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赵雪菲《卵生的救世主》(二十) | 科幻小说

赵雪菲《卵生的救世主》(二十) | 科幻小说

2020-04-19 来源:未来事物管理局 阅读数 644 分享

今天更新赵雪菲的长篇《卵生的救世主》20话~

【前情提要】

在伊洛星地表,弗兰克和芬奇护送着田致回到了雨林营地。就在弗兰克为熟悉的环境感到欣慰的时候,他一路上最惧怕的克星出现了......

| 赵雪菲 | 科幻作者,考古学生。曾获得第四届水滴奖短篇小说三等奖,作品多是围绕个体的情感诉求和技术(或通过技术和外界)互动,比较擅长表达人物情绪,引发共情。代表作《像正常人那样活着》《它的脑海之中》《材料两则》。

卵生的救世主

第二十话 密林之心(上)

(全文约3400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弗兰克可能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但是芬奇却看得很清楚。肖异质只动了动眉毛,方才和他们一同来到的营地的“队友”们就变成了弗兰克和芬奇的敌人。

弗兰克举起双手,“冷静、冷静,朋友们,这是怎么了?”

“看来有些人把我们的营地当做观光景点了,我来看看,这不是我们‘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么?”

“老肖……”田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被制止了。

弗兰克这下看清了他的面孔:他从这趟旅程的开始就一直在担心会遇到,也必定在终点遇到的人——肖易质。

直面他,对弗兰克而言,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直面自己的过往——其中既包括美好的想象,也包括种种失败的事迹。

“你想说什么?”弗兰克低着头开口,芬奇走到他身边,像一座沉默的山峰般为他提供庇护和支持。

周围的人,既包括那些刚刚完成贾斯格尔撤离任务的疲惫队员们,也包括田致,和其他刚好路过的营地成员,他们有的低下头快步离开现场,丝毫不想目睹接下来的事情,有的则保持一种极为“礼貌”的、不会引起注意的偷听状态。

“我对逃避责任的失败者没有任何想说的,”肖异质笑了,他礼貌地对着一队负责营地巡逻下达指令,“按照我们处理失职者的办法处理他们,明天中午的时候......”

弗兰克知道后两个字是处决,他听到芬奇为他们开口求情,“现在是重要关头,指挥官,你需要两个人手——之后再处理我们的事情......”

他看上去还想说点什么,被弗兰克制止了。

“月宫打算从地表抹除贾斯格尔。迄今为止,地表的所有营地里,只有它一个可以称之为一座‘城市’,而其他的都不过是装满工人的箱子。而就在所有伊洛星人最需要团结起来的时候,你却决定处死两个前猎人小队的成员,肖,你总是做出这种有趣的决策,跟了你这么久,我始终琢磨不透。”弗兰克一边说一边离开他的“保护者”,慢慢走到肖异质和田致的面前。他指了指天空中形貌丑陋的暗红色球体。从弗兰克他们抵达营地开始,很多人就发现了,这颗暗红色球体的底部变得很亮,如同一只俯瞰地面的血眼。

“弗兰克‘队长’,请允许我提醒一下,针对贾斯格尔的行动,从某种程度上是你引起的,是你和你的同伴慌不择路地逃跑,把月宫的使者引向了藻石矿井,钱指挥官迫不得已才扣留了月宫的使者。我当然要感谢你们护送田博士和它的设备来到这里,”肖异质说着冷笑了一声,“这或许就是你唯一能干好的事情了。”

弗兰克忽然凑到肖异质的耳边,这个动作让那些巡逻的队员们都紧张起来,冰冷的管状物体抵在他后颈上。肖异质却摆摆手示意他们放松。

弗兰克压低声音,用近乎耳语的音量跟肖异质交涉:

“唬那些年轻人可以,老家伙,别想唬我,除了你们谁又能知道矿井下面有什么值得一位月宫的人质去换?你想走外交手段,哈,可月宫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如果有一天贾斯格尔真的消失,让它消失的原因绝不是三个被强加罪名的逃犯,而是一个隐瞒事实、盲目自信的指挥官,和耀武扬威的月宫。我尚且还有一个为了拯救贾斯格尔不顾自己安危的星港朋友,你却只想着除掉我和芬奇灭口。抓我可以,但是放了芬奇,否则我就把你让我们押送的那些货物都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让你的‘队员’们在保卫贾斯格尔的关键时刻对你产生信任危机可不是好事儿——”

肖异质笑起来,脸上露出一丝不合理的欣慰神情,他拍了几下手表示敬佩。

“有一句谚语来自我们的古老文化,‘士别三日——’”

“‘当刮目相看。’”田致接上后半句。

“虽然你还是一个办事儿一团糟的家伙,但不得不承认,你跟着林毅有所长进。”

旁边几个队员刚刚还收到命令,要把面前两个男人带去看守,看到眼下的情况,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虽然站得不算远,但是还没近到能听清弗兰克话语的地步。其中一个不明局势的队员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问肖异质,“指挥官,那他们......”

“先带去我的帐篷。”

“不用了,我自己会走路!”弗兰克警告道,躲开一个队员的桎梏,而后者并没有意识到弗兰克语气的严重程度。他还是上前,试图一把把弗兰克抓住,结果意外地被弗兰克一个抗摔扔到地面上。

“该死——”

“几年过去了,这里的体术教官还是那么差劲。”

“好了,让他自己走吧!”肖异质看起来有些愠怒,强忍住不发作。

随着一行人的离开,雨林据点又重新恢复忙碌的状态,时不时有人抬头透过遮挡视线的蕨状叶片,看一眼月宫底部滚烫炙热的样子,并为他们远方同胞的安慰暗暗祷告。

“你想要什么?”

“真相。”弗兰克回答他,“我和芬奇冒着被怪人杀害的危险送的到底是什么,我的队员到底为什么战死。我亲眼见过和我们送过的箱子一模一样的货物出现在林毅的十四号营地。程卷施可能对你们的正义深信不疑,但我不相信爆炸和你们没有关系。你们还欠林毅的孩子一个解释,最起码是解释的一部分。”

弗兰克提起的是一件旧事。那是数年前,月宫在地表的发射基地仍然是人员驻守时期。弗兰克和他的队员承担了一项任务,进入月宫发射基地外火力最密集的区域——正是在那次任务途中,弗兰克的十个队员牺牲了九个。肖异质在见面时称他弗兰克队长,也不乏旧事重提的讽刺之意。

肖异质听到他说这些,神色开始变得阴沉,但弗兰克不知道是林毅还是真相触动了他。

许久,肖异质开口:

“我为什么要和一具尸体说这些?”

“异质,不是非要用血腥的手段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别的手段和月宫交涉,放了他们的使者——况且,我们还有第二计划,你可以相信他们。”田致说完,轻轻地咳了两声。

肖异质叹了口气,拍了拍田致的后背为他顺气。

“当然,我可以这么做——但是逃兵也无权获得所谓‘真相’。”

“如果我们不逃走,或许现在就没办法站在你面前了,肖,我和芬奇是你一手教出来的,我不相信你.......”

“那不是你需要知道的,弗兰克。”肖异质打断了他,“这几年来,你成长了一些,但是有些东西在你身上还是没有发生改变,比如性格,你像是一团小火焰——但是弗兰克,有些实情需要付出代价......”

田致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弗兰克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告诉肖异质他他说错了,可是肖异质摆了摆手,示意他不想继续说下去了,并留下一句冰冷的结语:

“看在田致的面子上,如果他的计划,也就是你的朋友成功了,那么你和芬奇就可以免除被当做谈判中‘诚意’的体现,以活着或者死去的状态交给月宫的命运。”

说完他摇了摇自己桌子上的矿灯,它看起来好像空了。

弗兰克感觉十分冰冷,他对于这次对话全部的期待都落空了——包括这个他曾经很熟悉的男人。

曾经,很熟悉。

就在他想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声响,是人们聚在一起的讨论的声音。

然后有人喊了一声“看哪!”接着是几声不可思议的惊呼。

一时间帐篷里所有人都想要扯开帘子出去看个究竟。弗兰克跟着他们出去,只见所有人所望的天空中,那颗血红的眼睛像是岩浆凝固后那样暗淡下去。

人们兴奋起来,有的甚至发出了感叹。在他们眼里,这是乌加特之眼的闭合,怒火的熄灭,同时也是一场天大的好运。

程卷施,弗兰克笑起来,她做到了。

他看看田致又看看搀扶着他的芬奇,前者露出那种欣然且期盼已久的表情,而后者则充满担忧地望着远方的月亮。

“别担心,她会逃脱的,她开溜的本事你见过。”

芬奇点头,但话语显然没能抹去他心中的顾虑。弗兰克也明白,这实在是太困难的一件事了——她们要进入敌人的领地,摧毁它的中枢,最起码是让它暂停,然后再返航,地表和太空的空间区隔让这个计划充满了变数和危险。

“去感谢你的朋友吧,弗兰克。留下或离开,天黑前告诉田致。”

肖异质放下这句话就回到自己的帐篷中,几个猎人小队的成员重新凑到他身边,向他询问着种种事情的解决方案。

“‘天黑前告诉田致’。”弗兰克模仿着他的语气,“他还真想拿我们当谈判的筹码么?无情的老狐狸。”

芬奇摇摇头,表示他真的不知道。

他们又成为围观月宫样貌变化的普通一员了。

事实上,在观看这场胜利的人们当中,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这场发生在星球远端的胜利之所以能够取得——多亏他们愿意把希望寄托在一位星港来的朋友的身上。

而她和所有贾斯格尔的防卫队员们一起,漂亮地赢得了这场机会渺茫的奇袭。

对于现在还在黑暗中漂浮的英雄来说,没有人为他们喝彩,但是她们的行动让所有地表人心里都树立起一个新的信念——那就是漂浮天际的月宫并非坚不可摧,它不再是漫长无际的梦魇,而是他们前进的标靶。

对处于危机和困厄中的伊洛星人来说,没什么比这更能鼓舞人心。

对于弗兰克来说,他受到的是某种更深层次的鼓舞——他想起程卷施说过的话。她一个人加入这场危险的任务,只是为了保护和她“有着共同理念的”猎人小队和贾斯格尔。那么为了这位和他“有着共同理念的”朋友,他有必要替她找到她,或者说他们,承诺要找到的真相——林毅的死因。

这一次,他并不是完全没有头绪。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题图 | 动画《爱,死亡与机器人》(2019)截图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未来事物管理局,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