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旅游一个媒体人,在风口上辞职开民宿,砸进2000万却只活了3天

一个媒体人,在风口上辞职开民宿,砸进2000万却只活了3天

2020-06-02 来源:一条 阅读数 1176 分享

80后金勰,四年前辞掉了媒体工作,

借着民宿行业兴起的东风,

跑到杭州开民宿,开一家火一家,

平均入住率高到90%以上。

2018年,他回到自己的老家临海,

在市中心租下了4栋不同年代的老宅,

还请哈佛大学建筑系毕业的私交好友,

花2000万进行修缮,

并作为民宿对外开放。

余丰里入口 摄影:吴清山

民宿改造完成之后,

却屡遭台风、疫情重创,

四年的时间里,仅营业了3天,

营业额直接归零,

连当地市长也帮他线上直播卖房。

金勰说:“疫情发生的前期,

这个行业受到的冲击是最严重的,

但它的恢复期却晚于任何一个行业。

即便如此,我依然会尽全力的把老宅保护好,

希望十年、二十年以后,

我能把它完整地交给下一个拥有它的人。”

撰文 张翔宇

金勰在民宿

金勰是80后,台州临海人。2015年,他发现民宿正在风口上,便辞掉了浙江电视台新闻记者的工作,果断入“坑”,跑到杭州开民宿,结果真的开一家火一家。2016、2017年的时候,杭州民宿的平均入住率高达90%以上。

眼看势头不错,2018年,他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台州,租下4栋不同年代的老宅,想花重金改造成民宿。

俯瞰图 摄影:吴清山

惨遭台风、又遇上疫情,

四年只营业了3天

与之前开的民宿都不同,这家民宿的规模很大,占地面积约5000平方米。从设计改造完成到正式开业,花了近四年的时间,费用将近有2000万。

有了杭州的经历,金勰觉得,民宿只要开出来就行,根本不需要考虑太多的问题,市场好怎么做都会有人住。

2019年8月整个民宿全部改造完成,却在8月12日惨遭“利奇马”台风。整个临海城被淹,金勰的民宿也未能幸免。

台风过境后 金勰在一片狼藉的余丰里

台风过后的民宿

四合院是木结构的,平时维护都不太敢用拖把进行清洁,却直接被水淹没了1米。

金勰说:“当时民宿的门都打不开,是我一脚踹开的,院子里一片狼籍,书全部被泡在水里,还有电气设备、机房、家具……直接的经济损失就有几百万,还不包括推迟开业带来的间接损失。”

台风过后,金勰带着员工进行了一些基本的自救,光淤泥就清了好几吨,还置办了新的家具、书籍,整整花了两、三个月才基本恢复。

金勰计划1月20日正式营业,春节的订单也全部订满了,他当时乐观的估算过,台风带来的损失一个季度就能挽回。结果1月23日民宿就被通知关店。从2017年开始改造到2020年,民宿只营业了三天。

关店之后,金勰让所有的员工都回家休息,只有他一个人守店,他还和朋友开玩笑地说,自己的隔离环境应该是全省第一,人均5000平方,还有私家露台、有地暖。

民宿正式复工已经是3月20日,就连临海市的市长都在线上帮金勰卖房,当天直播的在线人数有20万。

花重金请哈佛毕业学霸来改造

民宿所在的是临海老城的中心区,金勰就是在这一带出生、长大的。以前经常路过这几栋房子,他偶尔还会进来看一看。

院子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有些破败,部分的二楼已经坍塌,住在里面的大部分都是老人。

改造后的露台 摄影:吴清山

但这几栋房子围合出的空间格局非常好,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后来院子里的人慢慢搬空了,金勰就四处打听,最终在2018年把这4栋房子全部租了下来。

参与这4栋房子改造的设计师,是和金勰私交很好的朋友,基本都是哈佛大学建筑专业毕业的。因为很喜欢这几栋老宅,他们主动参与了房子的修缮。

因为有过成功经营民宿的经验,金勰知道,市场80%的消费是由女性主导的。所以老宅改造除了保证舒适性,他提出的最大要求就是拍照一定要好看,其他部分,基本完全放手让好友去做。

4栋房子中,有一栋是有着百年历史的四合院,有两栋是六十年代的青砖厂房,还有一栋九十年代的老仓库,通过一道门与外面完全隔绝,既开放又隐蔽。

四合院改造前

四合院改造后

这几个房子,每栋都有自己的故事。最前面的百年四合院,是清末明初的建筑,原本是一个名叫余同丰的当铺,因为房子全部被围合在当铺里面,金勰便给民宿取名叫余丰里。

六十年代的青砖房和九十年代的仓库,以前是老厂房和机械厂。解放后被用作电力局的宿舍,里面住了很多的工人。

4栋房子中间的区域,是共享的卫生间和厨房,之前非常脏、乱、差。全部铲平之后,改成了有点日式风格的小庭院,还有一个镜面水池,十分静谧。

卧室和浴室的面积是1:1

要符合年轻人的审美

现在的民宿里,有对当地人开放的书店,有两个大露台,有占地700平米的庭院,和风格迥异的38间客房,靠一个工业感很强的红色回廊连在一起,既古老又现代。

四合院的二楼只有4间客房,老的梁、木头全部裸露在外面,房顶增加了天窗,将自然的光线引入到房间里,天气好的时候,晚上躺在床上可以看到星星。很多人都说,住在这里有种小时候住在外婆家的感觉。

六十年代老厂房改造后的房间内部 摄影:吴清山

六十年代的老厂房,外表的青砖全部保留了下来。因为进深大,开窗小,设计师把一整栋楼的房顶都掀了,安装了电动天窗,房间瞬间变得非常亮堂。

顶层的一个房间,透过窗户就能看到整个临海老城、古街和古塔。一半传统,一半现代的感觉,很多年轻人喜欢在这里聚会、开派对。

仓库里改造的房间,最大的特点就是卫生间和卧室的面积是1:1,甚至把浴室设计成了全透明的,浴缸摆在了客房的正中间,没有用任何的帘子遮挡。

金勰说:“这完全符合年轻人的审美和生活方式,我认为过来住的情侣或夫妻之间,不要有太多的遮遮掩掩,能够彼此坦诚的相对。”

摄影:吴清山

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

里面却充满惊喜

民宿从外面看起来毫不起眼,但从门口走进以后,就像探秘一样,每迈过一道门都会有新的惊喜。

改造中没有动一根梁、一根柱子,甚至刻意保留了很多具有年代感的物件,比如柱子上的一些标语、口号,甚至连糊在梁上的报纸,都保留了下来。

现在前台的石板,是修缮的过程中从地下挖出来的老石板拼接而成的。还有四合院里的一口老井,是原本生活在院子里的老人取水用的。老厂房里的工业货梯,现在也被当作客梯供客人使用。

民宿周边的老街、老巷,同样也有很多惊喜。从民宿出发,步行5分钟就能到达临海第一古街紫阳街,很多原住民依然生活在这里。烟火味非常浓的白塔桥饭店,也在这条古街上,是当地人最喜欢的饭店之一。

当地人喜欢去的白塔桥饭店

从民宿就能看到的龙兴寺,据说鉴真和尚东渡之前就在这里生活住过一段时间。寺中唯一留存的千佛塔,据说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金勰会推荐喜欢历史、或者攀登的客人去看一看。

金勰很喜欢雨后到台州府城墙上走一走,它始建于东晋,历史上曾多次被拆毁、重建过,戚继光抗倭的时候就重新修缮过它。

据历史学家说,戚继光是先修缮的台州府城墙,才到北京修建了明长城。所以,很多人都说台州府城墙是明长城的范本。金勰小时候,就喜欢和好朋友到这里看风景。

直到现在,金勰逢人还会苦笑说:“惨遭了台风,又经历了疫情,说难听点就是百年一遇的事情,我们一年里遇到了两次,人生也算圆满了。”

金勰觉得,民宿行业与餐饮行业不同,不能做外卖,不能做线上体验。疫情发生后,民宿受到的冲击是最严重的,但它的恢复期却晚于任何一个行业。因为它不是刚需,只有在日常的生活恢复正常之后,民宿行业才能有所好转。

现在,金勰常常会在民宿里接待自己的朋友,亲手帮他们做咖啡。“我始终觉得自己只是短暂的拥有了它,我希望十年、二十年以后,我能把它完整地交给下一个拥有它的人。”

部分资料由金勰提供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一条,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