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财经要闻上斩贪官下砍污吏,令人闻风丧胆的澳洲“神器”

上斩贪官下砍污吏,令人闻风丧胆的澳洲“神器”

2019-11-06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1626 分享

与起源于中国汉朝的尚方宝剑一样,在众多英联邦国家中存在着一件来无影去无踪的“神器”。这件神器上可斩贪官,下可砍污吏,是西方民主制度下无比至尚的权力象征。

据记载,这件神器在澳大利亚联邦历史上一共出现过19次:从航空母舰事故到贸易工会贩毒,又从警察集体腐败到四大银行失职。

它每次出鞘都令人闻风丧胆,今天澳洲财经见闻(AFN)就带您走进澳大利亚皇家调查委员会(Australian Royal Commission)


1

尚方宝剑

所谓皇家调查委员会是指在一些君主立宪制国家所特设的调查组织:在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以及沙特阿拉伯均有先例。而该组织通常都被在某领域赋予较大的特权,这些特权又因案件而异。

在澳大利亚,只有在女皇或总督的建议下,政府才可启动皇家调查委员会。当然,这也是英联邦国家常见的行政程序。

皇家调查委员会一旦启动,就没有任何人或机构有权利将其停止。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政府在拟定特权范围的时候通常会格外小心,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火烧身。

但是政府具体指认谁作为委员长、拟定什么样的特权范围、以及最终是否成功调查呢?让我们一起回顾澳洲近代史上几次反响最大的案件后再做判断。

2

1964年澳洲皇家海军(RAN)墨尔本号航空母舰撞沉航海者号驱逐舰事件

1964年2月10日黄昏,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旗舰墨尔本号航母(HMS Melbourne)与另一艘一同进行演习的皇家海军驱逐舰航海者号(HMS Voyager)在新南威尔士州以南的杰维斯湾(Jervis Bay)发生碰撞,航海者号被巨大的航母瞬间撞成两半,导致舰上314名官兵中的82人死亡。

墨尔本号航空母舰与威登塔号及航海者号驱逐舰

这一乌龙悲剧立刻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罗伯特·孟席斯(Sir Robert Menzies)在3天后就指认前大法官约翰·斯派斯(John Spicer)成为皇家调查委员会委员长即刻开始调查。此次调查的目的在于:

碰撞的起因以及事故发生时的外界环境

两艘战舰是否适合参加此次演习

事故发生后的救援措施是否到位

同年6月25日,调查完毕,皇家调查委员会开始准备报告。

两个月后,报告被公之于众。报告中称驱逐舰上的观察员存在失误,没有及时向舰长报告航母方位。但是斯派斯认为墨尔本号航母才是罪魁祸首,因为后者的舰长约翰·罗伯森(John Robertson)和几名副官没有向航海者号发出预警。

这次调查直接导致墨尔本号航母舰长罗伯森被撤职,并被调遣至悉尼的一个海军训练营。

但是包括皇家海军在内的社会各界对于斯派斯的报告并不买账,许多专业人士指出报告中多处存在前言不搭后语、逻辑混乱、缺乏证据等重大缺陷。甚至海军中有知情人士指出时任航海者号驱逐舰舰长的斯蒂文斯(Stevens)有长期大量酗酒的习惯,并且在事故发生时处于不清醒状态。

事发第二天的墨尔本号航母船体

1967年6月13日,第二次皇家调查委员会再次启动,而相关听证会于同年7月18日开始。长达8个月的调查几乎推翻了第一次调查的所有结论:驱逐舰舰长在演习当晚饮用了三杯白兰地烈酒,并“因其他疾病”原因导致事故发生。自然,墨尔本号航母舰长罗伯森重获清白。

这也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连续开启两次皇家调查的唯一事件。

两年后,1969年6月2日夜晚,墨尔本号航母再次将一同演习的美国海军弗兰克·伊万斯(Frank E. Evans)号驱逐舰撞成两半,导致美军273人遇难。

3

1984-1985 英国在澳洲本土测试核武器事件

1950年9月,时任英国首相的克莱门特·艾特里(Clement Attlee)向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罗伯特·孟席斯(Robert Menzies)发出一封紧急求助电报。在这封“求助”电报中,英国首相要求在接下来的13年里,在澳洲西部的蒙特拜罗群岛(Monte Bello Islands)进行核试验。其中包括12次大型核爆破实验以及30次小型相关测试。

在核试验结束后,该区域附近的居民出现了大量核放射现象:

  • 参与核试验的澳大利亚士兵出现过早死亡

  • 相关工作人员的家属以及后代出现严重畸形

  • 处于顺风区域的土著族群出现大量因核辐射而产生的疾病及死亡

这些消息迅速被媒体曝光并引起全国民众恐慌,而新总理鲍勃·霍克(Bob Hawke)也被迫动用皇家调查委员会,立即进行调查。

英国核能源机构(UKAEA)在南澳州进行的核爆破实验

调查结果揭示了大量令人吃惊的内幕:

  • 孟席斯总理在答应艾特里首相进行核试验之前并没有取得独立的环境安全报告;

  • 孟席斯总理一直对内阁隐瞒核试验的关键数据;

  • 直接参与核试验的澳方人员并未得到充分保护(即便按照1950年代的标准也是远远不够的);

  • 30个装满活性核放射物的废料桶被扔进西澳洲附近的海里,而这些桶存在严重泄漏;

  • 孟席斯发给艾特里的电报“这他妈的搞什么飞机,(核)云怎么飘到本土上空了?(What the bloody hell is going on, the cloud is drifting over the mainland?)”

  • 澳洲空军飞行员在未得到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被要求多次飞越该区域。

皇家调查委员会的结果与英国核能源机构(UKAEA)所记载的事实大相径庭,后者的撰写者罗娜·阿诺德(Lorna Arnold)称“这一系列核试验是在两国完全透明公开的情况下进行的,所有参与者及可能受到波及的人员都被按照当时的国际防护标准所保护”。

罗娜的报告一出炉就遭到澳洲各界的唾骂,而她正是英国当局的员工。

4

1994-1997 新南威尔士警察腐败事件

1994年,大法官詹姆士·罗兰·伍德(James Roland Wood)被任命为皇家调查委员会委员长,受命调查新南威尔士警察集体受贿腐败事件。此次调查目的在于界定警察内部的受贿与腐败是否属于根深蒂固并且已经形成系统化。

“尚方宝剑”直捣执法部门并非澳洲历史上第一次,但是这次大法官伍德带领的委员会被给与了更高更大的权限,包括:

  • 所有参与调查的专案人员允许配备枪支

  • 调查员有权制作并公证证据及证明

  • 调查员有权使用电子监视设备以及窃听器

  • 所有调查员均被授予等同于新州警官的同等权利

  • 任何提供虚假或误导信息的被调查对象将会面临至少6个月监禁

大法官詹姆士·罗兰·伍德在接受采访时说:“你们根本吓不着我!”

但是出于“某些原因”,调查员没有获得监听警方电话的权限,而这一短板严重阻碍了委员会的调查进展。

与以往委员会不同的是,此次委员会成员由律师、会计以及侦探组成。另外,委员会中还特意邀请了除新南威尔士州以外的各州及领地的退役及现役警察。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1995年中旬,皇家调查员已经掌握了数以百计的新州警方受贿及腐败案件,其中又包括贩毒、洗钱、伪造及销毁证据、诈骗以及强权暴力等各类案件。而大部分性质最为恶劣的案件就集中在悉尼市中心的国王十字区(Kings Cross)。

负责国王十字区的6名新州高级警探(Senior Detectives)自然成为了重点调查对象。在接下来的调查里,委员会发现以崔佛·合根(Trevor Haken)为首的6名警探长期向当地多名黑帮毒贩收取保护费(每周每人高达数千澳币),并为其提供保护伞作为交易。

同年年底,崔佛被皇家委员会正式传唤。在证据面前崔佛无法抵赖,只好答应配合调查。而机智的大法官伍德下令在崔佛的警车里安装了窃听器和跟踪装置,这一步棋漂亮地避开了政府成立委员会时的“不允许监听警方电话”这一规定。

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委员会获得了“海量的关键信息”。

时机成熟后,委员会传唤了涉案的主要警探。这些腐败分子在被召唤初期都抵死不认,于是调查员随即播放了从崔佛车里获得的录音。涉案警探在证据面前最终认罪。

时任新州总警司的托尼·洛尔(Tony Lauer)

但是这次轩然大波引起的社会反响太过巨大,各大媒体和皇家调查委员会开始收到来自新州各地的警察的自首请求。

更讽刺的是,时任新州警察总警司托尼·洛尔(Tony Lauer)在案发前曾承诺整个新州,特别是国王十字区是毫无任何腐败的模范地区。随着皇家委员会的调查结束,托尼也随即辞去总警司一职。

除此之外,近年来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足迹还遍布:

  • 2016-2017 北领地的儿童庇护及改造机构的人权问题

  • 2017-2019 银行、养老金以及金融服务业失职问题

  • 2018-2019 养老机构的安全及质量问题

  • 2019 对残疾人的暴力、霸凌以及疏忽等问题

END

毫无疑问,当被交予正确的人手中时,皇家调查委员会威力无比,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轻易惩奸除恶。但是“上斩贪官”究竟能斩到“几品”?核爆炸实验的放行者、蹊跷的航母乌龙闹剧以及新州警方集体腐败的高级保护伞,这些人有没有得到惩罚?还是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尚方宝剑的主人其实一直都在暗中静静看戏?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