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世卫组赴武汉!人类现阶段面临的最大威胁即病毒

世卫组赴武汉!人类现阶段面临的最大威胁即病毒

2020-02-25 来源:北美报告 阅读数 888 分享

北美时间2月21日,世卫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总干事谭德塞宣布,由世卫组织领导的联合专家小组将于22日赴武汉,继续在疫情中心开展工作

此前,他们已在北京、四川和广东与中国同行一道努力,试图针对2019新冠病毒疫情的一些未知问题寻找答案。

图源:世卫组织Twitter

2月20日,世卫组织曾表示,官方预计将在三周内通过两项临床试验,以测试COVID-19新冠病毒潜在治疗方法的初步结果。

其中,一项试验结合了艾滋病毒药物洛平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

另一项试验正在测试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

穿着防护服的志愿者向被隔离在家中的人们分发物资 图源:中国日报此前,于12月下旬在中国武汉发现的新冠病毒(现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COVID-19“,名称中不涉及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以免引发种族攻击和不必要的动物屠杀)继续在全球范围内蔓延,而科学家们仍在努力研究:这种病毒在人与人之间是如何传播的?真正的潜伏期,即受感染后到出现症状之前时间有多长?死亡率是多少?

截止北京时间2月22日07点,全国确诊病例达75,997,死亡病例为2,239,而境外病例也在不断攀升。

图片提供:满艺。在冠状病毒疫情暴发期间,中国深圳的人口流动受到严格控制。

谭德塞说,在中国以外,现有26个国家报告有1152例病例,8例死亡病例。世卫组织最为关注的是没有明确流行病学联系的病例数量,例如到中国的旅行史或与确诊病例有过接触。

据报道,目前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共确诊了634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2例死亡,这些确诊病例来自25个国家。其中,人数最多的为日本,共247人;其次为美国,共有77人。此外,还有来自加拿大、菲律宾、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感染者。

此外,世卫组织还对伊朗的病例增加感到关切,仅在过去两天里,该国就报告出现18例病例和4例死亡病例

钻石公主号邮轮 图源:网络

尽管此次疫情如此严重,但我们并非毫无头绪。这次病毒的各方面特征在疫情爆发后便很快被研究了出来:从它的出现,到全球范围迅速传播,再到疾病致死率等。

只是在明确了解上述信息后,我们仍无法很好地应对这次危机。就如已故的诺贝尔奖得主分子生物学家乔舒亚·莱德伯格(Joshua Lederberg)所说的那样,人类统治地球的最大威胁就是病毒。不仅如此,这类病毒有着特定的入侵模式。任何有基本传染病常识的人,都不会对蝙蝠为这种病毒的最初宿主,或穿山甲可能是潜在中间宿主的信息感到惊讶。

尽管穿山甲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捕杀、贩卖和食用穿山甲都是违法犯罪行为,但因其鳞片存在药用价值而备受民间推崇,活跃在野生动物交易市场。

成年中华穿山甲和幼仔 图源:网络

资料显示,动物与人类间自然传播的一系列传染病被称为人畜共患病。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类疾病依旧在不断发生,其中为大家所熟知的就有:

埃博拉病毒:1976年被首次发现。虽然该病毒早期仅在非洲中部一个偏远村庄爆发,但是近年来该病毒逐渐向城市地区扩散。埃博拉死亡率在50%至90%之间,目前认为果蝠是病毒可能的原宿主。

马尔堡病毒:上世纪60年代,两次出现在欧洲的神秘疾病,最终追溯根源是实验室工作人员饲养的从乌干达进口的非洲猴子。马尔堡病毒与埃博拉病毒同属于“丝状病毒科”家族,它的发现早于埃博拉病毒。科学家认为,北非果蝠(一种以水果为食的蝙蝠)是马尔堡病毒的天然宿主,经由排泄物或唾液等分泌物感染人类,并在人群中传播,产生致命性伤害。

SARS冠状病毒:俗称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于2002年在中国广东发生,并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直至2003年中期疫情才被逐渐消灭,全球死亡人数774人。后被证实中华菊头蝠是SARS病毒源头。

MERS冠状病毒:又名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大多数感染病例发生在沙特。病毒的起源尚不十分清楚,但根据不同病毒的基因组所做分析,人们认为它可能源自蝙蝠,并在很久之前传到了骆驼。

图源:网络

蝙蝠为何在这些病毒的传播中起如此重要的作用,其实并不难理解。蝙蝠占地球上哺乳动物总数20%左右,还拥有哺乳动物中最活跃、最强大的免疫系统。这使它们成为最理想的病毒宿主。病毒在蝙蝠免疫系统下不断进化,并变得越来越有能力防御外界。

然而,蝙蝠并不是感染人类的唯一病毒宿主。2004年,一种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从禽类传染给人类,引发了一场可怕的流行病。2009年,甲型流感的一种新的亚型H1N1流感肆虐全球,被俗称为“猪流感”,因为它通过猪传染给人类。

在人和动物经常接触的地方,例如东亚常见的活畜市场,发生这种传播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一头生病感染的猪在一个人山人海公共市场打了一个喷嚏,从理论上来说就可以感染人类,并引发一场流行病。而世界上60%的人口都在亚洲,仅广东省就有一亿一千三百万人口——远超任何西欧国家。

图源:网络

由于这些病毒都是新出现的,所以意味着人类并没有抵御它们的抗体。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造成至少14亿人感染,而其中大多数感染病例,都是在疫苗或病毒治疗手段出现前发生的。

虽然,世界卫生组织的行动非常迅速,但病毒仍然导致了全世界范围内20万人死亡——而且它原本可能糟糕更多倍。例如,1957年的亚洲流感造成100多万人死亡。1968年的香港流感造成100万-400万人死亡。

图源:网络

如今,科学家们正以创纪录的速度研发对抗病毒的疫苗。他们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对病毒进行了测序。而就在几年前,这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完成。

但是,即使加快试验和药物的开发,也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研制出疫苗。如果病毒在此之前失控,死亡率可能会继续飙升。此外,除了人员伤亡,这对中国的经济损失,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经济损失也不可估量。

不过,这一切并非无可避免,我们能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长久以来,人们对待流行病的态度就是“恐慌后迅速遗忘”。

当严重危险降临时,我们会全力应对。威胁消失后不久,就被我们甩到脑后。于是,下一次危险降临时,我们只能束手就擒。

目前来说,我们需对卫生条件加以警惕:对可能发生疫情的牲畜进行监管;对可能接触过病毒的人群,随时进行可靠有效的检测。

值得一提的是,SARS病毒、MERS病毒与时下这种病毒并非毫无关联,我们为什么不尝试研制一种能应对多种病毒的疫苗?而不是坐等病毒的攻击,然后再试图反击。

机场客流量锐减 图源:网络

不久的将来,我们需有能力对病毒进行即时排序,并在任何地方进行诊断测试。生物学的信息数字化,令全球共享重要信息。

与此同时,利用3D打印机来传输和打印DNA序列也已经成为可能,而这一过程有利于任何地方的科学家合力研制疫苗

除此之外,对猪及蝙蝠的基因进行编辑,以阻止病毒传播给人类,也是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但这种生态干预将会面临科学与伦理的双重挑战。最后不得不说,即使这次疫情能够顺利跨过去,但明年、后年、十年或二十年以后,也可能爆发另一场病毒危机,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如果我们想要全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那么当下就是最好的时机。

北美报告出品 | 请勿擅自转载

作者:Jeanette

责任编辑: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北美报告,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