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乘风破浪的逆行者:汛期已经习惯了不回家的日子

乘风破浪的逆行者:汛期已经习惯了不回家的日子

2020-07-14 来源:健康时报 阅读数 438 分享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 张赫)7月12日零时,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的水位井内,湖水漫过一道红色标记——“1998年洪水位22.52M”,我国最大淡水湖水位突破有水文纪录以来的历史极值。汛情、洪涝、从决堤到百姓迁移,受灾人数一直增长;高考、暴雨、从划船到警车,竖起不断接力的人梯。

“只要穿了这身制服,无论那天谁值班,都知道应该怎么做,甚至会比我们做的更好。”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保靖县公安局指挥情报中心副主任彭运海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就在2天前,彭运海和他的队友为了转移暴雨中的受困群众,在快到腋下的水中泡了近1个小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依然在待命,他说,“一切都准备就绪,哪里有需要,我们在一分钟之内就可以出发。”

彭运海和队员在运送受灾群众 。受访者供图

“一到下暴雨时,雨水就会顺着山谷河流迅速流下来”

中午12时45分,正在保靖酉水大道进行防汛排查的彭运海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喜鹊溪社区有房子淹了,部分居民不愿撤离,你们尽快过去进行增援,协助撤离洪水中被困群众。”

进入7月份,保靖县就开始陆陆续续的下雨,彭运海告诉记者,“这样的天气持续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中途就停了一个下午。7月8日雨量特别大,整个保靖县已经告急。”

彭运海所在的湖南省湘西州保靖县土壤含水量饱和,极易发生泥石流、滑坡等地质灾害。

他告诉记者,“我们县比较特殊,水系非常发达,有很多小支流,一到下暴雨的时候,雨水就会顺着山谷、河流迅速流下来,短时间内水量也比较大,有可能迅速形成巨大的洪水。”

到达现场后,彭运海看到,因长时间降雨,洪水突涨,喜鹊溪社区浣翠桥附近一低洼处被淹,几户居民出门必经的道路被淹没,靠近河岸的几处矮房也已经被洪水淹了大半,水马上就要没过一楼住户的客厅。面对这样的情景,彭运海带头冲进洪水中,与其他干警、社区干部等一起跃入洪水。

“我们本来想着徒手把受灾群众背出来,但是由于这个受灾点靠近一条小河,水位上涨特别快,一会的功夫水已淹及脖子,根本没有办法空手施救。”彭运海说,于是大家想办法调来船只,小船没有发电机,他们只能在雨中用肉身拖动船只,多次来回转运群众,1小时后,被困的20多人全部带上生活必需品,被转移到安全地带。

运送工作快要结束的时候,彭运海站在船尾调整船的方向,由于长时间在洪水中来回走动,雨衣很快破了,脸上雨水、汗水混杂一起,他感觉眼睛不适,他顾不上洪水浑浊,蹲下身子掬起一捧水洗脸洗眼。彭运海告诉记者,“虽然每年汛期都会做一些转移群众的工作,但是每次在水里泡一段时间之后,上来好几天都会浑身痒。”

彭运海和队员在运送受灾群众。 受访者供图

“今年比往常年还更特殊,汛期比较长,长时间的雨水的浸泡导致这里的土质很疏松,容易出现垮塌。”彭运海说,所以,从6月中旬,他们就已经自动调整成全员值班的状态,不休假,留守待命,奉命支援。

“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次转移疏散任务,是所有队员共同的功劳,身为党员、民警,这是我们该做的。”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他不止一次的这样说道。

“早点堵上溃口,就能让洪水少淹一点农田和村户”

“我问他们累不累,他们一边把沙袋往肩膀上扛,一边回头一起喊,不累!当时我就想,这些小兵,长大了,能为百姓扛事儿了!”在抗洪间歇,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三营四级军士长邵斌告诉记者,作为一个有13年军龄的老兵,看着现在00后的孩子通宵达旦抗洪抢险,既心疼又骄傲,但也知道,这些年轻的士兵,就是祖国和人民最坚实的力量和底气。从7月8日开始,邵斌和300多个战友一起,深入黄冈灾区抗洪。

“刚下高速口的时候,听到路边有老百姓说,当兵的来了,我们就放心了。”邵斌说,最让战友们泪目的,是百姓一起看着军车时候回头笑的样子。而此时,正在车上的00后士兵王静听到百姓的话,马上和身边的战友说,咱们得抓紧把决堤的口堵上,百姓靠咱们了!

洪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战士用帽子擦汗。 受访者供图

“当兵13年,什么样的灾害都见过,今年湖北异常严重。”土生土长的湖北人、常年驻扎湖北的邵斌所在的部队,因在98抗洪中立下赫赫战功,被中央军委授予“抗洪抢险模范旅”荣誉称号,平时担负上起宜昌三峡,下至江西的抗洪抢险任务。最近几年里,今年湖北的汛情是少见的严峻。但好在,现在抗洪都是人工和机械结合,综合地理位置,用最短的时间把堤口堵住,有时候流水很快,兵力必须下水,木桩和铁管利用挖掘机按压下去,战士一泡就是一天。不一样的是,今年在黄冈抗洪的兵,大多数都是00后。邵斌说,为了先保证百姓安全,黄冈市政府已经陆续安排了有可能受灾的百姓撤离,但农田没办法,只能淹了。

“抢险的时候,有老百姓把自己家的西瓜切好给我们送过来。”刚当兵的时候,总听到军民一心,其力断金的说法,直到现在,看见百姓徒步淌水数十公里,就为了给战士送西瓜的时候,才真的理解其中的力量。”王静说,虽然自己是00后,但也是有3年军龄的“老兵”了,自己身边很多都是年龄更小的孩子。有任务的时候两班倒,战友都是让另外的同志多休息,宁愿自己多干会,遇到必须下水的情况,战友之间都是抢着做,争着去。

回忆起最累的时候是靠什么撑过去的,王静想了几秒说,刚到黄冈的那天晚上,运来了6车土,装满了几万个沙袋,为了尽快把溃口堵上,300个战士扛到了凌晨6点,而整个团队有一大半是00后,最累的时候,就想着,如果早点堵上溃口,就能让洪水少淹一点农田和村户,一想到这,就有劲儿了。

“和我爸聊天的时候说在部队训练,有时候挺忙的,别总聊天了,不敢让家里人知道。”在被问及开动员会要到一线抗洪是否怕过时,在王静稚嫩有坚定的语气里他第一次笑了:“百姓需要的时候,中国军人,不知道怕。”

“为推着皮筏艇运送学生,身体大部分全部浸泡在水里”

“有二中考点的同学们,一定要记得穿校服,有叔叔会送你们去考点。”7月8日早上,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人的朋友圈都被这句话刷屏了,他们还会在朋友圈下配一个视频,视频中是湖口县消防救援大队石钟山大道消防站政治指导员方震和他的队友在水中搜寻需要参加高考的学生。

在街上搜寻学生的方震及其队友一旦发现有学生需要运送,便尽一切力量来到学生的身边,“当时有一个学生,家住2楼,走正常的楼道根本出不来,所以我们就选择从他家的窗子把他运出来。”方震介绍,但是由于去小区的路比较狭窄,水位不能支撑发动机发动,所以他们只能下来推着皮筏艇往前走,人身体的三分之二需要全部浸泡在水里。

抗洪一线,00后士兵汗珠一直在不自觉的往下淌 。受访者供图

从6月底开始,江西省九江市全市普降暴雨,而方震所在的湖口县出现特大暴雨,平均降雨量达到229毫米,导致县城多个路段积水严重,为应对此次强降雨天气,湖口县提前安排部署了240名消防员,13艘冲锋舟和五艘橡皮艇,参与湖口各地抗洪抢险任务。

“每年到这个时候,我们都是‘原地待命’的状态,不离开县城,有任务必须随叫随到。”方震告诉记者,由于湖口县毗邻长江和鄱阳湖,所以每年的汛期都会水患都会比较严重,今年更是如此。

“从2008年参加工作,我参加了无数这样的抗洪救灾工作。经常浑身痒需要涂一下消炎的药物才能克服。”方震说。他们又接到了紧急的任务,由于长江湖口站水位上涨,已经超过警戒线2.73米,为防止洪水蔓延,方震和他的队友紧急投入到该堤段筑堤坝的工作中,这一工作持续了36个小时,并且还在继续。

“高考最后一天的早上七点,突然接到一个男考生家长的求助,一个小姑娘被积水困在小区里。”黄梅县城市管理执法大队的罗超良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当时开上车就到了地势非常低洼的安居小区,看见院子里的水看不到底,只能只身进去。

“我净身高173,但小区院里水最浅处也有1米半,但必须把孩子接出来,只能游进去!”罗超良就一边游一边喊:“是哪一位考生打电话求助?我是打电话的城管,我来接你,你探头……”罗超良回忆说,当时他问:“小姑娘你怕不怕,你要相信我,我肯定可以游过去,如果水太深,你不要管我会不会呛到水,抱紧我的脖子别撒开。”

罗超超良就这么背着小姑娘游了过去。最深处探不到底,罗超良背着女孩双手划水,在浑浊的洪水中,艰难前行。300米的路,罗超良呛到了无数口水到了执法车上,马上开车赶往考场。

“一辆皮筏艇只能承载5—6名学生,一般至少需要两名消防队员的护送。”方震说,为了运送更多的考生,他们想办法加快速度,到发电机不行的地段,就下来顶着巨大的水流快速的推动皮筏艇。

在运送学生的过程中,学生们也会对他们表示感谢,每到这个时候,他们都会说,“你们好好考,以后你们服务社会,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健康时报,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