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游戏六年心血之作片源遭泄露,是谁出卖了“蔡明亮们”?

六年心血之作片源遭泄露,是谁出卖了“蔡明亮们”?

2020-04-10 来源:影视圈杂志 阅读数 504 分享

?

“如果你是电影爱好者,求你不要那样伤害一部作品,认真拒绝在这种情况下看《日子》。”

三天前,导演蔡明亮在豆瓣发文,称自己今年参加柏林电影节并获得泰迪熊奖评审团奖的影片《日子》资源外流。他不清楚泄露者是谁,但此次资源泄露的过程令他对人性感到寒意。因此亲自呼吁影迷拒绝在这种情况下观看《日子》,阻断资源进一步传播,并控诉元凶。

从“念经”到“缉凶”,蔡明亮始终在战斗

众所周知,在内地,很多观众都习惯通过网络下载未在电影院上映的电影资源进行观看。即使大家都很清楚盗版资源是不合法的,但因为“下载观影”成为一种潜规则,网络盗版便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但是蔡明亮的态度很坚决,“想看电影而看不到时怎么办?等呀!”事实上,这并不是蔡明亮第一次为打击盗版,亲自下场维权。

早在五年前,蔡明亮曾发现时光网的一个淘碟论坛有个叫“维达利”的ID,发布了有关他个人作品的盗版碟信息,他十分重视并且连续数天在微博发布“对贼念经”的讨伐檄文,看得各大视频资源网站心有戚戚。而盗版商也迫于舆论给他写道歉信,答应下架兼销毁作品。

但是盗版就像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只短短一年后,他便与蓝影网就网络盗版问题展开一场激烈交锋。

当他发现蓝影网发布了自己执导的《郊游》、《西游》、《青少年哪吒》等影片的下载资源,立即要求其停止压制自己作品的资源,并删除宣传资料。

结果,蓝影网仅同意停止压制资源,但拒绝删除宣传资料。盛怒之下的蔡明亮接连发布了《致盗版狂“蓝影网”的一封信》 和《致@蓝影志 两百万粉丝的一封信》,并向版权局提出了申诉。

最终,蓝影网迫于压力屏蔽链接、删除页面,并挂出关站公告。

时隔四年,蔡明亮再次因盗版动怒,这次最令他心寒的是资源流出的第一道关卡来自己方。他的制片应部分媒体及片商要求,把样片寄给了某些人士,他们信任每一个人对著作权的重视,结果这份信任被辜负了。《日子》泄露出的资源,左上角带有SAMPLE的水印。

样片的流出体现了某些业内人士职业道德的沦丧,它比普通盗版行为更为恶劣,严重影响了电影市场的健康发展,伤害了创作者的一片丹心。

“蔡明亮们”在呼救

在盗版资源猖狂的当下,像蔡明亮一样受到打击和权益侵犯的导演不在少数,只不过他们绝大多数未必像蔡明亮一样出名,因此呼声总是很容易被掩盖。

《日子》是蔡明亮用了六年的时间,在没有剧本的情况下,用极少的拍摄经费拍摄片段,之后边筹集资金边完成后期剪辑的方式完成的创作。导演对它的热爱和重视可见一斑。

而《女他》同样是周圣崴耗时6年制作的纯手工定格动画长片,在网络平台上线播出的第一天,便遭知名影视博主公开传播了该片的网络下载资源。周圣崴得知此消息后固然是愤怒的,但生气之余他的诉求又是卑微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知道会有盗版,也理解业内的灰色地带,但是可不可以晚一点,在一个月甚至五六天之后再泄露。”

《大象席地而坐》是青年导演胡波的遗作,先后在柏林、金马等国内外电影节备受好评,然而还没在国内公映,泄露版资源便在网上流传。尽管有不少网友呼吁,尊重逝者,停止传播盗版资源。盗版资源帖依然呈爆发式增长,跟帖活跃。

诸如此类,因为盗版资源在网上为作品发声的导演太多太多了,但是他们往往只能获得一时的关注,却得不到彻底的解决之道。

艺术片被挤压的生存空间

在当下版权大战如此激烈的中国电影市场,文艺片、小成本独立电影的生存空间极小,能登录院线不成为商业大片夹击之下的炮灰已属不易,奢望票房简直犹如“虎口夺食”。

蔡明亮在成为“维权先锋”之前,是个“卖票狂人”,他也曾渴望市场,追求票房。为了让更多观众走进院线看自己的作品,他不仅会从创作方向上迎合大众的取向,拍摄青春、同志题材,也会在宣传期上综艺节目,为作品助威,甚至在路上遇到观众时会直接掏出电影票硬核销售。

?

但这种种行为并没有使得他小众化的文艺片成为大众化的选择,于是他决定“不为观众拍片,而是试图改变观众”,从拍小众片到拍更加小众的影片。他的电影从拒绝授权航空公司播映,只在电影院上映,到走进美术馆,他用更多开拓性的方式培养观众。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文艺片导演为了与盗版抗争,甚至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在网络上传影片资源。第五代导演何平曾在自己执导的《回到被爱的每一天》上映一年后,在微博上放出了盗版链接。前段时间,独立导演蒋能杰更是主动将自己历经十年独立拍摄、剪辑,最终才制作完成的《矿民、马夫、尘肺病》的资源,用网盘分享的方式传播给更多观众观看。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作品能被人看到,被人欣赏,但是盗版等同于蚕食生存空间本就窄小的小众艺术作品。

然而,对于许多观众来说,盗版资源平台就像一个“乌托邦”,许多国外小众影片,以及无法在国内上映却在国际名声大噪的佳片,都只能通过盗版资源观看。这种优越性使得绝大多数普通观众对于“打击盗版”在停留在口头鞭挞,无法刮骨根治。可以说,现如今国内很少有没有看过盗版资源的观众。

不过,这种对于盗版资源抵制的惰性思维模式,以及业内对于盗版产业链的潜规则操作模式,如今无法改变不代表就能漠视,只要诸如蔡明亮这样的维权斗士还在,终有一日会有解决之道。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影视圈杂志,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