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女性群像剧中的“姐妹情谊”:含情脉脉背后的阶层破绽

女性群像剧中的“姐妹情谊”:含情脉脉背后的阶层破绽

2020-08-04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440 分享

《小时代》中,其他三个女性为顾里为顾里捧上“皇冠”在《欢乐颂》中,上流阶层的安迪与曲筱绡更是遮掩不住对樊胜美的嘲讽和鄙夷。樊胜美收拾衣服占了楼道,曲筱绡讽刺她的衣服是“地摊货”;曲筱绡的男友偷拍了樊胜美在音乐厅流泪的照片,曲筱筱边看边嘲笑樊胜美是穿着葬礼的衣服去音乐厅哭;樊胜美想通过爱情实现阶层跨越,曲筱绡称她是“捞女”;而安迪也认为樊胜美不过是个“办公室油子”,人情世故炼达却只能混迹在中下游……

《欢乐颂》中,曲筱绡嘲讽樊胜美是个“捞女”这样的姐妹情谊是很让人的生疑的。身处更高社会阶层的女性缺乏必要的同理心,她们站在高高在上的立场批判中下阶层女性的短视和虚荣,而不是尝试着从“同为女性”的立场出发并思考,她如此选择的动机,她的脆弱从何而来。

顾佳认为王漫妮爱上梁正贤就是图钱网络上几乎一片倒地赞赏顾佳的清醒、睿智,尤其是剧情后半程证实了梁正贤果真是个“海王”,更确证了顾佳的无比英明。暂且不论顾佳某种程度上是顾里、安迪的化身——“越有钱,就越清醒”,折射的是编剧不自知的“嫌贫爱富”;事实上,很多人也忽略了顾佳在“批评”王漫妮时,她所站立的位置是一个有钱人俯视一个有欲望的中下层女性的位置——一个穷女人爱上一个有钱人,她只能是爱上他的钱;这个穷女人对这段爱情的投入,是不理智的。

顾佳以雇主的身份通知阿姨她的决定顾佳不是在跟阿姨商量,也没有留给阿姨其他的选择余地。弹幕上都在嘲笑阿姨做久了,就把自己当成主人了,打工没有个打工样。的确,阿姨是雇员,顾佳是老板,从职场伦理讲,她必须听从领导的安排和决定。但如果我们把顾佳与阿姨的关系放在剧中所凸显的姐妹情谊下来考察,就会发现这部剧所谓的姐妹情谊的自我矛盾与“虚妄”。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