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因为一张湖北牌照,他被迫在高速上游荡了7天

因为一张湖北牌照,他被迫在高速上游荡了7天

2020-02-17 来源:酷玩实验室 阅读数 2284 分享

再不睡要出事了,肖红兵想,“撞到我是自己的事,撞到别人就害了人了。”

他已经在高速上开了七天七夜,在刚过去的两天两夜里,他只休息了1小时40分钟。他找了个宽敞的紧急停车带,睡了过去。好像只是一眯眼的功夫,就响起了笃笃的敲窗户声。车外站着交警,他发现自己睡了三个多小时,是这几天睡得最长的一次。

警察上前询问,“同志你是去哪儿?”

——“我回湖北。”

“为什么在应急车道上休息?”

——“我太累了。”

在那段广为流传的视频里,肖红兵的眼睛肿得厉害,他几乎是带着哭腔说,“真的太累了,太累了”。

这几天,他把车从高速到国道,再到省道、县道,最后又回到高速,每一步都是被迫的;从四川开到陕西,又从陕西开往湖北,全程都是空车;导航绕来绕去,迷迷糊糊的肖红兵发现自己走反了,他又开始了前往陕西的方向。

这个50岁的汉子差不多已经弹尽粮绝,就剩几盒泡面和几包牛奶,钱用完了,人也没处去,又不能停下来。

那辆鄂M的车让他遭受了无数歧视和驱逐,却也是他唯一的家。

01

这是一辆4米高栏的轻型卡车,红色车头,车身覆盖着绿色的防雨布。和高速上所有的货车一样,它承担着南来北往的货物运送,载货油费每公里1块多,一天最少跑五六百公里,一个月也能赚个五六千元,足够一个小城市一家子的生活。

但从1月7日开始,这辆车在高速公路上一路“漂流”了20多天,前方回家的路封锁了,后面异乡的大门的紧闭着。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这辆车的牌照,鄂M3B350。

这是一辆来自疫区的车,驾驶员是50岁的肖红兵,来自湖北天门。

肖红兵和他的车

1月7日,疫情尚未汹涌,肖红兵想趁着年前再跑几趟。一场疫情给一切按下了暂停键,但在高速公路上的肖红兵,却再也没有办法,轻易停下来。

从去年10月份跑货车开始,肖红兵的日常就离不开这辆轻卡和绵延的高速公路。一趟活儿跑两天,每个月跑十几趟,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中转,饿了泡面火腿管饱,渴了喝口矿泉水,累了在车上打个盹儿,隔几天找个小城市的旅馆,冲个澡,换身衣服,继续上路。

堵在高速上的货车

短暂的没活儿的间隙,肖红兵把导航的目的地定到湖北荆州,那是他回家的必经之地,这应该也是他最轻松的路程,看着导航里的数字从上千公里到几百再到几十,总会充满干劲;更多的时候,他会接一些湖北附近的单,这样不仅可以送货,还能顺便回趟家,划得来。

家里有老人和孩子,只有他一个劳动力,肖红兵不敢轻易停下来。1月7日,肖红兵接到了一个往浙江义乌送货的单,他从荆门出发,800多公里的路程,一天一夜足够了。按照以往的跑车习惯,他又陆续跑了贵州、湘潭,又回到义乌,再到深圳、福州。

货车司机在睡觉

平时在路上,手机开着导航,休息时间也只是短暂地眯一会儿,肖红兵很少关注新闻,他隐约听到家里人打电话,说了武汉出现了呼吸系统的病,好多人都不往那边走了。

肖红兵想,我不在武汉。临近春节,他想跑完福州的单子就回家过年,但有老板多加了200块钱,想让他跑一趟四川的急活儿,时间还来得及,肖红兵答应了。老板给了他十几个口罩,又塞给他一罐红牛和一些手套,肖红兵没多想,就出发了。

到四川的那天,正好是大年初一,肖红兵感觉有点不对劲。他跑了这么久,第一次在高速口看到警察和穿着防护服的人。路上没多少车,人人都戴着口罩,他拿出那个老板送的口罩戴上,上前询问。

四川甘孜疫情检查点

原来武汉封城了,很多高速开始严控外地车,尤其是,他的车还来自敏感的湖北。好歹进了四川,还没卸完货就有警察过来了。肖红兵留着一路上的高速发票,他解释着,我不是从湖北过来的。

警察看了证件,又询问了情况,叮嘱他,尽快离开这里就行,你自己小心一点。肖红兵觉得,不太妙啊,他想,四川太敏感了,去其他地方看看吧。他联系了接单平台上的几个公司,但看到湖北的车就有点拒绝,推脱着,“不是很方便”,而且高速上到处都是卡点,要测体温、登记,他想回家了。

肖红兵知道武汉封路了,回家变得不容易,1000多公里的距离,高速费加上油钱,得一千多块,他跑一个月才赚五六千,肖红兵舍不得“空跑一趟”。

他又接了一个到陕西的单,心想,陕西比较熟,还离家近,那就先去陕西吧。

汉中北服务区

车刚开了80公里,货主的电话就过来了,湖北的车,不行。从福州出发那一天开始,到被困在四川,肖红兵只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如今在开往陕西的路上,服务区已经不许他停车休息了,加完油就得走,高速也不让下,只能一路向前。累,未知的目的地,不能后退的路,肖红兵有点崩溃。

高速最低限速60公里/小时,但他太累了,开着开着就能睡着,他打自己的脸,揪头发,强迫自己清醒着,保持着三四十迈的速度,摇摇晃晃地向前开。

实在困到不行,就找个宽阔的紧急停车带,远远放一个警示标志,见缝插针般睡一会儿。通常没多久,会有交警过来敲敲窗,鉴于情况特殊,没有罚款,但告诉他,“不能停这里,违法的,赶快走。”他给家人打电话,路封了,村封了,机动车一律不许上路,连电动车都不行。

他求助交警,对方只说,不知道什么情况,这边不让走,让他赶紧回家。

他给家那边的110打电话,得到的回复是,“如果在外地安全的话也尽量不要回来了,本地医疗资源非常紧张,要避免给政府、医院增加压力”,还建议他,“跟所在的地方110联系,暂时找个地方安置下来,等疫情结束了以后再回来”。

他也向高速公路上的工作人员求助过,有集中安置湖北人的宾馆,但他担心钱,一来不知道要住几天,二来空跑已经浪费了很多过路费和加油费,身上的钱花的就剩300多,他舍不得。

好像突然间,他就变得无处可去,没有着落了。

肖红兵的今日头条账号,解释了事情的大概

但肖红兵还是把荆州加到了导航里,想着,能近一点也是好的。他稀里糊涂地向前走,根本不知道自己走的是哪里。

02

1月29日,肖红兵走到了陕西汉中的高速口,那里挂着大红的条幅,写着“疫情防控禁止通行”。他已经在高度上走了7天7夜,并且连续两天两夜,只休息了1小时40分钟,现在完全没有心思想后路,甚至没有办法想眼下,充斥着大脑的只有一个字,困。

于是有了开始的那一幕,他觉得再不睡要出事了,把车停在紧急停车带,睡了三个小时,警察敲响车窗,一番询问。

几乎弹尽粮绝的他,带着哭腔说:“真的太累了,太累了”,唯一的奢望是,“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吃一口饭,就满足了”。


陕西汉中的交警了解了他的实际情况,他们说,“你休息,不能停在高速上”,随即又补充道,“等一会儿你跟我们的车走,去汉中北服务区,在那里休息,休息好了继续上路,往湖北返程”。

交警说,“这个疫情爆发谁也控制不了知道吧”,肖红兵抬起袖子抹一把眼泪,听对方继续说,“唯一我们能做的,就是相互关照、相互帮助。

到了收费站,工作人员帮他量体温、登记,交警给他买来面包、泡面和牛奶,还有服务区的人送了他水果。

工作人员送给肖红兵的泡面和水果

在高速公路上漂流了7天7夜,常常被冷冰冰拒绝的肖红兵再一次激动地哭起来。

肖红兵和他的轻卡

吃了好几天泡面,肖红兵格外想念米饭的味道,他花16元从服务区买了一份盒饭,几口扒拉完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挺贵的,但真好吃啊。

工作人员帮他把车消了毒,又叮嘱他,还要隔离观察几天。

随后的10天,肖红兵一直住在车上。他的驾驶室后边有一块板子,搭起来刚好够一个人躺下睡一觉,以前出车的时候常常这样凑活着休息,现在却成了最好的安排。

他终于可以躺着睡一觉了。每天早上,服务区的工作人员会来帮他量体温,还顺便带点吃的过来,有时候是馒头,有时候是当地的面饼。

交警和防疫人员正在给肖红兵和货车进行检查和消毒

白天,肖红兵基本不下车,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也担心被赶走,这辆鄂B的车,是他被拒绝的原因,也是他唯一的依靠。他会趁着晚上人少的时候去趟洗手间,再打点开水吃完泡面,感觉冷的时候,就发动车子吹一点暖风,然后沉沉睡去。

2月8日元宵节早上,汉中北服务区的交警给自行隔离了10天的肖红兵安排了一间小小的办公招待室,普普通通的标间,他们说,这里有暖气,还能洗漱,知道肖红兵没钱,又告诉他,这是免费给你住的。

汉中交警送给肖红兵的水和食物

这一天,差不多在车上“住”了一个月的肖红兵终于可以洗个澡,也吃到一碗热腾腾的汤圆。也是这一天,肖红兵和交警对话的视频在网上火了,那句“我太累了”触动了屏幕前的很多人,当天,他就收到了网友自发捐来的一万多块钱。

网友的捐款截图

最近一次的媒体采访里,肖红兵还在汉中北服务区的那所房子里,他反戴着口罩,有人送来了饺子和凉皮,他又忙不迭地说感谢。

肖红兵在临时住的地方

安顿下来的肖红兵终于可以和家里通个电话,以前他怕家人担心,现在,他只希望疫情快快结束,早点回家。他朋友圈里发了一首诗,“一车飘天下,江湖怜为家,天高弹指近,崖深依云齐,除夕关东静,初一琅琚行,前方无乡音,梦还陆羽亭。”陆羽亭,是湖北天门的地标,是他的家。

03

湖北不是唯一严重的疫区,肖红兵也不是唯一滞留在路上的人。浙江温州,是全国除了湖北本地外,疫情最严重的城市。如果把时间拨回大年初一,陈师傅也许会犹豫,到底要不要离开温州。安徽人陈师傅,在温州做后厨外包生意。

做得最大的时候,他承包了几十家酒店。但两年前,他亏损了,直接背上了外债。

事业受挫,感情也出现了问题,妻子带着11岁的儿子,去了四川生活。每年过年都是他最忙碌的时候,因为在温州的外地人都回家了,他的餐饮生意,就指着那几天挣钱呢。

但雪上加霜的是,今年过年,他的店里没有接到客人,相反接到的是无数退单电话。

每接一个电话,损失的便可能是上百甚至上千块。门店不营业,现金流就吃紧,没多少钱,他不想回安徽老家,也不想回四川的妻子家,刚好有个江西的朋友叫他过去玩,说那里有山有水有得玩。

陈师傅一查,也就5个小时的车程,他想,去江西吧,就当散心了。他驱车到了江西,却发现,不仅没能散心,汹涌的疫情反而让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因为他的温州牌照,也因为他的外地人身份。

大年初一那天,武汉封城之后各个地方都开始紧张起来,陈师傅不想给朋友添麻烦,想自己找个酒店住一晚,初二再回温州。

心里一着急,他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也掉了,更雪上加霜的是,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朋友圈里都在说,温州这次的疫情很严重。陈师傅有点担心,他想,要不就在江西待几天吧,等过了初六情况好点再说。他想返回朋友家,结果村子封路了,外人进不去。

没证件,没地方住,只能住在车里,但饭店也不让说普通话的人进去,连去小超市买个东西都得偷偷摸摸的,一个不小心就被举报了。

仿佛那辆温州牌照的车就是“病毒”。实在无奈的时候,陈师傅买了个电饭煲,学着自己煮饭,平时就把车开到荒凉的墓地边上,那里人少“安全”,晚上睡觉的时候,开着车厢里的灯,蒙上头,常常刷新闻到凌晨三四点,才能稍稍睡着。

陈师傅的电饭煲

不是不害怕。夜里天凉,车内的热气在窗户上形成薄雾,远远的天地间,只有车里的一小撮亮光,陈师傅总觉得,外面都是森森寒气,在盯着他看。就这样打游击战似的躲了10天,还是被举报了。

警察告诉他,“上饶彻底封城了,你必须离开”,又带他去附近的卫生院做了检测,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就帮他开了一份健康证明——这几乎相当于一张通行证。

警察将陈师傅送至高速口,叮嘱他,“你慢点开,我们就送到这里为止。”

警察送陈师傅上高速

到处封闭的路段,一辆夹在中间的外地牌照车,还能去哪里呢?车开到三清山服务区,陈师傅终于发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超市,第二天他从车里搬出电饭煲,准备煮粥。

服务区有一个修理厂,他问工人,能不能用电煮个粥,可以付80元电费。工人拒绝了。他又碰到个保洁阿姨,阿姨说:我是临时工,做不了主。

后来,阿姨的老伴悄悄把他拉到一个电表箱旁,陈师傅终于煮上了粥。一会儿,大爷又拿来了一大袋莴笋和胡萝卜,让陈师傅放进去煮。

陈师傅拿出车里的茅台送给大爷,大爷拒绝了。2小时后,陈师傅打开盖准备吃,结果米仍然是生的,原来他按的是保温键。

大爷说,他可以住在工人休息室。那是一个五六平米的房子,四面漏风。陈师傅看了看,婉言谢绝。煮好饭,大爷又借他洗衣机用。晚上等所有工人睡了,陈师傅偷偷去洗衣服,这才熬过三天。

陈师傅的粥和一次性勺子

另一天,大爷给他带来一条鱼,说是从食堂打的。陈师傅意识到,这肯定是大爷把自己那份给他了,因为食堂不可能会给两条鱼。2月8号元宵节那天,陈师傅受够了被人举报、东躲西藏的日子,他决定,继续往温州走,虽然最大的可能是,依然回不去。

但相比肖红兵,陈师傅也算幸运,他找到了尚未封闭的温州东高速口,一路开到了乐清市,还是被拦下了。交警说,只要有乐清人担保,出来接他就行。陈师傅从自己3个微信的上万好友中,精心筛选出了十多个朋友。他们大多是他的供应商和认识的酒店老板,喝酒时皆称兄道弟。

陈师傅挨个打电话,但没有一个人出来接他。这么多天的流浪,陈师傅的身体和心理已经到了极限,他崩溃大哭。按照规定,他应该被遣返,但他的身体和心理已濒临崩溃,撑不起再在高速流浪了。

有媒体将陈师傅的高速流浪日记发表出来,引起了永嘉县领导的注意,那边说,考虑到他身体不好,可以来永嘉县接受14天隔离之后再回家。

这里有床可以睡,有热水洗澡,一日三餐有专人送到门口。虽然费用要他自己付,但是14天2000元,陈师傅心满意足了。如今,陈师傅还在永嘉县隔离中,这里距离他家,不到30公里。

尾声

2020年的开局就是hard模式,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挡住了很多人回家和复工的路,不知道在这场抗疫战里,还有多少个肖红兵和陈师傅们被困在夹缝里。高速漂流了一个月的肖红兵曾感受过歧视、无助、慌乱和绝望,落魄的陈师傅曾住在坟地边上,只因为那里不会有人赶他走。

肖红兵曾说:真的说实在的,有点伤心,我当时有一句话真的很想说,我说病都没有把我们打倒,但是同胞的这种想法真的,真的把我吓到了。

少有人愿意接纳他,尽管他解释过无数遍,甚至拿出高速票证明,疫情前他就从湖北出来了。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这粒沙落在肖红兵和陈师傅头上,曾有千钧重,但所幸,他们遇到了帮他们一起扛的人。最终,他们有了一个温暖的落脚地,也吃上了热乎乎的饭菜。

事情曝光后,天门交通局联系到汉中服务区,表示如果肖红兵想回家可以安排人来接他。肖红兵拒绝了,他知道家乡那边的情况也不乐观,回去还要隔离14天,他不想占用公共资源,不想给家乡添麻烦。他说,如果能回家,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给一些医院送一些应急物资”。而今,有人正在帮他联系。

车友帮肖红兵发布的信息

陈师傅说,等疫情过去了,他一定要回到三清山,专门感谢老大哥。病毒很可怕,但这些人性里的温柔和善意,这黑暗中透出的点点光芒,让人坚信,冷冰冰的冬天会过去,春天终将会到来。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Sharon

*以上内容转载自酷玩实验室,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20.21.154 2020-02-17 18:24:21

    那些红粉们看看你们的中共政府做了些什么上头一声令下,下面就加盐加醋不固民众生死乱来通哎相比土澳政府真是一个天个地

    • 举报app_1527328294_2020-02-17 19:23:22

      欧呦厉害啊,和澳洲政府把公民隔离在圣诞岛的做法有什么不一样吗

    • 举报app_1527328294_2020-02-17 19:29:10

      还真的有人觉得土澳政府为国为民啊,真可笑。禁令也不过就是为了保自己免受大火舆论罢了,自己国家大火半年不管,别国疫情2周重拳出击,真厉害啊,把中国学生隔离在city酒店,把自家citizen隔离在圣诞岛,真爱民啊

    • 举报亿忆网友163.68.962020-02-18 09:33:29

      美分狗辛苦了 那么早上班

  • 举报 亿忆网友120.21.154 2020-02-18 06:48:08

    我发表了有中共政府与土澳政府对比原来发现那红粉们真大生脑残白痴比如隔离在聖旦岛,红粉脑残就说为什么要隔离在聖旦岛连这点常识都设有看来你们只会读马烈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人难怪你们夜狼自大利害了我的国

    • 举报亿忆网友49.199.142020-02-18 08:33:07

      你这么恨党很国你骂粉红干嘛啊 你骂政府啊 你妈被强奸了你骂你妈太骚逼太粉红? 你也就是个废物东西 有本事回去起义啊

    • 举报亿忆网友171.81.1042020-02-18 09:33:12

      美分狗辛苦了

  • 举报 亿忆网友131.170.2 2020-02-17 13:31:48

    中国真是个好地方! 天朝太他妈的好了。 能让这么多或善良或罪恶的老百姓 流落在外。拐点真他么来的快,忆忆上狗喷子们 也多,你知道你们的签证是不是马上到期 要回国可以复工了。

    • 举报亿忆网友49.199.132020-02-17 16:18:53

      不论他们喷什么,其实都表达一个意思:伟大的党,再不割我们,我们就要烂地里了。

    • 举报亿忆网友18.107.692020-02-18 09:33:39

      美分狗辛苦了 喝杯水

  • 举报 亿忆网友18.197.106 2020-02-18 09:34:00

    美分狗上班咯,打卡咯。

  • 举报 亿忆网友5.127.158 2020-02-18 09:36:13

    消防员坚称自己因辱骂总理而被消防局开除 。澳洲特色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