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除了吃瓜,打破女性年龄焦虑才是《乘风破浪的姐姐》C位出道的关键

除了吃瓜,打破女性年龄焦虑才是《乘风破浪的姐姐》C位出道的关键

2020-06-13 来源:影视圈杂志 阅读数 912 分享

从网传嘉宾阵容到上个月节目录制再到昨天上线播出,《乘风破浪的姐姐》绝对是今年所有选秀节目,甚至所有真人秀中最受瞩目的。

首期播出后,微博同名话题阅读量达33亿+,豆瓣同名小组人数24万+。朋友圈早上还在感慨周杰伦新歌《Mojito》平平无奇,下午瞬间被姐姐们霸屏。就连芒果超媒的股票都一路上涨了6.82%。

这档节目之所以能如此吸人眼球,除了嘉宾阵容强大外,最主要的是形式和主题的特立独行以及大众对“30+”女性的期待。在网友们对各大选秀节目审美疲劳时,令人眼前一亮。

真实的姐姐,“卑微”的节目组

选秀节目有黑幕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不要说选手,就连明星导师也难逃节目组的掌控。往远了了说,有张艺兴在《即刻电音》就选手去留问题被闭麦,被网友调侃“如果你被绑架了请眨眨眼”;往近了看,有朱正廷在《舞者》被节目组要求点评选手时说“小姐姐你好美啊”,随后舞者要回应他“我不是小姐姐我是小妹妹”。

但是《乘风破浪的姐姐》却是姐姐们说一不二,节目组只能在线卑微,求生欲爆表。

其它选秀节目的选手都是面带微笑配合表演,姐姐们却个个人间真实。对于节目组的吹捧,张雨绮直接自爆:“不喜欢我的人也可多了,上面说我性格有问题的人,多的是了,你怎么不看评论呢?

被要求做自我介绍时,宁静平静拒绝,表示自己几十年不是白干的。

在没有彩排的情况下,黄圣依直接打断演出,要求重新调试耳返。在录制时间过长,姐姐们都很疲劳时,对着麦催促工作人员送上牛奶。

录制过程中,姐姐们也时常灵魂出走,时而站起来溜达放松,时而躺下舒缓身体,时而吃水果解饿,时而拿起手机自娱自乐。而工作人员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尽力配合,场面一度十分和谐。

当然了,节目组的乖巧不仅体现在录制节目与姐姐们密切接触时,私下也是言行一致。比如,在所有的宣传文案中都是按照大家姓名首字母排序;将评委杜华的评价都打上“仅代表杜华女士个人女团标准”;为了让姐姐们的节目避开广电审核的危机,不仅裸奔,连网站首页推荐位都不敢放出。

除了节目组,“历险”的黄晓明也时刻走在成为端碗艺术家的钢丝上。节目中对每一位姐姐都夸奖式加油打气,在导师们“危险发言”时,强行将话题引向“她本来就很成功了,这样已经很厉害”的轨道上。节目外也是尽心尽力,连发30条微博花式打call。

女团定义或因它而破

无论是两年前的《创造101》还是今年的《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内地女团选秀节目始终在强调打造水平最高的女团,以及探讨女团究竟应该如何被定义。

作为国内首档女团选秀节目,《创造101》中最受争议的便是杨超越和王菊,前者是具备女团的颜值但实力不济,后者是与传统女团审美背道而驰但个人魅力凸出,最终前者高位出道,后者黯然出局。

乃至今年《青春有你2》的选手上官喜爱,实力毋庸置疑,长相则不够甜美,也没能挤进出道位。这些足以表明,选秀节目所谓的重新定义不过是嘴上说说,最终pick的还是传统审美线上的选手。而不走寻常路的《乘风破浪的姐姐》或许会实现这个可能性。

首秀规则是按个人特质、成团潜力、舞台表现力和声乐表现力进行打分,而占据评分主导地位的人是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

她一向深谙韩国流水线式的女团造星模式,所以在节目中对于姐姐们的评价也是以高颜值、舞蹈好、气质佳且不能太过性格化为标准。以至于给表现并不那么亮眼的黄圣依打了高分,反而让唱得震撼全场的丁当坐了冷板凳,理由是前者形象好,后者唱得太好会显得其他成员不够好。

这样的女团评价标准引来众多网友的不满,丁当本人也在微博表态,“如果这真是您的成团标准,我尊重您的决定。那么还是赶紧把妹妹我淘汰了吧。

杜华的公式化女团标准究竟对不对,虽然吐槽的观众很多,却也无法百分百被判定为错误。不过,她把这套标准用在姐姐们身上无疑是不明智的。

毕竟,《乘风破浪的姐姐》本身就是一个专业度没有那么高,赛制也没那么严格的选秀节目,姐姐们各不相同的性格是她们的特色,让她们成为模式化的营业女团对于观众来说吸引力不大。用公式去打造本就不符合公式标准的团体,更是一种错误。

首秀快要结束之际,除了杜华之外的另外两位评委开始意识到,独特恰好是姐姐们的优势,30+姐姐选出来的女团应该是尊重她们的独特,而不是试图定义她们。

女性不该有宿命论

前几天,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被网友讽刺“一个女人最大的败笔就是没有一个儿女,所谓活出了自己都是蒙人的!”事件发酵后,戚薇、李若彤等艺人纷纷发文反驳。女性的平权从未停止,但社会对女性的偏见也从未消失,女性的成功若是以婚姻和生育为评价标准的话,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何在?

尤其是“30+”的中年女性,背负的压力更大,娱乐圈只不过是一个缩影。去年,在FIRST电影节上,海清、姚晨和宋佳就中年女演员的困境进行了探讨,她们觉得这个年纪的女演员被框进了母亲、妻子和婆婆的角色里,无法转型没有发展。

事实上,综艺节目中也是如此,“30+”的女艺人大多在《妈妈是超人》中带娃,在《婆婆和妈妈》接受婆婆评判,在《妻子的浪漫旅行》中大谈婚姻之道,甚至在《女儿们的恋爱》中被催婚。女性更多的活成了一种符号,失去了自我。

杨丽萍在回应质疑时道,“望我们都能自在,如我!”《乘风破浪的姐姐》之所以能让观众忘记撕逼、编梗、吃瓜,开始走心,就是因为姐姐们打破了社会对她们的定义,让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不再畏惧年龄,不再焦虑。

比如张雨绮,对于化妆师的紫色眼影直接拒绝,对于评委们“门面担当”的定位表示不服,并直言要“C位出道”。一直流言蜚语缠身的张雨绮并没有因此变得缩手缩脚,更换经纪公司后的她不仅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更加自由随性。

不仅赢得起更要输得起,演出前张雨绮张雨绮就说,“我就算真的不行,也不会失去自信,我会自信地拎着行李走出去。”这样直率可爱的她一跃在观众心中从“铁拳大佬”变成温柔“小雨”。

还有伊能静会大方坦言自己出道36年;钟丽缇质疑只有20岁的女生才能赢,只要努力,20岁和50岁没什么不同;万茜认为女性不同年龄段有不同的魅力;郑希怡充满激情的舞台让弹幕打出“有点不那么害怕变老了”......

就如节目片头的旁白所说:“三十岁以后,人生的见证者越来越少,但还可以自我见证;三十岁以后,所有的可能性不断褪却,但还可以越过时间,越过自己。”年龄不应该成为女性的束缚,女性也不应该被世俗眼光禁锢,独立、自信、勇敢的人,即使“30+”也同样魅力十足。

内容总监:吾嘶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影视圈杂志,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留学移民培训类赞助商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