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独家]悉尼CBD宝马车撞人案当事人专访

[独家]悉尼CBD宝马车撞人案当事人专访

2020-06-29 来源:悉尼ing 阅读数 1467 分享

近日一则关于酒驾伤人的新闻

在在各大媒体上引发社会中舆论哗然

“富二代”“豪车”“酒驾”“靠爹妈”这些字眼

更是引起了吃瓜群众的额外关注

今天,悉尼ing邀请事件当事人Liwen XU

对此事进行深入了解

悉尼ing:

请问该事件后,目前对您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了吗?

Liwen:

是肯定有影响的,影响不仅仅在事件本身,还在于媒体的片面报导和一些不妥的做法

悉尼ing:

具体指哪些做法呢

Liwen:

有很多家媒体甚至发布新闻时,并未经我本人允许,发了我未打码正脸照片和英文全拼姓名,以及年龄、家庭大概住址等,这对我的正常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困扰,我认为这严重侵犯了我的个人隐私。对于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也没有接受过任何一家媒体的采访,我不知道他们的很多信息都是哪里来的,有些报导很片面也过于富有想象力,有些甚至带有很大的负面引导性,歪曲了事实。

悉尼ing:

比如什么是有引导性呢?有哪些报道是不符合事实的?

Liwen:

比如“富二代”这个头衔啊,他们把我描写成一个富二代,开豪车,0收入,靠父母接济这样一个形象。事实上我的家庭很普通,但被冠以“富二代”的头衔,就很容易引来很多人的人身攻击。另外,车是朋友回国寄放在我这里让我开的,并且,因为新闻照片上可以看到部分车牌号,对我这位车主朋友,现在也造成了的隐私和生活上的影响。我现在甚至觉得人身安全都遭到威胁,我其实没有钱,但被曝光了部分地址,外加“富二代”这么一个形象,真的很怕被人盯上

悉尼ing:

所以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是吗?那你有工作经历吗?

Liwen:

当然,2014年以前,我有过很多工作经验,比如旅游中介,移民中介,这些都有合同可以证明,2014年以后我自己开了个公司创业。

悉尼ing:

能了解一下你创业的内容吗?

Liwen:

可以。那是2014年年底,我靠13年到14年做旅游中介和移民中介赚的第一桶金,开创了一家时尚现代化IT创意公司叫月异公司并自己担任董事长,公司是致力于研发推广生活服务软件及应用程序,想要为澳洲华人的现代生活带来更高效便捷的生活方式,我公司当时主要做了两个项目,一个是“房产3D沙盘售楼系统”和“华人外卖送餐软件”

悉尼ing:

这些行业在现在来看应该也是非常前卫的,当时你创业的情况怎么样?

Liwen:

当时来讲,真的是概念太过超前了,市场也不成熟,想当年悉尼还没有悉尼送餐这些平台,讲真的当时太年轻,没有足够专业知识和IT行业经验,有点太自以为是,虽然做出了完善的售楼系统和送餐软件,但这两个项目后续需要的资金投入太大,我没钱再砸了就开不下去了。

悉尼ing:

那有你觉得算是失败的创业吗?

Liwen:

不完全算吧,还是有一些我引以为豪的闪光点的。2015年的时候,我找到一家澳大利亚最大的儿童慈善机构之一——Variety,联合他们搞了一次很有影响力的慈善美食节活动,活动没有任何盈利目的,我提出这场活动第一目的是慈善捐助那些需要关心帮助的儿童,给他们一个平等互相尊重的健康成长生活,第二目的要邀请悉尼能代表中国各个地区特色美食的商家来参与慈善美食节发扬推广中华美食文化,第三点是让推广我们开发的悉尼送餐软件,秉持这三个目的那次活动非常成功,受到我们公司的影响商家也自发把当场赚取的利润捐给了慈善机构帮助更需要帮助的儿童,慈善机构也为我颁发了奖状对所有华人表达了深挚的感激,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创业最满足的一件事

悉尼ing:

为什么之后就开始靠父母接济?没想过再干点别的呢?

Liwen:

这个说起来可能有点长,但我也很久没和人倾诉过了,谢谢你能耐心听我说完,2016年我申请递交了永久居住pr申请资料,从2016年起我持有的是等待pr审理过程中的过桥签证E,过桥签证E是没有工作权利不能读书如若回国就只能等pr下发才能回澳洲的签证,我妻子和她家人又是澳洲公民都在澳洲也是需要我的陪伴的,并且更重要的是讲实话人在澳洲的话办起签证材料要方便得多也稳妥的多这个大家应该都有了解过,我为了不影响审批进程我严格遵守澳洲移民政策规定决定先暂时不工作靠自己积蓄省吃俭用等待pr,但一等就是四年时间,移民局没有任何回复和信息,理应两年内肯定会有消息的移民程序但我等了四年,直到去年开始积蓄不足以支撑正常生活花销,为了等待pr车也卖了还有当初自己买的贷款房也卖了,我父母,作为普通退休的人,为了让我能在审理过程中维持正常生活开销寄了一张一个月2000澳币额度的中国信用卡副卡,这使我勉强能够维系正常生活开支直到现在,我都很久没用过现金和澳洲银行卡了,这期间我并没有觉得活得很潇洒,反而觉得很愧疚,也很想家,很想念爸妈。

悉尼ing:

我们回到案件本身聊一聊,为什么要酒驾呢?后悔吗?

Liwen:

很后悔,当天是我父亲的生日,也五年没能陪我父亲过生日了,加上刚开放堂食想给父亲视频过生日也看看家人让家人感觉我也很近,也想让家人看到虽然我在澳洲独自一人但也生活很好让他们不要担心,之后餐厅遇到因为疫情很久不见的朋友,继续喝到十二点多,我这自制力真的需要好好改正锻炼,对自己非常气愤,不该贪杯,不该酒驾。

但我可以保证,受害人和目击证人都可以证实我没有拒绝配合检测酒驾,更没有媒体报道中所谓的“嘴硬不认”

悉尼ing: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媒体这么报道呢

Liwen:

事发后我一直在照看伤者,我正在扶着他流血的头把他扶着躺平在人行道上,并打电话叫救护车,警察来了后要求我检测酒精,我只是告诉警察能否等救护车来了确保受伤的人没有生命危险情况稳定了再做,那时喝多的情况下发生这种事我只能考虑到受伤的人,当时对警察说任何后果我都愿意承担但我要先确保受害人情况稳定,我只是怀着愧疚的心想看到他好好的,等救护车来了以后,我也很配合地马上去做检查了,媒体关于我“拒绝检测”的报道很荒谬,受害人和他的朋友目击证人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受害人也愿意为我出庭作证这一点。

悉尼ing:

你那天把车开出去之前有考虑过后果吗?

Liwen:

说没有也不可能,但还是出于侥幸吧,我那天不是要开回家,我家住的离市中心二十五公里,我开始先叫代驾,但因为疫情当时根本找不到,而我停车的地方又不能过夜,因为借的朋友的车,也不想吃罚单给他添麻烦,就想从market city开到central park朋友的车库,结果开出了五十米就发生车祸了。

悉尼ing:

换做现在你觉得现在你会怎么做?

Liwen:

也没想过……但肯定是不会碰车了,叫拖车拖也要把它拖走。

悉尼ing:

那最后,还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Liwen:

首先还是要先对受害人和大家道歉,尽自己所能去弥补受害人和他的庭。我在六月四日上庭时已经认了所有罪,成年人犯错必须要认真承担自己的后果,所以法律给我下达任何处罚我都愿意接受包括监禁坐牢,并且我已主动向法院申请十年内不再开车,要深刻地反省忏悔自己酒驾的错误十年,也申请了去做社会义工,想在自己没有工作权的状态下力所能及为社会做出些贡献。

同时我也劝读者朋友们,我是一个反面教材,希望所有人安全驾驶,不要像我一样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另外,我希望华人媒体朋友,尊重我的隐私,去真真正正地了解一下实情,不要为了流量和博眼球去添油加醋断章取义,更不要未经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曝光住址车牌姓名照片等隐私,这让我遭受严重的网络暴力,也对我和我身边人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我接受大家对我的指责,但请不要用网络暴力

Liwen在网络上遭受的攻击

结束语:

采访结束后,经我们记者了解和证实,2015年当事人确实是中澳大型慈善美食节的主办方之一,活动当时募集了大量的善款,liwen xu也个人捐献了一大笔善款,通过慈善组织Variety The Children's Charity,捐献给了需要帮助的弱势儿童,并收到了Variety颁发的证书。

事件也给我们带来警示,随着疫情的缓解和禁令的接触,大量年轻人选择报复性消费和狂欢来舒缓这几个月来的压力,但饮酒要适度,切莫贪杯,更不要酒后驾车,危机他人和自己的人身安全,触犯法律。

同时,悉尼ing也呼吁所有的媒体朋友,在给大家带来最新新闻和咨询的同时,也要以一个公正的角度去报道,不要使用带有偏见性的字眼,歪曲事实,也要尊重被报道者的隐私。

另外我们了解到私下里,Liwen也已经得到了受害者及亲属的原谅和理解,他也愿意向法院提供reference。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悉尼ing,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00.103.80 2020-06-30 10:24:47

    媒体与键盘侠的力量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