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旅游亚洲人的“长远规划思路” 新西兰人为啥总学不会

亚洲人的“长远规划思路” 新西兰人为啥总学不会

2019-12-03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阅读数 771 分享

【天维网 新西兰微财经 据Stuff】 一个“爱新西兰”也同时了解亚洲的新西兰人这样说——

我深爱新西兰,但我经常会生气:这是我住过的最短任期的国家之一——我确实住过几个。

我要说到这个问题,一个重要原因是新西兰人自认为是“终极实用主义者”,认为只要用点常识就能解决任何眼前的问题——也就是新西兰“number 8 wire精神”(新西兰农场最常用的8号铁丝,泛喻实用的土法,可解决任何难题)。

有这精神挺好——但只有这个绝对不够。

原题:“亚洲的长期规划确实有效,新西兰必须学会它”

亚洲的一些国家在具有雄心的项目上超越在前头——不管是令人屏息的大型建筑,还是清洁能源的重大项目,或者是城市的规划,许多项目都需要未来几十年努力付出。

当新西兰人联想到亚洲经济和财富的成功时,像以前的新加坡,后来的中国,现在的越南,新西兰人经常会想到“努力工作、商业进取、充满活力、快节奏”……

但是我想说,真实的原因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在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从新加坡,到上海、台北、首尔、香港这些城市在过去几十年创造了巨大的财富,而政府在经济问题上亲身实践。

新加坡有政府参与度很高的公共住房体系,80%的居民生活在公共住房里;首尔的公共交通系统令人瞩目,这个城市还在打造世界一流艺术中心;香港专门辟出一块土地捐出作为艺术发展基金会的用地。这些吸引我的地方在于:他们有能力看20-30年之后,决定今后发展的方向,这些规划以及资金的延伸,超越了政治循环本身,设定出框架,给未来以明确性。

对从Rogernomics时代长大的新西兰人来说,这很不中听。他们习惯了自由市场模式,强调最低程度的国家干预(Rogernomics又称罗杰经济学,在1980年代塑造出影响新西兰深远的经济模式)。

新西兰人可能同意或不同意亚洲的长期规划模式,但很难否认我们的国家也应尽可能考虑发展的长期性。

我举个例子,人口战略,在这个问题上,新西兰就总体现出短视特点。

新西兰的政策有没有考虑到,从长期看我们移民的什么技能?我们在人口流动上对国际的责任到底是什么?

官员们的工作当然包括回答这些问题,但我确实看不到公众对这些的讨论。

如果“人口组成就是命运”("demography is destiny")——许多人都这样说过——那么我们新西兰人口组成的最基本计划是什么?谁能告诉我?

是达到500万就不错了,还是有一个其他的数字?

再比如说,我们今后到底是发展为一个超大城市,加上很多小型卫星城市,还是发展为几个差不多大的城市最好呢?

然后说到了经济问题。新西兰经济永远存在的挑战是国内市场太小,要繁荣就得依靠出口。

这意味着我们置身于外部贸易环境中,这个国际贸易环境我们无法控制,就像现在的中美贸易。

同时因为技术短缺,我们的出口产品也不总能有更好的附加值。

有多少人会问为什么新西兰不能有更好的专业工程类产品,更昂贵的家具设计产品,更多的高附加值食品工业呢?

在新西兰,我们听不到这种关乎未来几十年的大讨论,关乎我们希望在未来成为什么国家。

有头脑的人可能会思考,但肯定没有到街谈巷议的水平。

而新西兰三年一次的任期也帮不了我们——因为首先要在关键问题比如核心外交政策上,两党之间求得支持。

改变随时都有,也无时不在。问题是:我们是愿意成为被动的被改变者,还是愿意主动塑造新西兰的未来?

我的答案不言自明。

* 作者Simon Draper为新西兰亚洲基金会执行董事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新西兰天维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