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当墨尔本不再像墨尔本”

“当墨尔本不再像墨尔本”

2020-08-07 来源:澳元 阅读数 3351 分享

墨尔本的高速公路几乎没有交通,其著名的林荫大道空无一人。

在各州禁止来自维州的旅客之后,“芝士条”艺术装置下往返Tulla机场的车流已经减至稀少。

Collins大街和Bourke大街上穿梭的电车,为信号灯停车的次数多过乘客上下车的次数。

商店关了,多达40万墨尔本人不能上班,所有学童都在家上课,每人的合法活动直径只有家周围五公里,出圈者会被处于$1650的罚款。

“被允许上班的工人”必须随身携带书面证件。如果他们要将孩子送到托儿所,则需要家长双方的证明。

那些敢于外出进行为数不多的“被允许的活动”的人故意彼此拉开距离。在超市,药房或邮局?的互动十分敷衍,强制性戴上口罩让他们吐字不清。眉毛成为了交流的首选。

欢迎来到墨尔本风格的第四阶段封锁。没有人微笑,至少看不出。这个国家最国际化的城市失去了它的洋洋得意。?取而代之的是,它缩在床单下,留在家中,盼着赶走每天导致数百人感染的第二波COVID疫情。

人们在电视或广播前等待州长Daniel Andrews宣布“数字”时,着实恐惧。他们寻找着下降趋势的开始,从中寻求一丝希望。

希望,感觉离得很远。

墨尔本人为自己,直系亲人以及他们无法拜访的亲朋好友的健康而害怕。COVID感染了每个对话。

他们担心自己的工作和他们所关心的人的工作。他们听到总理Scott Morrison说,第四阶段封锁将给经济造成90亿的损失,并且知道,尽管全国将分担这一痛苦,但自己的州会遭到最大的打击。

昨天,这座城市从空中望去,凸显出战争纪念馆的孤寂,Tan Track跑道的荒凉,MCG版球场的空旷。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的伟大作品无人问津,艺术中心的精彩演出不再登台。

墨尔本现在不再是墨尔本。

城里的道路空荡,走出的道路漫长。

作者:SIMON BENSON ,PATRICK COMMINS , DENNIS SHANAH

Bourke Street in Melbourne on Thursday. Picture: Getty Images

总理Scott Morrison将再投入150亿大幅扩大JobKeeper工资补贴,用于帮助受到维多利亚州封锁打击的工人和企业,此际第二波疫情爆发给国民经济造成的损失螺旋上升至120亿。

国库部长Josh Frydenberg将宣布针对不断恶化的局势采取一项紧急财政响应,这将使数十万工人获得JobKeeper工资补贴,并降低企业证明其收入严重损失的门槛。

这是继上个月JobKeeper计划扩大后的第二次扩大,使该计划的总成本达到1016亿。财政部的建议表明,这些变化意味着9月季度将再有53万维州人获得此项工资补贴,令该州的总领取者人数达到150万。

“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挽救生命和挽救生计,” 总理说:“澳大利亚面临着一个不断变化的局面。随着情况的变化,我们的应对措施是为所有需要我们的澳大利亚家庭,工人和企业提供适当的支持。这意味着随着我们与维州最新一波疫情作斗争,将为更多的工人和企业提供更长时间,更多的支持。”

Morrison先生周四透露,维州封锁的延长将使多达40万澳大利亚人失业,并使本国近40年来首次连续三个季度遭受经济萎缩。

他说,财政部预计维州第三阶段和第四阶段的限制措施将带来总计100亿至120亿美元的打击,并称这是“沉重的打击”,将从本季度的GDP增长中减少2.5个百分点。

周四,澳大利亚全国录得486个新的COVID病例,其中维州占了471例。新的财政部预测显示,在截至9月的三个月中,澳大利亚经济将萎缩1%,而此前的预测为增长1.5%。

Morrison先生警告说,“实际”失业率将从6月份的11.7%上升到13%以上,《澳大利亚人报》使用相同方法进行的分析表明,维州的真实失业率将达到近19%——接近五分之一的工人失业。

Morrison先生还承认,官方的失业率将“接近10%”的峰值,而不是7月23日发布的经济和财政更新中预测的9.25%。

维州第二波热潮对经济和健康的影响日益加剧,这引起了联邦自由党内部越来越多的担忧,因为总理此前一直拒绝批评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这将破坏联盟党在处理新冠病毒大流行方面的成就。

面对对维州政府处理大流行病的批评,Morrison先生周五表示,Andrews政府全权负责维州采取的限制。总理说,联邦政府可能试图通过斡旋影响这些限制,但“各州拥有完全和全部的控制权”。

自由党高级议员,特别是来自维州的联邦议员,越来越多地收到其选民对该州工党州长的愤怒,从而愈加希望Morrison先生与维州的“混乱”拉开距离。来自墨尔本的联邦助理国库部长Michael Sukkar表示,维州持续的死亡数字并非“运气不济”——该州在周五又录得11人死亡。

“我想,你自然会质疑失败的原因以及导致我们到这个地步的本地决策问题,” Sukkar先生说:“很明显,那些酒店隔离灾难使我们走到这一步。”

新州自由党参议员Andrew Bragg周四也表示,“维州自己陷入这场混乱”。

Morrison先生在周五的内阁会议上向州长和领地首席部长们概述这场经济灾难的规模,这次会议将主要集中在对维州危机的应急响应上。

第二波浪潮已经基本上让五月份达成的COVID-19复苏路线图的第三阶段作废,因为按照该路线图的时间表,到7月全国大部分限制都会取消。

全国COVID-19专员和前卫生部常务副部长Jane Halton也将提供她对酒店隔离失败调查的初步调查结果。

周五宣布的新的JobKeeper资格测试将适用于全国范围内的所有澳大利亚工人和企业。

但是政府预计大部分补贴将拨给维州,以及旅游业和航空业,因为昆州边境的重新封锁将令这些行业再次遭到重创。

根据现有计划,企业必须证明在两个季度内收入减少30%,对于营收超过10亿的公司则需要证明其损失达到50%。

但是,为了挽救成千上万家维州企业,这一门槛将下调至25%。

目前有资格获JobKeeper工资补贴的员工工作在编的最迟日期是今年3月1日,但是这一日期将推迟到7月1日,可能会为额外数十万工人提供生命线。

“维州政府实行的第四阶段限制将对维州和澳大利亚的经济产生严重影响,” Frydenberg先生表示:“Morrison政府的JobKeeper补贴已经在为维州超过270,000家企业,约975,000名员工提供支持。”

“这一变更将在全国范围内适用,根据变更,在9月28日后加入JobKeeper的机构只需证明其实际营业额在上一季度大大下降,” 他说。“能够证明其在2020年9月季度营业额显著下降的组织,将能够在2020年12月季度获得JobKeeper的延长。

“不管是保持领取JobKeeper的资格,或是在9月28日后首次获得该支持,他们都将不再需要证明在6月季度中也经历营收大幅下降,”

“为了让更多的员工获得该补贴,我们现在将允许从2020年7月1日开始在编的员工获得JobKeeper。”

自3月以来,维州政府仅提供了105亿的直接和间接资金应对其COVID-19危机。

对JobKeeper的新更改将标志着该计划自三月份首次宣布以来的第三次修订。

更多受维州严厉限制影响的工作人士将获得工资补贴,这将使该计划的总成本增加45亿澳元。而资格标准的更改预计将额外花费111亿。

这将使三周前宣布的150亿的JobKeeper扩大计划的成本增加一倍——当时宣布该计划的结束日期从最初设定的9月份推迟到明年3月。

在该计划的第一次扩大中,要求获得JobKeeper的企业和非营利组织必须证明其在6月和9月季度相对于2019年相应季度出现重大且持续的营业额损失,才能获得直到1月3日的资格。

而根据新规则,他们只需要满足9月份季度的营业额测试要求。

同样,第一次扩展的规定是,要想一直有资格领取该补贴直到3月28日,他们还必须满足该计划以前版本下对所有6月,9月和12月季度的营业额测试。新的规定是,这将改为仅需要满足12月季度测试要求。

在耗资700亿的JobKeeper计划的第一个版本下(将于9月到期)的营业额测试将保持不变,即要求营业额在10亿以上的企业要证明收入损失50%,营业额在10亿以下的企业要证明损失30%。对慈善机构和非盈利机构的收入测试要求是15%。

在墨尔本大都会区引入第四阶段限制,以及在整个维州乡村地区引入第三阶段限制,预计将对本国其他地区产生巨大的流动影响。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元,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留学移民培训类赞助商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