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2019中澳贸易投资“相爱相杀” 背后影响因素揭秘

2019中澳贸易投资“相爱相杀” 背后影响因素揭秘

2020-06-15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阅读数 888 分享


今年6月,KPMG澳大利亚与悉尼大学联合发布了《揭秘中国企业2019年在澳大利亚投资报告》,这是这项系列年度报告的第十六期。

中国对澳投资趋势要点

根据《揭秘》报告,2019年度:

· 中国对澳洲的项目投资较2018年下降了62.2%(按美元计)

· 交易数量已大幅下降(减半),回到2013年的水平

· 交易规模缩小很多,79%的交易规模在1亿澳元以下

· 中国民营企业投资占交易总额的84%,继续上升

· 塔州因蒙牛15亿收购贝拉米获得了中国最多的投资(44%)

· 对新州的投资聚焦商业房地产和服务(占比31%)

· 对维州的投资聚焦农业和商业房地产(占比12%)

澳政府官方数据亦印证了中国对澳投资的整体下滑趋势。

本网先前报道,据澳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上月最新发布的报告,截止2019年6月30日的2019财年,FIRB受理的外国投资申请额(含房产投资)上升了679亿澳元,达到2310亿澳元。

但中国对澳的新增投资额从前一年的237亿澳元降至131亿澳元,降幅为45%,继上财年之后再创2016年以来的新低。

从FIRB审批数据看,中国大陆在2019财年从第二大投资国变为第五大投资来源地,落后于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和日本。

详见本网先前报道《中国对澳投资断崖式下跌:2020会反弹,还是反转?》。

6个主要行业投资分布情况

年度最大笔投资交易回顾

根据《揭秘》报告,2019年食品和农业领域完成了三笔并购交易,总金额为15.3亿澳元,成为2019年吸引中国投资最多的行业,占全年总投资额的44.5%。

其中蒙牛乳业以15亿澳元收购贝拉米澳大利亚有限公司问鼎年度最大手笔交易。

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批准该交易的前提条件是:

- 蒙牛乳业须保持贝拉米董事会的大多数成员为澳大利亚公民

- 未来十年内将其总部保持在澳大利亚

- 投资至少1,200万澳元用于建设或改善贝拉米在维州的婴儿配方奶粉加工厂

2019年中企在澳主要投资交易 / 图片来源:KPMG澳大利亚

传统热门领域:房地产投资减半

根据KPMG《揭秘》报告,2019年,中企对澳商业房地产(不包括购买住宅)投资总额约为15亿澳元,同比下降51%。

报告指出,下滑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投资者选择通过基金或者其它投资路径投资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

主要特点有:

- 投资并购规模整体偏小,5000万以下交易占七成

- 住宅开发仍是热门投资方向,占比40%

- 工业物业占比20%,主要是招商基金对 PropertyLink相关信托的投资

- 办公物业、零售和酒店资产占比紧随其后,分别为15%,14%和10%

- 悉尼吸引近一半的投资,墨尔本占34%,布里斯班、凯恩斯和黄金海岸次之

传统热门领域:矿业投资遇冷

2019年,中国对澳洲矿业的投资下降了55%。

KPMG《揭秘》报告认为,原因在于两方面:首先,由于中国国内对排放要求的监管愈加严格,中国对澳大利亚传统采矿业的投资减少;其次,中国投资者愈加倾向寻找优质矿业资产或将投资转移到其他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的六个矿业投资项目中有四个涉及锂矿。

“投资者包括领先的锂离子化合物和电池制造商,例如CATL、宁波杉杉和江西赣锋。这些战略投资者是特斯拉、比亚迪和宝马等全球一些领先公司的供应商。”

相关详情请见澳华财经在线报道:《与宁德时代合作 皮尔巴拉矿业公司更具竞争力》、《宁波杉杉增持锂矿商Altura 投资超1亿人民币》。

新兴热门领域:波澜不惊

曾在2018年吸引34亿澳元投资的澳洲医疗保健行业,在2019年却并无直接、大规模并购投资产生。

服务业晋身第四热门行业,投资标的包括两家教育机构、一家金融服务机构、一家酒店管理类企业。

可再生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电池储能等领域持续吸引中国民营投资者关注,但交易规模很小,许多交易为未开发的绿地项目。

“相爱相杀” 背后影响因素揭秘

根据《揭秘》报告,自2008年以来,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投资累计超过1,070亿美元,在以下方面对澳洲发展起到重要助益:

·促进澳洲在GFC后的经济复苏和繁荣

·推动新项目建设

·创造本地就业机会

·增加和多样化出口

·以及其它相关利益

然而,短期内来自中国的投资热潮已经过去,可以看到: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新项目投资已经连续两年显著下降

·且2019年交易额和交易数量均急剧下降

中国对澳投资的连年持续下滑受到多方关注。

FIRB主席戴维·欧文(David Irvine)指出,2018/19财年,从投资额上看,来自中国的投资申请数量有所减少,反映出中国投资额自2015-2016财年达到峰值以来一直呈下降趋势。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澳双边贸易额保持连年持续增长——据《揭秘》报告,中澳双边贸易额在2018/9年度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为2,350亿澳元,增幅21%。

这种“相爱相杀”传递出复杂讯息,显然,中澳经济与资源互补的基本格局没有变。

对于投资交易的下滑,KPMG认为原因在于三方面:

·中国政府对资本外流的控制更加收紧

·国有企业将投资从发达市场转移到“一带一路”倡议国家

·中国投资者认为澳大利亚政府的投资准入更加严格

其中前两条对于中国企业在全球范围的直接投资都有影响,而第三条对应的是澳洲外资监管政策的调整。

今年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澳政府外资审核产生临时变化:

· FIRB 强制审核的投资金额门槛降低至零,即无论案值大小一律审查

· 允许更长的审核时间,可长达6个月

· 2020年3月下旬开始实施,结束时间未知

报告进一步指出,迄今为止,由于条款和程序的原因,已有两个中国在稀土矿石领域的投资申请拒绝或终止。

2020前景展望:挑战机遇并存

展望前景,KPMG在《揭秘》报告中给出的主要判断是:

·相信中国和澳大利亚的交易活动仍会继续

·应对 COVID-19对全民健康和经济影响,是中澳两国政府和企业目前的首要任务

·近期的外交紧张局势有可能使中国对在澳投资的看法有更加负面的影响

·中短期内,不会有很多新投资者对澳大利亚做大规模投资,因边境现在已关闭,新的投资交易和尽职调查活动无法进行

·在澳大利亚已有运营的中国企业数量已经很多,预计它们会持续进行投资、剥离等交易活动并推动双边贸易

· 预计类似蒙牛等混合所有制企业投资会更加频繁的出现

换言之,受中澳外交紧张局势及COVID-19疫情特殊情况影响,今年中国对澳投资大概率将保持低迷,但中企对澳投资活动会以不同的方式和形式持续开展下去。

在评论中国对澳并购交易兴趣时,德勤并购项目部主管Jamie Irving有类似观点,他表示,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时常经历挑战,可以看到2019年中资在澳并购交易整体比较低迷。

“但COVID-19可能会是个催化剂,刺激澳大利亚改变与外国资金池的互动方式。我们已经看到许多中国企业追寻并购交易的早期迹象,中资跨境并购交易有着持续的动力。

“澳大利亚仍有中国所需要的资源与消费品,而中国有澳洲所需要的外国资本。希望在后疫情时代关税与投资限制政策能够向更加平衡的方向调整。”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华财经在线,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