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财经要闻亿万遗产不足挂齿,大战继母却遭众叛亲离:澳洲女首富的血泪史

亿万遗产不足挂齿,大战继母却遭众叛亲离:澳洲女首富的血泪史

2019-11-18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1216 分享

每当人们在茶余饭后谈起世界级富豪时,鲜少会有人把话题锁定在澳大利亚这个“慵懒而安逸”的南半球大国。但正是这片沃土造就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巨型私有财团 – 汉考克集团(Hancock Prospecting)。

身为财团创始人的独女,她从窈窕淑女变成虎背熊腰,继承父亲亿万资产后在商界大展拳脚。与拜金继母火拼14年后却落得众叛亲离,她就是澳大利亚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


1

这回铁定发了

皮尔布拉(Pilbara),一片位于西澳大利亚州北部的不毛之地,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一望无际的红土、长达近4万年的土著文化历史以及高达49度的夏季平均气温。但是造物主是慷慨且公平的,因为全世界最大的铁矿储备(占全球29%)正在此地。

1952年11月,兰利·汉考克(Langley Hancock)和妻子霍普·汉考克(Hope Hancock)二人乘坐小型飞机从西澳州的纳恩叶瑞(Nunyerry)小镇飞往首府佩斯。由于飞行途中遭遇恶劣气候,飞机被迫下降高度,改为低空飞行。

当飞机到达特纳河谷(Turner River Gorge)上空时,地表上出现了令兰利此生难忘的景象:“峡谷山壁的岩石露出了铁矿的颜色,特别是在铁色的外层还有明显的锈迹,这毫无疑问就是氧化铁。”

                                              

断岩层中暴露出的铁矿 

欣喜若狂的兰利随后带上了勘探专家肯·迈凯密(Ken McCamey)一起重返此地,并再次确认了皮尔布拉的铁矿储量。他们的发现与1890年地理学家哈利·伍德华德(Harry Woodward)的报告不谋而合:“澳大利亚是一个资源大国,这里(指皮尔布拉)的铁矿用来供给整个世界也绰绰有余!”

但是信息的闭塞和勘探技术的落后使当时的联邦政府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资源紧缺的国家,任何形式的铁矿资源出口都是违法的。甚至西澳政府也严厉打击各类资源勘探活动。

兰利并没有罢休,而是开始了长达10年的疯狂游说。终于,各级政府在1961年取消了这些禁令。兰利立刻与伙伴皮特·莱特(Peter Wright)直奔世界能源巨头力拓集团(Rio Tinto),并将这一矿区的发现告诉了集团,作为回报,二人每年可获得2500万澳币的“版权”费。作为对爱妻的尊重,兰利将第一个矿场命名为“霍普矿区”(霍普为妻子名)。

兰利的身价迅速飙升,到1990年时,据澳大利亚商业周报(BRW)估算,兰利已经身价过亿。

兰利·汉考克与女儿吉娜·莱因哈特

兰利鲜明的性格和政治立场也令他迅速成为全澳家喻户晓的名人。在一次关于《矿区土著民族人权问题》的电视访谈节目中,兰利曾毫不遮掩地表示:“挖矿这事儿只占了全国土地面积的0.2%,但是却造福了1400万人。无论这是你的地、我的地、还是那些黑哥们儿的地,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另一次电视采访中,当主持人谈到“土著人由于矿区开采等商业活动被迫放弃家园”时,兰利再次火力全开,他说:“对于那些不求上进、油盐不进的人(土著),除了请他们老老实实到福利部门拿钱、吃饭、繁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2

爱的代价

1983年,兰利的妻子霍普离世。同年,一个名为罗丝·珀娣尓思(Rose Porteous)的菲律宾女人攥着一份3个月的打工签证,乘船来到澳大利亚。

造化弄人,兰利的独女吉娜·莱茵哈特(Gina Rinehart)偏偏就将罗丝请到家中,成为父亲的贴身保姆。年仅35岁的罗丝已经离异两次,面对一个74岁的富豪老翁,罗丝势在必得。

一场相差39岁的跨年、跨国、跨阶级恋就此开始。

在感情迅速升温的催化下,1985年7月6日,两人正式登记为夫妻。这场吉娜没有参加的豪华婚礼距离母亲霍普离世还不到两年。

自此,社会各界不断传出罗丝“拜金、淫贱、贪婪”等说法,而罗丝本人却公开表示:“你们说我和澳大利亚的每个男人都上过床,我哪儿忙得过来呀?”

罗丝·珀娣尓思与兰利·汉考克

无论外界如何传言,兰利却如获至宝。他大手笔将现金还有悉尼的多处地产赠予娇妻。而罗丝也通情达理,帮助兰利梳妆打扮,再次成为一个年轻的老小子。

据澳大利亚世纪报(The Age)报道:自从和罗丝相爱后,兰利的更衣间完全变了一个样,他的拐杖也扔掉了,头发也染了,简直如获新生。

不久后,兰利更是豪掷重金,在天鹅河畔(Swan River)为罗丝建造了一座占地超过10000平方米的庄园,名为“爱的代价”(Prix D’Amour)。该庄园也是按照美国电影《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中的塔拉庄园(The Tara)一比一仿建的。

位于西澳州天鹅河畔的“爱的代价”庄园

但是爱的代价远远不止如此。几年后兰利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而赚得盆满钵满的罗丝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照顾兰利。

1992年,82岁的兰利死在了庄园的客房里。

悲痛欲绝的吉娜怒不可遏,指责罗丝通过各种手段加剧了父亲健康状况的恶化,最终“气死”了兰利。而罗丝再次轻蔑回复:“在别人眼里也许认为我在兰利面前发脾气,但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说话稍微大点儿声而已。”

3个月后,兰利的挚友威廉姆迎娶了罗丝·珀娣尓思。

2006年3月,“爱的代价庄园”被珀娣尓思夫妇拆分。随着重型机械设备的进入,庄园也在几天内被夷为平地。

“爱的代价”拆除现场

3

铁血战士吉娜

作为澳大利亚女首富的吉娜,童年并不平凡。年仅4岁的她就被送到佩斯的女子寄宿学校,一直到大学时期才前往悉尼大学攻读经济学。不久后,吉娜从悉尼大学肄业,并开始跟随父亲一起打拼。

随着父亲兰利在1992年辞世,吉娜合法继承了父亲倾其一生打造的汉考克集团(Hancock Prospecting)76.55%的股份,剩余部分则被存入信托基金,留给吉娜的4个孩子。

与许多“坐吃山空”的豪二代不同(详情请阅读:豪门二代的难言之隐,澳大利亚赌王家族的兴衰),吉娜雷厉风行,而且商业嗅觉及其敏锐。她并没有满足于坐收父亲早年勘探矿区所获得的“版权”费,而是大刀阔斧亲自率领汉考克集团进行新矿区的开采,并且与多家大型公司合作一起将许多储备矿区变成印钞机。

年轻的吉娜·莱因哈特

兰利早年发现的霍普矿区如今已成为汉考克集团与力拓集团的合作项目,每年铁矿产量高达3000万吨。另外,汉考克集团还与澳洲矿业资源集团(Mineral Resource Ltd)在西澳州的纽曼(Newman)附近一起开采尼古拉斯矿区(Nicholas Downs),每年产出5亿吨铁锰矿。吉娜的足迹还遍布昆士兰中部的阿尔法煤矿(Alpha Coal)以及凯文科纳项目(Kevin Corner Project)。

2010年,吉娜出资购买了澳洲10号电视网(Ten Network Holdings)10%的股份,并在此后不断增购包括费尔法克斯传媒公司(Fairfax Media)在内的各类股权资产。多样化的资产配备也让吉娜尝到了甜头,她继续将目标锁定在农业及畜牧业。

2012年,受铁矿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吉娜被澳洲商业周报(BRW)评为全世界最富有女性,身价高达近300亿澳币。

吉娜与工作人员在霍普矿区合影

2014年,汉考克集团出资4000万澳币购买了丽芙林卡(Liveringa)和奈瑞玛(Nerrima Station)农场50%的股权。翌年底,吉娜再次出手,将已经挂牌133年的占地4000平方公里的福索尔农场(Fossil Downs Station)收入囊中。

2019年11月,汉考克集团的总收入为84亿澳币,而净利润也已经达到26亿澳币,是2016年的6倍之多。

3

扎心了,老铁

也许非凡的财富也注定了非凡的烦恼,商场得意的吉娜私下并不轻松。在与后妈罗丝·珀娣尓思大战14年并最终获得胜利后,吉娜4个孩子中的3个却在2014年将母亲告上法庭。

而导致家人反目成仇的导火索自然是钱:兰利·汉考克在有生之年将汉考克集团23.6%的股份封存在霍普·马格莱特·汉考克信托(Hope Margaret Hancock Trust)里,女儿吉娜顺理成章成为受托人,而吉娜的4个孩子则是受益人。兰利在遗嘱中还明确规定,直到最年幼的吉尼亚(Ginia)年满25岁之前,任何人不得触碰这些财产。

家族中最为年幼的吉尼亚·莱因哈特(Ginia Rinehart)

但是随着吉娜在商场多年浴血奋战,汉考克集团的价值早已膨胀无数倍,信托里的23.6股份也已经价值超过50亿澳币。

2011年,在吉尼亚25岁生日前几天,吉娜悄悄篡改了家族信托的支付日期,将该日期延长至2068年。知情后的3个孩子勃然大怒,而吉娜却以“合法规避个人所得税”为由敷衍了事。

2014年,约翰·汉考克(John Hancock)、比安卡·莱因哈特(Bianca Rinehart)以及霍普·莱因哈特(Hope Rinehart)联名一同将母亲吉娜告上法庭。其中约翰与比安卡是吉娜与前夫格莱葛·弥尔顿(Greg Milton)所生,而霍普与吉尼亚为吉娜与现任丈夫弗兰克·莱因哈特所生。

错综复杂的家庭关系以及巨额遗产让这个案件更加繁琐。

2015年5月28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最高法庭裁定:吉娜·莱因哈特掌控家族信托基金时间过长,已不再适合担任受托人这一角色。法庭认为,目前最合适的信托管理人为大女儿比安卡。吉娜·莱因哈特应在判决后尽快将该信托基金的相关文件及账户转交给比安卡。

END

也许就像皮尔布拉一样,造物主的慷慨和公平也体现在汉考克家族身上。“首富”这个头衔有多么耀眼就有多么炙热,而人性的贪婪和丑恶其实从未离开。在巨型采矿设备的轰鸣声中留下的,也许只剩人们茶余饭后的谈笑声。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