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香港《国安法》令外媒担忧,美国纽约时报撤走三成员工

香港《国安法》令外媒担忧,美国纽约时报撤走三成员工

2020-07-15 来源:BBC中文 阅读数 773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亿忆网立场

美国《纽约时报》周二(7月14日)表示,香港实施《国安法》后,令新闻机构感到忧虑,带来不确定性,决定明年把香港办公室的数位新闻(digital news,又译数字新闻、数码新闻)业务迁移至韩国首尔,估计涉及约三分之一员工。

报导指,部分员工在申请工作签证上遇到挑战,这一般是中国大陆才有的问题,以往甚少在香港发生,在香港面对中国更严厉的管治下,管理层决定在区内另设新的营运基地。

香港多年来享有比中国大陆更高的新闻自由度,许多国际媒体在香港设立分部,一些媒体把香港当作亚洲区的总部。但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对新闻界带来很大隐忧,新闻工作者担心监察政府的报导会被当局以言入罪,又或是采访题目被视为危害国家安全,会被警察监控或强制交出采访资料。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此前被问到能否确保媒体工作不受影响时回应说,如果所有记者可以100%保证不会触犯《国安法》的条文,她就可以作出保证,强调《国安法》已有条文保障新闻自由。

纽约时报:《国安法》带来不确定性

《纽约时报》的香港分社近年是该报数位运作的重要部分,与美国纽约、英国伦敦等两个不同时区分工合作,与身在香港的编辑轮流监督网上报导。

该报高层向员工发放的备忘录中指出,新的《国安法》产生了很多不确定性,不知道对该报营运和新闻会有什么影响,所以要准备应对措施,开始增加区内的编采人员的多样性,“营运受到任何干扰都有可能削弱我们的新闻,但现在,新闻是历来最重要。”

该报表示,驻港记者将会继续留守,“我们会尽力继续和增加我们有关这个城市改变大的报导,并以此作为中国的视窗。”而印刷部门、广告、市场部等员工亦继续留在香港。

《纽约时报》传讯总监艾阿里·萨克曼·贝瓦夸(Ari Isaacman Bevacqua)对BBC表示,时报会继续在香港有“很大的存在”,并有意继续在香港和中国的报导,把数位编采部门搬到首尔会提供弹性,在区内可容易接触自身的资源。

该份报导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及彭博新闻(Bloomberg News)暂时没有计划离开香港,而当《纽约时报》考虑迁离的地点时,是考虑到韩国对外资友好,有独立媒体,以及也在亚洲多个重要新闻中担当核心角色。

BBC中文从一些在香港为国际媒体工作的人士那里得悉,部分美媒的记者签证受阻,但暂时不清楚原因。

一名在香港工作的欧洲记者对BBC中文表示,中美外交风波下,在港美国媒体可能最先被针对,他暂时不担心自己所属的媒体会把香港分部撤走,公司和他抱观望态度,观察《国安法》对国际媒体的影响。

他透露,公司在去年香港示威浪潮时,已加强在地人员培训,更好保护采访素材和把工作用的通讯设备加密。

他认为香港《国安法》条文很模糊,可能成为针对记者的工具,“可能有朝一日他会走上来要求我们供出素材,我也不知道,但我不想发生,暂时还未到最坏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应该按照现有方式去进行采访工作,否则我们就是自我审查。”

“相比起我们这些外媒,我更担心香港媒体和记者的情况,因为最坏的情况,我还可以逃回我的国家,但这儿的记者逃不掉,”他说。

分析:香港自由受到打击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表示,在《国安法》之前,中美关系转差时,北京驱逐了一些美媒驻华记者,早已令美国媒体在香港的运作受到影响,而香港实施《国安法》则令这些媒体的运作和员工的人身安全面对更大的困难,他估计未来外媒会有更大规模撤出香港的行动,反映香港自由环境受到严重打击。

他表示,《国安法》实施后对一些揭发中国问题的记者及媒体来说“很危险”,“这是相当任意的罪名,有机会从从事中国敏感报导的传媒开刀,而北京可以对一些媒体实行各种任意的报复,由大陆延伸到香港”。

他举例说,《纽约时报》等外媒曾经揭发中共领导人财产问题及新疆再教育营的问题,这些可能会被视为国家机密,大陆或会指控这些媒体“颠覆国家政权”,或是协助“恐怖活动”。

据香港记者协会6月中做的调查,98%受访记者反对香港《国安法》,八成以上担心“人身安全受威胁”,并认为媒体自我审查的情况更严重。记协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后曾发声明表示“极度遗憾”,认为法例是“严苛的条文,涵盖范围极之广泛”。

记协声明指出,虽然香港《国安法》中有条文保障新闻自由,但由于《国安法》有凌驾性,令香港《基本法》、《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等原有人权保障“变得毫无意义”。记协担心,法例会成为“以言入罪”的借口,并指如果传媒报导涉及重大公众利益,不应被视为触犯《国安法》,并可用作抗辩理由,但意见不被当局采纳。

香港《国安法》中条文订明,香港警方有合理理由怀疑拥有可能与国安有关的资料,就可以要求该人员提交资料,而且得到特首批准后可以截取通讯和秘密监察,这令新闻界担心增加记者采访难度,一方面难以保护受访者,另一方面自身私隐亦不被保障。

无国界记者组织表示,任何有违中共利益的思想和行动都可以《国安法》为由加以起诉。这犹如是对香港的新闻自由“补上致命一击”,亦是向中国政府追求的“世界媒体新秩序”跨出关键一步。

香港外国记者协会曾去信特首林郑月娥,要求在《国安法》下可以作出多项保证,确保记者引述批评北京及港府的言论不会受到法律风险、不应引入记者登记制度、记者有权不交出自己笔记、受访者联络方式、让市民可以自由地向记者发表意见等等。

林郑月娥在见记者时被问到,能否保证记者采访不受新法影响时回应称,《国安法》已清晰订明要防范、制止和惩治违法行为,如外国记者协会和所有记者能100%保证在此法下不会犯法的话,这样她才会作出相关保证。

“不是由我在这儿作出保证,是他们在未来能或者不能做到,”她并强调《国安法》已有条文保障香港市民人权。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指“正当正常”的采访工作,不是无限扩大、造假或旨在煽动推翻一个制度是不会有问题,传媒不必过份忧虑。

香港自英国殖民地时期开始享有西方国家的高度新闻自由,多个媒体在香港设立分部,成为不少想报导中国新闻的外媒“避风港”。从英殖时期至主权移交之后首10多年,也甚少有记者因报导敏感议题或政治理由被拒入境。但随着香港民主诉求呼声高涨爆发连场社会运动,以及中港两地关系的变化,外媒在香港的情况有变。

2018年,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马凯疑因邀请“港独”组织领袖陈浩天演讲,而被拒入境,成为香港非常罕见的记者被逐事件,引发争议。今年3月,中国宣布驱逐《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驻华记者,不得在中国地区采访,并首次明确地在驱逐命令中包括港澳地区。

根据无国界记者所做的新闻自由指数,香港新闻自由从2002年在180个国家与地区排行18,下降至2020年的80位。

吕秉权说,“当失去了一些资历深、调查能力强的传媒在香港,其实外界去了解中国,就会好像被人蒙了双眼和双耳,国际金融中心要运作得好,要有资讯自由,大家要有免于被秋后算帐和政治报复的自由,如果国际投资者得不到可信客观平衡的资讯去作出明智的决定,这会打击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BBC中文,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