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纪念契诃夫:用一生的力量来反抗庸俗

纪念契诃夫:用一生的力量来反抗庸俗

2020-07-14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阅读数 913 分享

2020年是俄国作家、剧作家契诃夫(АнтонПавловичЧехов)诞辰160周年。契诃夫是19世纪俄罗斯文学史上“黄金时代”的最后一位作家,也是中国读者感到特别熟悉和亲切的一位作家,但是关于他,还有更多值得被记住的故事。

19世纪伟大的俄罗斯作家的“高贵气质”表现在,绝不向神圣的灵魂撒谎,无论处于多么悲惨的生存境地,作为社会的良知,他们始终面对大地和人民,背对权力和金钱。契诃夫的艺术和人生,深刻地呈现着“俄罗斯的良知”和“神圣的灵魂追求”, 呈现着俄罗斯“黄金时代”文学的精神气质。

同其他俄罗斯作家比起来,契诃夫作为一个平民作家,他的精神和人格,经历了一个更加艰难的“精神升华”的过程。作为农奴的儿子,在苦难的童年中,契诃夫体验过种种屈辱和伤害,但是,他的灵魂最终完全摆脱了冷漠、嘲弄、诽谤,以及一切世俗的伤害可能带给自己的精神扭曲,最终使自己的灵魂从奴隶的桎梏中顽强地解放出来,成为一个淳朴、善良、内心高贵的人,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精神贵族。

我们邀请了北京大学教授顾春芳教授,带领大家一起,纪念这位精神贵族,纪念永远的契诃夫

?点击试听小课《契诃夫和他的戏剧时代》

?

小课主讲人

顾春芳,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01 契诃夫与俄罗斯黄金时代的文学

“黄金时代”的最后一位作家

不能向神圣的灵魂撒谎

“俄罗斯的良知”和“神圣的灵魂追求”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精神贵族

02 他的安详从来没有消失过

“用散文写作的普希金”

活在自己灵魂的养分里

契诃夫的谦逊

强烈抨击《俄国思想》

庸俗是契诃夫的仇敌

欣赏伟大的作品犹如精神的登山运动

03 辛酸的记忆和苦难的童年

一座疲惫和充满忧伤的城市

“我们的灵魂来自母亲”

如同苦役犯一般的童年

独自生活在塔甘罗格的三年

自此没有放下家庭这副重担

04 从契洪特到契诃夫的转变

他的才华却引起了他人的嫉妒

青年时代的契诃夫工作能力简直是惊人的

1886年是契诃夫一生的转折点

格里戈罗维奇写来的一封长信

采撷生命最美鲜花的花粉

契诃夫为什么不写长篇小说

05 危机四伏的萨哈林岛之行

一个俄罗斯社会恐怖的秘密

经历了恐怖的寒冷和几乎丧命的旅程

前所未见的人间悲剧

抓着镣铐爬上去流放地的船

“他们把妈妈埋了”

萨哈林完全是一座地狱!

出于嫉妒的流言蜚语遍布莫斯科

06 古典戏剧模仿的开始和终结

现实主义戏剧由外向内的深刻革命

“日常琐事的悲剧”

《没有父亲的人》:谜一样的处女作

《伊凡诺夫》:第一个公开发表和搬上舞台的剧本

《林妖》:“长篇小说式的喜剧”

《万尼亚舅舅》:无趣的生活是空虚心灵的显现

生态戏剧的开创者

“礼赞苍天,也关怀苍生”

07 俄罗斯戏剧的新纪元

《海鸥》:日常生活的悲剧性和残酷性

《三姐妹》:整个人类的真实显影

《樱桃园》:契诃夫的“天鹅之歌”

远处响起了砍伐樱桃树的声音

“冷眼看世界,热心对众生”

对一切生命的祝福感

08 自我超越之路和神圣灵魂之思

静美而简洁的死犹如他的文学

对于现实人生的三重超越

从自己身上一滴一点地挤走奴性

为自己的良知而进行写作

当一个无辜的人受到诬告时

上帝存在与上帝不存在之间有着广袤的空间

信仰就是照亮人生的那束光

(中读VIP用户可免费领取)

作者:Wen

编辑:鞠欧

内容及商务合作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契诃夫和他的戏剧时代》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三联生活周刊,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