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彭斯难道真的要替代特朗普?

彭斯难道真的要替代特朗普?

2019-11-20 来源:桥本看日本 阅读数 831 分享

彭斯难道真的要替代特朗普?

桥本隆则

本文是头条号《桥本看日本》的独家文章,今日头条享有独家版权,未经允许转载侵犯今日头条版权权益,将受到法律追诉。欢迎把文章转发到朋友圈。

最近华盛顿好戏连台,佩罗西的民主党决定在美国众议院进行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调查,笔者一直是对民主党的弹劾调查持怀疑态度,认为弹劾调查的实际成果就是要最大可能阻碍特朗普的竞选连任。因为目前众议院是民主党占多数,而参议院还是特朗普的共和党天下,就算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对总统的弹劾,共和党的参议院也会否决这样的动议。民主党并没有在立法机构占有优势,所以要启动罢免程序罢免特朗普似乎不可能。但是,进入10月以后,华盛顿的“风向”有所改变,政治圈中各位大佬都在公开谈论弹劾通过的可能性,或许美国议会的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会通过。

为什么这么说,问题就出在特朗普总统最近对外交问题的处理上,也就是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问题的处理上,对“盟友”库尔德人的公然抛弃,这就引发了美国保守派的强烈不满,也就是特朗普总统所在共和党内的不满,虽然美国从越南战争开始就不断地抛弃各种盟友,如老挝山地族,这个在越南战争中始终支持美国的部族,在美国撤离当地时被抛弃,最终使10万老挝人背井离乡。相对苏联(俄罗斯)在叙利亚一贯支持盟友,而美国却在关键时刻抛弃盟友,这样的背叛损害了美国的声誉,很多共和党参议院议员都认为,特朗普总统的行为正在葬送美国在中东的利益。

目前美国的政治版图,参议院中只要20名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弹劾,特朗普总统就会被罢免。原来遥不可及的罢免现在却已经很接近现实。美国华盛顿的政治评论家,都在探讨特朗普罢免后,副总统彭斯成为美国总统的可能性,甚至相关的民意测试也已经出现。

政治的世界要步步小心,搞不好前面就是万丈的深渊。笔者认为特朗普总统自身已经感觉到危险的临近,这才有了美军特种部队斩首伊斯兰国首脑巴格达迪事件的发生,并且特朗普总统向美国民众宣布,美国已经消灭恐怖组织首脑,恐怖主义对美国的威胁已经消失。其实,巴格达迪被打死并不是恐怖袭击的结束,而是某种意义上新开始。奥巴马总统时代,美国的海豹突击队袭击巴基斯坦某地,击毙了恐怖组织头目拉登。当时,美国就宣布了基地组织被摧毁,其头目拉登被美国消灭,但是拉登死后就由扎瓦里希取代,更是在中东出现新的恐怖组织分支:伊斯兰国。对欧盟发动更大的恐怖袭击。每当美国宣布恐怖主义被消灭时,或许下一个恐怖袭击正在路上。

与此同时,笔者还要考虑另一个问题,如果彭斯真的成为美国总统,美国与世界会如何改变?就在笔者考虑这个问题时,这位据说要替代特朗普总统的美国第2号人物就发表了演说,相对去年他在保守派大本营的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说,这次的演说内容完全没有了去年的杀气腾腾,调门下调了不止2个台阶。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要参与未来美国的外交,不愿意向美国各界传递过多的强硬信号,从之前的“对立”“封锁”,而是积极向对手发出呼吁,简直变了一个人。

笔者发现这次彭斯副总统发表演说的地方是威尔逊国际学术中心,这个学术中心成立于1968年,是为了纪念美国前总统威尔逊设立的。而这位威尔逊总统的“政绩”,简直就是对现在特朗普政策的“拨乱反正”。如:大幅度下调美国的关税。当时美国是没有所得税,以及法人税的制度,而只是靠贸易关税维持国家经济。威尔逊总统当选后就提倡通过联邦所得税法,这样就用所得税与法人税的制度,换取美国关税的大幅度下降,这是威尔逊总统在美国历史上的功勋。这里补充一下,维尔逊总统还是民主党人,所以在这里演说的彭斯副总统,也似乎在向佩罗西的民主党摇起橄榄枝。

特朗普总统为了美国优先主张贸易战,而彭斯副总统却在这里暗示:只要谈就可以降关税的信息。这样的信息让华盛顿的美国商人感到鼓舞。虽然彭斯是特朗普政权的一员,这个演说或许是特朗普政权自行对外通商政策的修正。有人会说这还是那位强硬的彭斯吗?在今年的6月份,美国白宫就传出,彭斯副总统如果要做一场超级强硬的演说,其意义不在于是一份“宣战布告”。但实际上这个所谓的演讲一直没有进行,这次10月份发出的演说仅仅对过去一年的回顾,展望将来,所以给人一种灵活向前的感觉。

笔者的好奇心被激发出来,在现实中彭斯真成为总统后,这个世界怎么变化?副总统彭斯的经历与特朗普总统不一样,虽然都是共和党成员,彭斯是共和党的老党员,也是共和党的“特权阶层”成员之一。所以会“萧规曹随”地进行传统安定政治经营。而美国政治的“特权阶级”自身有游戏规则,对一个外行特朗普的各种做法很不满,如果总统换成彭斯,美国的政治或许又将回到“特权阶层”手中,这样美国也会实现“安定团结”。

2020年1月开始的美国总统竞选,特朗普总统目前是领先所有的对手。面对美国国内的不确定,以及共和党党内的反对声音,特朗普政权已经悄悄地调整了方向。彭斯目前成为华盛顿的政治中心,这不能不引起特朗普总统的注意,这次10月份的演说是特朗普政权的意思,还是彭斯自身的想法?

笔者特地去调查了彭斯的背景,他原来是信奉罗马天主教,也是民主党肯尼迪总统的信徒,但中途突然改信福音主义,赞成当时反对奥巴马的房屋救济贷款政策的茶党主张。也就是这时的彭斯成为美国保守派的一员。他反对“大政府”,认为,要解决美国的问题,靠政府不如靠个人。他们担心政府过多干预造成权力过度集中。民粹色彩浓厚,他对非主流族裔的歧视性发言往往赢得喝彩,上世纪90年代的情形与今天颇为相似——经济不景气,民间对政府政策存在诸多不满,彭斯谋求自下而上改变现状,重塑美国政治格局。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彭斯要比特朗普更加顽固,更加强硬。虽然会为了政治目标而伪装自己,但一旦达到目的或许比特朗普还要保守强硬。这个彭斯成为总统后一定会比特朗普总统好吗?谁都说不准。

原名:突然变脸的彭斯真的会很温柔?

请关注桥本微信公众号sinkanaoka 这里有有趣 完全不一样的大视野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桥本看日本,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