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世界进入百年未遇之变局!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输和赢?

世界进入百年未遇之变局!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输和赢?

2019-11-10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观点 阅读数 137 分享

阅读导航

1

难于逾越的矛盾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有两大难于逾越的矛盾,首先是生产资料私有化与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

价值规律能引导私人资本投向盈利项目,但难以控制社会总投资,这必然导致产能过剩,造成周期性经济危机。

第二是资本获取剩余价值的本性决定劳资矛盾不可调和;周期性经济危机势必加剧劳资矛盾,引发社会革命。

然而马克思预测的大规模无产阶级革命在西欧并没有发生。西欧社会的民主传统可能是避免社会革命的一个重要原因: 传统上,西欧社会的城邦之间,城邦内部的自由民之间,除了用战争解决争端之外,还会通过讨价还价,投票解决问题。

始于19世纪后期,西欧工人运动走出了通过议会斗争解决劳资矛盾的路径。但这并不意味劳资矛盾的消除和缓解, 西欧议会中的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势力很大,工人运动风起云涌。

进入二十世纪,资本主义固有矛盾仍然持续,直接或间接导致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30年代的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

二战以后,资本主义似乎获得了新生。造成这个“新生”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有以下两条:

第一,二战后世界市场的急剧扩大延缓了西方国家内部生产资料私有化和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换一个说法:市场扩大的速率超过产能过剩的速率,工厂开足马力总能赚钱。

第二,西方劳动阶级通过选举和议会斗争,事实上从资本在全球扩张获得的利润中分割了一部分。体现在提高工资,减少劳动时间,改善劳动保护,提高社保标准等等;劳动分配在GDP中的比例不断升高,中产阶级扩大。

但是进入80年代,新自由主义统帅下的资本主义不断面临挑战,先是发生经济持续滞涨(失业率和通货膨胀同时居高不下)然后是空心化。虽然经过撒切尔-里根-克林顿等努力,但仍然没有恢复到鼎盛时期。

根本原因是日本,亚洲四小龙,然后是中国,再后来是一系列新兴经济体包括越南,印度,马来西亚,印尼,巴西等国家进入世界市场,世界进入全球化时代。

马克思提出的资本主义两大难于逾越的矛盾在全球化时期并没有消除,只是改变了存在的形式,带入更多的变量。

从资本榨取剩余价值和激化社会矛盾来看,长期的议会斗争使得资本在发达国家获取剩余价值的能力下降,但资本在发展中国家获取剩余价值的机会增多。资本为发展中国家的劳动者提供了摆脱赤贫的机会,但劳动者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同时伴随资本的转移,发达国家大量白人劳工失业,加剧西方空心化,激起民粹和种族冲突,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福山评论到 “第三波民主化似乎归于失败。

从生产资料私有化和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矛盾来看,资本的全球流动造成全球生产能力的极大过剩,这种过剩必然牵动地缘政治,大国博弈和各种政治体制,意识形态和文明之间的冲突。另外,全球环境被极大的破坏,核武器逐渐蔓延,威胁人类的毁灭性战争的危险从未走远。

2

中美贸易战

中国融入世界经济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巨大。

这种影响首先体现在中国和美国形成了两个互相关联的循环。

  • 第一个循环是资本和技术大量流向中国,中国大量向世界出口,中国出口赚来的美元大量购买美国国债,美国政府通过美债来维持政府运作,美国一般制造业不断地萎缩。
  • 另一个循环是中国政府持续不断地发展房地产,从土地财政中获得大量资金支持出口和大规模基建,为经济体制改革和稳定社会提供条件。

一度有“中美国”或者“一个经济,两种制度”的说法出现,这种观点认为中美两国的经济高度关联和互补,只要中国和美国保持这两个循环,“中美国”就可以摆平整个世界。

但是“中美国”注定要破裂。

第一,美国不可能无限制地增加国债,目前美国国债的每年利息就达6000亿美元,靠借来的钱不可能长期维持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美国必定要搞再工业化。

第二,中国土地财政和环境已近极限,不可能长期支撑低水平的出口加工业,中国要打破房地产土地财政——出口加工贸易——购买美国国债这个循环,就必须发展高科技,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开拓世界市场,通过出口高附加值产品逐渐稀释掉土地财政带来的巨额债务。中国希望用人民币结算国际贸易,不愿意无限制购买美债。

中国以上的努力必然削弱支撑美国的三大支柱:美元,高科技和军事实力。因此中美冲突是必然的。

有说法认为中美贸易战是因为中国不准备韬光养晦,搞“中国制造2025”才挑起的;也有说法认为中国不要那么强硬就可避免贸易战,这些看法太过于表面。

事实上白宫的鹰派人物,例如,史蒂夫班农,纳瓦罗等在“中国制造2025计划”提出之前就发表了专著,形成了遏制中国的立场。

美国执意要打贸易战的根本缘由是因为国力下降,对中国在高科技产业上追赶的担忧,美国国内民粹和极右势力的上升。

当年里根运用事实上对日本的占领,强压日本签下“广场协议”,粉粹了日本对美国的挑战。今天,崇尚里根的特朗普,在一帮铁杆鹰派的簇拥下,也希望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对美国的挑战。

分析美国对贸易战的态度,必须对美国国内的基本政治力量有正确的估计。美国资本乐见美国政府压中国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但不想打贸易战,更不愿和中国经济脱钩。一有贸易战升级的风吹草动,美国股市就往下掉,这反映了美国资本的态度。

贸易战升级会拖累中美和世界经济,也会影响特朗普连任,所以中美双方达成协议的意愿仍然存在。

中国政府目前应对贸易战的基本战略是进一步开放,目前中国沿海省份都建立了自由贸易开发区,明年中国金融,保险也将进一步对外开放。

这些开放政策的目的是拉住西方资本从而破解美国极右势力把中国排挤出世界经济产业链的企图。

如果美国执意要打贸易战,那中国就可能对全球资本开放,而惟独把美国资本排除在外。

显然中国准备利用中国市场的巨大容量进一步拓展市场化和国际化。

这步棋也有危险:第一,增加了资本外流和人民币汇率急剧下跌的危险。第二,中国富人群体可能通过海外投资和消费实质上削弱中国国内市场。

所以中国面对的根本挑战是,如何保证人民大众而不是少数人获得进一步市场化和国际化的利益。

这方面中国改革的教训颇深。

既然中国准备走市场化和国际化的道路,就要有一套符合市场化和国际化的社会管理体系。

这方面加强民主法治和新闻监督是关键。

目前美国民主党和西方的社会民主主义势力似乎和特朗普组成了对华统一战线,但他们和特朗普不一样,他们更关注人权,民主等范畴。如果中国在民主法治和新闻自由等方面取得进步就能分化西方的很多压力。

美国压制中国能维持其一强独霸的地位吗?

未必。

中美贸易战以来,得益最多的是越南,印度,墨西哥。只要美国仍然保持现今体制不变,美国资本仍然会全球流动,美国国债和贸易逆差仍然扩大。美国极右民粹势力打贸易战必然损人不利己。

3

香港问题

资本为了盈利会不择手段,中国有毒奶粉事件,西方也有性质恶劣,影响广泛的事件,2001年的安然事件,做假账,使股民损失上百亿美元。

安然事件后的2008年,美国雷曼公司破产,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使得美国人民财富平均缩水五分之一以上。

前两年,德国大众公司,日本神户制钢都有大规模伪造产品数据欺诈的丑闻。

对资本必须规范,不能盲目相信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否则资本必然兴妖作怪。

在香港问题上,已有大量评论,本文只着重一点,即各方太相信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能够管好香港。

香港回归后的历史证明香港的现行政治结构对香港的资本规范相当软弱,使得资本独大,地产资本家控制香港经济命脉。

但被洗脑的香港年轻人对香港政治结构对资本软弱的怨气撒向北京,要北京背极端资本主义的黑锅,这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糟。

香港事件平息后,香港政治结构必须修改以对资本加以必要的约束。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观点,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