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50年后,这个曾经无比傲娇的西澳“国中国”,终于还是输给了病毒

50年后,这个曾经无比傲娇的西澳“国中国”,终于还是输给了病毒

2020-08-05 来源:澳洲小黄鹅 阅读数 3667 分享

在疫情期间,澳洲的旅游业等第三产业饱受冲击,许多企业都承受不住随风逝去。

而今天要介绍的消亡实体有点特殊,它就是位于西澳州内的著名私人袖珍国家——赫特河公国。

赫特河公国位于珀斯以北的Northampton郡附近,面积约75平方公里,已有约50年的历史。

(图片来源:Dailymail)

1970年4月21日,由于和西澳政府关于小麦配额的争议得不到解决,农场主Leonard Casley和数名追随者愤而宣布他们的农场从澳大利亚脱离,成立赫特河亲王国。

(图片来源:Dailymail)

澳大利亚和世界各国从未承认过此国的存在,但伊丽莎白女王2016年4月致信,表达了她对公国成立46周年庆典的美好祝愿。

(图片来源:Dailymail)

他们还有自己发行的护照、邮票和货币。

(图片来源:Dailymail)

2017年,老国王Leonard Casley退位给现任王子Graeme,2019年2月去世,享年93岁。

加拿大艺术家Marc LeBuse用一把小斧头手工雕刻了一尊已故的Leonard石像,矗立在一个棚子前,棚子里还有两个用回收金属制成的“骑士”。

(图片来源:Dailymail)

中国式的“通往精神世界的门户”神殿是公国最新的景点之一

(图片来源:Dailymail)

赫特河公国的主要收入来自野生花卉、农业产品、邮票、钱币和旅游业。常驻居民约有20人,还有大概1万名非正式居民。

(图片来源:Dailymail)

从2020年初开始,新冠疫情破坏了这个小国的主要收入来源,让本就已经不富裕的“国家财政”雪上加霜。

2016年澳大利亚税局曾指赫特河公国“皇族”积欠税款,并循法律途径追讨。2017年6月16日西澳州高等法院于裁决澳洲税局胜诉,下令Casley父子缴清合共约澳元300万欠税,所以,别看国家不大,外债却一点也不少。

疫情之前,澳大利亚和公国之间的边界,每年有40,0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过境.。

但今年1月因疫情开始,边境被迫关闭,收入断崖式下跌,赫特河公国更难以为继。

(图片来源:Dailymail)

于是,在老国王Leonard Casley去世不到两年之后,二代国王Graeme作出了关闭公国并重新加入澳大利亚联邦的决定。

公国的官网告示注明,将不再签发入境/出境签证以访问PHR。政府也不会接受任何政府服务的申请,例如非居民主题申请,护照,所有许可等。

他们必须出售土地以偿还款项,而以前的谷物和绵羊农场预计也将在几天之内挂牌出售。

Graeme说:“我们用了几个月也找不到前进的道路,所以我们不得不结束它。我们正在解散政府和内阁以及所有手续,并出售财产。”

“我将成为珀斯的'流亡王子'。”

Graeme王子说,除了收集文件和存档纪念品外,他没有其他计划,不过可能会写书。

(图片来源:The West)

除了赫特河公国,目前全球有约100个自我宣布的独立实体,其中约有三分之一可在澳大利亚找到。

目前这些微型实体的命运不得而知,但在整个不景气的疫情环境之下,估计也维持艰难。

只能祈愿疫情快快过去,让有趣的世界恢复生机。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小黄鹅,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