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廉租住房 | 政府财政刺激不应忘记维持城市运转的低薪人士

廉租住房 | 政府财政刺激不应忘记维持城市运转的低薪人士

2020-07-14 来源:澳房汇 阅读数 803 分享

尽管房地产市场下滑,但悉尼的房租对很多人来说仍难以负担。图: Peter Mosman

在关键工作人员Ita Flynn第一次听说可负担住房之前,她每天要花4个多小时在悉尼的上下班路上。

由于无法负担悉尼北部海滩的一房公寓租金,65岁的Flynn搬到East Gosford一套出租物业,位于悉尼CBD以北大约80公里处。多年来她一直要长途跋涉上下班,交通费也很贵,每周花在公共交通工具的支出约$80,最后她觉得受不了。

Flynn在接受Domain采访时说:“一段时间后,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做了,我已经受够了。中央海岸的人我都不认识,我所有的朋友都住在悉尼。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与世隔绝,除了不方便之外,日子过得太苦,简直太可笑了。”

由于在居住的新地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Flynn只好将就把大部分收入用于她在悉尼能负担得起的任何住房。她本以为能租到一套姻亲房或一套小型单间公寓,但却看到了一则广告,下北岸一套新的可负担住房公寓的房租比她在East Gosford付的还便宜。

Flynn 说:“我觉得这太好了,不可能是真的。”她和许多人一样,从未听说过可负担住房。“这可以大大改善我的生活和我的生活质量。”

她补充说:“这就像中了彩票一样。”她拿到了位于Chatswood Place的10套新可负担住房中的一套。

很多人通常分不清可负担住房和社会住房或公共住房,目前有超过140,000名澳大利亚人在等待获批公共住房。可负担住房是为中低收入家庭建造的,低廉的租金使他们能够有余钱支付其他基本生活成本。

这些住房通常靠近公共交通和就业中心,由非盈利社区住房提供商管理。租金至少比市场价格低25%,而且不会超过家庭收入的30%。有些住房分布在新住宅开发项目中,就像Flynn在Chatswood的公寓那样,而另一些则分布在特定的可负担住房开发项目中。

中低收入者可以申请可负担住房,这些物业经常在房地产门户网站如Domain上发布出租广告,但申请人需要符合就业要求或其他条件。租户也可以直接联系可负担住房供应商,查询是否有物业出租。

虽然可负担住房的租户不需要符合社会住房的申请要求,但他们仍然需要符合收入条件。不同区域的上限可能不同。

Link Housing的首席执行官Andrew McAnulty表示,这种住房对那些因为一些城市的房价越来越高而无法负担的关键工作人员来说非常重要。Link Housing是一家非盈利社区住房提供商,拥有或管理500多套可负担住房。

McAnulty说:“在过去20年里,住房费用大幅增长,现实情况是许多医疗保健、教育或警察等重要服务行业的关键工作人员无法住在他们工作地点附近。他们住在距离工作地点一小时或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之外,如果当地就业机会增多,他们将不会再在住房昂贵的主要中心工作。”

“这些人往常未必是我们首要关注的对象,他们在超市工作,在医院当清洁工,或是儿童看护人员。我认为,疫情确实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在城市中扮演的角色,以及支持他们的必要性。”

联邦政府最近为支持住宅建筑业而推出的经济刺激方案中,并没有包括社会住房和可负担住房,令许多业内专家感到失望,McAnulty就是其中之一。

McAnulty表示,尽管JobKeeper留职津贴和JobSeeker寻工津贴对那些艰难度日的人提供了帮助,但支援住房的需求仍在不断上升。再加上担心住宅建造可能放缓,现在是关注增加可负担住房供应的最佳时机。

Carol Edwards住在Elanora Heights,在一个可负担住房开发项目获分配一套公寓后,她就能够过独立自主的生活了。

Link Housing租户Carol Edwards在整个疫情期间可以继续工作,但她的雇主已经警告说,当JobKeeper结束时,他们可能无法继续让她工作了。

66岁的Edwards说:“我在那里已经工作了19年,我希望得到我的20年长期服务假期。我肯定还有更多的人有类似的情况,可负担住房可能会成为救星。”

在儿子搬离后,Edwards无力支付原来房子的房租。2019年4月,她在悉尼北部海滩的 Elanora Heights找到了一套Link Housing的物业。

Edwards说:“如果没有这套物业,我就无法过独立自主的生活,因为一房公寓的租金可以高达$500,我的工资根本负担不起。”她这套公寓的每周租金只是$368。

与此同时,Flynn可以步行20分钟上班,不用花4.5小时的通勤时间,她也很高兴能够在同一个社区生活和工作。

Edwards和Flynn都知道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55岁以上女性的无家可归人数是增长最快的一群,她们希望能建造更多可负担住房。

Ita Flynn和Willoughby市议会市长Gail Giles-Gidney摄于Chatswood的新开发项目。

Katrina Raynor是墨尔本大学可负担住房方面的博士后研究员,她对此表示赞同。

她指澳大利亚缺乏关于可负担住房的国家策略是可笑的事情。

Raynor博士说:“没有多少人知道, 可负担住房是什么。很多开发商、社区成员和政府认为,只要建造更多的住房便可以令住房更容易负担,这是不正确的。你要建造非常多的住房,租金才会大幅下降。”

她指出,虽然增加社会住房供应非常重要,但可负担住房也能发挥重要作用,开发商和退休公积金基金等其他利益相关者也可以加入。

她认为应该要求开发商缴纳更多的税金,强制为新项目提供一定数量的可负担住房,或者支付税金让市议会购买住房。

Willoughby市议会是新州首先在1988年引入该计划的城区之一,还有悉尼市议会和内西区市议会。这样的规划使Flynn可以在Chatswood拥有自己的家。

Willoughby市长Gail Giles-Gidney表示,该政策要求指定的新开发项目中有4%要捐献给市议会作可负担住房,市议会因此获得34套可负担住房公寓和一笔1200万元的住房基金。根据市议会的房屋策略,到2023年,捐献将增加至7%,到2026年,将增加至10%。

Giles-Gidney说:“我们希望到2036年可以有70套物业。”

“我们知道有需求,我们知道为关键工作人员提供住房非常重要,我们还为逃离家暴的人提供公寓。”

很多人可能不会想到在悉尼富裕的下北岸会有可负担住房。Giles-Gidney指出,租金压力很大地区,比如Chatswood, 18%以上的租户至少三分之一的收入都花在房租。

她补充说,住房类型多样化为每个人都带来好处,这对留住关键工作人员在区内工作非常重要。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房汇,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