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宠物在澳洲,负鼠才是园艺生活的最大考验

在澳洲,负鼠才是园艺生活的最大考验

2020-07-11 来源:TalkTalkBNEr 阅读数 812 分享

以我梦想中的花墙来说负鼠对我的考验。

在澳洲,负鼠打不得骂不得,抓了要在规定前放生。有卖负鼠驱赶药剂,但政府文件里告诉你“驱赶剂是一种选择,但试验表明 15 种常见驱赶剂中没有一种能够有效地防止负鼠破坏果树花草。”它们“荤素不忌”,各种本土及外来树木和灌木的叶子都吃,花瓣、果实、草、菌类植物、鸟蛋和幼鸟也吃。

今天,又是我被负鼠吓醒的一天。

周六的早晨,对象在楼下大喊:“你快来看一下。”

还在手机上刷《乘风破浪的姐姐》二公帖子的我不走心地回应:“干嘛?”心想不至于一惊一乍就为了骗才赖床五分钟的我下楼,而现在8点还不到。

想起昨天晚上外面咿咿呀呀的叫声,一个不好的预感让我立刻从床上弹起,袜子都没来得及穿大叫着冲下楼:“FxxK!”

“好像负……”对象那不确定的语气还没把鼠字说出来,我已经杀到院子,怒气冲冲检查现场。

玫瑰花的叶子都在,辣椒树上的辣椒也在,罗勒们的叶子也都完整,盆子里咬成半截的辣椒是上一次负鼠干的好事,唯一看出不对的地方是,种着一株罗勒的小花盆翻倒了,扦插在花盆里和地里的玫瑰枝干被刨了出来。

把玫瑰枝条重新插好,把防负鼠的网拉紧一些后,百思不得其解:“这负鼠都钻进网里,什么不吃光搞破坏图什么?”

对象煞有介事地分析负鼠心思:“它肯定是来报复的,让你喷鱼露水,让你让我什么都不能吃,吃不了就搞破坏!”

“这可真是只小心眼的坏负鼠!它再来几次发现什么都吃不到也做不了的时候,心态就要崩了,哼?!”一想到这个让我的园艺生活还没开始就陷入危机的罪魁祸首就气不打一处来。

几周前赶在Bunnings老玫瑰销售结束前买了两株回家种下,光秃秃的枝干上已经发了一些芽,有一个已经长出了新的枝桠。家里之前快被竹子吸干养分被抢救回来的红、白玫瑰花也在冬季的时候开了许多新的花苞。

我的园艺自信心一下子起来了,觉得是时候开始筹划打造一个花园了。然而,我的玫瑰花墙梦还没做几天,负鼠在我后院开的一场玫瑰Party直接把我拍回现实。

那是另一个大早,并没有任何心理预设的我,像往常一样站在屋里远看慢慢盛开的红玫瑰,而我看到的却是光秃秃的杆子,昨天还在盛开准备今天剪下的玫瑰花都被吃掉,还没开的花苞也被咬掉一半,只能剪掉。那些窜得高的花骨朵逃过一劫。那一晚的玫瑰Party负鼠应该吃得很开心,除了吃了玫瑰,冬季好不容易长得还可以的小芹菜也被吃秃了,味道重的罗勒叶子也啃掉几片。

看完网上大家智斗负鼠的经验,我除了无助就是绝望。一下子明白,这,就是农业!撒下种子,看到发芽,仍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丰收,各种因素都可能让你颗粒无收。

不在绝望中爆发,就在绝望中灭亡,竹子都砍了,花园必须要有,负鼠和我的梁子单方面结下了。

拉了很大的一张网罩住我的花花草草,尽可能全方位围住,但还是可能让负鼠溜进去。我又从网友经验中学到将鱼露稀释后洒在叶子上,鱼露的怪味道会让负鼠失去食欲,据说,坚持喷两周,负 鼠就会放弃你的玫瑰。

我坚持了五天,就在我忘记的那一晚(想把自己打一顿),负鼠趁虚而入得逞了。

这一次玫瑰花没有被吃掉,而是被撕成一片一片撒落在地上。倒霉的是我那好不容易长得粗壮的香菜,被吃得和旁边的小芹菜一样光秃。而盖在香菜区域的网有被明显撕碎的痕迹,弱小的苗也被刨了出来。我想,负鼠大概也单方面和我结下了梁子。

一来一回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哪一方也没占到便宜,我现在已经放弃我的玫瑰花墙想法,直接从苗圃里买了盆风车茉莉,指望着它能够慢慢爬满负鼠爬来的路。叶子硬邦邦我认为负鼠看不上,但如果它开花了,我就不知道负鼠会不会转头来啃。

从今天来看,负鼠对我园艺生活的磨难还未结束,我要去给我的花们喷鱼露水了。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TalkTalkBNEr,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