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开封,好甜! 丨 豫记

开封,好甜! 丨 豫记

2019-12-10 来源:华人头条 阅读数 693 分享

年龄越大,越知晓人生的苦,于是,生活中便越发难逃“甜”的诱惑。

也许,这就是我喜欢开封的原因吧。

王又又 | 文

“有钱大舒服,没钱小舒服。”说起开封人的生活哲学,一位朋友这样总结道。

但生活五味,酸甜苦辣咸,想要事事舒服、时时舒服,谈何容易。所以,开封人学会用“甜”消解生活的不易。

01

迷失在开封的糕点铺子里

菊花酥、萨琪玛……

有些甜,始终如一

冬日的阳光总是难得,如果再遇上澄净的天空,还有什么比到龙庭广场或湖边坐坐更好的选择?如果有,那就是去的时候揣上一兜点心吧。

家住辇子街附近的张大爷最是知晓其中滋味:一包点心,一张过期的报纸,足以渡过慢慢悠悠的半日闲暇。

张大爷最喜欢菊花酥、大京枣和萨琪玛,但随着年龄的增大,萨琪玛是咬不动了。在人们的传统认知中,萨琪玛应该是“暄软香甜”的,但开封的萨琪玛,够硬!

亮晶晶的糖稀紧紧裹着萨琪玛的每一处缝隙,支棱起它的傲骨,上面点缀着芝麻和葡萄干,为萨琪玛提供一种更丰富的“甜”。

“以前的萨琪玛上还有青红丝,那才好看,现在……”

老一辈人对青红丝有种难以言状的深情,张大爷也不例外。在张大爷眼中,青红丝是富裕的象征,尽管,它就是被染色的萝卜丝而已。

菊花酥都是孩子给买的。张大爷的孩子孝顺,知道大爷爱这一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跑到全美报到。

全美是开封最著名的传统糕点铺子之一,典藏了很多老开封甜蜜的记忆。桂花酥、玫瑰饼、菊花酥,都是他家的明星产品。

张大爷最爱的菊花酥,形如菊花。乳白的酥皮宛如菊花花瓣,里面裹着深红的枣泥。每到深秋,开封菊花大片盛开,张大爷用纸包上两块菊花酥往兜里一揣,拎起泛黄的富光水杯往湖边一坐就是一下午。

杯中是茉莉花碎茶,可消解枣泥的甜腻。待茶冷了,便是到了回家的时候了。站起来,拍拍衣上的点心酥渣,就像拍落了被揉碎的时光。

百年老店的甜和走街串巷的甜

皆慰人身心

点心,意为“点点心”。开封作为八朝古都,和这个词有着莫大联系。

北宋之前,我国实行着“朝九晚五”的两餐制。那中间这么长一段时间,人们饿了怎么办?于是,便产生了“点心”这类吃食。

老林家住书店街附近,家中有个极爱点心的女儿,对于全美,老五福、包耀记这些大名鼎鼎的点心老店,老林如数家珍。

包耀记的绿豆糕

大学毕业后,女儿留在了北京。如今每年中秋,老林都会买些包耀记的月饼和绿豆糕给女儿寄去。

千里寄相思,月圆人团圆。碧玉般的绿豆糕绵软香甜,掰开透出里面的红糖夹心,那既是异乡游子的乡愁,也是老林爱女之心的深情。

著有《食林广记》的文化学者马红丽曾在书中提到,她最喜欢老五福的鲜花饼。

鲜花饼讲究鲜花入食,吃的是时令。据说,老五福的玫瑰饼和桂花饼,皆是用自己厂区种植的玫瑰花、桂花制作的,且只在四五月份限时售卖,过了这个点,便只能吃到当年鲜花酱做的鲜花饼了。

鲜花瓣制作的鲜花饼口感清新,香甜温软,用来佐茶,口齿间,尽是春天。

老五福的月饼

与老林、马红丽不同,九零后的阿明对于“甜”的最初印象,来自穿梭于大街小巷的玻璃车。

“三刀,还是玻璃车里的更有味儿。”阿明对这种招手即停的流动点心摊有着一种难以言状的情愫,只要遇到,总要买些什么才算。

还有回族区的海枣糕,也是阿明的最爱。江米做的面皮包裹着细绵沙甜的豆沙,放进油锅里翻滚,待炸制金黄,捞出放置特型的架子上滤油。“滴、滴……”那是吃货口水滴下来的声音。

02

沉浸在开封水水润润的糖水中

杏仁茶的甜

是“相互成就”

开封,是每一个杏仁茶爱好者的耶路撒冷。

杏仁茶虽冠以“杏仁”之名,但实则却是藕粉沏的,杏仁只是其中一味小料。

藕粉在沸水的冲击下变得透明粘稠,配上红糖腌制的玫瑰酱、葡萄干、芝麻、花生碎、青红丝,当然,还有一大勺白白嫩嫩的湿杏仁,满满一碗,姹紫嫣红。

吃的时候,将所有的小料充分搅拌。藕粉的清甜、玫瑰酱的香甜、葡萄干的生甜、青红丝的酸甜……各种甜味在舌尖此起彼伏,相互成就。

最后,脆生生的湿杏仁则夹杂在各种甜味中,以迷人的悠香作为收尾,给人无限遐想。

去年冬天,我和朋友去开封办事,回来时恰逢大雪。我俩趁封路前,买了杯杏仁茶,她负责开车,我负责吃。眼瞅着车窗外的雪越飘越大,我们的车越开越慢……

那段时间,我原本正陷入阶段性的“小确丧”难以自拔,但就在杏仁茶见底的那一刻,望着天地可见的浪漫,突然心潮澎湃,一股暖流从胃里直通心里,整个人一下就舒坦了。

幸福,就是一瞬间的满足吧!

冰糖梨水的甜

甜在心里

当然,开封水水润润的“甜”不止杏仁茶,还有冰糖梨水。

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约母亲一起去开封,行程、开销,一切我来负责。

深秋的开封已然很冷了,晚上,我带母亲去了夜市。但逛了一圈,母亲这也不想吃,那也不想要,直到我们准备回去了,才听到母亲说,“你看人家那梨水,每一杯里都有个红梨。”

我顺着母亲的眼光望去:夜市昏黄的灯光下,红梨显得异常温柔,冰糖乖巧的偎依在红梨中间,旁边是一杯充满水汽的冰糖梨水示意品,上面插着彩色的吸管,杯子中间一颗小小的梨子显得有些孤单。

“那给你买杯尝尝吧!”

“好!”

……

至今,我也没有喝过开封的冰糖梨水,但我已知晓它的滋味。

拿到梨水的母亲有些开心,眼睛亮晶晶的,那神情和得到玩具的小孩子一模一样。

喝完水,母亲拽着梨把儿,把梨拿出来吃。我突然想起小时候逛庙会,我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被母亲紧紧牵着,冰糖梨水的滋味,应该和冰糖葫芦的滋味一样,酸酸甜甜。

03

宴席桌上的甜:结实

鲤鱼焙面

让开封的甜更有底蕴

除了街边小食,在开封,各类宴席也得来点甜点缀。

1900年,长垣名厨为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奉上一道“糖醋熘鱼”,得到“古都一佳肴”的美誉;30年后,还是长垣名厨,为糖醋熘鱼着一床“棉被”,于是,便有了如今声名远噪的鲤鱼焙面。

接待过康有为、梅兰芳的“又一新”(原名又一村),也接待过芳婷同学。

上大学前,芳婷的父母把庆功宴摆在了又一新饭店。一是庆祝孩子考上理想大学,而是为芳婷践行。

当天饭桌上点了一道鲤鱼焙面,上菜后,芳婷的父亲专门把鲤鱼的鱼头对准芳婷,并让方婷下第一筷子。“这是干啥?”面对一屋的长辈,芳婷不解道。

“古时候,人管中榜的进士叫‘鱼跃龙门’,今天是给你庆祝的,你来动第一筷子!”芳婷的父亲有些激动的说到。

其实,芳婷的父母在芳婷10岁的时候就离婚了,这些年来,一直是父亲一人当爹当妈的照顾她,其中的不易,外人难以想象。那条鱼,对于芳婷而言,更像是成人礼。

最后,那条鱼的第一筷子的确是芳婷夹的,但鱼肉,芳婷放进了父亲碗里。那应该是芳婷父亲吃到的最甜的糖醋鲤鱼了吧。

炒红薯泥

开封甜食中的一剂夯锤

炒红薯泥,是开封甜食中的一剂夯锤,在很多结婚生子的宴席上,都能看见它的身影。

红薯本就很甜,而炒红薯泥在制作时又加入大量糖和油。盛盘后,依次撒上山楂丁、熟芝麻和彩虹色糖豆,更是甜上加甜。很多年轻人对这种结结实实的甜“爱无力”,唯有小孩儿和老人,对其尤其亲睐。

小朋友天真无邪,给什么就是什么,靠本能消化这些糖分,感知五味中的甜;而老人,更像是用进食“甜”的方式,纪念那段艰难岁月的苦。

唯有年轻人,没经历过物资短缺,自体会不到这结实的甜背后的意义;但又经了些岁月,所以有所挑剔,也习惯选择。

吃炒红薯泥不能快,由于里面含有大量的油,所以,热度也被封在了里面。我第一次吃时,由于不知道规矩,一勺下去,烫了个“手舞足蹈”。

有些美食就跟人一样,虽然看着高冷,但奈不住有一颗滚烫的心。

当然,开封的甜,不止如此。随处可见的花生糕、经堂席上的八宝饭、集会上的点心小摊……都让开封这座城市丰盈甜蜜。怪不得人人都说开封是最适合生活,是啊,这样慢慢悠悠,甜甜蜜蜜的日子,谁不喜欢。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华人头条,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