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西汉丞相田蚡暴死,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西汉丞相田蚡暴死,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2020-06-02 来源:趣历史网 阅读数 395 分享

田蚡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了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汉武帝时的丞相田蚡,因杯酒小怨而冤杀窦婴灌夫的故事不知道大家是否清楚。在弄死了他们二人之后,田蚡就发疯了,经过巫师的一番查看,说是窦婴和灌夫的冤魂守在他的身边要杀他,不久后,田蚡就在惊恐不安的癫狂状态下死了。

这是司马迁《魏其武安列传》中的故事,这个故事中有一个名叫籍福的小人物,在他的身上极有可能隐藏着一个两千多年的历史大迷局。具体是怎样的,我们接着来看。

田蚡是孝景皇后王娡(汉武帝生母)的同母异父弟弟,虽然无才无德,长得还丑,但并不妨碍他日后做大官、发大财。窦婴则是窦太后的侄儿,凭着平息吴、楚七国之乱的赫赫战功被封为了魏其侯,在朝中执掌大权。灌夫则是窦婴的至交。

最初汉武帝还没上位时,田蚡还是个郎官,和窦婴也经常来往,态度非常的谦卑,就好像是他们家的晚辈一样。后来汉武帝登基继位,随着王皇后的逐渐得势,田蚡被封为了武安侯,同魏其侯窦婴开始平起平坐。再后来丞相卫绾因病免职,田蚡便对这个位置有了想法,到处拉帮结派,积极活动。

这时小人物籍福站了出来,极力劝阻田蚡不要去争当丞相,经过他的一番分析之后,田蚡主动放弃了。窦婴和田蚡二人共同执政时曾出现过一段政通人和的局面,就是籍福这个建议下的硕果。籍福一出场就给人留下了智者的深刻印象。

就这样,窦婴最终当上了新的丞相,籍福可以说暗中为其立下了头功,但他并没有向窦婴邀功请赏,也没有任何祝贺他荣升丞相的祝词,而是劝谏窦婴,说:“你天生喜欢好人,憎恶坏人,天下的坏人又那么多,他们一定会诽谤你的,你要学会应付坏人,这样相位才会长久。”然而窦婴根本没鸟他。

后来事情果然如籍福所料,窦婴因触犯了外戚集团的利益而被罢官回家了。田蚡却因善于巴结自己的皇后姐姐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丞相。籍福的先见之明不得不令人佩服。

田蚡得志后,十分的嚣张和贪婪。他看上了窦婴的一块地,派籍福前去索要,结果窦婴毫不客气地怒斥了田蚡的这个要求,后来他的挚友灌夫听说后,更是将传话的籍福一顿臭骂。按理说受到这样的窝囊气,换任何一个人回去,能不添油加醋地如实汇报就烧高香了,可出人意料的是,籍福竟然瞒下了此事,还好言哄骗田蚡说,窦婴就快要老死了,我们再稍微等等就可以了。

籍福深知二人结怨的严重后果,所以宁愿自己背负误解的骂名,也要坚守道义。如此高风亮节,实在是人中楷模。

再后来,在田蚡的婚宴上,嫉恶如仇的灌夫因看不惯他的嘴脸,出言讥讽田蚡,并强要他喝满杯,二人闹僵。随后又指桑骂槐地嘲弄他人,结果婚宴不欢而散。恼羞成怒的田蚡扣押了灌夫,此时籍福又一次不顾个人安危站了出来,代灌夫谢罪,可惜灌夫丝毫不领情,硬抗到底。田蚡随后就给他安了个大不敬的罪名,判处灭族。

窦婴为了营救好友,不惜同田蚡撕破廉颇,揭发他的贪腐罪行。但是在那个以权力为天的社会里,窦婴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被安了个“伪造圣旨罪”斩首。

就在窦婴死后次年的春天,田蚡就突然莫名其妙的疯了,整日嘴里不停地喊着“我服罪,我服罪”,找巫师来看,说是窦婴和灌夫的冤魂缠着他,要杀他。不久后,田蚡就死了。

看到这个大快人心的结局时,我们不禁要疑问了,真是鬼神显灵了吗?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只有内因和外因两种可能。

我们先来看内因。假设田蚡内心的良知发现,负罪感日夜折磨着他,导致他精神崩溃,最终出现这种胡言乱语的现象也是说得通的。但我们从田蚡在婚宴上扣押灌夫的那一刻起,他那斩尽杀绝的狠毒劲似乎就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不管是籍福的谢罪,还是窦婴的求情,亦或是大臣们的劝谏,乃是皇帝的一再暗示,他都丝毫不为所动。他摆出丞相的权威来压大臣,搬出太后姐姐逼皇帝。

所以说,从内因来分析,假设他良心发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如此一来,就只剩下外因了,那就是有人利用当时普遍存在的迷信思想,在暗中替天行道,精心制造了这起因果报应的历史大迷案。

其实说来也简单,只要在夜深人静之时,装神弄鬼搞出一点怪异的动静,或者在田蚡身边时不时出现一些神秘的物件,那么做了亏心事的田蚡内心的恐惧感自然会被诱导出来。此时他身边再有人不断暗示恫吓,田蚡的精神不崩溃才怪呢!

至于巫师的话就更好理解了,田蚡因为婚宴上的杯酒小事就陷害两位贤人的恶行,早就激起了天下人的公愤。在看到田蚡满嘴“我服罪”的癫疯丑态后,任何人都会说是窦婴和灌夫的冤魂要杀他,更何况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巫师呢!

那么这个惊天大迷局究竟是谁制造出来的呢?想来应该满足这三个条件,一来此人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对田蚡的恶行感到极大的愤恨;二来此人胆大心细,智谋超群,深藏不露,大得人心;三来此人必是田蚡身边最信任的人。这样来看的话,只有一人符合条件,他就是籍福。

籍福和田蚡之间并无任何的过节,田蚡信任籍福,籍福也忠心为他办事。籍福四次出场的言行,对田蚡和窦婴、灌夫双方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他为了调和双方的矛盾,避免悲剧的发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出自公心、公德、公理。

如果说,这个局真是籍福制造的,那么我们只能说,这是正义之剑借助他那双正义之手,执行了这场正义的审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趣历史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