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财经要闻澳洲家庭负债率全球第二,焦虑的消费者、谨慎的工人、堪忧的经济

澳洲家庭负债率全球第二,焦虑的消费者、谨慎的工人、堪忧的经济

2019-10-21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2010 分享

澳大利居民家庭负债率位居全球第二位,这是一个现状。

并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一现状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1

澳洲家庭负债率全球第二

最新的数据显示,澳洲居民家庭负债是GDP的120%,仅次于瑞士。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澳洲缔造了连续28年未有经济衰退的奇迹。但是,这样的一个奇迹的背后却是不断飙升的居民负债。28年期间,澳洲居民家庭的负债几乎翻了三倍。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55000名受访者中开展的一项调研显示,90%的受访者认为家庭债务已经成为一个上升至国家层面的问题。

就个人而言,有37%的人疲于应付负债,千禧一代中近半数受访者表示债务对他们个人而言是一个问题。

那么,问题就来了,借来的钱都去哪儿了?

墨尔本大学的罗杰·威尔金斯教授(Roger Wilkins)是澳洲家庭收入与劳动动态调研(HILDA)项目的负责人。

在澳洲,HILDA调查报告是一份权威报告,每年会采访17,000名澳洲居民,以了解他们每年的生活和财务状态。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报告每年都会对相同的家庭进行走访调研,因此可以了解这些家庭随时间的动态变化。

据威尔金斯教授介绍,自从HILDA于2001年推出以来,澳洲居民家庭新增房贷债务实际增加了一倍还多。

他说:“对于那些实际背负房贷债务的人来说,现在的平均负债额大约为35万澳币,而2002年和2001年的这一数字则仅为16万澳元。””

截至今年9月的一个季度内,澳洲居民家庭负债收入比首次超过190%,创下历史新高。

2

房子支撑消费难以为继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调研结果显示并不是所有的房贷被简单地用来购房。在过去二十年中,很多人一直在“兑现”房产升值的部分。

威尔金斯说道:“即便是对于不参与房屋买卖、并且居住在同一个地方的人群而言,其中也有30%-40%的人负债逐年上升。”

“在人们负债逐年上升的条件下,他们本质上和负担房贷是一个意思,即人们利用房子升值的部分来为消费买单,即房子带来的财富效应。”

“消费可以表现为多种形式,比如装修房屋、度假、购买新车。”

“问题是,建立在负债基础上的房价上涨这么多年之后,在拿什么来继续支撑房价的上涨?房价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消失之后,我们拿什么来支撑消费支出的上升。”

降低利率等类似的举措已经成为一种推动需求的保证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原本可以推动就业、刺激房贷、推升住房交投活动。但是,这些已经不再起作用。

事实上,澳储行(RBA)一直都知道这一点。我们看到在多个场合,澳储行行长Lowe屡次强调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已经不同以往。

在最近的一次发言中,Lowe说道:“货币政策的有效性降低了。原因在于居民针对降息政策的回应方式发生了变化。”

“以前,当我们降低利率时,人们会跑到银行借钱去度假、买家具或进行其他消费。但是,他们现在会选择进行储蓄或偿还房贷。”

数据证明,没有个税减免计划,尽管年内已经三次降息至0.75%的历史新低,我们看到零售销售或失业率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水花”。

“ 

到目前为止,降息所带来的唯一效应是房价的上涨。目前尚不能确定的是,利率降低能否刺激购房需求上升、继而推动负债再次上升、再次推动支出增加。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确定这是否真的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3

高负债率下,焦虑的消费者

眼下,经济学家似乎想要了解为什么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通过“买买买”的方式来应对这轮降息了。

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经济学讲师扎克·格罗斯(Zac Gross)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解释。

他说:“澳联储的研究表明,在负债水平升高的情况下,即便是总体财富并未缩水,居民家庭也会降低消费水平。”

格罗斯进一步解释道,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进行的几项研究均表明家庭负债率相对较高的地区所遭遇的打击也更大。

鉴于澳大利亚居民家庭是全球负债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去商店购物的人越来越少也在情理之中。

这一点也得到了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调研数据和澳洲统计局官方数据的支持。

根据NAB最新发布的 “非现金零售指数”(基于银行借记卡和信用卡进行的200多万笔交易统计得出),纳税人目前并没有把减税多出来的钱用于消费。

今年7月,非现金零售指数仅略有增加,相当于月零售总额增长0.1%。NAB对居民消费支出进行细分后发现,消费支出的大幅上升仅局限于“必需品”,并且大都体现在服务,而不是商品。

同样,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今年7月份,整体零售销售额较上月环比下降0.1%。其中,非必需品降幅尤为明显。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Alan Oster表示称,看上去消费者并不打算把减税多出来的钱花出去。

他说:“从数据来看,几乎没有什么可庆祝的。我们一直在密切关注消费者支出的改善迹象,特别是考虑到最近一些消费者在7月份已经收到了退税。”

“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大约一半的现金退税会预先支出。但是,最近一轮减税的初步迹象表明,到目前为止,现金退税用于支出的比例明显过低。”

4

高负债率下,谨慎的工薪阶层

事实上,很多澳洲居民不仅开始减少开支,他们也在努力工作增加收入。

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的瑞秋(Rachel Ong ViforJ)教授指出,很多到了退休年龄但是却没有还完房贷的老年人只能延长自己退休的年龄。

她说:“如果您现在是40岁、50岁或者60岁并且已经还清了房贷,那么您如期退休的概率是那些没还完房贷同龄人的4-5倍。”

“未偿房贷每增加10万,50-60岁左右的人群继续工作的概率就会增加18%。”

想要工作更多、更长的人群并不只有老年人,越来越多的女性也开始加入到了全职劳动大军。

相比1990年代初期的大约51-52%的参与率,15岁及15岁以上、正在工作或准备找工作的女性达到创纪录的61.2%。

瑞秋说道:“伴随时间的推移,双职工家庭的必要性大大提高了。”

他说:“如今,如果您的家庭中没有两个收入来源,很难偿还抵押房屋贷款。如果一个家庭中只有一个人工作,那么这个的收入必须要高出平均水平很多。”

目前,人们普遍认为,增加劳动力参与度对经济有利。因为更多的工人意味着更多的人有收入、更多的支出、更多的税收。

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工作要做,那么更多的人争夺更少的工作可能意味着更低的工资增长——这正是我们过去几年所看到的。

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ACTU)提供的最新报告显示,鉴于工资增长率停滞不前,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工人开始寻求兼职和临时工作,继而导致拥有多份工作的澳人数量激增。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于上周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过去两年中,拥有两份工作的人员数量增加超过20%。

这类工作大多是办公室招待、呼叫中心、辅导、护理、其他医疗保健和社会救助工作。其中,教育培训、以及医疗和社会救助行业“第二职业”的情况表现尤为明显。

“ 

ACTU指出,第一职业收入不足是导致工人积极寻求第二职业的主要原因。另外,兼职、临时工等工作的大幅增长也是推动因素。

目前,虽然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保持在低水平,但是不充分就业率已经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达到8.1%。即超过100万澳大利亚居民认为自己目前的工作小时数不足。

ACTU 秘书长Sally McManus 指出,第二职业的增长意味着劳动力的“优步化”。所谓的“优步化”指的是现有工作和服务转化为分散的任务,按照需求进行变化。

他说:“我们开始快速步入美国的后尘,工人并没有获得工作所产生收入的公平份额。”

END

澳大利亚国家经济研究所(National Economics)的伊恩·曼宁博士(Ian Manning)指出,如果海外债权人对我们按时足额偿款能力开始感到紧张,即所谓的主权评级下调,那么持续攀升的家庭负债水平最终带来的后果就是金融和经济危机的风险。

他说:“如果外国融资提供方开始对澳大利亚,尤其是我们的银行开始转变看法,他们不愿再投资并可能要求更高的利率,并最终演变成拒绝贷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从目前的水平来看,澳大利亚家庭负债水平虽然高但是依旧可控,同时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也带动了出口如此。因此短期来看,澳洲并不存在迫在眉睫的金融灾难风险。

他说:“如果用颜色来标记的话,澳大利亚目前处于橙色,而不是红色。换句话说,我们目前虽然没有达到极端风险级别,但是俨然已经处于高风险。”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