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全澳六成澳洲成年人存在财务危机 数百万人正沦为工资贷“猎物”

六成澳洲成年人存在财务危机 数百万人正沦为工资贷“猎物”

2019-11-14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1751 分享

前 言


俗话说:“勤劳致富”。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是一个拥有完善的公共教育和卫生系统的发达国家。

最新的调研结果显示,50%的人认为,在澳大利亚,任何努力工作的人都可以摆脱贫困。然而,仍有高达40%的受访者表示,勤劳并不总是能够致富。

在面临经济困境时,不少低收入群体会选择求助于“发薪日贷款(也称:工资贷)”。行业调查显示,2019年,澳大利亚有数百万人沦为发薪日贷款机构““掠夺性”做法的受害者。

尽管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早在2016年即宣布收紧这一行业监管立法的计划,但是2019年即将过去了,相关立法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1

它们是秃鹰,不要靠近

收入低、有4个小孩要养,其中还有一个患有自闭症,对于生活在悉尼的单身妈妈露西而言,日子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因此,当自己上下班必需的小车突然出现故障时,她向一家发薪日贷款机构借了350澳币。

她说:“我想不出其他办法来修理汽车了。当时,我对发薪日贷款的认识还停留在灵活还款上。”

但是,当她无法每两周还款时,她才发现最初借的350澳币在半年内就激增至800澳币。

怀特认为贷款机构在向自己放贷时故意“漏过”有关利率的说明,自己“被趁火打劫了”。

她说:“他们都没有明确说明收费标准,我认为他们是趁虚而入,打劫穷人。”

怀着绝望的心情,怀特不得不卖掉了一些家具和个人物品来偿还负债。她说:“我觉得[发薪日贷款人] 应该受到严格的监督,例如实施[利率]上限,这样其他贫困家庭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怀特表示她再也不会寻求发薪日贷款机构的帮助,并建议其他人“避开他们”。

她说:“它们是秃鹰。不要靠近它们。”


2

利率高达400%

澳大利亚消费者权益机构发布的一项报告指出,澳大利亚有数百万人沦为发薪日贷款机构“掠夺性”做法的受害者。

数据显示,过去三年半的时间内,约有177万澳大利亚家庭使用了大约470万澳币的发薪日贷款。

其中,女性借款人占比达到23%,同时正在快速增加。相比2016年17.7万女性贷款人,2019年使用发薪日贷款的女性数量增加至28.7万。

消费者法律援助中心律师杰拉德·布罗迪(Gerard Brody)说道:“其中有41%是单亲妈妈。”

这份报告指出,在今年前7个月内,维多利亚州的新增发薪日贷款达到275,624笔,是所有州/领地中最多的。新南威尔士州则以254,242笔新增发薪日贷款位居第二。

值得一提的是,塔斯马尼亚州和西澳大利亚州的发薪日贷款增速却是最快的,分别增长了15.5%和13.5%。

塔斯马尼亚州当地无息贷款计划管理者约翰·霍珀(John Hooper)指出,一些发薪日贷款人对利率问题并不坦诚,并且故意在低收入社区做广告。

他说:“有些贷款是透明的,但是还有很多是不透明的。其中,后者往往不直接说利息,而是以手续费等形式隐藏在人们支付的费用中。一些发薪日贷款的利率可能高达400%。这太过分了,必须停止。”

据霍珀介绍,一些贷款机构表现非常野蛮,并且肆无忌惮。尽管联邦政府正在有关发薪日贷款和消费者租赁上限规定进行立法。但是这项工作迟迟没有进展。


3

发薪日贷款市场

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指的是一至两周的短期贷款,借款人承诺在自己发薪水后即偿还贷款.如果到期无法还清贷款本金和利息,可以提出延期。

近几年,发薪日贷款在澳大利亚也发展迅速,并引发了来自各方的争议。

在澳大利亚,发薪日贷款通常借款额最高不超过2000澳元,期限介于16天至12个月,属于一种短期借贷。按照规定,贷款人不得收取利息,但可以收取费用,包括最高20%的开户费和每月贷款金额的4%的月费。

如果您没有及时偿还款项,则总费用会随着违约费的增加而上升。大多数发薪日贷款属于“小额信贷合约”(SACC),由Cash Converters、Money3和Nimble三家公司主导市场。

2016年,由于未能对客户收支情况进行合理调查,Cash Converters不得不向客户退还1,080万澳元。2018年,Cash Converters又以1640万澳元的代价和解了一场集体诉讼,原因是该公司的发薪日贷款年化利率超过400%。

事实上,Cash Converters并不是行业内最“黑”的。议会上院的调查报告指出,一家名为“Cigno Loans”(旧名:Teleloans)被指控为了规避监管,专门对业务进行结构化,以便可以收取高出法定上限的费用。


4

成年人的财务危机

最新的调研结果显示,高达2/3的澳大利亚成年人会感觉经济上不安全。其中,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储蓄不足3个月的收入, 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储蓄不足1个月的收入,每七个人中就有1个几乎没有任何储蓄。

换言之,他们离负债仅一步之遥。一有负债就会陷入经济困境。

在调研中,受访者被询问了他们在无法如期偿还负债前的经历。

调研结果显示,最常见的经历是失业和就业不足,以及身心健康问题。赌博、酗酒或吸毒成瘾等因素并不太显著。


这些结果表明,无论他们的个人纪律如何,经济困难可能会影响到任何人。

正如一位受访者所言:“我起初的生活并不是很糟糕,年收入有7万澳元。但是由于先前存在的神经系统疾病发生进展,导致身患两种自身免疫性疾病。“

”药物治疗费用昂贵,看专科医生费用也很贵...我知道如何管理我的钱,但费用高于收入,这告诉我不要用金钱问题来判断人。”

对于面临的财务困境,大多数受访者都试图通过减少食品、娱乐、公用事业、医疗保健和运输方面的开支来应对。其中,超过三分之一受访者表示会从家庭或朋友借钱,但是不少人也会使用发薪日等小额贷款。


5

勤劳并不总是能够致富

近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全国范围内针对5.5万名居民进行了一项调研。

调研结果显示,超过50%的人认为,在澳大利亚,任何努力工作的人都可以摆脱贫困。但是,仍有高达40%的受访者并不认同这一点。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是一个拥有完善的公共教育和卫生系统的发达国家。从理论上而言,生活在澳大利亚的每个人都享有施展才华、勤劳致富的机会。

事实上,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最有发言权。马修·考克斯(Matthew Cox)是澳大利亚脱贫计划“Logan Together”的一名管理人员,他本身是一名极度乐观主义者。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马修也表示,并不是每个穷人都罪有应得,同时也并非所有勤奋工作的人都能善始善终。

马修说道:“从我的经验来看,那些成功摆脱困境的穷人都是个例。很多励志故事之所以打动人心是因为比较少见,并不是常态。””

苏珊娜和她的丈夫经营着一家相当成功的小型企业,有车有房。然而,当她的丈夫由于个人原因导致企业破产,而她在离婚之后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几千澳币的企业负债。

当没有地方住,只能和自己的成年儿子挤在一起,当和自己的儿子有了矛盾而无家可归时,她无奈地说道:“我一辈子都在勤奋的工作,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情况。事实上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另外,这项调研发现尽管50%的人认为勤劳可以致富。但是,多达81%的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存在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

对于这对看似矛盾的数据,研究者解释称:“一方面,相对很少的澳大利亚人经历过真正的贫困;另一方面,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都了解自己与社会精英阶层的差距。”


END

早在2016年对发薪日等小额贷款行业进行审查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宣布了收紧这一行业监管法规的计划。

但是,霍珀说道:“如今已经快到2019年年底了,立法的影子都没有见着。我们不知道立法获得议会通过到底需要多久。”

对此,助理财长迈克尔·苏卡(Michael Sukkar)的发言人的回应是,改善消费者保护的工作正在“进行中”。

在一份声明中,该发言人说道:“政府目前正在考虑有关最终改革的公开咨询意见,以确保取得适当的平衡,在加强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同时也确保这些产品和服务能够继续在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小猪乔治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82.239.2 2019-11-14 08:14:01

    还有这种贷款?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