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中州作家】张元怀:蹲坑 ——位退休老民警亲身经历的回忆

【中州作家】张元怀:蹲坑 ——位退休老民警亲身经历的回忆

2019-12-10 来源:华人头条 阅读数 560 分享

——一位退休老民警亲身经历的回忆

江苏仪征 张元怀

叮铃铃,叮铃铃……值班室里的红色报警电话骤然响起,值班民警迅速地拿起了话筒,习惯性地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八点二十分,话筒里一个中年妇女急促的声音:“喂,你是派出所吗?我要报案,我家被偷了,你们快来啊” !“我们是派出所,不着急,你慢慢地说,你家住……”

五分钟后,刑警中队的侦查人员和派出所的民警及时赶到了案发现场,犯罪分子是先爬上围墙,然后借助落水管爬上二楼,从南窗户进入房间内实施盗窃的,侦査人员细心地对犯罪分子可能触摸过的物品,逐一进行技术处理,缜密侦查,力图找到遗留下来的蛛絲马迹,和近期其它几个案发现场几乎一样,犯罪分子具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戴手套作案,对现场进行过清理,但心细如发的刑侦人员,还是在窗户的右下角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一枚清晰的鞋印,进一步扩大勘査范围,在楼下围墙外南边的小树林里,还发现一坨新鲜的成人粪便。

淸点发现,被盗的物品有:24K的金顼链一根,金坠子一个,金戒指一只,玉器手镯一只,国库劵三张、票面都是100元的,现金650元等财物。

这是一个大型国企的成熟连片的生活区,而案件发生的这个小区在生活区的东边,而这个小区的东边则是一道生活区的外围墙,在围墙外边是一大片农田。生活区里居住着的都是三班倒的一线工人,年龄在四十岁左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那时人人都很忙,老人大多数不在子女身边,早出晚归,家中常常是空无一人,忙了一天,下班后,到菜场买菜回家做饭,晚饭后全家总动员,出门下楼到外边逛逛马路,放松放松心情,犯罪分子正是瞅住了晚饭后这个时间段,频频入室作案,一个多月,就在一楼二楼作案七起,一个时期,人心惶惶,社会反映强烈,警方更是压力山大,运用各种侦査手段,多管齐下,面上对有前科劣迹的重点人口逐一排查;销脏场所悄悄秘密控制;蹲坑守候,力图抓获现行。

每天晚上,由一名民警带领五名联防队员,乔装打扮,分成三组,天一擦黒,就悄悄地蹲坑在案件频发的那几栋楼前半人多高的绿化带和长满艾蒿等杂草的地上,静如松,不得说话,屏住呼吸,对讲机的音量调到最小的位置,不顾蚊虫叮咬,伪装得唯妙唯肖,逛马路从旁边经过的行人,是根本发现不了的。有的青年男女在经过我们蹲坑守候的地段时,还做着一些亲呢的动作呢。记得有一次,有一个40多岁的男人,从我们蹲坑守候的地方经过时,不知为了什么,竟停了下来,见四处无人,朝绿化带里走了两步,当时我们很是激动了一番,以为鱼要上钩了,集中全部精力,静观其变,后来竟想不到的是,那男子在距我们不到半米远的地方,急不可待地掏出了家伙,大概是刚刚从饭店里喝了大量的啤酒出来,象拧开来的自来水笼头,哗哗地尿个不停,不仅时间长,而且矂味浓烈,十分的难闻,然后,那人抖了抖,如释重负一般,揺头晃脑地离开了。

每天晚上,蹲坑守候到十时,外出的居民都回家了,我们才悄悄地撤离,也许是我们的公开宣传起到了作用,晚饭后全家外出的,大多数家庭都能留着一盏灯,使犯罪分子摸不到深浅,不敢轻易下手;或许犯罪分子嗅觉到警方正在撒开一张大大的网,不敢冒然行动,总之,自我们连续蹲坑守候近20天的时间里,再也没有发生过一起入室盗窃案件。

就在我们按原计划行将结束蹲坑守候的前一天晚上,七点半的样子,一名30多岁的青年男子,经过我们蹲坑守候的地段时,不紧不慢,若无其事地向绿化带里走了进来,面向居居楼,解开裤带,边脱裤子边朝下蹲的那一刻,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提起裤子, 拔腿就跑,那知,蹲坑守候已近20天的我们,早已憋足了一股气,一拥而上,将其死死的按住。

……

在生活区东边的一个小山村里,在被我们逮着的那个青年人的家里,房间的地面是用红砖简单铺成的,在床前的地面上有两三块红砖特别的显眼,显然是经常搬动过的,待我们将红砖撬开后,埋在下面的几乎全是近期我们小区发生的系列入室盗窃案件的全部赃物:金项链,金耳环,金坠子,金戒指,玉手镯,……床底下的一双解放鞋, 鞋底花纹和案发现场留下的痕迹是完全一样一样的。

作 者 简 介

张元怀 江苏省仪征市人,在部队服役10多年,有在东北陆军部队和空军航校学习飞行的经历,转业后在公安系统工作30余年,喜欢写点新闻报道和回忆性散文,偶有习作在《仪征日报》、《江都日报》、《扬州日报》、《徐州日报》、《白沙》、《椰城》、《散文选刊》、《西部原创》和《中州作家》微信公众平台上发表。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华人头条,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