品比赛美声唱法银奖以及全军中青年声乐比赛的第一名,可以说起点是很高的。可是离婚以后,我又站到了地面上,要重新从地面上再往上爬,这其中的艰难和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么些年来,我每天都坚持练声、锻炼形体,一点儿都不敢懈怠,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一松劲儿,很可能这个舞台上就再也没有我的位置了。离婚以后我出演的每一个角色,几乎都有十几位女高音竞争,这绝对是硬碰硬的竞争,只能靠实力说话——你各方面的指数排在第一,你就获得了这个角色。直到今天,我依然活跃在歌剧的舞台上,担任着多部大型歌剧的女主角,每次,当我站在舞台上领受着观众的掌声和喝采时,我感到由衷的快乐和幸福。

正是这份事业,帮助我从婚姻失败的阴影当中解脱出来,重新树立起了那曾被消磨殆尽的自信,也是我和儿子最靠得住的生活保障。现在,每每看到身边有许多女孩子将当“全职太太”作为自己的理想,我总是会举自己的例子劝她们:“当初,我就是一个‘全职太太’,但我活得并不快乐,因为我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了——在别人眼里我只是‘聂太太’。所以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即使先生再爱你再疼你,即使再苦再累,也要坚持做下去,因为只有这份事业,是让你在人生的任何时候都可以活得主动的一个最根本的东西,根本的东西是一定不能放弃的。”

最后,我想说说我的儿子。我觉得有儿子真好啊,可以说我对我过去的许多选择都感到后悔,但惟一不后悔的是我坚持要了这个儿子。

我离婚的时候,儿子才七岁,我只对他说:“爸爸爱你,妈妈也爱你,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你一点儿都不用害怕。”

做一个单身母亲,种种酸楚不足与外人道,别的不说,就说有时候参加什么活动,人家都是父母两个人带着孩子,而我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别人看你的眼光就会不一样。还有就是每每儿子不听话的时候,我都感到特别无助,因为有两个人教育孩子比一个人教育孩子真是要轻松得多。记得有一段时间儿子沉迷于电脑游戏,我真有点儿管不住他了,我说他,他还顶嘴,气得我浑身发抖,真想对他说:“我一个人要奔事业,要供房子,还要养着你,多不容易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可是每每话到嘴边又生生被我咽回去了——离婚是我自己的选择,如果我这样说,对儿子太不公平。

我也从未对儿子说过一句他爸爸的不是。他的房间里一直放着关于他爸爸的书籍和录像带,我想在他内心深处,一定也是以他的父亲为骄傲吧,而我作为母亲,有责任和义务去维护这种骄傲——男孩子在某一个阶段是需要榜样的。

我也尽量减少儿子在父爱方面的缺憾。比如有时候老聂忘了打电话过来问候他,儿子挺失落,我就安慰他:“爸爸一定是特别忙,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干什么?”包括老聂现在再婚,又有一个女儿了,我也只对儿子说:“你有一个小妹妹了,多好!”

到目前为止,儿子还算是一个身心健康的孩子,也挺懂事的。一起出去买菜,他会抢着帮我提东西:“太重了,我来拿吧!”我从外地演出回来,他会问我:“你累吗?”然后帮我捏捏肩膀。有时候我实在太累了,会对他说:“妈妈太累了,儿子,过来让我靠一靠。”我将头靠在儿子胖乎乎的、已经很宽阔的肩膀上,看着他像个小大人似的轻拍着我的后背,那一瞬间我的感觉啊,真是美滋滋的!

现在儿子只有周末才能回家,所以只要周末没有演出,我一定会陪着儿子。我们通常会买两张半价电影票,去电影院看电影,看完电影再去逛街,儿子会帮我参考穿哪件衣服漂亮,替我提着大包小包像个小跟班似的,回家的路上顺便去菜市场买菜,做一顿像模像样的晚餐,和儿子共享,做这一切的时候,我的心里真是又满足又平静。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儿子和我相依为命,我就是一个没有家的女人——一个人、一颗没有惦念和牵挂的心,即使住在最豪华的房子里也不是一个家。而现在虽然儿子不经常在我身边,但我要竭尽全力为他营造一个温暖的家,让他在每个周末有一个可以奔赴的地方。

经常,我会在某一个不期然的时刻,发现儿子无意间流露出的那种很男人的感觉和神情,甜蜜和怅惘会交替着流过心头,我知道,儿子终究会长大,会离开我,在他长大以后,他会怎样看待我这个当妈的呢?我不希望他的感激和报答,我只希望他能理解我,理解我作为一个女人,为了拥有属于自己的美丽人生,所付出的种种代价,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我想,他也会以我为骄傲!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Eation

*以上内容转载自亲爱的卡玛,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45.56.153 2019-07-12 09:19:38

    一个巴掌拍不响

    • 举报亿忆网友114.72.622019-07-15 19:33:13

      婚姻就是两个人一起付出,而且不是单方面的付出

  • 举报 亿忆网友120.21.19 2019-07-13 06:21:57

    王刚那么有钱,也不帮帮妹妹?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