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志愿军老兵回忆:跟着我入朝的女兵,没几天就被美军飞机炸倒7个

志愿军老兵回忆:跟着我入朝的女兵,没几天就被美军飞机炸倒7个

2020-06-15 来源:这才是战争 阅读数 699 分享

作者:单传增,1930年农历5月20日出生于山东新泰县谷里镇东蒲家庄。1940年3月,被中共山东地下党组织安排在新泰县刘杜镇解放区抗日高小读书,任儿童团团长。1944年12月参加八路军,在山东军区三分区卫生所任护士、护士长。1946年3月,在山东军区华野15医院任护士长(后任助理军医)。1947年入党3月入党。孟良崮战役时任助理军医,1949年12月,淮海战役中在华东野战军15医院救护队代理政治指导员。1949年3月徐州解放军第16医院任助理军医。

1950年12月奉命到辽宁旅顺前苏联所设的医院集结,赴辽宁丹东鸭绿江对岸的朝鲜清水地区建立医疗救护站任临时政治指导员。1951年3月在朝鲜的救护战场上,我被徐州解放军第16医院任命为军医。1954年3月在徐州解放军第88医院任军医(后任内科主治医生、内科党支部书记、医院团工委书记)。1959年7月至1964年7月在重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军医大学读书,毕业。1968年6月随济南军区组建的五师先遣队到新疆,为五师在新疆驻地的环境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我任负责人。1971年5月我奉军委命令,秘密派往新疆马兰基地参加核试验,我任动植物核试验小组负责人。1972年6月在新疆军区陆军第13医院任医务处主任(五师代管)。1979年12月转业在青岛港务局港口医院任院长兼党委书记。1990年12月任青岛港务局调研员、离休。

在战争年代里,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实施战地救护,7次荣立三等功,其中集体荣立3等功2次。1955年荣获解放勋章1枚。解放后被评为五好医生1次、在陆军第7军医大学被评为五好战士1次。

1950年12月,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进行,我奉命到辽宁旅顺前苏联陆军所接收的日伪医院集结,然后我带领16名卫生员,赴辽宁丹东鸭绿江对岸朝鲜的清水地区建立医疗救护站。

抗美援朝初期,美军利用空中优势,将通往朝鲜的几座大桥全部炸毁,我军发明了用浮桥和舟桥快速搭建铁路桥的方法运送军事物资、军队和返送伤员。

我仅在朝鲜清水境内的医疗救护站呆了17天,就携带90多名重伤员,返回到国内的旅顺苏联陆军接收日军建立的医院,在那里我与苏联军医一起救治伤员。救治的伤员大部分是美军飞机炸伤和部分枪伤。在这个苏联陆军医院救治伤员期间,我与徐州解放军第16医院朱杰院长一起接收了这个医院。由于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激烈进行,伤员越来越多,我再次率领30名护士去朝鲜清水的救护站。二次返回清水时,我第一次带去的16名卫生员,有2名男兵、4名女兵被美军飞机炸死,3名女兵受伤。我在朝鲜的清水医护站呆了2天,携带100多名重伤员返回徐州中国人解放军第16医院。

抗美援朝期间我所在的医院,收治的重伤员大部分是被敌机炸伤和射伤。其中有脑部中弹来我院做开颅去弹片手术的;有脊椎中弹取子弹手术的;有因燃烧弹造成大面积烧伤的需要做植皮手术的;有四肢骨折手术内固定的;有四肢因冻伤截肢的。

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志愿军有一条铁的纪律,严禁使用轻武器对空射击敌飞机,避免暴露我军军事目标。致使美军飞机肆无忌惮超低空轰炸我军阵地。当时有许多志愿军干部战士,看到战友被炸牺牲,情不自禁的端起轻机枪或冲锋枪、步枪打敌飞机,为此还遭到严厉处分。

1951年2月24日龙头山狙击战,10架美军飞机对我军阵地进行狂轰乱炸、超低空扫射,给我志愿军造成重大伤亡。志愿军战士关崇贵看着战友牺牲,英勇的端起手中的机枪,向飞机开火,几梭子子弹就成功击落一架敌机。本来他因违反战场纪律要受到严厉处分,但是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得知后,却嘉奖了他。自此,我志愿军取消了轻武器打飞机的禁令。

面对志愿军取消轻武器不允许打飞机的禁令,美军并不知晓和防范,还是继续胆大妄为。1951年4月18日上午,8架美军飞机自持着精湛飞行技术,嚣张的对我志愿军63军188师562团和563团的阵地进行低空轰炸和扫射,两个团几千个步枪、冲锋枪和近百挺轻机枪一起对敌机开火,很快就击落2架飞机,击伤数架飞机,美军飞行员跳伞因离地面太近,手中的应急红伞还未打开就坠地身亡。美军气急败坏,又派来16架飞机进行二轮轰炸。我志愿军采用同样方法,又击伤美军飞机7至8架,击落美军飞机数架。跳伞的美军飞行员无一生还。自此,美军再也不敢采用低空扫射我军阵地,这样美军对我军阵地的威胁也大打折扣。

在这次英勇射击美军战机的过程,我军也有上百名志愿军牺牲,受伤的也有300多名。有40多名重伤员转到我们接收的旅顺陆军医院,其中有两位伤势较重的,在我的陪同医护下,来到徐州中国人解放军第16医院,我和徐州中国解放军16医院外科被俘的前国民党少将刘军医一起,为这两名志愿军干部战士做了手术。

我救治的两名重伤员一位是左下肢截肢,一位是腰椎中弹手术。手术后左下肢截肢的那位战士,醒来时,当他发现左下肢没有时,由于受麻醉的影响,神志尚未完全清醒,拿起他床边为他准备的拐杖朝着我的头就打来。当时我正在全神贯注地为他检查伤口的包扎,未注意他的激烈反应,就被他打中头部,摔倒在地,好在我受伤不重,几天后就恢复了。几天后我又来到这位战士的身边,我没有埋怨他,继续和蔼地为他检查治疗。这时他已经麻醉反应消失,头脑清醒,他怀着内疚,伸出右手,躺在床上,含着眼泪给我敬了个军礼。

另一位志愿军副连长是腰椎中弹手术,手术很成功,没有因手术造成其它部位的伤害。

在我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这两名干部战士都取得满意的医疗效果。

我勉励他们:你们不仅要活着,而且要自强不息的过好今后的生活。

为了感谢我,这两位志愿军战士出院时给我赠送了一面锦旗。

这面锦旗也就被我一直珍藏着,都快七十年了。

送我这面锦旗的志愿军副连长和另一名战士,他们都是63军188师563团的,美军飞机低空飞行对我军的阵地扫射,他们两人,一个用双肩低着头托起轻机枪,一个人操作轻机枪瞄准美军飞机射击。飞机被打中油箱,美军飞行员被迫跳伞。由于美军飞行员低空跳伞,主降落白颜色伞没有打开,辅助的红色降落伞刚打开后,飞行员就落地,造成美军飞行员摔死。

而美军飞行员在低空扫射时的子弹也将这两位志愿军战士击伤,一名是击中腰椎,一名是击中左后腿。

而缴获的是已经打开的红色的降落辅助伞,被战友们用刺刀裁开,分给了当时守护阵地的每个志愿军干部战士。

他们两个人受伤后,被救护队用担架抬下火线,将每人分到的这块红色降落伞布都带到我们医院,我为他们精心救治了4个多月。

康复后,他们又将每人保存的这两块降落伞红布拿出来,让护士帮忙到徐州市的锦旗店铺制作成锦旗,制作的两面锦旗,一面是赠给我做军医的,一面是赠给医院的。

当时,我们徐州中国解放军第16医院还住着一些国民党被俘将军,其中有一个将军也住在骨外科,也是我负责对他在抗日时留下的腰伤进行治疗。他每天都到受伤的那位叫周永财的副连长病房询问抗美援朝战场上的情况,他得知63军188师在朝鲜战场上用轻武器,一次击落6架飞机和击伤7至8架飞机,他非常诧异地说:“简直不可思议!”我们受伤的这位周副连长告诉他,是63军军长傅崇碧得到彭德怀司令指示后,命令我188师所有的团,在阵地上可以使用轻武器打飞机。没想到我就能和我的战士张志远代表188师563团打下美军一架飞机。我们虽然受重伤,但是非常值得。这位国民党将军非常激动地说:彭德怀了不起,志愿军了不得!

这位将军说:1947年春天,国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指挥所属部队20万人,在空军一部配合下,采取重点进攻方针,向我陕甘宁解放区猖狂进犯。当时,彭德怀指挥延安边区的部队。面对国民党军队出动的100多架飞机对延安的狂轰乱炸,彭德怀当时就严令不允许使用轻武器打国民党的飞机,就是避免暴露我解放军主力部队阻击的位置。不过延安保卫战中,也有一次特列,使用轻武器打飞机,暴露了延安部队的炮兵部队目标,招致国民党派飞机把这个炮兵阵地炸了个底朝天,国民党空军还给参战的飞行员立功授奖。事后才知道,这是彭德怀刻意安排延安边区军民用木头伪装了一个假炮兵阵地,故意使用轻武器打击敌机,故意暴露目标,让敌机上当。这次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上,以大无畏的精神废除不允许使用轻武器打敌机禁令,真是有着异曲同工的作战思路,并且取得了一次打下美国6架飞机击伤8架的辉煌战果。这位国民党将军讲的这个故事,我如今还记忆犹新。

今年10月是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日,我十分缅怀为保家卫国而牺牲的志愿军战友,我也十分敬佩那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伤残战友。他们的精神将彪炳我军史册!牺牲的战友英灵将永垂不朽!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这才是战争,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