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美食健康百年时光里,澳大利亚中医经历过怎样的沉浮

百年时光里,澳大利亚中医经历过怎样的沉浮

2019-11-20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观点 阅读数 610 分享

澳洲中医最早可追溯至19世纪澳大利亚的淘金时代。19世纪50年代,一位名为林四的中医师从家乡广州出发,漂洋过海来到澳大利亚大陆的维多利亚州,并在该州本迪戈镇开设了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家中医诊所。自此,中医的种子便播撒在这片土地上。

在过去的100多年里,澳大利亚中医经历过怎样的沉浮?澳大利亚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会长、曾担任过维多利亚州卫生部部长顾问的林子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曾两次经历中医药在澳大利亚濒临生死的关头。

1983年至1984年,维多利亚州社会发展部提案,禁止任何人使用针灸和草药。因为当时澳大利亚政府明确禁止进口中草药,听闻针灸疗法或将被禁止,从业者都大为恐慌。他们联合当地自然疗法学会游说议会,希望扭转针灸疗法的命运。最终,维州社会发展部的提案未能通过。

中医师虽然仍然被排除在医疗行业之外,但可以继续营业。经此曲折,维州中医学会得以组建,最初只有七八个人,但他们聘请顾问公司继续游说议会,致力于推动立法保护针灸行业。1989年,澳大利亚联邦药物用品管理草案出台,再次严重威胁到所有中医师、针灸师的生存。由此可见,那时中医在澳大利亚的发展可谓步履维艰。

经过林子强会长等众多中医师的共同努力,当地的中医药终于在千禧年迎来好消息。2000年2月,维州通过《2000年中医注册法》,成为全澳首个为中医立法的州。

2012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通过中医立法,将中医纳入全澳健康行业注册管理和资格认证体系。澳大利亚卫生从业者监管局官方网站资料显示,2012年以来,在该机构注册的中医师人数呈稳步增长态势,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医师注册人数为4882人。目前,澳大利亚中医师行医地点主要集中在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和昆士兰州。

林子强说,目前澳全国性的中医药学会有5家,分别是澳洲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FCMA)、澳大利亚自然疗法协会(ANTA)、澳大利亚传统医学学会(ATMS)、澳大利亚中医针灸学会(AACMA)以及澳大利亚中医学会(CMASA),其中前4家已获得澳联邦政府认可。

另外,在中医专业走进大学方面,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西悉尼大学两家公立大学开设中医学专业,而悉尼科技大学今年年底将关闭中医专业,悉尼、墨尔本还有一些私人开设的中医学院。总体来看,当地中医师的队伍、组织以及学术机构在逐步壮大。

曾在浙江省杭州市某中医院从医近16年的吴芝兴中医师告诉记者,2012年澳政府对中医立法后,当地中医界可通过专业管理渠道,如中医行业协会等与政府沟通。澳政府对中医药的管理机制逐步完善,比如出于理解和尊重中医药的特点,政府职能部门在出台一些政策前会咨询中医药专家,制定符合当地情况的政策。由于有法律和政策的保障,近几年中医药在澳大利亚推广较为顺利,发展很快,影响力稳步扩大。

记者曾到位于堪培拉费希尔区的吴芝兴诊所治疗运动损伤,在诊所看到不少洋面孔在诊所接受针灸、推拿和中药治疗。吴芝兴说,许多当地人越来越喜欢来中医诊所治疗,因为对一些西医束手无策的慢性病,中医疗效相对显著,包括一些妇科疾病、坐骨神经痛、偏头痛等。也有些患者难以忍受西医治疗过程中的副作用,到中医诊所就诊。一旦他们体验到中医的神奇,就会把中医推荐给身边的朋友和亲戚。

对于中医的特殊疗效与优势,现任澳大利亚中华医学会主席徐超极博士告诉记者,他来澳行医30多年,成功使用针灸等中医疗法使5位被西澳一流医院宣判“死刑”的患者“起死回生”,这也让澳大利亚同行们对中医药刮目相看。徐超极同时也表示,中医师一定要了解西医知识,这样有利于诊断和治疗。

中医尽管在澳大利亚拥有了合法地位,但仍被界定为一种健康科学,而不是医学专科。中医师不能开西药,不能进入医院行医,这无形中限制了中医的发展。徐超极认为,中医在澳大利亚发展的最主要瓶颈,是澳大利亚主流社会对中医疗效认知不够。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医疗效会被澳大利亚主流社会接受。另外,虽然澳大利亚通过立法将中医纳入正规医疗体系,但是目前澳大利亚管理部门禁止中医进入医保范围,只有私人医保划出很小的额度给中医治疗,这一政策限制了澳大利亚民众看中医。

吴芝兴指出,澳大利亚中医管理局目前对中药的管理参照西方的药典,导致一批在中国长期使用、安全的中药无法进入澳大利亚市场,这也限制了广大中医师对中药的选用。推动澳大利亚在对中医药管理中参鉴中国的中医药典,是澳大利亚中医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之一。

对于更有效地在海外推广中医,徐超极提出两点建议。首先,深化中澳双方在中医药领域的交流,包括定期举办学术活动等。其次,作为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瑰宝之一,中医药在海外推广有利于增强海外民众对中国的了解,鉴于此,建议中国政府建立一个指导性机构,类似在海外推广中文的机构,更有针对性地对海外中医师提供支持帮助。

林子强认为,更好的办法是鼓励澳大利亚院校开设中医课程,发展中医本科及其以上教育,这样西方医学人员才会认可中医医学。

吴芝兴则坚信,只要澳大利亚中医师坚持不断地钻研学习,让疗效证明中医药的价值,不懈努力与其他医疗人士交流合作,打破中西医间的藩篱,增进彼此互信,有组织地向澳大利亚政府有关部门展开游说,假以时日,中医之花在澳大利亚必将绚丽多彩。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观点,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