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故事故事:姐姐人到中年不见衰老,她的驻颜方法却是以性命为代价

故事:姐姐人到中年不见衰老,她的驻颜方法却是以性命为代价

2020-05-30 来源:深夜奇谭 阅读数 684 分享

本故事已由作者:南栀向寒,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九月的长安,正值金秋季节。满城桂花飘香,一派浓浓秋意。但纵使是在天子脚下,长安城却仍不见得祥和太平。

前不久就发生了一桩骇人的命案,当今皇上的胞弟,端王爷的正妃柳氏半夜突然死在了自己房中。

离奇的是,死者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死相却十分可怖。

这柳氏正值三四十年华,死时却容貌枯老似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全身的皮肤也一并苍老萎缩。

此事一出,立即激起了轩然大波。在皇城里还敢谋害皇亲国戚,无疑是对天子的挑衅。皇上勃然大怒,派人全城彻查,甚至贴了皇榜招贤能之士来破案。但都将近半月了仍一无所获。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风波过去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而此事也就成了一桩奇案。

城墙上的皇榜也渐渐褪色,少了许多围观的人。没有人会注意到有一名白衣女子来看过几次,望着皇榜神色莫名,转眼间又消失在人群里。

2

“大清早的,蝉声就这样聒噪。绿荷,你让小全子待会儿把那些蝉都捉下来,省得听得我心烦。”端王妃柳氏边吩咐着婢女,边皱眉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容颜虽然仍在,却多了几条刺眼的皱纹。年华的消逝让她感觉到了老去的恐慌,因而对这聒噪蝉鸣更是恼怒。

“是。”婢女听令退下去找人,留下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发愣。

她在未嫁人时,母亲就曾千叮万嘱,色衰爱弛,因而女子绝不能以色侍人,更要内外兼备,贤良淑德,这样才能延续夫君对自己的爱。她谨遵教诲,嫁入王府后在保养容颜时更不忘如何做好一个王妃。

可母亲却说错了,一旦色衰,男人的爱消逝得比想象中还快。她的夫君端王爷,便是如此。除去那几个美丽娇艳的妾不说,还在外头养了好几个勾栏里出来的姨娘!本来恩爱如漆的夫妻也变成了相敬如宾,相看生厌。

若是失去了这些,有身份地位在也不错了,但上天明显不给她这个机会。她没有为王爷生下儿子,唯有一个女儿。若是哪天哪个妾室生了嫡子,她地位肯定不保。她必须得想想办法,只是现在王爷一个月也不见得碰她一次啊。

“王妃,侯爷夫人来看您了。”婢女在她耳边低语,让她回了神。不知不觉今天已是十五了,阿姊说过会来看她的,她倒是把这事给忘了。

“臣妾见过王妃娘娘。”不多时,侯爷夫人已经进了内屋。“阿姊无需多礼!”她赶忙转过身起身迎接,却在看清侯爷夫人面容之后愣在了原地。

阿姊长她七岁,可看上去却如二八少女,娇美稚嫩。可她上次与阿姊相见,相隔也不过一月而已

“阿姊?!”她呆呆地看着侯爷夫人,只见侯爷夫人笑而不语,左手却看似不经意间拢起一点袖口,露出手腕上的一串手链,右手来回拨弄着手链上的珠子。

她会意遣散下人,“你们都下去吧。”她知道阿姊这般必定是有事相商。

见四周无人,侯爷夫人才褪下手上的手链递给了王妃,“阿姊在来的路上便听你婢女说了,你最近在为容貌之事忧虑,想来我这东西对你应该有用处。”

“这是什么?”柳氏拿起手链仔细端详,手链由珠玉与十四个不知什么材质的珠子穿连而成,珠玉倒是平常,只是那十四个珠子手感温润瓷实,光泽暗红。让人乍一眼看上去有些不详。

侯爷夫人笑了笑,“这东西叫溯光珠,是一位大人借给我的。我的容貌得以回复青春,得益于此。”

柳氏心下一喜就要戴上去,却被侯爷夫人拦下,“莫动,这只是给你看看。那位大人说了,若把手链转借,得见过她才行,这东西认主。”

虽有些不情愿,柳氏还是乖乖放下了手链,看着阿姊把手链戴回手上。

“你今日府里可有什么事?没有我现在就带你去见那位大人。反正我现在是用不着这东西。”说着侯爷夫人抬手抚上自己的脸颊,笑得娇媚。

“自是没有的,他那几个姨娘都顾着争宠呢,哪有空来烦我。”柳氏冷哼一声,语气凉凉的。

“罢了,犯不着为这个生气,走吧。”说着侯爷夫人叫下人牵来马车,与柳氏一道去找那位大人。

3

“这……这位大人怎么是位女子?”柳氏被侯爷夫人带到了一家名叫寻归斋的铺子里头,对阿姊口中的大人居然是位女子十分惊讶,不禁有些声音大了些。

“你可小声点儿。”看着那位大人脸上明显听到了的笑容,侯爷夫人生怕柳氏再说出什么冒失的话,连忙小声喝止,“这位大人可是刚卸职下来的钦天监,我朝唯一的女官,奇门遁甲、岐黄之术十分了得。”

柳氏听得瞪大了双眼,但还是很快收住了表情,乖乖地被阿姊带到那位大人面前。

“大人,这位就是舍妹。”侯爷夫人有些忐忑地把柳氏带到了那女子跟前。

“侯爷夫人多礼了,我已卸职。叫我犹及便可。”那女子摇摇头,说着看向柳氏,“这位便是王妃娘娘吧?”

柳氏愣着点点头,眼神不自觉往这位犹及姑娘的面上瞄去。

那姑娘面容淡雅清丽,容貌不算绝色却也妍丽,只是那姑娘的眼睛,左眼为寻常的墨色眸子,右眼竟是晶莹绚烂的金色。除去容貌,这双异瞳就足以引人注目。

“我的眼睛吓到你了吗?”看柳氏看着自己的眼睛发愣,犹及笑着,右手抚上自己的右眼。

柳氏连忙摇摇头,她只是觉得怪好看的,就多看了一会儿。

“大人,这次我前来,是为了溯光珠的事。”侯爷夫人面露难色地看着犹及,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舍妹想要借这溯光珠一用。”

“溯光珠需宿主每日滴血喂养,你有和她说么?”毕竟还是挺疼的,而且许多人心理上也接受不了。犹及摩挲着手中的茶杯,探究地看着她。

“这……我倒是忘了。”侯爷夫人歉意地笑笑。

“无妨,我愿意。”柳氏殷切地看着犹及,她太想重得夫君的宠爱了,毕竟荣宠还关系着她娘家的兴衰。

犹及眼底划过复杂的神色,又看了眼柳氏,“借出溯光珠可以,夫人你这三日内不要喂,三日后再由王妃喂养即可。但千万不要急于求成,每天一滴足矣,若是乱来出了什么岔子,我不会插手。”

侯爷夫人与柳氏,一起喜出望外地点了点头。两人正准备拿着溯光珠离去,突然柳氏想到了什么,于是问起了犹及:“姑娘,这珠子是由什么做的?我之前放在手里把玩时就感觉十分特别。”

犹及避而不答,而是端起手中的茶轻抿了一口,“王妃娘娘知道前朝名妓梓莲吗?此物就是当年她手上所戴。至于材质,在下也不妨告诉你,是人骨。”

“人骨”两字吓得柳氏差点把手中的溯光珠扔了出去,但此物于她又有大用处,她咬了咬牙还是继续拿着。梓莲她是听过的,前朝出了名的绝色风尘女子,据说一生靠着不老容颜迷倒了无数男子,就连前朝帝王也因此而沉迷其美色灭了国。姐姐人到中年不见衰老,她的驻颜方法却是以性命为代价

“无妨,多谢姑娘了。事成之后,我一定重谢姑娘。”柳氏深吸了一口气,面色苍白地笑着对犹及道谢后,与侯爷夫人一道打道回府。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犹及不知为何叹了口气,好像在可惜什么。

4

三日后,在昏黄的烛火下,柳氏开心地拿着溯光珠在手上把玩,想到此后可以凭借此物恢复昔日容颜,她得意地嘴角上扬。

遣散了下人,起身去取了一根银针。银针扎破了食指冒出一颗珠,滴在溯光珠上,很快被溯光珠吸干消失不见。

柳氏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场景,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将手链戴在了手上,吹灭了烛火,期待着次日奇迹的出现。

这一晚,柳氏做了个冗长而压抑的梦。她梦见她居然是这溯光珠的前任主人——前朝名妓梓莲。居然梦见自己是青楼女子,真是晦气,看来这东西还真有些邪门。不过也不知为何,经这一梦,她倒是对传说中的祸国妖女有些好奇起来。

清晨,柳氏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端详着铜镜中的自己,气色着实是好了许多。“王妃,奴婢觉着王妃今日好像格外不同呢。”为她梳妆的绿荷,好像也发现了这点。

柳氏只是笑而不语,手转着溯光珠,暗叹这东西真是有用。

“绿荷,你知道梓莲吗?”柳氏装作不经意地问起贴身婢女。

正在为她梳妆的绿荷歪头想了想,“奴婢小时候只听阿娘讲过梓莲是个很美的风尘女子,据说她美艳无双,但也蛇蝎心肠。”

“哦?怎么个蛇蝎心肠法?”

绿荷为难地皱皱眉,好像不太敢说。

“这,王妃,您确定要知道吗?”

“你倒是快说啊,有什么?”柳氏好奇地扬起眉,很是急切。

“传说她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与她一道在青楼长大。两人本两情相悦,却无奈不能在一起,两人不能忍受相思之苦,时常偷偷相会,甚至约定好了私奔。”

“后来呢?”柳氏听得下意识地手抚上了手链。

“后来梓莲遇见了皇上,皇上为其美色倾倒,许诺为其赎身,并会接其入宫为妃。可梓莲早已允诺与青梅竹马的恋人私奔,她放不下相爱多年的恋人,但是,她更放不下皇上许诺的荣华富贵。若要选择后者,她就不能让皇上知道那个人的存在。”说着,绿荷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空洞起来。

“于是她假意与那人私奔,其实却雇佣了杀手将其在路上截杀,并用歪门邪道,把心爱之人挫骨扬灰,把骨头磨成珠子制成了手链,四十九天后戴在了手上。”绿荷声音开始变得阴森缥缈起来,那语气就好像她亲眼所见过一般。

柳氏没留意到绿荷的异样,只是听着故事就打了一个冷颤,“她怎会那么狠毒,杀死自己是心爱之人?就不怕她的恋人化鬼报复?”

“怎么会呢?她那么做就是怕恋人化鬼报复,因而设法使他的魂魄被封印在手链里万劫不复,还能偷取恋人的阳寿使她容颜不老呢。”

这时柳氏不经意抬头看了绿荷一眼,却被她发青的脸色吓了一跳。“绿荷,你……你怎么了?”

“啊?奴婢没事啊。”绿荷被这一叫,脸色突然恢复了正常,有些茫然,“再后来,就是梓莲迷惑君王,导致前朝灭国的故事啦。至于她戴在手上的手链,自她死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不过这都是阿娘告诉我的,奴婢觉得当故事听听就算了,当不得真。”

但已经体验过溯光珠效用的柳氏,却知道这个传说是真的。

“对了,王妃,您怎么突然好奇这个来了?”

柳氏勉强笑了笑,“无事,就是昨日与侯爷夫人闲聊不经意聊到了,今日就想听听是否与她昨天讲得一样。你先去催厨房把我的雪燕送过来,剩下的我自己来就成。”

“是。”绿荷不疑有他,听令退下,留下柳氏坐在梳妆台前犹疑不决。

这溯光珠是邪物无疑了,可偏偏又能帮她回复青春,她是继续用,还是把它还回去呢?

“你不想重得夫君宠爱,守住娘家荣华么?”一道凭空的男声,出现在她耳边。可这房中除了她再无他人。她吓得下意识就要把手上的手链摘下扔掉,可是最后还是止住了动作。

是啊,她需要这个东西,就算是邪物又如何?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思及如此,柳氏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此时,一阵风卷来,卷起了窗帘飞扬,透过的阳光明灭地洒在地上,房间里一片寂静。

5

在柳氏焦灼的等待中,日子不快不慢地过了半月,而她的容貌也在以不令人起疑的速度慢慢恢复着年轻娇媚。除了那日有些惊吓,什么异常的事也没有发生,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夜里做梦的次数多了,经常梦见一位青衣少年,而她在梦里则是梓莲。

刚开始是有些害怕,但后来也习以为常,甚至还乐于沉浸在梦境中梓莲与她青梅竹马的恋人两小无猜的感觉。

今儿是十五,照例是她与王爷两人夫妻相处的日子。而她那平常这时候都去妾室院子里的夫君,今天也破天荒地来了她这。

她精心打扮了一番,席上又温言软语。她未老之前本就是名动京城的美人,现在回复青春自是把她夫君迷了个七荤八素。两人用膳沐浴后,就灭灯上床云雨了一番。

看着枕侧沉沉睡去的夫君,她脸上浮现出一抹餍足的笑意沉沉睡去,想必接下来一切都能如她所愿。

不知不觉,一月有余,柳氏也重得了夫君的宠爱。可她总觉得还不够,她想要的,是怀上王爷的子嗣。但纵使夜夜恩宠,她的肚子仍是没有任何动静。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贴身婢女绿荷却告诉她,阿姊怀孕了。

阿姊原本与她是同样的境况,现在却能怀上了孩子,一定有什么法子吧?果不其然,阿姊告诉她,她只是多滴了几在溯光珠上而已。

可是犹及姑娘不是说过,不能多滴么?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柳氏犹疑地看着溯光珠,一时有些迷惘,不知到底该听谁的好。

“侯爷夫人还说,不用顾及那位大人的话。她多滴了几,可现在都是安然无恙。”绿荷在她耳边悄悄说道。

柳氏向来对阿姊深信不疑,当下也就放下了担忧,决定今晚试试,却没留意到手腕上的溯光珠闪了闪,幽幽地发着暗红色的光。

终是到了夜晚,柳氏照例遣散下人,拿出了匕首往手上划去。

“滴答滴答滴答。”看着顺着腕流到溯光珠上,尽数消失不见。柳氏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处理伤口,却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桌上的烛火也已吹灭,唯有窗边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入屋内。四周静悄悄的,一丁点儿声音也没有。在这种情境下,柳氏心有余悸地躲在被窝,生怕发生奇怪的事。

正当她绷紧了神经之际,耳边突然传来的一句“阿梓”,把她吓得魂飞魄散。

她战战兢兢地转过头来,一名青衣少年正站在床前,笑眯眯地看着她,嘴里继续喊着“阿梓”。

那青衣少年与她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那双眼睛清澈见底,一丁点儿戾气都没有,这让她顿时放松了下来,就算明知眼前的少年是个厉鬼,她也害怕不起来。

“我叫柳绵,不是你要找的阿梓。”柳氏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往被窝里缩了缩。

少年歪了歪头,有些疑惑但还是肯定地点点头,“你就是我要找的阿梓,不会错的。我们说好一起离开那里的,可是后来却怎么也等不到你,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他扁了扁嘴,有点难过委屈。

看着眼前少年难过委屈的表情,柳氏心下起了怜惜。他的记忆大概还停留在被杀之前吧。

柳氏本想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但想想还是选择了隐瞒,“怎么会呢,我是不会抛弃你的。”

安慰他一下也无妨吧?

“我就知道阿梓你最好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少年笑得很开心,灿若星辰的眼睛眯起,好像盛满了银河。

柳氏被眼前少年的笑容蛊惑,下意识地说了声“好”,但之后她的身体就失去了控制。

“那,阿梓,把你的血都给我好不好?等我攒够了力量,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少年的脸突然变得铁青诡异。

她想摇头,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点了点头,起身拿了把匕首,毫不留情地向手腕划去。

“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吧。”伴随着少年的最后一句呢喃,柳氏终于失去了意识。

失去血液的身躯很快枯萎衰老,毫无生息地躺在了地上,就像破败的枯叶一样惨败不堪。房里依旧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没有人会注意到有一只黑色的虫子从柳氏手腕上的伤口钻出,随后又隐入了手链中消失不见。因年老色衰失去丈夫宠爱,姐姐教我个方法,让我三天变美女。

6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呢,绿荷心想,打个哈欠后端了盆水走向了王妃的西厢。走到王妃的门前,她敲了敲门,又喊了好几声“王妃娘娘”,可里面仍是无人应答。于是转了转眼珠子,推开了门打算进屋查看,却发现了一具躺在地上的尸体,死相可怖。

她试探地走上前去,仔细看尸体身上的衣服和首饰,赫然是王妃娘娘的。

“果真死了呢。”绿荷再三确认后脸上突然扬起满意的笑容,还上前踢了踢尸体几脚,把柳氏手腕上的溯光珠解下塞进了自己的袖筒里。

她眼珠子转了转,抬起桌子上的脸盆摔在了地上。在一声尖叫过后,惊慌失措地跑出了屋子。

“救命啊,王妃娘娘出事啦!”伴随着绿荷的尖叫,王府很快陷入了鸡飞狗跳的混乱之中。

王府女主人的突然死亡,也如有心人预料的那样,很快惹得龙颜大怒和人心惶惶,可最后还是因为无从查证而不了了之。

犹及坐在宴会客席上,回忆着这几月来长安因柳氏之死而发生的风波,若有所思地看向正坐在宫殿主位上因忆起死去的妹妹而一脸哀伤的侯爷夫人。不对,应该是淑妃。

柳氏死后的长安,又发生了许多事,先是皇上离奇驾崩,侯爷战死沙场,之后就是那平日里看似不学无术的端王居然得到了众臣的支持,继位成了新皇。

没过多久新皇就不顾大臣反对,纳了他那刚丧了夫的堂嫂为淑妃,还放言宁不要江山也要美人。这股痴情当时可羡煞了不少贵女命妇。

唯有柳氏,在众人口中成了得罪鬼神而被降罪死去的罪人,被淡忘在人们的记忆里。可又有谁知道,她只是个可怜的,为丈夫和阿姊铺路的牺牲品呢?

“大人,我家娘娘约您入内一聚。”一位宫女在她耳边轻语,她回过神来才发觉宴会不知何时已经结束,唯有她还坐在座位上走神。她点了点头,跟着宫女到了淑妃的内殿。

“臣妾之前和舍妹得了大人不少的恩德,却还没谢过大人,实在惭愧。说来也是舍妹福薄,若是她还活着,现在定是这六宫之主了。”说着淑妃擦了擦眼泪,开始哽咽起来。

犹及见其这般猫哭耗子,在心底暗骂了句“死不要脸”后,脸上却浮现出沉痛的表情,“斯人已逝,还请娘娘节哀。”

淑妃止住了眼泪遣散婢女,拿出了无数金银珠玉后,又拿出了溯光珠想递给犹及。“当初舍妹从大人处所借之物,今臣妾也应当奉还。”

“溯光珠本就是娘娘之物,何来奉还之说?”犹及笑了笑,竟是没有接过。

淑妃脸上的哀痛刹时凝固,“臣妾不知大人所言何意。”

“娘娘唆使柳氏借走溯光珠,却事先在手链中种下离魂蛊。联合其婢女绿荷,与邪道迷惑柳氏,引诱其割破手腕唤醒蛊虫。柳氏死后再让绿荷拿走溯光珠,这样一来便死无对证是么?”犹及避而不答,却说起了柳氏的死因。

“大人,臣妾怎么可能谋杀自己的亲妹呢?您是不是误会了?”淑妃焦急地辩解着,眼泪边簌簌而下。被溯光珠修复过的娇美容颜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若犹及是个男子,只怕也会心生怜惜选择相信。

“梓莲姑娘两世为人,蛇蝎心肠仍如从前,在下自叹不如。”犹及笑看着淑妃自导自演,不为所动。

“你怎么知道的?”淑妃眼见身份已被拆穿,也不再装傻,眼神凌厉地看向犹及,变脸之快让人诧异。

“三十五年前,娘娘与令妹刚降生之际,在下曾受令尊一邀,为两位算命。凰命不可求,强求莫怪万劫不复。”声音缥缈地传到淑妃耳中,好像隔了好远。淑妃恍惚后回过神,哪里还见得到犹及的身影。

她颓败地跌坐在地上,才发觉自己刚才想要杀人灭口的想法是有多愚蠢。她前世死后,逃过了孟婆汤与阎罗殿的制裁投了胎,却怎么也料不到竟然逃不过那位大人的法眼。

她刚降生柳家之际,柳父的确请过高人帮她与柳氏算命,说两人都是有凰运没凤命,于是她才想到了杀死柳氏改命。

万劫不复?没想到两世算计,还是一场空。淑妃独自坐在地上,半哭半笑地望着周围的富丽堂皇。她不过是想当这六宫之主,享受这荣华富贵,有什么错?

7

“诶,你听说没有?昨晚啊,听说宫里又出了事儿。”人来人往的茶楼,一名京官正在座上和同僚眉飞色舞地说着听来的八卦。朝服还未换下,应是刚下朝不久。

“出了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啊?说一半不说一半,没劲儿。”同僚嚼着花生,急切又不耐烦。

“那皇上刚纳的淑妃,昨儿个自己上吊在自己寝宫里头了,还留了张字条说是自己杀了亲妹,愧对皇上。”

“哟,真事儿啊?但据说那淑妃姿色可了不得,可惜了。”

“那种蛇蝎美人,也得你有命消受啊。”京官对自己同僚的好色嗤之以鼻。

坐在邻桌的犹及笑着将两人的话听在了耳中,转过头来,一名眉目清秀的白衣少年不知何时飘在了她面前,“修逸还未谢过大人助修逸脱离封印,得以报仇之恩。”说着他深深鞠了一躬。

犹及打了个哈欠,“因果轮回本为常道,你之冤情也有地狱之过。在下不过矫正常道,何谢之有?快些投胎去吧。”

修逸低头称是,等他再抬头时,大人已不见了人影。原来的座位上,唯剩一桌一椅一茶杯而已。茶楼里依旧人来人往,喧杂热闹。(作品名:《溯光珠》,作者:南栀向寒。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深夜奇谭,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