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自家人打自家人?力拓或帮助中国摆脱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

自家人打自家人?力拓或帮助中国摆脱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

2020-08-05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1797 分享

受新冠疫情影响,澳大利亚政府的支出暴涨,财政预算面临巨大的压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澳大利亚对中国铁矿石出口创收的依赖程度可以说前所未有。不过,对于这一点,不只是澳大利亚,中国也非常清楚。

事实上,中国政府在多个场合已经公开表示,减少对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的依赖属于国家战略。

十余年前,澳大利亚政府做出了一项非常有争议的决定。

当时,澳大利亚控制的Hamersley公司通过力拓成为一家受英国控制的公司,随后,中国国有企业中铝成为力拓的最大单一股东。

现在看起来,经过长时间的布局和努力,力拓似乎成为中国减轻对澳大利亚依赖的一大筹码。

非洲西芒杜矿区成为焦点

对于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而言,最大挑战来自世界上最大的高品位铁矿床,即西非几内亚的西芒杜(Simandou)。

该矿床的一区和二区现在由中国国有企业控制。第三和第四区由中铝及其“关联公司”力拓共同控制。

同时,中铝已将其直接权益出售给了宝武。再加上宝武本身在巴西的业务,宝武显然成为挑战澳大利亚的领头羊。

值得注意的是,力拓和宝武在澳大利亚经营了一家合资矿山已有15年之久。

因为需要新建一条大型的铁路,运输成本不菲,开发西芒杜矿床需要非常庞大的资金。

大约十年前,必和必拓也曾考察过西芒杜矿床。在当时,修建铁路费用估计高达200亿美元,于是不具备可行性。

但是,目前的铁矿石价格已远高于当时每吨75美元的价格。因此,西芒杜矿床突然变得很有吸引力。

如果力拓保留其股份,它将成为中国挑战澳大利亚的一部分。

Hamersley的转变

在中澳关系急转直下之时,Hamersley也再次成为焦点。

因为力拓, Hamersley从一家正常的澳大利亚公司转变成为以伦敦为总部、并且澳大利亚仅拥有相对少数股份(约20%)的公司。

中国国有企业成为单一大股东(尽管没有董事会代表)仍然是澳大利亚政治界的一个痛点。

回溯至1980年代中期,Hamersle归CRA(力拓集团前身)所有。当时,伦敦投资者在力拓拥有的股份不到50%。在首席执行官罗德?卡内基(Rod Carnegie)和约翰?拉尔夫(John Ralph)的领导下,我们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实际上就是一家澳大利亚公司。

但是,时任澳联邦财长的保罗?基廷(Paul Keating)却犯了几个错误。

首先,他同意力拓可以通过双重上市业务吸收CRA。在董事会多数席位、以及总部位于澳大利亚这两件事情上,基廷并未坚持。于是,伦敦投资者持股超过了澳大利亚,控制权移交给了英国,而澳大利亚持有的股权却大幅萎缩。

这是基廷(Keating)的失误。相比之下,当彼得?科斯特洛(Peter Costello)担任财长时,面对英国Billiton和澳大利亚BHP之间的合并,他确保了必和必拓总部仍在澳大利亚。

白衣骑士——中铝

同时,力拓大股东——伦敦投资者开始犯重大错误。2007年,他们大量举债收购了加拿大铝业集团(Alcan,简称:加铝),力拓因此蒙受了巨大损失,继而陷入困境。必和必拓曾试图收购力拓,但是最终由中国国有企业,中铝扮演了“白骑士”的角色。

中铝是一家国有企业,并希望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供应和董事会成员构成施加影响,继而能够对澳大利亚的成本了如指掌。为此,中铝抛出了高溢价。随后,必和必拓退出,政府对中铝的各项提议投了反对票。

尽管这曾经一度让中方感到痛苦,但是澳大利亚政府批准中铝持有多数股权,前提是长期持股比例限制在15%,无董事会代表。

虽然中国国有企业独立于政府运作,但也必须遵守主要的国家政策。

尽管达成了协议,但隔阂依旧存在。此后不久,2009年,力拓高管胡士泰(Stern Hu)和他的三个同事在铁矿石合同谈判中被捕,罪名是接受共计约1400万澳元的贿赂并窃取商业秘密。力拓高管被判入狱九年。

大约两年前,力拓想回购更多自己的股票,但遭到中铝的阻碍。因为如果中铝不想出售股份的话,回购会让持股比例超过15%的限制。

WechatIMG3.jpg?x-oss-process=image/format,png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匿名用户 2020-08-05 11:19:44

    澳大利亚大陆华人媒体,在这里幸灾乐祸,损害澳大利亚国家利益,澳洲政府应该进行调查,把他们和家庭都驱逐出境

留学移民培训类赞助商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