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旅游直播、卖特产、建历史馆,珠峰南坡关闭后的登山公司

直播、卖特产、建历史馆,珠峰南坡关闭后的登山公司

2020-04-10 来源:户外探险杂志 阅读数 856 分享

疫情来袭,尼泊尔取消春季登山活动,整个行业按下暂停键。

每年四五月,本是商业攀登公司最繁忙的时候。2020年春天,珠峰南坡再无攀登季,他们怎么办?

3月开始准备物资、办理攀登手续,4月初加德满都集合,4月中旬徒步前往珠峰大本营开展拉练、适应高海拔、等待攀登窗口,5月20日前后陆续登顶珠峰,各大媒体也进入“珠峰季”……

如果没有疫情,每年的珠峰攀登季会这样开始。

2019年春天,珠峰南坡有374名攀登者,加上夏尔巴协作、工作人员,超过1000人从南坡登顶珠峰,珠峰北坡也有154名攀登者,加上夏尔巴协作、高山向导,共有241人登顶。

2020年,尼泊尔政府取消春季登山活动,珠峰北坡暂缓外国登山团队,今年南坡的攀登者降为0,而北坡也只有21人的攀登队伍,这也是目前唯一一支获准在今年春季攀登珠峰的队伍。

在每年攀登珠峰的队伍中,中国人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内登山公司开拓了珠峰攀登的业务。

疫情来袭,整个行业都按下了暂停键,本应十分忙碌的商业攀登公司也“闲了下来”,珠峰攀登取消后,他们怎么办?

已完成80%的准备工作

七峰公司

作为尼泊尔最大的登山公司,七峰公司(Seven Summit Treks)今年有70多位攀登珠峰的客户。队伍庞大,他们在2月底就开始全方位的准备。

目前已经完成了80%左右的准备工作,包括攀登分组、帐篷安排、氧气的补充、雇佣夏尔巴和员工的定金支付等,工作人员(包括夏尔巴团队)就有350多人。

自2010年以来,七峰公司每年都会有大量的珠峰客户。他们大部分的必需品都长期存放在珠峰大本营以及附近的村子,所以还没有开始做大量的运输工作。除此之外,几乎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

七峰公司的创始人兼常务董事塔西?夏尔巴(Tashi Lakpa Sherpa)表示:“往年,我们3月初就开始申请珠峰攀登许可了,今年一直在观察形势,所以迟迟没有申请许可。虽然已经花掉了20%的费用用来付定金和物资,我们公司会承担所有的损失。”

因为攀登队伍庞大,塔西一直在观望形势。直到3月13日收到政府的取消通知,他才确定取消今年的珠峰攀登。他一直在关注疫情,对取消攀登并不意外,没有申请许可证,后续处理也方便很多。

确定取消珠峰攀登后,七峰公司把之前预定的200多名夏尔巴送回家乡。夏尔巴需要收入来维持生活,七峰公司提前付了一笔钱给夏尔巴向导作为以后的佣金。

客户有些将攀登延迟到今年秋季,有些选择延迟到2021年春季,也有选择退款观望的。

对于七峰公司来说,今年珠峰攀登季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他们原本有超过300名攀登客户将在春季登山季攀登珠峰、卓奥友、希夏邦马、玛纳斯鲁、洛子峰、安纳普尔娜等8000米山峰。

塔西透露,攀登取消后,大量的夏尔巴和尼泊尔当地向导将会失业。对很多尼泊尔当地向导来说,春季是赚钱的主要季节,几乎决定了全年收入。在恢复正常之前,很多尼泊尔攀登者将会面临生存的问题。

七峰公司原计划在巴基斯坦开展的K2、布洛阿特峰、南迦帕尔巴特峰等攀登计划也变得希望渺茫。

七峰公司有一些储备资金,塔西有信心度过难关,未来也会开展大规模的探险活动。尼泊尔全国封锁,七峰公司的员工都在家办公,完成客户沟通、后续行程设计、店铺管理等工作。

除了登山业务外,七峰公司还有直升机租赁、户外装备的销售等业务,他们还是凯乐石在尼泊尔的代理商。

近期,七峰公司又组织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越野跑比赛,起点海拔5550米,落差3800米,全长31公里。

塔西相信,只要他们对攀登的激情依然在,就总会有好起来的那一天。

只能自己扛

夏尔巴高山探险

天巴?夏尔巴(Temba Tsheri Sherpa)在武汉大学读过书,有许多中国朋友,2月初他就预感到珠峰春季攀登可能会取消。

夏尔巴高山探险公司由他创立,今年攀登珠峰的客户只有3人。他没有过早准备,一直在观望。客户都是中国人,在中国因为疫情封闭后,他们就取消了本次攀登。

夏尔巴高山探险公司成立于2012年,作为中国通,深受中国登山公司的欢迎。2017年,很多中国商业登山公司攀登珠峰都选择天巴的队伍。

截至今年,夏尔巴高山探险已经接待了100多名珠峰攀登者。

越来越多的中国攀登公司开展珠峰业务,天巴的客人渐渐少了起来。去年在尼泊尔遇到武汉大学的教授,天巴聊起回武汉大学学习中文的愿望,也得到了教授的支持。

天巴原计划过了今年珠峰攀登季就回武汉读书,还没开始准备资料,疫情就开始了。

珠峰攀登取消后,天巴松了一口气:“珠峰攀登的周期长,风险大,压力还是挺大的。在过去几年的攀登季,我好几次半夜接到山上的卫星电话,处理紧急状况。以至于现在每次有人打电话,我都会心跳加速。”

尼泊尔宣布封闭后,街道上几乎不见行人,天巴经营的餐厅和民宿暂时停业。公司和餐厅加起来有11个人需要发工资。

“这几个月一分钱没赚,员工都放假了,发一半的工资,压力还是挺大的”,天巴说,“没办法,只能自己扛,一边扛一边准备着下一个攀登季的到来。”

民间登山历史馆成为新事业

麦子

麦子(马丽娅姆)的公司是最早进驻尼泊尔的中国攀登公司之一,她曾是我国著名民间登山家杨春风生前探险团队的助理,2009年就随着杨春风的队伍组织珠峰攀登。

2013年成立高山沸腾后,她开始在尼泊尔从事8000米山峰的商业攀登活动。国内很多尝试挑战14座8000米的攀登者都曾是她的客户。

2014年,麦子组建了中国民间女子珠峰登山队,并在珠峰南坡建立了首个中国独立登山大本营。然而,这一年她们遭遇雪崩,转而前往6187米的Pharchamo峰,完成了中国人的首登。

2015年,麦子再次组织珠峰攀登,却在地震中受伤,4根肋骨断裂,脾脏出血,左踝骨裂……2016年,她终于实现了多年的愿望,成功登顶珠峰,也成为新疆首位登顶珠峰的女性。

2014年,麦子组建的中国民间女子珠峰登山队未能完成攀登。她心里一直有个执念,那就是中国民间女子珠峰登山队登顶珠峰。

2019年,她们再次组队,老队员麦子和曾燕红(Ada),加上孙宁,共同完成了当年的愿望,团体登顶珠峰。这也创造了中国首支全部由女性登山队员组成的登山团体登顶珠峰的记录。

作为为数不多的女子登山队,在2019年登顶珠峰时,尼泊尔政府也找到麦子,让她们把2020年尼泊尔旅游年的旗子带到了山顶。

今年麦子有3位珠峰攀登的客户,都是新疆人,所以去年10月底她就回到新疆,一边组建民间登山历史馆,一边带着队员拉练。

疫情发生后,出于前些年的经验,她知道今年的风险肯定会成倍增加,纵使勉强成行,也可能让队员的钱打水漂。因此,她第一时间便决定取消今年的珠峰攀登。

早在去年10月,麦子就对公司做了调整,将加德满都的登山基地1~3楼转租出去,减轻房租压力。10月底回到新疆后,她就开始着手民间登山历史馆的陈列和展示。

历史馆就在博格达山峰脚下,前院还建了餐厅。无论是去丝绸之路滑雪场滑雪还是登山,人们都会经过民间登山历史馆。

麦子把伊丽莎白?霍利作为偶像,接下来的重心都会在推广和发展民间登山历史馆。

苦练内功

凯途

2017年,罗彪登顶珠峰,之后便在尼泊尔建立了凯途高山探索(尼泊尔)有限公司,开始布局尼泊尔的8000米山峰攀登业务。2018年,凯途首次组织珠峰攀登。

今年,凯途的珠峰队伍更是扩大到了12人,去年招募结束后,便开始组织珠峰训练营了。

队伍庞大,凯途在尼泊尔的员工也早早就开始准备。提前联系好蔬菜、水果的供应商,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交叉感染,他们联系承包去珠峰大本营沿途的酒店,甚至包机单独前往大本营,制定营地封闭式管理规范等一系列措施。

直到尼泊尔政府宣布终止春季登山探险活动,他们才宣布取消本次珠峰攀登活动。

凯途是国内少有的正常复工的登山公司,员工的工资也是正常发放,甚至部分员工还涨了工资,年前招的新员工也顺利入职。

登山之外,他们主要做两件事,一是做直播课堂,另一个就是做各种标准,比如接待标准、向导标准等。

除了珠峰,春节到五一之间本就是登山的淡季,凯途的核心山峰如玉珠峰、慕士塔格等还没到最佳攀登季节。

随着山峰的陆续开放,凯途预计五一假期就能开展第一批进山活动。除此之外,罗彪还透露,他将和搭档一起去寻找适合开发的新山峰。

面对疫情,罗彪显得很坦然:“做好我们能做的,剩下的只能扛着喽。”

制作纪录片《珠峰队长》

川藏队

川藏队第一次组织珠峰攀登活动,15人全部登顶,成为2019年首支登顶珠峰的队伍,并拍摄了纪录片《珠峰队长》。

川藏队的苏拉王平说:“我的梦想就是做一次珠峰队长,和我们的团队带着大家登顶珠峰。为了这个梦想,我们准备了16年。”

今年川藏队有约10位客户报名珠峰。不过,当苏拉发现国外疫情越发严重时,便提前取消了珠峰攀登活动。疫情不见好转,很多队员的企业也都遇到了困难,脱不开身,取消攀登是最好的选择。

3月11日,苏拉王平公开宣布取消此次珠峰攀登。两天后,尼泊尔宣布终止今年的春节攀登。

珠峰攀登活动取消后,苏拉王平的团队并没有闲着。他们按时复工,一边售卖家乡的土特产冬虫夏草和高原蜂蜜,一边投入到纪录片《珠峰队长》的后期剪辑和制作中。

不同于以往在网络上放映的纪录片,苏拉王平想把《珠峰队长》带入院线,因此后期的剪辑工作难度和标准也翻了好几番。

苏拉很早就成立组建了视频团队。由于登山的特殊性,拍摄团队都是他们的高山向导。这些年攀登国内山峰时,川藏队基本每次都会做视频。

在苏拉的坚持和投入下,公司有一批高山向导经过培训和实践,成为了高山摄影师。2019年的珠峰攀登中,5个人都是带着拍摄任务去的。

目前,珠峰队长已完成初剪,预计6月与观众见面。这部纪录片凝聚了苏拉王平很多心血,他带了专门的摄影团队去攀登。

做珠峰队长是苏拉的梦想,完成拍摄攀登珠峰的全过程,制作成纪录片、教学片让更多人看到,也是他的梦想。

真实的登山故事最能打动人。拍摄团队带了30多块电池,无数暖宝宝和充电宝,花了七八万申请航拍手续,第一次带着无人机在8000米处起飞……

苏拉王平估计,疫情带来的影响可能会持续一年,但只要撑过今年,明年肯定会好起来。

“做生意嘛就是有亏有赚”,苏拉王平觉得员工也不容易,需要供房供车,所以所有的员工都正常发工资,一分没少。

“我们藏族的信仰就是不能做不好的事情,好心就会有好报,登山也会遇到好天气。”苏拉王平说,“我们必须找点事情做,卖卖土特产,加强内部培训,准备好迎接下一个更好的登山季。

疫情影响的不只是珠峰攀登。众多行业停摆,无数公司和个人都在苦撑。不过我们的生活还在继续,所有打不倒我们的都必将使我们更加强大。

只要我们的攀登热情还在,在下一个登山季来临的时候,我们依然是山间最靓的仔!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户外探险杂志,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