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走进澳大利亚监狱遗址,它是欧洲列强进行殖民扩张的例证之一

走进澳大利亚监狱遗址,它是欧洲列强进行殖民扩张的例证之一

2020-02-14 来源:Emilia行走日记 阅读数 1231 分享

求学时期,选修了世界遗产课程。至此之后,每年的旅游计划就包括了去一处新的世界遗产地。每年,这个计划也都有实现。前往澳洲打工度假之时,正好也探访了几处,其中有一处世界遗产地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截至2019年,澳大利亚共拥有20项世界遗产,其中有4项文化遗产,12项自然遗产,4项自然文化双遗产。想与大家分享的就是属于文化遗产范畴中的澳大利亚监狱遗址(Australian Convict Sites)。

图片来源自网络

关于澳大利亚监狱遗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这样说明的

18世纪和19世纪时,大英帝国率先发现了澳大利亚大陆,并在那里设立了数千所监狱,作为流放本国罪犯之用。


澳大利亚监狱遗址选取了其中的11座殖民监狱或与流放历史相关的遗址,主要位于新南威尔士州和塔斯马尼亚岛上,但也有几所设在诺福克岛(Norfolk Island,澳大利亚的海外领地之一)和西澳大利亚州的弗里曼特尔(Fremantle),其所在地大多是自然条件良好的海岸地区。


这些监狱关押过被英国法院放逐到澳洲殖民地的成千上万名男性、女性和儿童。每座监狱都有自身的用途,它们或是惩罚性的监禁,或是让犯人通过劳动教养协助殖民的建设。

图片来源自网络

澳大利亚被戏称为“囚犯创造的国家”

澳大利亚监狱遗址并非一个单一的地点,而是一共有11处,分布在新南威尔士州、塔斯马尼亚州、西澳大利亚州等多处。名单如下:

  • 新南威尔士州(4处):帕拉玛特旧政府大楼及市立广场(The Domain)、海德公园军营遗址、古大北路、科克图岛监狱遗址;
  • 塔斯马尼亚州(5处):布理肯顿·威尔莫庄园、达琳敦假释局、卡斯卡德妇女工厂遗址、亚瑟港历史遗址、矿历史遗址;
  • 诺福克岛(1处):金斯顿和亚瑟谷历史遗址;
  • 西澳大利亚州(1处):弗里曼特尔监狱;

1789年6月,从伦敦各地的监狱中选出的226名女性被带上了船,送至澳大利亚。在随后的几十年间,至少在新南威尔士州存在的前半个世纪,大多数人都是囚犯,前囚犯或囚犯的子女。所以这个国家也被戏称为“囚犯创造的国家”。

曾经离我最近的,是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的海德公园军营遗址,没有进去参观成为了我的遗憾。那时因天色较晚,只在博物馆一旁的草地休息过。如今回想起来有些可惜,下一次去悉尼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据了解,海德公园军营博物馆讲述了当时流放犯人在悉尼的生活情况,里面展示了各种劳动工具、刑具,还有犯人们的床铺。在这个博物馆可以看到19世纪的悉尼。

图片来源自网络

亚瑟港监狱遗址的美丽祥和

我去的监狱遗址是11处遗址中的塔斯马尼亚州的亚瑟港,它被誉为是保存最完整、又是最美丽的监狱遗址。去过之后觉得,其实它不仅仅是一座监狱,而是一个完整的社区。

亚瑟港(Port Arthur)如今已经是个遗址博物馆,面积很大,门票是两日有效的。每天会有英文和中文讲解员,带领大家去参观。由于中国游客的增加,景区内的地图会有中文注释,但是每个景点的解说牌是英文的。

建议前往的时候可以在游客中心询问中文讲解的时间,先跟着导游走一轮,听一听过去的故事,再自己参观。讲解员会大致介绍方位,再讲几个小故事,将大家带入那个时代。

一进入,我们会领到一张扑克牌和通行证。通行证需要一直挂着,这是工作人员查票的依据,而扑克牌则是与遗址有关。每一张扑克牌都代表着以往的一位囚犯,可以在博物馆里找到扑克牌对应的柜子,去看看拿到的那张牌背后的故事。

这位与你素不相识,存在于久远时光之前的人,也许是一位军官,也许是一位牧师,也许是一位囚犯。

起初听到监狱遗址的时候,我是有些恐惧的。在我心中,能够想象出它如今的苍凉破败,和它曾经的黑暗压抑。然而,我却被亚瑟港惊住了,因它现如今群山环绕、碧波海湾,风景如画。好像亚瑟港百年来累积的戾气,仿佛都化为了一片祥和。

景区很大,一天可能都走不完。景色很美,有游人坐在草坪上休憩聊天,也有游人在建筑之上拍照远望。

讲解员告诉我们,被送进来亚瑟港的罪犯,其实并非每一个都犯有弥天大罪。有的罪犯只是偷了一个面包,之后再无犯事,但仍是无法回到自己的祖国,在亚瑟港故去。这样的个例有挺多。我们踏着的路,踩着的草坪,其实是当年囚犯自耕自给的菜田果园。而看到的建筑,其实是由犯人一砖一石亲自兴建的。突然间,我好像感受到他们想要重新获得新生的渴望。

大火烧毁了一些建筑,但能保存的,景区都比较完好的保存了当年的原貌。除了监狱,这里还有医院,警察局,员工宿舍,特别政治犯人住的小屋等等。就在监狱旁,就是警戒塔和指挥官住所。这些遗址都是可以走进去的,隔着玻璃看屋子里物品的摆放,曾经在此生活过的人们的痕迹。比较重要的遗址会有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看守。

看到这些物品,我有些忘记了自己其实正处于监狱遗址之中。这些景色和建筑令我恍惚,以为自己到了一个普通的小镇上。

这里还有两个特别的小岛,分别是普尔角少年犯监狱和死亡之岛。普尔角监狱是专门建造的青少年教养所,大多数少年犯的年龄都在14和17岁之间,最小的只有9岁。

死亡之岛公墓是军官、文官、他们的妻子和孩子、囚犯的最后安息地。景区有游艇可以到达这两处遗迹,但上岛游览的门票需要另外购买。

亚瑟港监狱遗址的绝望和压抑

在这,我感受到亚瑟港监狱遗址的绝望。虽然风景如画,但在当时的罪犯心中,可没有心思观赏风景。他们远离家乡,就算逃脱出去,也不知是否有机会回家。对于监狱来说,它的地理位置优越,三面环海,只要守住一个出入口,罪犯就不可能逃出去。

在这,我也感受到亚瑟港监狱遗址的压抑。在隔离监狱,我看到了在《肖生克的救赎》、《巴比龙》这两部电影里的小黑屋的真实样子。看电影时的投入,使我曾想象过被关进小黑屋之后的感受。

我曾经将自己比作电影中的男主角那般,想象生活是一片阴冷潮湿的漫漫长夜,但想象终究只是想象。当自己真正走进去一间间独立牢房,才真正感受到那种压抑。狭小的房间里还有当年被关押的人们的物品,有他们的被褥和洗漱道具。霉菌的味道任意地弥漫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

说真的,我真没办法在里头待多久,不出半分钟就走出了小房间。

监狱遗产的存在使命

这些监狱遗产,有自己存在的特殊使命,让人们能够真正地去认识和记住这段历史。

除了亚瑟港,大英帝国在澳大利亚设立了许多个监狱,如今被列入世界遗产的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那11处。可以说,这些监狱遗址是澳大利亚19世纪黑暗部分的代表。

曾经有一名罪犯黛博拉·戴维斯,因从一名顾客那里偷了15磅和13先令而被判处绞刑。她得到了缓刑,登上了开往澳大利亚的船只。从现在看来,这个罪不至于被判处这么重的刑罚。但以当时的社会环境,还是将她送至澳洲。这些人,是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批拓荒者。而这些监狱遗产,是现存的大规模驱逐罪犯出境,以及欧洲国家进行殖民扩张的最佳例证。

作者:Emilia|90后小女子一枚。旅游爱好者,有澳洲打工度假经验。

个人标签|该走的路总会去走,该看的风景总会看到。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足迹天涯。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Emilia行走日记,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