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故事:父亲为让儿子活命偷来一把长命锁,儿子戴上后就发生怪事

故事:父亲为让儿子活命偷来一把长命锁,儿子戴上后就发生怪事

2020-02-25 来源:深夜奇谭 阅读数 692 分享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叙白

1

“近日,邱庄墓的发现震惊考古界,出土文物的不翼而飞也备受社会各界关注,请关注前方发回的报道……”

随着城市建设工程的大规模开发,近几十年出土的不同时期的古墓不少,但邱庄汉墓得到的关注度异乎寻常。

人人都说,邱庄汉墓男尸刚刚出土时,眉目俊朗,历经两千年仍保存得栩栩如生,从男尸衣着和陪葬品看,身份地位不低,古尸保存得完好度令人难以置信。他双目紧闭,就连头发都仍光泽可见,装束上看生前应该是武将世家出生,胸前的一枚金色长命锁光可鉴人。

但令人震惊的是,次日警方就接到报案,大批刚刚出土的文物竟不翼而飞,在层层警戒之下,那震惊考古界和医学界的男尸在一夜之内化为白骨,胸前的金色长命锁也悄然消失……

周卫国带着狐疑的神色看着面前的古朴锦盒,锦盒之中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枚工艺精致的长命锁,对面的年轻男人将手落在桌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懒洋洋地等着周卫国表态,也不说话。

“这东西,真的可以救我儿子的命?”许久,周卫国才战战兢兢地开口,眼底有了异样的变化。

冶城地产大亨周卫国,一辈子顺风顺水,也不知是不是透支了子孙后代的福荫,儿子周晓天出生后就被查出患有罕见的遗传疾病,医生断定活不过十八岁,周卫国只有这么一个独子。

收音机里仍播报着邱庄汉墓文物失窃的新闻,周卫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也不知是不是老眼昏花,仿佛看到那静静躺在锦盒里的金色长命锁,发出诡异的光芒……

“长命锁也被人称为长命缕、延年索。病魔疫鬼见之退避,此物,更是并非凡品,要续你儿子的命不难。”那男子笑眯眯地开口,意味深长,“想要长命吗?有了它,就可以救你儿子的命。”

说着,那年轻男人忽然眯起了双眸,幽深莫测,透露出危险的讯息,“想要换命,需要付出代价……”

“不管是什么代价,我周卫国都付得起。”周卫国身材微胖,亲自起身拎了一个银色箱子,那里头是一笔巨款现金,很显然,他曲解了对方的意思。

“长命锁赠有缘人,一旦戴上,可就解不下来了。”男子意味深长地笑了,起身,看也未看周卫国准备的那一箱子钱。

2

年底,百里祭终于可以赶回冶城和大家伙一块过年。

虽说当家不喜欢热闹,但年轻人挺会闹腾,尤其这还是小叶谭来匠门后过的第一个年。方回一大早就去市场囤年货去了,胖虎带着小叶谭开车去了趟火车站,估摸着时间,百里祭傍晚时分就该到了。

这是叶谭第一次见识到火车站的人潮涌动,根本走不动道,胖虎那五大三粗的身量站在那,都能被人流冲击得东倒西歪。

“嘿,小叶谭,我在这!”百里祭一出站就看见胖虎那大块头了,转眼瞧见小叶谭冷冰冰着一张脸挨着胖虎站着,一时间兴奋地朝俩人挥手。

“那不是百里祭吗?几个月不见,怎么黑成碳了。”胖虎嘿嘿笑着,百里祭这花美男也抵不住藏北的紫外线,这一趟想来没少吃苦。

接到了百里祭,三人逆流挤出人群,不料一个身量发胖、穿着不菲西装的中年男人也被人潮一挤,直接和叶谭撞到了一块。那中年男人连忙扶了叶谭一把,连连道歉:“对不住对不住,你没事吧?”

叶谭抬起头来,刚要说话,那中年男人却忽然一愣,神色古怪,匆匆离去。百里祭和胖虎好不容易才挤过来,询问叶谭有没有被撞坏。

“那个人……”叶谭微微皱眉,沉下脸来,“他杀了人,不止一个。”

叶谭这话一出,百里祭和胖虎均变了脸色。

叶谭的神色凝重,刚才那一下冲撞,她的这双判官眼不仅看到那中年人的死期,更看到十几个与叶谭年纪相当的小姑娘被困在了一个密不透风的仓库里,一个接着一个遇害。

“如果不尽快找到那个人,这些女孩凶多吉少。”小叶谭忽然开口,眼神坚毅,“我有办法能找到他。”

不等百里祭和胖虎反应过来,叶谭就一把冲进了人潮里,顺手摘了线绒帽子,揉乱自己的头发,又随手往脸上糊了一脸的灰。

这个决定根本来不及和百里祭他们商量,他们也肯定不同意的,一定会要求先回匠门请示晏肆。但叶谭心里很清楚时间有多紧迫,天黑之前,就会有失踪少女遇害,此时距离天黑,不到一个小时,人命关天。

叶谭有把握能够找到那个仓库,拖延足够的时间,而百里祭和胖虎只要回到匠门请晏肆帮忙,就可以找到叶谭的所在地接应她。

3

跟丢了叶谭,胖虎和百里祭只好先回到车上,路上,百里祭顺手买了份报纸。

“这叫个什么事儿?接回了你,跟丢了小叶谭,当家不得宰了我?”胖虎一面焦急地嘀咕着,一面催促百里祭道,“你想什么呢,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看报纸?”

叶谭话里的线索,让百里祭不得不将这件事和近期轰动冶城的少女失踪案联系起来,就是百里祭远在藏北的考察队,也听说了一二。果不其然,报纸上连续一个月刊登了失踪少女的照片,全都是十五六岁左右的年纪,长得眉清目秀,至今仍下落不明。

“威威,你发现没有。”百里祭忽然点了胖虎的名,指着报纸上那半个版面的寻人启事。

胖虎顾不得和百里祭计较,凑了上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眉目来,挠着脑袋,“发现什么啊?啥都没发现啊,嘿百里祭,你别打哑谜了,我这都急死了!”

“这些失踪少女……像不像一个人?”

百里祭这么一说,胖虎顿时一拍脑门,“嘿,还真是!像不像小叶谭?一个一个的都有点像小叶谭?怎么着,不能这么巧吧?”

这就是叶谭所谓的办法,她一定在刚才看到了什么,才把自己当成诱饵,笃定能找到少女们被困的仓库地址。

“那现在怎么办?”胖虎郁闷地叹了口气,都快过年了,怎么又出现这种破事,就不能消停一下吗。

“先回去找当家。”还是百里祭当机立断道:“别担心,小叶谭既然敢这么做,也一定有把握,我们回去问问当家,就能找到叶谭的下落了。”

“成!”胖虎踩下油门,雄赳赳气昂昂道:“他奶奶的,老子这就回去弄人,杀到那畜生的老巢去,替天行道!”

4

叶谭能够再次见到那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并非偶然,对方显然也在试图找她,那中年男人叫周卫国,见叶谭一个人狼狈地迷途在外,周卫国好心地提出送叶谭回去。

周卫国是自己开车来的,说是来接人,但人没接到,只好打道回府。

他看起来四五十岁,慈眉善目,面貌上看特别像弥勒佛,见叶谭小脸脏兮兮的,周卫国还递了个湿纸巾给她,“年关,各大车站都是人挤人,难免和家人走失了。小姑娘你也别担心,我刚好要回公司一趟,你家和我公司顺道,我给你捎回去。刚才撞了你,不好意思啊。”

“没事,谢谢你周叔叔。”叶谭接过湿纸巾,低头擦脸,车内便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哦对了,渴了吧,车里有水。”周卫国边开着车,顺手抽了瓶水递给叶谭,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道:“我儿子和你差不了几岁,很少出远门。以前我工作忙,他吵着要我带他出去玩,我也没空。后来条件好了,开了公司,买了车,想带他出去玩,也一直没机会。”

“一直没机会?为什么?”叶谭边打开瓶盖,不露声色地嗅了嗅,只试探性地小小抿了口。

很快,叶谭便觉察到那水里有古怪,只是喝得不多,叶谭的体格比常人要好一些,药效并不明显,但她还是佯装迷糊地闭上了眼睛,只听得耳边传来周卫国的轻叹声。

“我想带晓天到处走走,可除去医院,他还能去哪呢……对不住了,孩子,我也不想的。”

大约是四十分钟的车程,叶谭被带到了一个潮湿昏暗的厂房仓库,门打开,那里头的少女便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周卫国不定期会带些食物来,这里位置偏僻,又是弃置厂房,很少有人来。周卫国大概几天来一次,这里的女孩抱成了一团,惊声尖叫,她们不知道自己被困在这多久了,周卫国来的时候,意味着她们又有食物了,也意味着又有人要死了。

有时候,周卫国会带着新人来,就像这次这样,这些孩子里,有的是像叶谭一样“轻信陌生人”被带来的,有的是周卫国从人贩子手上转手买来的。

仓库内的气味不好闻,孩子们被关在这几个月了,吃喝拉撒都在这,但周卫国却恍若未闻,将叶谭放了下来,顺手将一箱方便食物也搬了进来,看也没看这些瑟瑟发抖的孩子。仓库另一面,是斑驳的血迹,死去女孩的遗体。

“对不住,孩子们,我也不想的。”几个月了,周卫国应该是早已麻木了,可每次来这,他仍然会说一句这样的话,也不知是否是说给自己听的。

5

叶谭的意识是清醒的,那瓶水她喝得不多,只是耐不住药效,手脚乏力,此时药效慢慢退了,叶谭感到自己的气力恢复了些,撂倒周卫国不在话下。

她慢慢地睁开了眼,靠着墙坐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周卫国的一举一动,仍然不敢轻举妄动,她担心这里还有周卫国的同伙。若是周卫国一人倒还好办,有同伙的话,叶谭的把握并不大。

周卫国显然不曾把包括叶谭在内的十几个女孩子放在眼里,也不曾心怀警惕,他一面安慰着这些孩子,一面却用那双眼睛物色着这些孩子,他的目光所到之处,孩子们无不惊恐哭出了声。

“还是你最像。”周卫国轻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刚刚才被他带回来的叶谭身上,他的手里拿着刀,向这群瑟瑟发抖的孩子们走去,“别怕,痛苦很短暂的,我也不想的。”

叶谭冷眼看着周卫国走近,背在身后的手早已握紧了拳头,随时打算动手制服周卫国。可还不等叶谭动手,忽然有人推开了仓库的门,这个动静,不仅让叶谭的心提了起来,也让周卫国变了脸色。

出现在这散发着恶臭的仓库的,是一个瘦弱的少年,身上还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外头裹着厚厚的外套,面色苍白。病态的苍白。

周卫国愣了愣,几乎是悲凉地往后踉跄了几步,“晓天,你怎么……来了这里。”

顿了顿,周卫国忽然转变了态度,拿出了父亲的威严,命令道:“回去,马上回医院去!”

叶谭不明所以眼前的状况,按捺了下来,默不作声地静观其变。

只见那被唤作晓天的少年不仅不听周卫国的命令,甚至固执地走进了这满是恶臭的空间,他喘着气,状态看上去很不妙,瘦得像纸片人似的,随时可能倒下去,大约是跑得急了,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金色的长命锁,那长命锁上缠绕着诡异的字符,从衣服里面掉了出来。

“爸,我已经不是我了。”周晓天的声音里有了哭腔,他单薄的身躯挡在了周卫国和这些女孩的中间,摊开了双手,像是在守护着什么,“爸,我是你的儿子,可她们也是别人的女儿啊!我痛苦,活着,我很痛苦。”父亲为让儿子活命偷来一把长命锁,儿子戴上后就发生怪事

6

自打生病以来,周晓天一天比一天虚弱,甚至下不了床。他不知道父亲从哪得到这个长命锁的,看着周晓天一天天地好起来,父亲越发相信这个长命锁的奇妙之处。

这是根救命稻草,同样也是魔鬼的镰刀。自从戴上了这个长命锁,周晓天就不断地做噩梦,梦里有个声音,糊涂的时候,就想杀人,清醒的时候,就痛恨和厌恶自己,为了苟延残喘下去,自己早已经变了一个人。

周卫国说,这就是长命锁的奇妙之处,续命,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晓天……你听话,回医院去,这些肮脏的事情,和你半点关系也没有!你只是喝药,喝药啊,至于药怎么来的……你不要管!”周卫国并不敢逼迫晓天,晓天的身体不好,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周卫国苍老的面孔上写满了悲凉,“你别担心,晓天,这些孩子们的死,都是爸干的。

“爸在外面做了很多好事,大把大把地捐钱给慈善机构……如果,如果这样,还是要下地狱的话,那也是我下地狱,晓天,你是个好孩子,跟你没关系,爸只要你……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周晓天的身形不稳,可他还是像个卫士一样挺直了背脊站在那,见到一向受人尊敬的父亲变成了这副模样,周晓天早已经是泪流满面,“爸,杀了我吧,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周晓天忽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剪刀,尖锐的一头抵住了自己的脖子,随时可能刺穿那涌动的血管,吓得周卫国连连后退,好言相劝道:“晓天,你,你冷静……”

“活到周晓天,有个受人尊敬的父亲,他是个企业家,资助了很多贫困的孩子。我躺在病床上,父亲知道我爱看书,就给我买了很多很多书。我在书里,看遍了世界的风景,环游了整个世界,我自豪我是周晓天。

“可活了很久很久的周晓天,是靠着别人的牺牲苟延残喘下去了。清醒的时候,我见到镜子里的自己,想到自己吃,我便觉得自己恶心。不清醒的时候,我被魔鬼控制,那早已不是我,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

“如果是这样……”周晓天忽然低下头来,嘴角流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如果是这样,爸,我选择短暂地活着。”(作品名:《匠门土师爷:长命锁》,作者:叙白。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深夜奇谭,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