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时尚黑人胖模特被群嘲……女性内衣是穿给谁看的?

黑人胖模特被群嘲……女性内衣是穿给谁看的?

2020-06-29 来源:Lens 阅读数 747 分享

“今天,一名胖胖的黑人变性女性(Fat Black Trans Woman)正在俯瞰纽约!”

模特杰瑞·琼斯(Jari Jones)在推特上发布一张照片时写道。这是她为Calvin Klein拍摄的广告图。

有评论说,CK 是签下了全美最“政治正确”的模特:

琼斯在1991年出生于一个非裔家庭,是一个有女性特质的男孩。

12岁时,她做了手术,18岁成为完整女人。而她的妻子科里,也是一位变性后的女性。

琼斯身高172厘米,体重约为90公斤。她赶上了一个开始接受大码模特的时代,也因为自己丰富的经历,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她在ins上表达自己的兴奋:“能够呈现最真实的自我和当下的身体形象,是一种荣幸。这种形象经常被妖魔化、被骚扰,让人觉得丑陋和不值得,甚至想要抹杀掉。”

这个代言引起了争议,在国内互联网上也激起了讨论。批评的意见,一是觉得大码的形象不美、不健康,二是认为品牌是在迎合“政治正确”。

@没有人写信 :还差msl属性,素食主义者,动保,极端环境保护主义,
@火星绩效办 :日,这个世界疯了。
@西西福厮:审美没变,只是广告的规则变了。
@顾硬硬:审美并没有变,不信问问女性愿不愿意拥有维密模特的身材?新模特自豪地登上广告我为她开心,但我同时认为新广告很丑,政治正确该死
@单侧的轨道:我建议他们选大熊猫做模特。大熊猫兼具黑白但又是亚裔团结世界所有人种,身材又圆又胖还是个纯素食主义者,而且大熊猫还是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徽标绝对环保主义者完美满足所有要求。

琼斯本人也接到了很多谩骂。

她在ins上晒出了一些恶评,表示自己并不在意,“我每天都在练习自爱,在把握边界与平行”“感谢你的话提醒我们值得”。

仔细翻看这些帖子下的留言,也有着显著的支持她的言论。国内的网络上也是如此:

@酱香可乐 :内衣广告本来就是拍给要穿内衣的女人看的啊。

@zhouzss:支持,我的理由是,人们太过于关注女性的身体和样貌了,必须开始做些什么来改变了。

@毛十八:撇开是不是刻意政治正确不讲,名模海报那样的内衣一看就勒得慌卡屁缝不想买啊,倒是新的广告图看上去不妨当居家bra一穿。女性消费者这么多年也受够了被body shaming好伐,轻松快乐无负担的麻豆蛮好的。

@叁刀八木:嘲政治正确的人倒是来说说看这样的政治正确有什么不可以的吗?鼓励曾经被单一审美裹挟的少数群体变得更自信,鼓励他们支持他们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而不用受指责,这有什么不可以吗?

@江烈农:资本主义国家大资本家,嗅觉和政治觉悟一般不差;资本判断当下最利好商业行为。本来内衣就不专属金发嫩白瘦,这轮CK带头扮演那个捅破皇帝新衣的小孩而已。在政治良性环境,对这类资本行为的批评主要有“搭政治便车作秀/剥削弱势群体”;在政治原始丛林,讨论主要集中在个人审美。

@加菲姬:其实肥胖大龄的女性当模特,目的不是“美”,而是被大众看见和接受……接受真实的自己,并以自己的一切特质为骄傲,意义可比单纯的“美”大多了
为什么大码模特越来越多

政治正确是个太复杂的问题,先不讨论。这一波有不少追求政治正确走向极端的情况。

但“大码模特”的确是近年来一个显著发声的存在。

比如一位名叫 Georgina Burke 的姑娘,大学时,有模特公司曾经相中了她,但签约的前提是她要减肥……

“我告诉他们门都没有,我可不想那么做。”

“68%的美国女性都要穿L-XL号的衣服,我们凭什么不能上杂志?”

2018年最重要的九月刊上,英版和美版 Vogue都选择了呈现“丰腴之美”。

英国版为当时18岁的模特苔丝·麦克米兰(Tess McMillan)拍摄了一组照片。

在17岁之前,苔丝都对自己的形象充满烦恼。即使在受到鼓励入行,为多家大品牌拍摄过广告后,她依然缺少自信。在杂志的采访中,她坦言自己患有“人群恐惧症”。

<br><br> (二维码自动识别)

美国版当时是拿碧昂斯做了封面,并刊登了她自己写的一篇文章,谈到自己第二次生育后,决定不逼自己瘦身了。

“生下第一个孩子后,我被社会上对我的身体应该成为什么样子的评判所牵制,不断给自己施压……”

而这一次,碧昂斯在慢慢学着接受更为丰满的身体曲线,“我的手臂、肩膀、乳房和大腿依然‘饱满’,我身上多出不少赘肉,但我并不那么急于摆脱它们……”

“无论男女,都应该发现并欣赏他们自然身体所拥有的美丽之处。我现在怀着一种感激的心情去接纳自己。”

当女性开始取悦自己

“大码模特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和认可,但这并不意味着行业标准如此,业内反对声音源源不断,很少看见大设计师拥抱这一潮流。很多人仍然认为普通身材的模特卖不出去衣服。”Buzznet上的一篇《模特行业黑暗面》如此写道。

不过,这种状况正在被改变。

近年来收视率和销售量连续下滑的维密,贩卖性感曾是它抵达辉煌的秘方,但如今恰恰成了它的原罪。

因为随着女性意识的苏醒,越来越多人认为“穿内衣是为了取悦自己”,而非“取悦男人”。相比于男人眼中的性感,她们自己感到舒适和安全更为重要。

相比之下,一些新崛起的品牌正是以“反维密”的姿态,将女性的气质朝健美、独立、果敢等特性上强调,更注重女性的穿着体验而非迎合男性的审美趣味,进而传递更为多元、包容的社会意识。

模特形象的改变,正是这种理念变化的投射。

当女性开始想要接纳自己、让自己感到自在,自然就会出现不同肤色、不同年龄、不同身材的模特。

不管商家在背后如何操作,和那种畸形的、追求骨感到损害身体的标准相比,只要是充满活力的、健康的形象,就应该受到尊重。

另外,如同Georgina Burke 所说,她作为大码模特很受关注,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只有当大码模特变成平常事情的时候,我们才算是走上了正轨。”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instagram.com/iamjarijones/

https://www.buzznet.com/2019/01/secrets-from-the-dark-side-of-the-modeling-industry/13?chrome=1

https://www.vogue.co.uk/article/tess-mcmillan-model-interview

https://www.vogue.com/article/beyonce-september-issue-2018?mbid=comms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Lens,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