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20岁年入千万,工作5年就退休,能进这个圈子的都是天选之子

20岁年入千万,工作5年就退休,能进这个圈子的都是天选之子

2020-06-19 来源:一条 阅读数 579 分享

英雄联盟表演赛项目冠军6月3日,

2020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开始前两天,电竞传奇选手Uzi(简自豪)宣布退役,

引发一批80、90和00后在社交网络上感叹:

我的青春结束了!

电竞是一个2017年才崛起的新兴行业,

“高收入”是这个行业的关键词,

十五六岁刚入行的人月薪已过万,

顶尖职业选手年入千万,

2019年的微博之夜上,

年度人物前十中有三位是电竞选手,

Uzi更是打败了王一博和肖战,排在榜首。

与此同时,这一行的职业生涯空前短暂,

一般巅峰期只有一两年,

最长的也只有5年,

入行需要具备相应的运动天赋和聪明的头脑,

还有每天强度极大的训练量,

80%的职业选手都有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

基本都在24岁之前退休。一条采访了5位电竞选手,

他们入行的平均年龄不到18岁,

有的是业界大拿,有的是刚入行的新手,

他们讲述了电竞这一行光鲜亮丽的背后:

“想要入行,并不是喜欢打游戏就可以,

这一行的残酷,和任何一门竞技体育相当。”

撰文 鲁雨涵

一旦成了职业选手,你打游戏就只有一个目的:赢

姿态 97年生 15岁成为职业选手 前RNG战队上单

我最开始当职业选手的时候是2012年,算是国内最早一批职业选手之一。当时我才15岁,打游戏比较猛,和几个朋友自己组了个队伍打线上比赛,后来就被职业战队看上了。虽然长辈不太理解,但是身边的同龄人都觉得我挺酷的。

那时候电竞在国内还不是特别正规,队里就五个队员,再加上一个经理和一个领队,7个人每天就知道训练。职业选手和普通人是有时差的,基本都是下午起床,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天亮了才睡觉,每天的训练时间普遍在16个小时以上。像这样的训练量,对普通玩家来说,别说一个月,就算只坚持一周,每天16个小时,肯定都受不了。

我年轻的时候性子比较烈,享受的是对线时击败对手的快感,后来才慢慢开始考虑战术和策略,以团队成绩为重。和普通玩家相比,职业选手在技巧、操作以及和队友的配合上都会专业很多,而且他们自己会对这些细节非常在意。因为一旦成了职业选手,你打游戏就只有一个目的:赢。

一般职业选手的巅峰时期是16-22岁,我就是在22岁退役的。我的职业生涯其实挺坎坷的,辗转了很多战队,2018年初加入RNG,年底就退役了。2019年初的时候,战队正在经历转型期,兄弟们都挺不容易的,我就决定回去帮帮大家,不过很快就又离开了。身体上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心态上有一些变化,毕竟也打了6年职业,到时间该退出了。

退役之后主要在做游戏主播,生活会自由得多,因为不用像之前那样每天固定十几个小时训练,能有时间出去吃个饭,或者自己休息放松一下,要是我今天不想玩《英雄联盟》,还可以去玩一下其他游戏。

从我刚开始打职业到现在,电竞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们训练就随便找个房子一租,六、七个人搁里面一住,然后就开始闷头打。现在每个战队都有自己的大楼或者训练基地,分好几个部门,队里有十几个选手,设置系统性训练,还能给队员配厨师、队医、心理辅导,各种配套服务都很齐全。

有的战队还会给想打职业的小孩子们开青训营。尤其是给父母那一辈的人的感觉也不一样了,以前他们就觉得我们是“不良少年”,现在也开始正视这个职业。

正规化以后,竞争也更加激烈。这年头新选手想要出头,比我们那时候还要更难。除了努力训练以外,好好思考一下自己当初为什么想成为职业选手,这是最重要的。

每天强迫自己玩十几个小时

老帅 94年生 22岁成为职业选手 AG超玩会中单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第一位身价超过千万的选手

2019年KPL秋季赛冠军,总决赛MVP

我从2015年开始打《王者荣耀》,那时候这个游戏才刚刚上线,我是最早的一批王者段位的玩家。2016年我辞掉了房屋销售的工作,开始做游戏主播,同时开始组战队打比赛,一直打到现在,好像就没有停下来过,刚过去的这段疫情特殊时期是我打职业四年以来最长的一个假期。

很多人觉得训练就是打游戏,但是只有体验过了才会知道,完全是两码事。游戏平时随便玩玩,不需要给自己设限,就挺开心的。但是职业训练不一样,每天强迫自己玩十几个小时,每一局从头到尾都要很专注,还要在打的过程中不断反思和积累经验。像我们平均每天训练时长都是12小时往上,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训练,基本没有喘息的时间,有时候睡觉的时候脑子里也都是训练。

最常见的训练内容就是和其他战队约训练赛,大家的水平都很高,哪怕只是训练,精神也需要高度集中,强度其实和正式打比赛的时候差不了多少。

除了训练以外,自己也要去看视频复盘,找自己的问题,然后在实战中完善。像《王者荣耀》这种团队游戏,还需要跟队友有比较好的沟通和配合,这些都会体现在你的职业水平上。

现在电竞圈的竞争越来越大,很多人挤破了头想成为职业选手,但真正能拿冠军的只是少数。选择打职业,也就意味着要放弃很多东西。一般职业选手都是从十几岁就开始训练,肯定没法继续完成学业,也要做好训练会很辛苦和枯燥的心理准备。当游戏变成竞技之后,就很难再从游戏本身获得单纯的快乐了。

没有人能一直打(职业),年龄和身体都不会允许,到了最后,所有选手都会面临转型的问题。冠军是所有职业选手的梦想,我是幸运的,这个梦想已经实现了。拿到冠军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有很多其他的梦想,所以现在也去想尝试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我不再年轻,可总有人正年轻。这个赛季休息一下,既是给自己体验别种生活的机会,也是给新选手让出一个发挥自己的舞台吧。

电竞女选手基本打不上比赛

小月儿 99年生 16岁成为职业选手 KA女子战队ADC

这是我当职业选手的第五年。虽说是职业选手,但是2020年到现在,我还一次比赛都没有打过,2019年全年也只参加了一次大型比赛。现在仅剩不多的电竞女选手差不多都是这个情况,你看到的在直播平台上的技术型游戏女主播,大多数以前都是职业选手,都是因为没有比赛可打,只能转行。

我从16岁开始加入女子电竞战队,当时战队给出的条件是月薪4000,包吃包住,还能每天打游戏,我就报了名,一个人从成都到宁波参加训练。训练了两个月之后,感觉自己适应得还不错,就决定辍学专心打比赛。我从小就很独立,爸妈也不太管我。我把我妈喊来宁波,她签完合同,第二天就飞回去了。

后来我在上海找了一支新的战队。当时参加训练的一共有14个人,老板给我们包了个公寓,环境非常封闭,训练也很枯燥。上午11点打卡,12点吃饭,下午1点开始训练到晚上十点半,凌晨一点断网,每天如此。训练时不能看手机,电脑上也不允许装娱乐软件,每周休息一天,如果遇到比赛就连休息日都没有。

和男孩子相比,女孩子进入电竞圈的年龄要普遍大一点,很多男孩子15、6岁就开始训练,女孩子大概要到18、9岁。主要是因为人们总觉得女孩子打游戏更“不务正业”一点,所以很少会有人坚持下来。不过我们那时候出去打比赛,状态好的时候还是可以和男孩子拼一拼的。

2016年是女子电竞的巅峰时期,最多的时候一场比赛能见到100多位女选手。不过女子电竞的比赛大部分都是个人承办的,很多老板纯粹是有钱和有兴趣,对于公司运营和管理一窍不通,很快就都倒闭了。

《英雄联盟》的正统电竞是从2018、2019年开始产业化和资本化的,女子电竞也就是在这两年消失的。其他游戏比如《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电竞产业还处在起步的阶段,女选手还有不少出场机会。但是《英雄联盟》发展得比较成熟,已经完全剔除了女子分部,没有比赛,也没有新人进来。本来女的水平普遍就比男的要弱,我们以前就是边缘型的职业选手,现在就完全被淘汰了。

现在我们战队算是《英雄联盟》女子电竞的独苗,也就只剩下5个人。其实老板也希望有比赛打,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活”下来。为了养活整个队伍,只能让我们去直播,做解说,跑活动。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以前打比赛的时候,比较轻松,每天只要打排位赛和训练赛就可以了。现在要处理很多和游戏没关系的事情,挺累的,精神上不太撑得住。

在这个年龄做不到的事情,可能就永远都做不到了

李逍 00年生 19岁成为职业选手 OMD战队打野

喜欢打游戏的学生,应该都有一颗想当职业选手的心,我也不例外。今年我从iG转会到了OMG的二队OMD,作为首发打野,第一次登上了职业赛事的赛场。

2019年,我通过比心青训营的招募,被iG战队的教练选中进行线上试训和试打比赛,最后通过审核,入选了iG二队,身份相当于是战队练习生。一开始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入选之后才发现,一切都和我想象得完全不一样。之前都不明白比赛规则,以为去了(战队)就能打比赛,没想到这才是一个开始。

真实的训练比我想象得还要辛苦。就像有一句话说的那样,职业选手永远见不到早上的太阳。一是因为大家到了晚上的精神总是比较亢奋,还有一个原因是晚上打排位赛的人比较多,匹配起来比较快,可以节约等待的时间。

我现在一般中午12点起床,一直训练到凌晨3、4点睡觉,除了教练组织的6个小时训练赛以外,基本都在自己打排位,最长一天能训练15个小时。所有职业选手都是这样过来的。

之前在iG二队的时候,我们的训练室和正式选手就是上下层的距离,但是从来没有接触过,只在电梯里碰到过他们。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就是Theshy(iG战队上单选手),他实在是太厉害了,怎么能打得这么好。对我来说,他就是我前进的一个目标,也能起到一个激励的作用。虽然现在还没这个资格和他交流,希望以后可以有成为队友或者对手的机会。

职业选手对年龄的要求很严格,大部分人的巅峰状态就是在23岁之前,再往后就会明显感到自己的精力和反应速度不如从前。所以大家都有一种紧迫感,在这个年龄区间做不到的事情,可能就永远都做不到了,这也是为什么入行年龄越来越小的原因。

所有职业选手应该都会对冠军有一种特别的执念,能力强不是永恒的,未来总会冒出来比你更强的人;但是冠军是永远都在那里的,你得过了,那这个荣誉就永远是你的。我以后也想打正式比赛,拿冠军,再去世界赛上打,再拿冠军。这是所有职业选手的梦想,也是我的目标,除此之外,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梦想了。

从“不务正业”到“为国争光”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正式体育竞赛项。但是直到2013年3月,体育总局才正式组建电子竞技国家队,出征当年的亚洲室内运动会。此举引起了大众对“电子竞技是否算是体育项目”的争议,还有体坛运动员公开表示了对电竞的不屑:“玩游戏都可以拿奥运冠军,那我们这些项目练得这么辛苦真白干了,干脆好好玩游戏算了。”

中国电竞第一人、两度WCG魔兽争霸世界冠军SKY(李晓峰)随后发声说:“作为一名电子竞技选手,我没有过人的天赋,为了取得比赛的胜利我曾经夜以继日的练习,这不仅是对身体的挑战,更是对精神意志的考验。如果人们真正认识到电子竞技的内涵,他们不会认为这仅仅是游戏。”

大众对电竞的误解,大多源自于对游戏的偏见。然而,电竞和游戏之间存在本质差别。游戏是一种娱乐,而电竞是在虚拟环境之下,团队和团队、人与人之间的智力、体力和策略的对抗。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电子竞技终于慢慢摘掉了“不务正业”的标签,被主流大众所认可和接受。2018年,雅加达第18届亚运会第一次将电子竞技纳为表演项目,中国斩获两金一银。也就是在这场比赛上,很多人第一次知道,原来“打游戏”也可以让五星红旗在世界性体育赛事上升起。在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上,电竞项目将成为正式项目。

根据艾瑞咨询在去年发布的《2019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研究报告》,2017年以后是中国电竞行业的爆发期,预计今年的电竞市场总规模将超过1300亿元。同时,电竞游戏用户正在转换为电竞赛事用户,目前正值《英雄联盟》职业赛事夏季赛时期,每场比赛在B站上直播的观看人数都突破了1000万。

随着电竞行业的发展壮大,战队和选手的身价也水涨船高。目前,各大热门战队和人气选手均拥有自己的粉丝后援团。在2019年的微博之夜上,年度人物前十中有三位是电竞选手,其中Uzi更是打败了王一博和肖战,排在榜首。

在外界对电竞选手的讨论中,“高收入”成了一个关键词。据职业选手透露,现在的青训营选手月薪已经能达到一万块钱,这对15、6岁的小朋友来说已经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正式队员则可以达到2、3万左右。除了基本工资以外,就是战队获得的比赛奖金和赞助、代言等额外收入。

今年年初,国外游戏媒体EsportsEarnings发布了2019年电竞选手的收入排行,来自丹麦的《Dota2》职业选手N0tail排在榜首,一年奖金收入高达689万美金,折合人民币近5000万。在收入最高的前一百位电竞选手中,有29位电竞选手来自中国。Dota2职业选手Maybe以291.7万美金(折合人民币约2000万)的总收入,排名中国第1,世界第15。

在中国的《英雄联盟》选手中,收入最高的是iG战队的Ning(高振宁),以56.6万美金(折合人民币约400万)排名第197。《英雄联盟》选手在职业比赛中的奖金收入虽然稍低,但是商业价值更高,直播、代言等额外收入更是不容小觑。以去年获得世界冠军的FPX战队为例,已经和宝马、OPPO达成了全球合作伙伴关系,赞助商和代言品牌涵盖了食品、电脑、体育用品、直播平台等多个领域。

光环背后

大众对职业选手的关注点,大多集中在台前的种种称呼上:年少有成、身价千万、天选之子……然而,在这些光环背后,是电竞选手鲜为人知的训练和生活。由于职业训练相对封闭,赛事密度较大,关于电竞选手的深度报道并不多见。Uzi在退役时接受了央视新闻的视频采访,全网播放量已经突破一亿。

Uzi从2012年开始成为《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第一次在国际赛事上震惊四座的时候,他只有16岁。在八年的职业生涯里,他在各个赛事中拿下的冠军和MVP无数,被公认为“世界最强ADC”,唯独缺一个全球总决赛的冠军。在常年的高强度训练下,一身伤病的Uzi不得不暂时离开赛场,留下了属于电竞选手的最大遗憾。

目前在役或已经退役的职业选手,大多经历过健康问题。Uzi除了患有糖尿病以外,还患有电竞选手常见的腱鞘炎。他在去年曾透露,在每次训练赛和比赛结束后,他都要接受队医至少半小时的治疗。前冠军选手韦神有右手腕关节积液,前职业选手水晶哥曾因手伤接受放血治疗,就在去年,Uzi的队友MLXG也因为伤病问题选择退役。

某种程度上来说,电竞选手面临的问题和体育选手是一样的。他们在享受着同龄人难以企及的地位和关注的同时,也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和负担:伤痛的困扰,年龄的紧迫感,以及退役之后的转型问题。

Uzi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职业选手的巅峰也就两年的时间。大部分职业选手早早放弃了学业,除了打游戏以外,很难再找到其他爱好和特长。转型做解说、教练或者游戏主播,是他们退役之后的普遍出路。

在围墙的另一边,是一群挤破了头想成为职业选手的热血少年。

业余玩家想打职业,除了凭借优秀的排位成绩收到战队的橄榄枝,另一种方法就是通过各大俱乐部和青训营的线上招募。根据比心陪练电竞青训的数据,在2019年举办的25场线上招募中,累计报名人数超过10万人,仅有10人获得了俱乐部和青训营的青睐。到了2020年,招募范围将扩大到50场线上招募,战队数量和游戏类型都有了大幅上涨。

李逍是在2019年iG战队的招募中入选的,那一期的总报名人数超过8000人,仅有2人通过线上考核进入线下试训,最后只有李逍一个人获得了成为职业选手的机会。本年度,李逍作为OMD战队的职业选手,第一次登上了职业赛事的舞台。

另一位青训营的成员浩仔则没有这么幸运。浩仔在去年线上招募中第一个脱颖而出、入选青训营,却始终没有得到上场打比赛的机会。当时和他一起训练的其他五个人,现在都已经加入iG二队成为职业选手,除了羡慕,他无可奈何。

今年年初,浩仔从基地回到家乡湖北,疫情期间一直在家里苦练排位。“打职业是一件很封闭的事情,打久了会非常渴望外面的世界。”他能感受到,当打游戏变成一种职业之后,会让人特别特别心累,原本属于游戏的自由,都会被职业约束所替代。

浩仔坦白地说,现在他面临的问题,已经不是拿不拿得到冠军,而是能不能成为职业选手,这让他非常难受。和同龄人相比,这位刚刚18岁的大男孩思想很成熟:“打职业就是一场赌博,因为你一旦选择当职业选手,就再也接收不到除了游戏以外的其他东西,必须全心全力地放在这一件事上面。”

如果真的没有办法成为一个职业选手,浩仔也想得很明白,这不是唯一的路,或许还有更适合他的工作。不过至少在现在,他还想尽全力拼一拼:“这一行就是这样,只有站在最高的那个人才是最厉害的。在你还没有站上最高点的时候,怎么能停下来?”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一条,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