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香港,新疆,贸易战:中美已进入“全面冷战”?(组图)

香港,新疆,贸易战:中美已进入“全面冷战”?(组图)

2019-12-06 来源:亿忆网综合 阅读数 5237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亿忆网立场


BBC中文12月6日报道

美中贸易协议达成一波三折,双方正进入旷日持久的经济对抗。与此同时,美国应该如何对中国强硬,如何在竞争中战胜中国成为美国舆论关注的话题。

今年9月在韩国首尔的辩论会上,中国著名经济学者林毅夫教授与美国历史学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讨论结束时打赌。林毅夫认为20年后,中国将超过美国,而弗格森则不同意中国经济会超过美国。

不过弗格森在讨论中承认,中国经历了史无前例的迅速工业化和经济增长,按照购买力评估,中国经济已经超过了美国。但弗格森指出,中国取得经济和科技成就的手段缺乏正当性,例如国家支持企业进行不公平竞争以及技术盗窃问题。

这大致反映出美国的专家和决策者对于中美竞争的讨论,其中主要的话题就是中国能否超过美国,以及应该如何对付中国的问题。

“中美国”时代终结

弗格森本周在《纽约时报》撰文,描述中国和美国经济共生关系的新词“中美共同体”(Chimerica)已经不反映现实,新冷战已经开始。

目前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挑战具有旧冷战时期美国的主要对手苏联不具备的特点,其中主要是经济挑战。苏联从来没有像中国这样显示出强大的经济活力和科技竞争力。

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局长罗杰斯(Mike Rogers)最近在广播节目中说,在冷战中苏联的挑战主要集中在政治,外交和军事方面,但是今天的中国对美国的挑战除了表现在上述方面以外,更主要的是经济能力方面的挑战。他说,历史上美国从来没有遇到过在经济能力上如此接近的竞争者。

美国媒体报道说,罗杰斯是美国政策圈最早对诸如华为和中兴这类中国技术公司的国家安全威胁发出警告的人。他在2012年就同其他人一起撰写过50页的报告,指出这些中国公司与北京共产党政府存在长期合作的关系,提醒美国情报界和国会关注华为和中兴这类中国的科技巨头。

“举国体制”难复制

中国国家调动资源和力量的能力被说成“举国体制”,占经济主导地位的国企被认为是政府干预经济的主要手段。中国的国企和“举国体制”一直成为美国的指责目标。

罗杰斯在讨论如何对付中国竞争的时候也强调了中国公司获得国家支持的问题,即中央控制的投资,提供缓冲保障,这都是美国公司没有的,这令中国取得对西方竞争者不平等的竞争优势。

11月初中共中央全会通过的决议强调了中国体制在1949年后以及市场经济改革后历史上的主要作用。在官方决议中,“集中力量办大事”被列为中国制度的优势。官方媒体也提到在科技创新,掌握核心技术方面,依靠举国体制优势的重要性。

中国把取得21世纪的技术制高点作为发展目标。罗杰斯认为,美国商界首先明白中国这个目标,然后才能努力同中国竞争。中国正在集中力量推动下一代的技术进步,诸如量子计算机,5G网络,生物技术,纳米技术和其他关键技术。

他认为中国的策略是,先在上述关键技术中取得进展,在全球推广中国的技术标准,然后大力发展中国公司,对“过时”的西方公司取而代之。

“新冷战更冷,更长”

在美国这位前国家安全局局长看来,中国的许多战术令美国难以应对,例如盗窃知识产权,政府补贴科技公司,把企业利益同政府研究相结合。他还提出如何对付中国的具体建议,即维护美国商业理念的同时又能战胜中国竞争。

他认为,美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和中国竞争并非良策,加大美国政府对技术公司干预在美国不会取得良好效果,“美国商业公司在政府支持下取得竞争者的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也不可行”。

不过,他认为美国仍然能大幅度改善公共行业同私营行业的合作关系。他认为,在过去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就显示了这种合作的力量,其中有政府和私营行业的精华。当时美国被认为落后于苏联,但是美国能利用政府和工业界的优势,取得了“一些令人惊异的经济优势”。

尽管如此,罗杰斯认为把中美在贸易,盗版或安全方面的对峙比作“冷战”没有益处,对中国复制试图当初针对苏联的“遏制”战略也不会奏效。

但尼尔·弗格森在《纽约时报》中撰文说,中国的挑战比冷战中苏联的挑战更大,因此与中国的新冷战会更冷,时间更长。他还说,在冷战中西方有“北约”遏制苏联的扩张野心,但在新冷战中还没有建立类似组织遏制中国。


美国之音12月6日报道

12月3日,美国众议院以407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中国新疆人权法案,此举再度引发中方高度不满。

在此之前,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限制向香港出口催泪弹和人群控制技术法案》(《保护香港法案》),使其生效。

特朗普此举震怒中国,北京随即向华府提出交涉。

据报道,美国众议院版本的新疆人权法案是对参议院法案的修订,参院版本法案已在9月获得一致通过。

众议院法案中增加了一些条款,要求总统制裁需对限制维吾尔族人权负责的中国大陆政府官员,并限制出口可能用于间谍或控制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中国公民通讯或活动的设备。

该法案还要求美国总统在120天内向国会提交一份在新疆或中国大陆其他地区限制维吾尔人人权行为的中国大陆高级官员的名单。

这项法案也要求国务院向国会提交有关该地区限制人权的报告。

自从中美贸易战开启之后,“脱钩论”、“文明对抗论”喧嚣尘上,中美之间结构性对抗已经从贸易战,蔓延到香港、新疆、以5G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同时因为台湾2020总统大选在即,台湾议题再度被炒作,如果将中美对抗视作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五个领域成为中美两强“争霸”的主要战场。




在中美博弈的几个主要战场中,首先硬碰硬、掰手腕的是贸易领域。(Reuters) 



中美结构性对抗很重要的关键领域是以5G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竞争,2018年12月1日,中国通讯巨头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揭开了这一领域的中美角力。图为当地时间2019年9月23日,孟晚舟(左二)在加拿大温哥华出席引渡案庭审。(VCG) 



北京一直指责美国在香港修例风波中扮演“外部势力”角色。2019年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中)签署涉港法案使其成法,北京随后宣布反制措施。(VCG) 


贸易、香港、新疆、5G、台湾五个战场中,首当其冲、中美首先硬碰硬、掰手腕的贸易领域。

特朗普于2018年3月22日签署备忘录,宣布以“中国偷窃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为由,依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

近两年的波澜起伏,两国经历了多次谈判,一度希冀在今年11月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是随着香港、新疆问题的重新发酵,以及美国内政事务的干扰,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未如约签署。

而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贸易战的持续,使得全球制造业陷入低迷,企业信心急剧下降,中美两国的经济数据持续走低,强国对抗的“残酷”再次在世人面前展现。

如果说贸易战本身只是一个相对纯粹的经济议题,但以此为导火索,由贸易战引发,整个华盛顿陷入了“反华”情绪中,并由此开始在其他政治领域中开始呈现。

其中一个“黑天鹅事件”就是香港修例风波。

从今年6月开始,针对《逃犯条例》修订,香港发生多次大规模游行。

之所以将香港视为中美博弈的战场,是因为从运动一开始,美国的角色就在整个风波中若隐若现。

除了美国、中国议员频繁针对香港问题发表态度之外,中国政府一直指责美国正在试图扰乱中国内政。

例如中国官媒微信公号“侠客岛”曾刊文《究竟哪些“外部势力”在搅乱香港?》,就剖析美国是如何干预香港局势的。中国外交部以及驻外使馆等部门也频繁针对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表态进行反击。

8月6日,一张包括香港异议人士黄之锋在内的多名香港人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Julie Eadeh进行会面的照片在互联网上流传,被视为美国干预中国内政的“铁证”。

直至11月20日,众议院以417票赞成、1票反对压倒性通过参议院版本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而《保护香港法案》亦以417票赞成、0票反对压倒性通过。

总统特朗普在11月27日签署法案,法案正式成为美国法律。此举更是激怒中国,多个中央部门接连表态,北京也决定进行制裁,宣布反制禁止美舰访港和制裁美国非政府组织。

在当今国际局势下,如中美等大国的内政外交是难以完全分割的,这也是为什么香港问题与中美贸易战正在出现“捆绑”趋势的原因。

路透社引述两名美方高级官员称,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能否在今年内达成,还要看中方的行动。美国媒体Axios此前披露,特朗普签署香港法案,导致贸易协议延宕。

报道引述美方信源称,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法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需要时间稳定国内政治。在很多海内外政治观察人士眼中,香港与贸易战,已经成为华盛顿制约北京的两个武器。

第三个战场就是开文所谈论的新疆议题。

熟悉中国政治的人士都清楚,新疆的话题并非新鲜议题。

但是在这个时机关口美国通过《新疆人权法案》,显然是香港议题的趁热打铁,希望借此在中国内部“四处爆雷”。

其实中美结构性对抗很重要的关键领域是在第四个战场,以5G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的竞争。距离孟晚舟事件刚刚过去一周年,但是从此事开始的针对中国高科技领域的全面打压,已经成为美国政坛的共识。背后的真正因素是因为谁领先5G科技,谁就会主宰即将来临的未来世界。

美国媒体曾以《为什么中美竞逐的下一个前线就是5G》为题的文章指出,5G科技所衍生的三大影响:区域经济、网络威胁以及势力范围,足可决定未来国与国之间的双边关系,直接影响中美两国在全球的地位。在美国人的眼中,5G是一个零和游戏,5G这个议题,因此成为量度中美双边关系的一个重要的“代理(proxy)”,或双方关系冰冻的程度。

与香港、新疆等问题上只有美国站出来和中国“对抗”不同,5G的议题一度使得更多国家发声,已非纯粹是一个科技或安全的问题,站在经济和政治角度,这将会对中美目前的“权宜妥协”产生一个巨大的影响。

毕竟,5G之争已经成为一个角逐全球科技、经济和(最终)军事优先的战场,而其他国家必须谨慎处理这个情况,以免成为正在升温的大国相争的受害者。

至于台湾议题,在过去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会是中美竞争的核心战场。但是在两国已经在以上多个领域博弈的当下,台湾议题显然冷清一些。

之所以目前舆论场有一些“声音”,是因为台湾2020总统大选临近,因为选举政治的要求,台湾内部政客主动操作,并非北京和华盛顿撞击的中心。

中国今天在世界范围内,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对手,就是美国。从今天乃至以后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美国国家政策的核心之一,一定是通过各种手段全面遏制中国的崛起。

目前中美两国这种结构性的矛盾是否在可预见的未来,比如十年抑或二十年内,会有破坏性的爆发,哪怕只是局部性的较量,没有人能够回答。中美之间的较量可能是一个长期无法回避和随时可能有出现“意外”和突发的结构性顽疾,是任何新兴大国关系等概念无法轻易化解的矛盾。 “修昔底德陷阱”会否继续上演?今天国际秩序究竟是不是一个“零和博弈”的困境?人类能否越过“大国争霸”的怪圈?

谁也很难给出一个准确回答,只能说,我们正在见证人类历史上,除却军事热战和冷战外的第三种战争形态。贸易、香港、新疆、5G、台湾以及未来可能出现博弈的其他议题,互相纠缠,难以切割。这个线团究竟是会越来越大,最终只能重复历史通过热战粗暴解决,还是真的可以实现“太平洋容得下中美”的预判,2020年将是关键一年。

达成协议不是目的 美国从来不是中方敌人

12月3日,正在英国伦敦参加北约(NATO)峰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美中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可能要等到明年11月美国大选后完成。

这一表态意味着本来预计在今年之内完成中美第一阶段协议有继续拖延的可能。 看来,中美贸易战在2020年还将继续成为国际经济和政治的一大话题,围绕中美关系,各种各样的判断和担忧也将继续发酵。

不过从前一段时间的谈判发展来看,这场中美“持久战”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

中美的剑拔弩张已经缓解

虽然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还可能复杂化,但是中美关系的全局在此前一段时间已经有所改善,说明双方都有稳定局势的意愿。

中方在贸易谈判方面的姿态和舆论管控都有所变化。11月,中国商务部在贸易谈判上的表态主导了关于中美贸易战的舆论风向。

在宣布中美贸易部分协议文本的技术性磋商基本完成之后,中方率先表示,如果中美双方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应当根据协议内容,同步等比率取消加征关税,这是达成协议的重要条件。

这两次官方确认谈判进展,都先于美国白宫,并且都是谈判的关键进展。中国对贸易谈判接连“官宣”,和以往谨慎缄默的姿态完全不同。



正在英国参加北约峰会的特朗普,称中美贸易协议或将拖延更长时间。(AP)  


虽然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何时何地签署并未确认,但是两国在贸易上的小交易已经开始。这已经有效地把2018年中美之间剑拔弩张的局势降级。

从中美上一轮正式高级别谈判以来, 中国自产原料禽肉监管体系与美国等效、中国也将解除一项自2015年开始实施的美国禽肉对华出口禁令,批准美国鸡肉出口至中国、美国确认中国输美鲶鱼产品监管体系等效等等都对中美未来贸易有积极作用。

两国在其他领域的矛盾也似有缓解。11月,美国再度对中国企业华为延长出口许可证的期限,也表明美国并不希望进一步在科技竞争等问题上刺激中国。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中国官媒刊文,再度表示欢迎中国留学生赴美,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的对华演讲也表示美国不希望“脱钩”,这些都是一种控制局势的姿态。

贸易战在2018年迅速升级,中美关系的恶化曾让很多政界和商界人士经受“当头一棒”。而今双方都持续释放利好信号,说明外界对中美关系虽不该过分乐观,但也无需只剩悲观。

无论是第一阶段协议、还是第二、第三阶段,甚至是特朗普口中的“终极协议”,都不能是中美关系发生质变的指标,至少在中共看来,谈判的过程和结果都只是管控中美关系的手段,让中美关系回归正常合作的轨道才是最终的诉求。

中方专注于对中美关系的管控

中国在贸易战爆发以来,一直在调整管控中美关系的方式,今天中美关系的紧张局面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和贸易谈判经历的几个阶段中,中国采取的措施非常相关。

第一阶段是美国不断的威胁和出招。对中国在贸易上的“不公平做法”做诸多批判,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301调查瞄准中国的“知识产权强制转让”问题,关税威胁意在减少中美之间的巨大的贸易逆差,同时美国商务部和司法部联手调查中国科技企业华为,中美矛盾多层面爆发。

在此期间,中美谈判多次反复,协议遭到撕毁,特朗普的朝令夕改,几乎让外界认为中美达成协议没有可能。



中美10月高级别经贸磋商曾经取得很大成果,图为刘鹤在10月11日和特朗普见面。(Getty) 



刘鹤近期曾称对美国的新要求感到“困惑”。图为11月22日刘鹤(左)出席中国新经济论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也在座。(AP) 

中美贸易协议的签署继续推迟,外界仍对此存在担忧。(AFP) 



据悉,刘鹤已经邀请美国贸易磋商团队再度访华。图为今年2月习近平会晤美国磋商团队牵头人。(AP) 



特朗普所期望的习特会还没能发生,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还有待进一步谈判。(Reuters) 


第二阶段,中美谈判逐渐把不同的矛盾点和问题切割处理。

只要对自身有利,特朗普不在意把任何问题当做是中美谈判的筹码。比如华为高管孟晚舟被捕事件以及华为遭美国刑事调查、芬太尼走私问题、美国对台湾、香港、新疆问题上的关切等等,都曾在特朗普口中称为可以纳入谈判范畴的内容。

然而,最终这些都和中美贸易谈判的过程逐渐分离,互不影响。这是中国对这些问题的迅速切割的结果。

第三阶段,中国主动要求自身诉求得到满足。在今年7月“上海谈判”以来,中美之间对相互的诉求和底线都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中方不仅不断重申自身底线,并且更多地把谈判的方向转向达成自身的目标。去年5月中美谈判共识被撕毁之后,中方对贸易谈判鲜有表态。

而现在,中方主动披露谈判进展,是因为协议文本的平衡性、双方逐步取消关税是中方对谈判的诉求,而中方已经获得一定成果。“分步走”进行中美协议也显然是中共的思维。

实际上,正是在此前美国不断要价的过程中,中国透彻了解了美国对中国的各种诉求,也在和特朗普团队的交手中摸透了白宫的行事风格和谈判策略。

美国的诸多要求中,有些是中国可以认可并且符合中国发展目标的,比如开放市场、加大农产品采购等。也有些是触犯中共底线不可能被满足的,比如美国保留对中国实施惩罚性关税的权力等。

中国在保护底线问题的同时,充分利用了农产品和能源采购等问题,最终把每一次谈判僵局都“盘活”,实现谈判目标。灵活处理中美矛盾,是为中美关系的大局服务。

中美之间有难题没有死结

可见,中放对中美关系的管控,一直专注于自身的发展需要。中国建国的前20年,中美相互敌视、互不来往,直到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1971年秘密访华,中美关系才开启了正常化的进程。

虽然尽人皆知美国在冷战的背景下急需中国的制衡作用,但鲜有人注意到早在1964年,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就谈到“总有一天中美关系会正常化的”,1970年当美国著名记者斯诺(Edgar Snow)访问中国时,毛泽东更直言“两国总要建交的”。

而当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表示过中国有“一千个理由” 搞好中美关系,其背后的逻辑是相通的。中国发展崛起和民族复兴的过程中,和美国保持稳定的关系是重要的外部条件。这一点不止是今天如此,在40年前也是如此,甚至在70年前也是如此。

在分析今天的贸易战时,不能将以往中美关系的历史分割开来。管控中美关系的思路在中共建国之后的历史上是一以贯之的,从中美建交的10年谈判、中国入世的10年谈判,到现在的贸易谈判,几乎每一个都是遥不可及的、难以完成的任务,但是最终在中国极大的耐心和定力之下,也都一步步成型。

以古鉴今,现在看来严峻的中美科技争霸、甚至是军事摩擦造成的影响力很可能更甚于贸易战,不过即使这些也不足以构成彻底破坏中美联系的死扣。

更进一步说,从建国之初的“反帝国主义”到现在的“反贸易保护主义”,中美始终存在实际利益和意识形态上的矛盾,但是中共从未真正“反美”,也并不把美国作为“敌人”。用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框架来说,美国也必然是这个共同体的重要部分。

这种思维之下,中美矛盾即便再度激化,又怎知中共不能用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来磨合出另一番共识呢?

支持新疆人权,无惧中国?美议员:必须做正确的事

美国国会众议院华盛顿时间12月3日傍晚压倒性通过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并送回参议院表决,引起中国政府强烈抗议。

法案通过众议院后短短不到24小时内,中国政府八个部门接连发声,谴责美国干涉内政,要求“立即纠正错误”,还威胁将采取行动予以反制。

对此,多位国会参议员表示,“美国必须坚持做正确的事。”

“中国可能会报复,但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因此停止做正确的事,”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莎希恩(Sen. Jeanne Shaheen, D-NH)告诉美国之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称,该法案蓄意诋毁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大肆抹黑中国去极端化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恶意攻击中国政府治疆政策,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干涉中国内政。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加德纳(Sen. Cory Gardner, R-CO)则回应称,中国应该要尊重自治区的基本人权,北京应遵守“自治”的意涵。

加德纳说:“我们要求的只是中国遵守人类文明、人权的基本标准,如同香港法案的情况那样,我们通过法案只是要说‘请尊重你曾说过会提供给香港人民的自治’,这就是我们所希望的。”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秦刚12月4日召见美国驻华使馆负责人柯有为(William Klein),就这一法案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停止借涉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华春莹在星期三的记者会上称,中国将会采取措施予以反击。

《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在众议院获得压倒性通过后,送交参议院表决。虽然该法案的参议院版本早在两个月前已获得参议院无异议通过,但众议院版本增加了一些内容。由于两院目前通过的版本不尽一致,因此需要参议院再次投票。

参议院接下来有两种选择,或是直接通过众议院版本,或是提出修改意见,而如果参议院版本仍与众议院版本不同,两院必须协调,内容一致后,还需两院再度表决,才可提交至白宫,等待总统签署成法。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民主党议员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说,如果众议院版本新增的内容能获得参议员们的接受,参议院有可能以无异议的方式直接通过众议院的版本。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中方“奉劝美方立即纠正错误,阻止上述涉疆法案成法”。她说:“中方将根据形势发展作出进一步反应。”

在美中贸易谈判不断延宕暂无新进展的背景下,美国国会是否担心法案的通过将进一步影响美中贸易争端,甚至遭受北京当局的重大报复?梅嫩德斯参议员表示,美国不会因为中国的威胁而却步。

“如果我们担心中国的报复,我们什么事都做不了,”梅嫩德斯对美国之音表示,“维吾尔人会持续受到压迫,人权被广泛侵略,我们也会继续看到中国是汇率操纵国,中国会持续出现不成比例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如果我们的担心中国对我们的行动将有会有什么反应,那我们什么事都做不了,而中国将会继续前进,这不是为了自己人民的福祉,不符合国际秩序、也绝对不符合美国利益。”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来自马里兰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卡丁(Sen. Ben Cardin, D-MD)也说,“ 我们必须做正确的事情,显然,我们和中国拥有非常复杂的关系。我们希望能与中国有正面的关系。因此,我们必须为我们的价值观发声,同时必须了解到我们和中国还有其它议题需要处理。”

BBC:从“中美国”到新冷战:美国如何面对中国“举国体制”

美中贸易协议达成一波三折,双方正进入旷日持久的经济对抗。与此同时,美国应该如何对中国强硬,如何在竞争中战胜中国成为美国舆论关注的话题。

屏幕快照 2019-12-06 下午1.22.08.png

今年9月在韩国首尔的辩论会上,中国著名经济学者林毅夫教授与美国历史学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讨论结束时打赌。林毅夫认为20年后,中国将超过美国,而弗格森则不同意中国经济会超过美国。

不过弗格森在讨论中承认,中国经历了史无前例的迅速工业化和经济增长,按照购买力评估,中国经济已经超过了美国。但弗格森指出,中国取得经济和科技成就的手段缺乏正当性,例如国家支持企业进行不公平竞争以及技术盗窃问题。

这大致反映出美国的专家和决策者对于中美竞争的讨论,其中主要的话题就是中国能否超过美国,以及应该如何对付中国的问题。

“中美国”时代终结

弗格森本周在《纽约时报》撰文,描述中国和美国经济共生关系的新词“中美共同体”(Chimerica)已经不反映现实,新冷战已经开始。

屏幕快照 2019-12-06 下午1.22.45.png

目前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挑战具有旧冷战时期美国的主要对手苏联不具备的特点,其中主要是经济挑战。苏联从来没有像中国这样显示出强大的经济活力和科技竞争力。

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局长罗杰斯(Mike Rogers)最近在广播节目中说,在冷战中苏联的挑战主要集中在政治,外交和军事方面,但是今天的中国对美国的挑战除了表现在上述方面以外,更主要的是经济能力方面的挑战。他说,历史上美国从来没有遇到过在经济能力上如此接近的竞争者

美国媒体报道说,罗杰斯是美国政策圈最早对诸如华为和中兴这类中国技术公司的国家安全威胁发出警告的人。他在2012年就同其他人一起撰写过50页的报告,指出这些中国公司与北京共产党政府存在长期合作的关系,提醒美国情报界和国会关注华为和中兴这类中国的科技巨头。

“举国体制”难复制

中国国家调动资源和力量的能力被说成“举国体制”,占经济主导地位的国企被认为是政府干预经济的主要手段。中国的国企和“举国体制”一直成为美国的指责目标。

屏幕快照 2019-12-06 下午1.23.03.png

罗杰斯在讨论如何对付中国竞争的时候也强调了中国公司获得国家支持的问题,即中央控制的投资,提供缓冲保障,这都是美国公司没有的,这令中国取得对西方竞争者不平等的竞争优势。

11月初中共中央全会通过的决议强调了中国体制在1949年后以及市场经济改革后历史上的主要作用。在官方决议中,“集中力量办大事”被列为中国制度的优势。官方媒体也提到在科技创新,掌握核心技术方面,依靠举国体制优势的重要性。

中国把取得21世纪的技术制高点作为发展目标。罗杰斯认为,美国商界首先明白中国这个目标,然后才能努力同中国竞争。中国正在集中力量推动下一代的技术进步,诸如量子计算机,5G网络,生物技术,纳米技术和其他关键技术。

他认为中国的策略是,先在上述关键技术中取得进展,在全球推广中国的技术标准,然后大力发展中国公司,对“过时”的西方公司取而代之。

“新冷战更冷,更长”

在美国这位前国家安全局局长看来,中国的许多战术令美国难以应对,例如知识产权,政府补贴科技公司,把企业利益同政府研究相结合。他还提出如何对付中国的具体建议,即维护美国商业理念的同时又能战胜中国竞争。

他认为,美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和中国竞争并非良策,加大美国政府对技术公司干预在美国不会取得良好效果,“美国商业公司在政府支持下取得竞争者的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也不可行”。

不过,他认为美国仍然能大幅度改善公共行业同私营行业的合作关系。他认为,在过去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就显示了这种合作的力量,其中有政府和私营行业的精华。当时美国被认为落后于苏联,但是美国能利用政府和工业界的优势,取得了“一些令人惊异的经济优势”。

尽管如此,罗杰斯认为把中美在贸易,盗版或安全方面的对峙比作“冷战”没有益处,对中国复制试图当初针对苏联的“遏制”战略也不会奏效。

但尼尔·弗格森在《纽约时报》中撰文说,中国的挑战比冷战中苏联的挑战更大,因此与中国的新冷战会更冷,时间更长。他还说,在冷战中西方有“北约”遏制苏联的扩张野心,但在新冷战中还没有建立类似组织遏制中国。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xw

    *以上内容转载自亿忆网综合,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220.101.1 2019-12-06 13:23:35

      我认为倒不是冷战,而是一个对事实的不断矫正的过程。如果中国在国内对自己的国人做这样反人类的罪行(在新疆以反恐怖主义的名义,在香港以反港独的问题)我认为是得降低中国在国际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更何况昨天中国发言人利用911来威胁美国的举止来看,我现在都怀疑2009年的维吾尔带上恐怖主义的帽子的7.5事件都是中国自编自导的。再想想香港的暴力行为95%都是中国大陆的自己安排的导演的,反而让我后背发凉。这是什么样的国家啊?难道能让他就这样下去吗?

      • 举报小森2019-12-06 13:51:00

        睿智

      • 举报亿忆网友120.21.862019-12-06 14:52:11

        美國覺得維吾爾族人在大陸過的不好,我覺得要麼美國就接走維吾爾族人去美國吧。讓他們過上更好的好生活,幫人幫到底,美國口裡說 ,並不拿出實際的幫助計劃,有啥用,給予維吾爾族人綠卡,去自由高大上的美國。

      • 举报亿忆网友124.170.272019-12-06 15:18:17

        如果在某信和某博以及其他国内论坛说一些话有危险,那就不说话,让喜欢唱赞歌的继续赞美,让它们继续欣喜,让它们继续狂热。如果在国外的论坛被某些人谩骂,那就让它们继续骂,让它们继续说脏话,只要它们高兴就好。

      • 举报app_1555993892_2019-12-06 17:04:41

        脑残

      • 举报亿忆网友61.68.2362019-12-06 19:39:21

        说得好朋友,棒棒哒

      加载更多
    • 举报 亿忆网友49.199.12 2019-12-06 16:26:37

      新疆人的护照还给吗?

      • 举报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6 20:37:31

        好像从2016年开始维族人的护照啥的都收走了。然后有护照的出国过的人都被抓走了。

      • 举报亿忆网友200.38.195 回复 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6 21:32:22

        抓的好 一群垃圾,別把你家砍了,你還砍不過他們。

      • 举报亿忆网友111.220.9 回复 亿忆网友200.38.1952019-12-07 06:28:00

        我身边的维族也不像垃圾啊。

      • 举报亿忆网友135.85.200 回复 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7 18:37:09

        因为你垃圾 所以不觉得。物以类聚。

      • 举报亿忆网友84.101.82 回复 亿忆网友135.85.2002019-12-07 18:49:18

      加载更多
    • 举报 亿忆网友120.21.86 2019-12-06 14:52:21

      美國覺得維吾爾族人在大陸過的不好,我覺得要麼美國就接走維吾爾族人去美國吧。讓他們過上更好的好生活,幫人幫到底,美國口裡說 ,並不拿出實際的幫助計劃,有啥用,給予維吾爾族人綠卡,去自由高大上的美國。

      • 举报亿忆网友49.199.122019-12-06 15:06:23

        其实主要的问题是中国会不会给维吾尔人护照。

      • 举报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6 20:38:28

        我身边的维族人好像家人都没有护照。

      • 举报亿忆网友141.28.50 回复 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6 21:23:56

        没有护照怎么来澳洲的?

      • 举报亿忆网友178.33.11 回复 亿忆网友49.199.122019-12-06 21:24:06

        不给最好了

      • 举报亿忆网友36.169.1202019-12-06 21:24:36

        美国要先给予绿卡呀 ,会给吗 ?

    • 举报 亿忆网友144.132.3 2019-12-07 16:26:41

      去你妹的正当性 。全世界就你美国没有资格说正当性。草泥马的近现代中国经历的历次战争,那一次有正当性?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一个个不平等条约,哪一个有正当性。我操你妈的正当性。

      • 举报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7 17:25:49

        冷静。目前美国没有将自己的人民投到集中营里。也没有将自己的人民用黑社会打的半死。其他的你慢慢说。

      • 举报亿忆网友159.97.199 回复 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7 18:36:28

        那伊拉克虐囚事件 ,伊拉克人不是人? 伊拉克人沒有人權?

      • 举报亿忆网友111.220.9 回复 亿忆网友159.97.1992019-12-07 20:53:56

        看清楚,我说没有将自己国民投入集中营,也没有将自己国民打的半死。你这样激动,希望你和中共谈个好价钱啊。

      • 举报亿忆网友6.74.81 回复 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7 21:38:36

        所以觉得 美国虐囚 就是可以。

      • 举报亿忆网友111.220.9 回复 亿忆网友6.74.812019-12-08 13:52:51

        我是一个看客,觉得你的观点老飘移。不太好沟通的感觉。

    • 举报 爱淫斯坛 2019-12-07 23:02:39

      在这里有一个非常恶心的现象。如果你是英国人、美国人、韩国人、日本人、南美人,哪怕是非洲人,你随便去爱你的祖国,爱什么都可以,没人找你的茬。 但假如你是中国人,你是万万不可以爱自己的国的。中国(内地,大陆地区), 只要你去爱国,去宣传怎么怎么好。 你一定是五毛,小粉红,被洗脑了! ————————— 老娘中立

      • 举报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8 13:51:58

        这里是有事实摆在眼前啊。你说的那些国家没有集中营啊,也没有组团黑社会打香港人啊。

      • 举报爱淫斯坛 回复 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8 18:46:30

        哈哈 还集中营 你进过??那些材料老娘早就看过了

      • 举报爱淫斯坛 回复 亿忆网友111.220.92019-12-08 18:54:22

        摆你妈的事实 谁信谁傻逼

    加载更多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