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市场观察被控贪腐诈骗=国际阴谋论?澳洲煤矿业引爆“深水炸弹”

被控贪腐诈骗=国际阴谋论?澳洲煤矿业引爆“深水炸弹”

2020-03-11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1120 分享

阅读导航

  • 前言

  • “超值”的1澳元

  • “李逵”还是“李鬼”?两份检测报告

  • 一笔穿越回上世纪80年代的交易

前言

那是去年八月的某一个早晨,位于布里斯班北码头的W酒店。

如果你去过这家“网红酒店”,那么你就会知道,在该酒店的招牌餐厅Three Blue Ducks内,坐在窗边就可以眺望布里斯班河的悠然美景;

或许你还会在服务员的热情推荐下,点上一份餐厅的招牌菜——单价65澳元的干式熟成西冷牛扒,再与朋友安静地享受彼此的美食与美景。

但或许令你很难联想到的是,就在相隔不远的大堂酒吧内,正发生着一起与整个酒店的优雅氛围格格不入的场景:

三个衣冠楚楚的商人,正不顾体面地哄抢一只公文包。

其中之一,就是曾在澳洲煤矿公司TerraCom担任商务经理的威廉姆斯(Justin Williams)。而据其诉讼文件称,那一天试图从他手里“暴力”(by force)抢夺那只包的另两个人,正是当时来自“老东家”的两位高管。

实际上,这项指控与威廉姆斯向联邦巡回法院提起的整个诉讼案相比,几乎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在该案中,TerraCom被指控在某些大型检测实验室的“协助”下伪造样品检测数据,并通过一家大型大宗商品交易商贿赂海外相关部门。

不过对于这些指控,TerraCom也对此进行了彻底的否认:

“我们在日本和韩国的客户没有提出任何质量控制的问题…而暗示TerraCom进行虚假检测的这种国际阴谋论是荒谬可笑的。” (*注1)

1

“超值”的1澳元

为什么是TerraCom?

实际上,TerraCom听起来虽然不像必和必拓、力拓等如雷贯耳,但该公司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和蒙古都拥有多个矿业资产,而且该公司的董事会“份量”也不轻:

董事长沃金(Wal King)是澳洲建筑巨头莱顿控股的前任首席执行官,还有昆州工党影响力人物索尔雷(Jim Soorley)。(*注2)

Jim Soorley

更何况,TerraCom的“胃口”还实在不小:

该公司其实是在打算以超过1亿澳元的价格收购另一家澳洲上市矿业公司——哪怕这笔收购缺乏正常的收购规则。

但实际上真正把这家公司的“一滩浑水”拉扯到镁光灯前的,其实还是在上月底,总部位于布里斯班的权威检测机构ALS所披露的一则消息。

这家价值40亿澳元的检测机构表示,机构中的两个实验室为TerraCom出具的煤炭分析证书在“没有正当理由”的前提下遭到了篡改。

十年前的TerraCom,可能永远不会想到会有如今的这番光景。

…那是2010年,澳洲矿业一片欣欣向荣,该公司以Guldford煤炭的名义上市,招股计划书上满满都是对于煤炭供应与挖掘昆州的一腔雄心壮志。

但后来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了:

随着“矿业繁荣”的衰落,澳洲大宗商品市场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而该公司的股价也从最初上市的2.05澳元,在2016年跌至了0.03澳元的谷底。

或许是屋漏偏逢连夜雨。2013年,独立反腐败委员会指控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兰斯利(Craig Ransley)——这位前身是个机修工的矿业企业家,曾介入有关工党州政府有关煤炭勘探许可证分配的腐败行为。

Craig Ransley (右)

两年后,兰斯利离开了该公司的董事会,公司的名字也从Guldford改成了TerraCom。

不过在2017年的调查中,他就洗清了所有的指控,并已于今年2月底重新回归公司担任副董。

实际上,TerraCom的财富也在此期间出现了类似的“回光返照”:

2018年10月,随着煤炭价格回升,该公司股价也回弹至0.79澳元。除此之外,该公司还在2017年聘请了声名在外的沃金担任董事长。

Wal King

那一年可以说是属于TerraCom的“高光时刻”。

而其中最“绝妙”的一个计划,应该是以1澳元的价格收购了位于昆士兰中部、一个由力拓牵头的财团拥有的Blair Athol煤矿。这个煤矿地处一片绿树成荫的灌木丛中,是一座始于19世纪开发的大型露天矿山。

在如今的澳大利亚,用1澳元还能买什么?

——对于像兰斯利和沃金这样有资深管理经验的人来说,1澳元实际上还包括了在这座煤矿上所有的采矿租赁、合同、厂房和设备。

更“超值”的是,该公司还一并收纳了8000万澳元用于支付与该矿山有关的复垦所需保证金。

这笔钱其实原是与昆士兰自然资源和矿产部提供的债券。但在2019年10月,当TerraCom通过一家保险承销商对该债券进行了重组,并将其降到了4500万澳元。

于是在不久之后,该公司就收到了2700万澳元的现金退款——这也成了TerraCom的第一笔首付股息。

2

“李逵”还是“李鬼”?两份检测报告

据统计,在过去的半年中,Blair Athol矿一共生产了160万吨煤炭,并运往中国、韩国和日本的市场。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发生太多的事情。

2018年7月,在Dalrymple Bay港口停泊的Medi Matsuura号大型货船上一共装载了61383公吨TerraCom的煤炭。

这些煤炭被进行了样品测试,测量指标包括“净热值”,即煤炭在发电站燃烧时所释放的能量。在一份印有ALS品牌标志的初步分析报告中,测量得出的该项结果是5364千卡/公斤。

但就在同一天,ALS最后却选择提供了一份另一版本的报告,并连同发票一起寄给了来自日本公用事业部支持的买家Jera贸易。而在这份新报告中,这批煤炭的净热值成了5468千卡/公斤。

两份报告

——每公斤看起来差了一百来千卡,对于这批煤炭来说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根据威廉姆斯的指控,这个数字实际上非常重要,因为Jera给出的最低要求标准是5450千卡/公斤。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改,那么这批煤炭就有可能会因为规格性能不达标而被对方拒收。

据威廉姆斯称,“上述改动是故意的,也是具有欺骗性的。”

他声称,ALS和另一家总部位于日内瓦的检测实验室巨头SGS是共谋。此外,他还对发送给韩国电力公司子公司的货物样品修改结果提出了质疑。

他在诉讼中补充称,自己是因为没有遵从TerraCom首席执行官麦卡锡 (Danny McCarthy) 和首席财务官博姆 (Nathan Boom) 的这些“非法和不道德”要求,而被该公司不公平地解雇了。

威廉姆斯声称,他曾被告知向中国和韩国的官员和客户员工行贿,以确保没有人泄露这一计划。

这些指控随便拿出来都是能压死人的,但TerraCom也进行了绝地反击。

除了反斥这属于“国际阴谋论”之外,该公司还表示,购买煤炭的客户其实也会进行独立检测。

该公司补充,威廉姆斯其实只在2019年公司工作了仅仅一个月(威廉姆斯对此拒绝发表评论);根据一份有关终止雇佣关系的法庭文件,他与其他几个人一起被裁的原因是“高运营成本”。

TerraCom还强调了该公司展开的“独立分析调查”中,也并未发现任何不当行为——虽然据ALS称,该公司并未收到这份所谓的“独立调查”。

虽然说实话,两份不同煤炭样品的测试结果之间可能也确实会存在差异,但实际上值得玩味的是ALS的后续操作:

由于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更改了十余名客户的证明,该机构的四名雇员已被停职,而允许人工修改煤炭部门证书的该漏洞也已被关闭。

ALS补充,该部门仅占去年总盈利的3%。

该机构的调查仍在继续。

但鉴于其在业界的权威地位,这一发现无疑相当于突然扔下的一枚“深水炸弹”。与此同时,SGS一直到上周才意识到这些指控,并称已开始“内部调查”。

但水更深的地方,可能还在检测室之外的资本市场。

3

一笔穿越回上世纪80年代的交易

在刚刚公布的半年期财报中,TerraCom宣布了940万澳元的亏损。

“我们相信,” 这家志向远大的澳洲矿业公司宣称,“一种致力于高标准公司责任的创业方式将带来成功。”

事实上,作为一家市值2.5亿澳元的公司,TerraCom的负债其实也高达约2亿澳元。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自从上市以来,该公司就一直在寻找产生现金的资产,以帮助管理其庞大的债务负担,并通过一系列债务重组和配股做出努力。

这也意味着,拥有5000万澳元的现金流和在南非的煤炭资产的Universal Coal(环球煤炭),无疑对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去年10月,TerraCom以“3460万澳元”收购了一家机构投资者在环球煤炭19.9%的股份;5个月过后,又向其他投资者提出收购剩余的股份。

但被人诟病的是这场收购,实际上利用了私人股本式收购要约上的监管漏洞。

在澳大利亚的上世纪80年代,既有宽松的法规,也有那些高杠杆玩得很溜的企业家。TerraCom的这笔交易其实也相当于“穿越”回到上世纪80年代:

虽然该公司认为,最新一轮出价的价值仍然较高,而且对第一轮的卖方也没有给予任何特殊待遇;

但该公司在收购第一批机构投资者股份时,出价是约0.166澳元每股的现金,并以自己的股权支付剩余的一半;而在第二次收购中,TerraCom提供的报价就减少了0.1澳元,并增加了更多股权。

这些股权究竟有多少价值呢?

TerraCom根据其6个月平均水平,对其股权的估值为每股0.39澳元;环球煤炭在得到这份报价前的一天基于交易给出的估值则更低:0.32澳元。

此后,TerraCom的股价最近已跌至0.18澳元。尽管环球煤炭的股价也出现大幅下跌,TerraCom仍从两家机构投资者手中锁定了另外27%的环球煤炭股权。

——再一次,最受伤的可能还是那些市场中的散户。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Sharo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