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从高管到高官 国企系统输出多位70后副省长

从高管到高官 国企系统输出多位70后副省长

2020-07-14 来源:凤凰网 阅读数 682 分享

多地副省级官员近期迎来密集调整,国企高管赴地方任要职现象再现。

一周前,“国产大飞机”的摇篮—中国商飞的副总经理、党委书记程福波“由企入仕”,正式升任陕西省副省长。

长期任职航空领域的程福波,1970年9月出生在重庆璧山,现年49岁,是近年以来崭露头角的多位 “70后”副省级官员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程福波是今年以来的第三位出身国企系统的“70后副省长”。

此前的两例分别是大唐集团原副总经理任维以及中国铝业原董事长卢东亮,任维于今年4月转任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卢东亮于5月转任山西省副省长。

商而优则仕,查阅每一位转身仕途的国企高管履历不难看出,懂经济、懂管理且在重点领域富有专业性,是他们多数人身上的特质。

中央民族大学公共管理教授高鹏怀7月12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企高管任地方要职,体现了上级部门选人用人追求培养“宽口径、多领域、复合型人才”的导向,在选拔此类干部时,地方的切实需要以及个人成长都是考虑因素。

“懂市场,懂经济,是从政的国企高管们的优势所在,但从省部级高官层面来看,每位副省长要分管八个左右领域,且并非一定只分管其熟悉的领域,这对于到地方任职的国企高管来说将是新的锻炼。”高鹏怀进一步指出。

最年轻“70后副省长”

近年来,国企系统输出了不少年轻的省部级干部。

今年4月,来自大唐集团的任维成为全国最年轻的省部级领导。资料显示,1976年5月出生的任维现年44岁。一个月后,中国铝业原董事长卢东亮当选山西省副省长,生于1973年12月的卢东亮今年47岁,是目前山西省最年轻副省长,在全国副省级干部中,他的年龄仅比任维长三岁。

上一个被称为“最年轻省部级高官”的是2018年就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的杨晋柏(1973年4月),同样来自国企系统—其步入仕途之前曾就职于国家电网。

为何国有企业“盛产”年轻的省部级高官?一位接近国资委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较于党政机构,国企系统的绩效指标较为明确,体现在人才晋升上,也有利于更专业,在经营管理上更有才能的年轻干部得以崭露头角。”

上述三位“70后副省长”均有着光鲜的履历。官方资料显示,任维1993年进入清华大学学习。2003年从清华大学热能动力专业博士毕业后,任维进入国内发电央企之一的中国国电集团工作,后在国电集团担任过多个职务。2018年5月,42岁的任维升任中国国电集团公司西藏分公司总经理。2018年8月,任维履新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不到两年踏入仕途。

卢东亮则在有色行业从业经历已经超过20年,曾在中铝集团和中国铝业从基层到管理层多个岗位工作。

而杨晋柏在电力系统任职也有20多年,长期在南方电网工作。杨晋柏曾是少年班的才子。广西新闻网公布的简历显示,1987年,14岁的杨晋柏考上西安交大少年班,学习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专业,18岁时攻读该专业硕士研究生,21岁硕士毕业。

多赴任中西部省份

此次三位原国企高管入仕为官的地方均为中西部省份,其中两位将在能源大省山西与陕西就任;在此之前,有三位国企高管担任副省长/副主席,分别赴任内蒙古、广西和广东。(杨晋柏今年4月从广西进京,出任北京副市长。)

从出身领域来看,一名出身航空领域,两名来自能源央企,其中,能源也是向政坛“输出”干部最多的国企领域之一。例如,现任广东省副省长的覃伟中出生于1971年,在2019年接受任命前,其在石化行业已拥有超过20年的工作经验,曾担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董事、中国石油集团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很多调任地方担任干部职位的国企高管,都出身于能源、航天、电力等重点领域,这些领域体量规模较大,对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有重要作用。而国企高管们对这些领域更为熟悉,在资源调配等方面有优势。”上述接近国资委人士表示,在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方面,国企系统出身的或许在招商或是自身熟悉的领域有更多发展空间。

截至发稿,程福波具体分工尚未公布,但另外两位国企高管如何在地方发挥一贯优势,已被外界赋予了更多期待。

西藏自治区官网显示,从能源央企大唐集团走出来的任维将具体负责清洁能源产业专项推进组有关工作。自上任以来,任维已经参与了当地有关西藏农电“直管”改革任务、推动西藏清洁能源产业发展等会议。

山西省政府官网更新后的领导分工显示,中国铝业原董事长出身的卢东亮,主要负责民政、交通运输、商务、口岸、扩大开放、招商引资、开发区建设管理等方面的工作。而山西省曾在2018年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关于批复山西“煤―电―铝―材”一体化改革试点实施方案的建议,指出铝工业将成山西经济转型的生力军。

互补优化成常态

“商而优则仕”已成为越来越多的国企高管的职业路径之一,也是党政领导干部任命的思路之一。不过,在国企系统向地方输出领导干部的同时,“高官变高管”的交流任职也不少见。例如,在今年1月中旬,曾任天津市委常委、委员职务的张玉卓,任中石化集团董事长,是首位非石油系统出身的石油央企董事长。

时代周报记者观察了近几年国企与政府部门之间的交流任职情况,对比后发现,国企系统中的同行业间交流任职情况较多,其次是跨行业的交流任职,最后是企事业机关之间的交流任职情况。

“在我国的党政领导干部制度中,处级以上干部由国企系统、国有事业单位调任到党政机关担任领导职务是我国干部交流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干部培养的一种重要方式。”高鹏怀指出,在现行机制下,党政机关与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之间的干部交流已经是常态。

2019年修订后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也明确,地方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应当注意从担任过县(市、区、旗)、乡(镇、街道)党政领导职务的干部和国有企事业单位领导人员中选拔。

“本次疫情对多地经济造成影响,政府在促进经济发展方面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目前培养领导干部,需要在懂产业发展、懂市场运作、懂公共管理等多维度考虑进行选拔,未来将有更多优秀的,符合地方发展需要的国企高管从政。”高鹏怀说。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凤凰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