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时尚用过的请举手,耳熟能详,你却未必了解35岁的TA

用过的请举手,耳熟能详,你却未必了解35岁的TA

2020-07-14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阅读数 512 分享

缘起:西安杨森的中国情缘

90年代初,中国内地的电视广告上流行一句广告语“安心治过敏,多亏息斯敏”,广告结束时那个LOGO“西安杨森”曾经刻进万千国人的集体记忆。在那个治疗过敏药物并不丰富的年代,息斯敏?产品成为治各种过敏的少数选择,只是,以“西安”两个字冠名或许让人们遐想到这是一家位于陕西的国产药企。

鲜有人知道,西安杨森在中国的35年,书写了一部改革开放后外资药企的本土化奋斗史。这一切,还要从杨森制药创始人保罗·杨森博士说起。

20世纪50年代,保罗·杨森博士依靠父亲给他的5万比利时法郎(当时约合1000美元)的贷款,和一间几十平的小房间,初创了他的毕生事业——比利时杨森制药公司的雏形。六、七?年代,保罗·杨森博士?乎平均每年发明2种新药,因此他也被誉为??世纪发明新药最多的科学家。

保罗·杨森博士成为参观兵马俑第一位外国人

保罗·杨森博士与中国的渊源始于1976年。恰逢比利时政府组织经济代表团访问中国,作为比利时当时的缴税大户和著名科学家,他受邀成为了代表团的成员。这也是保罗·杨森博士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

在此期间,他的太太朵拉在杂志上看到中国发现兵马俑的消息,非常好奇,希望得见真物。当时,兵马俑还处于挖掘出?阶段,已经修复好的出土陶俑仅有两个,连大棚子都没开始建。然而,正是这次原始、简陋的参观,激发了保罗·杨森博士对中国文化和历史的浓厚兴趣。多年后他还很自豪地回忆说:“我可是参观世界奇迹兵马俑的第一个外国人!”

杨森全球的每一间董事会议室里都有一把写着“患者在等待”的椅子

保罗·杨森博士在首次访问中国期间,心中业已孵化了一个伟大的心愿:打开中国的大门,用自己发明的药品服务于中国人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患者在等待”,像鼓槌一样日夜击打着他的内心,更何况是有着几亿人口的中国。如今,杨森全球的每一间董事会议室里都有一把写着“患者在等待”的椅子,空着留给患者使用,以提醒每一位杨森人为了满足患者的需求要矢志不渝、争分夺秒。西安杨森进入中国至今35年,这句话始终是其使命式的座右铭。

发展:从混血儿到黄埔军校

上世纪80年代,小儿寄生虫病在儿童群体中的感染率颇高,主要应用的治疗药物是左旋四咪唑仿制药,而此类药的研发专利就属于杨森公司。杨森来到中国的第一步始于和陕西汉江制药厂签订四咪唑和左旋咪唑包销合作协议。

时任陕西省常务副省长张斌对本刊回忆道:“ 在省政府的重视下,杨森的这一项目成为我们国家第一个符合国际GMP标准的制药车间,得到了比方的高度认可。”

随后的1986年,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杨森”)在中国的第一间工厂的奠基仪式成功举办。张斌介绍说:“省、市全力支持西安杨森项目建设,征地费用由省上出资。为象征友谊,比利时政府确定陕西省在合资公司的出资,由比利时政府提供无息贷款解决。”陕西省当年视若珍宝般呵护着这个“混血新生儿”。

1985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是新中国首部《药品管理法》,将药品的生产、经营活动和国家对药品的监督管理纳入了法制化轨道。于同年成立的西安杨森就如同是中国医疗改革襁褓里的新生儿。

西安杨森第一次销售经理会

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在80、90年代正处在百废待兴的局面,医学专业人才、创新及高质量药品生产及供给、医院改革及学科发展都尚处在起步阶段。彼时,西安杨森引入中国的医药代表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中国医疗系统培训和知识更新的桥梁。

现任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市场准入与政府事务副总裁陈建, 曾被武汉市药品检验所选为着重培养的“跨世纪接班人”。但他却选择跳出了体制,在1996年应聘并加入了西安杨森,担任一线的医药代表。陈建说:“当时杨森的面试流程非常长,每个一线面试者的最终面试都需要由总裁来完成,这点充分体现了杨森对于人员选择的认真。”

2000年,陈建与同事一起组织团队文化建设活动,这在当时还是新鲜事(陈建:上排左一)

公司当年招聘医药代表的条件非常苛刻,要么是有临床经验的医生,要么是药学专业的从业人员,必须能够无障碍阅读医学文献,能够和医生及医疗相关人员进行专业沟通,其中不少是已经取得主治医师资格的医生。

西安杨森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称为中国医药代表行业的“黄埔军校”,许多国际药企大中国区的总裁和事业部负责人都和陈建一样,都是从西安杨森开始的职业生涯。

当下:备战“创新药”赛道

1994年,医疗体制改革正式拉开序幕,当年最瞩目的成就是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社会医疗保险制度。2000年开始的药品集中采购,到后期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再到近期开展的创新药品医保谈判,药品从开始的中国特色推广驱动的生命周期曲线快速过渡到与国际接轨的创新驱动。

西安杨森总裁安思嘉( Asgar Rangoonwala)

西安杨森总裁安思嘉对本刊表示,“以患者为中心”是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切实改变,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是我们每一项工作的出发点。

过去30个月内,西安杨森共有24款新产品和新适应症在华获批上市

过去的30个月内,西安杨森共有24个新产品和新适应症在华获批或上市;目前公司已经在中国引入了62种创新药品,其中51种已经纳入了国家医保目录。

“我们在中国布局九大疾病领域”,值得称道的是,就在今年,公司旗下古塞奇尤单抗注射液在国内上市,使得全球首个获批的白介素23(IL-23)抑制剂能够惠及中国患者。

“针对的靶点是不一样的。白介素类抑制剂的药更精准一些。”有着34年银屑病病史的史星翔兴奋地告诉本刊。这个特殊的皮肤病给他带来的切身体会与客观观感之深,促使他和他的病友一起在2005年成立了一个银屑病互助网,目前他是在媒体上露面最多的银屑病患者代表。

2017年,第一届中国银屑病大会召开日,史星翔(右5)和病友在展板前合影留念

银屑病是终身性疾病,多数都会复发,周期因人而异。因此这种疾病不仅是生理上的痛苦,更是精神的折磨,史兴祥说:“有人刚去医院治好,在回来的火车上就复发了”。正因为如此,长期有效抑制复发、安全性高的创新药物,对银屑病患者来说意义重大。

生物制剂在国外已有十几年的发展历程,如今创新疗法和药物引入中国的速度也在加快。2019年被称为银屑病治疗的“白介素元年”,3个白介素类抑制剂相继获批,揭开了中国银屑病生物制剂治疗新篇章。随着银屑病治疗领域的不断进步,患者对治疗方案也有了更高的需求。今年五月,史星翔还向(“两会”)代表谏言,希望通过两会提案推动白介素类银屑病生物制剂早日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从而造福中国的广大的银屑病患者。

未来:只为健康 步履不停

中国市场对于杨森的全球布局来说具有重大意义,2016 年8 月,国务院审议通过《“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更是助力杨森的中国战略扎得更深更稳。该纲要指出,到2030年,中国要实现人民健康水平持续提升、主要健康危险因素得到有效控制、健康服务能力大幅提升、健康产业规模显著扩大、促进健康的制度体系更加完善等具体目标。

对于西安杨森来说,为患者提高药品可及性意义十分重大,只有让更多的患者用得上,创新才有实际意义。安思嘉曾多次在媒体公开表示,西安杨森要与有关部门、医疗机构、患者以及多方社会力量一起建构健康良好的诊疗体系,提供整体性解决方案。他很荣幸见证了这些年来中国政府在医疗改革方面的投入和力度,为药品可及性带来的飞跃性的提升。

安思嘉认为对于药品可及性,有两个因素不可或缺。一是政府鼓励创新药物的审评审批政策,二是医保报销政策。“在过去的三年中,我们看到中国在新药审批以及医保目录更新两个关键因素方面,都创下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成绩。”

到了2018 年底,我国新药审批时间飞速提速,审批速度和发达国家日趋一致,一大批临床急需的新药接连上市。这一利好政策促使跨国药企在新药研发领域的竞争日趋白热化,或将新药全球首发引入中国。

医保准入上的成绩,也正匹配着西安杨森近年来在创新药上的加速。西安杨森始终关注国人尚未被满足的治疗要求:精神科、肿瘤科、免疫类疾病以及传染性疾病等。如治疗精神分裂的棕榈帕利哌酮酯注射液[3M],于2018年5月在华获批上市。

此外,去年7 月达雷妥尤单抗注射液获批,用于单药治疗复发和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

值得一提的是,西安杨森在中国汇集了全部医药价值链功能——从研发中心、生产供应链,到拥有广覆盖的商业渠道。西安杨森与其母公司美国强生在上海拥有包括上海研发实验室、上海创新中心和[email protected]上海在内的前沿研发网络体系。2019年6月,杨森投资3.97亿美元打造并建设全新创新供应链生产基地也正式投产,该生产基地具备世界先进的制造技术和先进的质量管理体系,可以支持中国及其它亚太地区加速技术创新及药品上市,更好地满足患者的需要。

安思嘉对于中国医疗制度环境的赞美溢于言表,“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球第二大医疗市场。如果打开世界地图,怎么还能找出任何一个国家比今时今日的中国更激动人心?”安思嘉是德国人,在杨森从一线医药代表做起,历经多个全球分支,拥有多国工作经验,来华任职之前担任杨森制药土耳其区总经理。“35年来,我们在中国追求的是可持续性的发展。无论是在数字化领域方面的创新、医疗领域的创新,或者是其他领域的创新,中国要么已经接近世界的最前沿,要么已经走到了世界的最前沿。”他如是说。

近年来,中国医疗健康领域的创新之举,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互联网+”的“东风”。如何与“互联网+”行业顶尖企业的合作来增强一体化医疗解决方案的可及性,是西安杨森目前主要摸索的新途径,被视作提高药品可及性的“线上模式”。安思嘉这样告诉本刊:“我们不止步于创新药物的研发本身,而更是拓展‘研发’的意义,做到真正的‘以患者为中心’。”

目前,西安杨森与包含阿里、腾讯、京东在内的多个互联网巨头合作,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政策的指导下,共同探索以“患者为中心”的互联网医药健康服务模式,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分析开展创新的患者服务模式。安思嘉解释,这么做是为了“为患者提供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更有效地获得疾病的全程标准化管理。”

在2020年伊始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正常诊疗手段被疫情阻断。安思嘉开始思考,一家专业的药企应该做怎样的调整,为患者提供全方位的医疗健康解决方案。公司管理层迅速决议,加大数字化渠道投入以帮助医务人员向患者提供必须的疾病教育与管理。

安思嘉认为,随着世界逐步进入后疫情时代,“我们不应该按照过去的常态去经营公司”。今年年初,杨森及其母公司美国强生出于强烈的使命感与社会责任感,发挥公共卫生领域的专长,与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BARDA)共同投入超10亿美元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继3月底宣布成功筛选出新冠肺炎主要候选疫苗(及两种备选)后,强生于近期宣布加速新冠肺炎病毒候选疫苗研发,1/2a期人体临床研究预计将于7月下半月提前启动。在跨过人类共同面临的公共卫生挑战之际,西安杨森的脉搏也始终连着中国乃至世界,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纽带之一。

编辑后记

在本次采访过程中,在谈到如何看待西安杨森的未来发展时,公司总裁安思嘉的回答让笔者印象深刻:西安杨森在华发展的35年是参与和见证中国健康医疗行业发展的历程。”我们是一家拥有35年历史的创业型公司,公司的实力得到不断的验证,对市场变化和中国患者的需求保持最高的机敏度,并时刻准备调动全球资源和经验予以回应。西安杨森用责任和专业参与到中国医药行业发展进程中,坚定不移助力“健康中国”,希望与各界携手并进,为中国患者的健康福祉而不懈努力。”

根据《药品管理法》及其他相关法律规定,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对于非处方药,消费者有权自主选购,并须按非处方药标签和说明书所示内容使用。本文为陈述事实所披露的信息涉及一般性科学信息,仅供专业人士参考,不做任何购买和使用推荐。

互动话题

35年前的你出生了吗?过去35年中,你或者你的家人为哪件事情倍感骄傲?请留言告诉我们。

获点赞最多前三个留言将得到三联中读年度会员卡及首套三联图书盲盒。还不赶快写下你的故事,让我们找到你!

△ 三联中读探索主题年卡

(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

策划:三联.CREATIVE

作者:王丹阳

微信编辑:morlee

设计排版:崇崇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三联生活周刊,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