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暴力、失控! 你将被珀斯的学校开除,并被安置在特别的机构中学习...

暴力、失控! 你将被珀斯的学校开除,并被安置在特别的机构中学习...

2020-02-25 来源:微珀斯 阅读数 1808 分享

在珀斯,暴力和失控的学生将继续被学校开除,并被安置在耗资数百万澳元的ALS机构中学习

在珀斯,有校园暴力和失控行为的学生将继续被学校开除,并被安置在花费数百万澳元的Aiternative learning settings学习环境中。以重新融入教育系统。

教育部部长Sue Ellery本月证实,在最初的2019年试点项目之后,为解决校园暴力问题而设立的三个Aiternative learning settings专项中心将继续运作。

经过2019年的试运行期,珀斯的三个ALS中心将继续运营,至少能够运行至2020年底。

这些中心的成立花费了该州政府258万澳元,西澳州教师工会主席Pat Byrnelf说:“如果需求增加,我们将争取更多的资源。”

ALS中心在2019年试运营阶段就接收了45名最具挑战性的学生。他们在被转移到ALS中心之前曾多次被驱逐。这些学生中至少有25人后来被安排回到原来的学校继续上学或转至其他学校学习。

投入258万澳元的Aiternative learning settings中心是2019年作为州政府教育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而设立的,目的是通过给公立学校校长提供替代方案来帮助他们应对、杜绝日益增多的暴力行为。

现在,校长们可以将最恶劣、最暴力的学生从主流学校开除,并将他们安排在指定的ALS机构,以解决这些学生的暴力行为问题。

学生在被学校开除或被评估有被开除的风险后,会被安排到ALS机构中学习。

2019年因攻击教职员工而被WA公立学校“开除”的学生人数是2016年和2017年的5倍。2019年前8个月,45名学生因暴力行为被学校开除。

在这些数据公布及成立ALS机构之前,州政府推出了一项名为“让我们站在一起”的行动计划,旨在解决校园暴力问题,该计划赋予校长们立即采取行动、将任何殴打教职工的学生拒之门外的权力。校长可对有暴力行为的学生采取“排他”行动,排他是指学生被永久或一段时间地从学校开除,每项排他令都要得到教育部主任的批准。

该行动计划于2019年实施,并赋予校长自动停课的权力,让那些攻击同学、挑起斗殴或拍摄暴力影片的学生停课。

据有关数据,2019年因暴力攻击行为被停学的学生有919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0人。

2018年,超过14240名学生被停学,全年总计有35314名学生被停学,这意味着某些学生在不同时间被多次要求离校。

教育部部长Sue Ellery表示,“新规定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暴力在学校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并概述了攻击其他学生或工作人员的严重后果。”

一向注重校园暴力的澳大利亚政府,不但把这项工作纳入了社会日常工作范畴,甚至还利用网络建立起来“反欺凌组织”。正是由于这种具有力度的做法,形成目前校园环境的“无暴力行为”或者“少暴力行为”。当然对于“暴力”的界定也是有明确依据的。

2019年10月启动了一项新的活动,政府耗资13万澳元,展示受伤和受虐待的学生的对抗图像和视频,以提高人们对暴力产生的负面影响的认识。

西澳大利亚校长联合会主席Bevan Ripp表示,“禁止暴力发声”活动开展后,虽然可能会有更多的学校停课或将学生拒之门外,但对这是否改善了这些学生的总体行为仍有争议。

Ripp先生对政府提出的倡议表示认同,但也再次激起了对校长、副校长和教师的立法保护的呼吁,类似于对警察、护理人员、狱警和护士的立法保护。

PFWA机构首次呼吁对袭击学校工作人员的成年人实行强制性监禁。但Ripp表示:“我们不希望学生们面临强制立法,我们必须与这些孩子合作,管理他们的行为,尝试并修改他们的行为,并尝试教他们正确的行为方式。”

Ellery在一份声明中驳斥了任何引入此类立法的举动,于是2019年,经各方协调Aiternative learning settings机构投入试运营中,旨在分类教学有暴力行为的学生,以便他们重新融入教育系统。

2019年,45名学生被送往三所ALS机构,每所机构最多可同时容纳10名学生。

去年,南部市区被送去的学生人数最多,有17人,而北区有16人,西南区有12人。

每个学生都将继续在ALS学习,直到他们被评估为适合重返正常学校或转到其他教育机构。

在这45名学生中,有12人回到了原来的学校,7人去了一所新学校,6人被送到了特殊教育学校这样的机构。

目前尚不清楚其余的20名学生是否全部离开了ALS机构,也不清楚这一数字是否对那些多次重返ALS机构的学生起到警示作用。

Ms Ellery没有透露这些中心是否已达到满负荷运转的状态,但她肯定,“现在已经有初步令人惊喜的效果了。”这意味着,ALS项目将至少持续运作到2020年底。

“我们希望看到这些学生得到帮助,在学校没有暴力或不可接受的行为发生。”State School Teachers' Union of Western Australia主席Pat Byrne说。

Pat表示,教育署会继续监察和评估学生的学习进度,继续加强个别辅导的模式,关注学生的长处、需要和兴趣,以确保学生的参与和学习效果最大化。

“ALS的效果很明显,未来有进一步增长的潜力。如果需求增加,我们将争取更多资源来提供更多的中心。”

“目前我们不知道是否有机构候补名单,也不知道名单有多长。”这些还要靠学校的具体情况决定。

Ms Byrne表示,初步的短期结果是积极的,一半以上的学生要么回到了自己的学校,要么选择了工作。

“显然,这对每个学生都有好处,学校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来对付那些很难相处的学生;教师和其他学生不受威胁,不受现实的来自这些问题学生的暴力威胁。”“我们需要做进一步的研究,看看这些学生在更广泛的社区中的行为是否有所改善。理想情况下,我们都希望看到这些学生得到帮助,在不诉诸暴力或不可接受的行为的情况下,能够管理好自己的学业。”

在2019学年,截至11月27日,有12740名学生因身体侵犯行为被停学,51人被排除在外,并非所有人都被永久开除。

Stephen Baxter表示,对学生来说,被排除在外是最严重的纪律后果,是最严重的违纪行为。

“校长如发现学生严重违反校规,包括对另一名学生或教职员进行暴力攻击,可建议将其除名。一旦学生被学校拒之门外,学校就会做出其他安排。如果学生参与法庭程序或警方调查,校长可在这些事件的结果出来后,才会建议学生另作安排。”

澳大利亚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 Australia)准备了一份有关ALS试点项目的报告,Ms Ellery目前正在考虑扩大该项目。

任何形式的校园欺凌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因为欺凌不但会对“受伤者”造成伤害,而且对“欺凌者”和“旁观者”同样造成伤害。

“欺凌者”由于长期欺负别人,内心得到极大满足,以自我中心,对同学缺少同情心,而“旁观者”会因为帮不到受害者而感到内疚、不安,甚至惶恐。

“校园欺凌”对受害者的伤害也不可小视,受欺凌的学生通常在身体上和心灵上受到双重创伤,并且容易留下阴影长期难以平复。同时“校园欺凌”也会影响到学校的整体纪律和风气。所以,学校须正视并加以制止和预防欺凌事件的发生。并且同学和家长的努力也非常重要的。

澳大利亚建立了政府支持的组织和网站,如“反欺凌网络组织”和“澳大利亚无欺凌计划”,以帮助学校了解欺凌现象,为学校制定相关政策,提供教师培训的指导大纲。并通过增进师生们对社会正义问题的理解来解决校园欺凌问题。而Aiternative learning settings也会帮助那些有暴力行为的学生恢复正常。以重新融入教育系统。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微珀斯,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75.33.97 2020-02-26 00:55:34

    不就是工读学校嘛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