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红楼梦》贾政对宝玉痛下杀手的真正原因有哪些?

《红楼梦》贾政对宝玉痛下杀手的真正原因有哪些?

2020-08-13 来源:写乎 阅读数 428 分享

文/许云辉

贾政满脸陪笑送走索讨琪官的忠顺王府长府官后,又误听贾环之言,气急败坏令小厮们把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他嫌小厮们手下留情,索性赤膊上阵,“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板子来,狠命的又打了十几下。”打得亲儿子“渐渐气弱声嘶,哽咽不出。”贾政“一见王夫人进来,更加火上浇油,那板子越下去的又狠又快。”

被王夫人抱住板子求情时,贾政恼羞成怒,声称要“趁今日结果了他的狗命,以绝将来之患!”并丧心病狂“要绳来勒死”儿子。最终,贾政把宝玉打得“面白气弱,底下穿着一条绿纱小衣,一片皆是血渍。......由腿看至臀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

贾政为何要对贾宝玉痛下杀手?

(一)流荡优伶

蒋玉函(另有版本为“蒋玉菡”),艺名琪官,忠顺王最宠爱的戏子和男宠。忠顺王夸他:“随机应答,谨慎老成,甚合我老人家的心境,断断少不得此人。”

不料,蒋玉函不知何故,竟从忠顺王府悄然出走,改投忠顺王的政敌北静王。忠顺王咽不下这口气,派人明察暗访,志在必得。

蒋玉函被北静王藏在王府内,成为北静王娈童。北静王对他极为宠爱,把簇新大红色的“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的汗巾子送给他。蒋玉函仗着北静王撑腰,大摇大摆跑到冯紫英家赴宴,与宝玉相识。

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于是二人眉来眼去,一见钟情。宝玉“向袖中取出扇子,将一个玉子扇坠解下来”送给他。后者投桃报李,将“昨日北静王给的,今日才上身”的大红汗巾子回赠宝玉。其后,蒋玉函到“东郊离城二十里有个什么紫檀堡,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几间房舍。”

忠顺王府四下撒网排查,满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宝玉近日与蒋玉函“相与甚厚”。长府官径往贾府软硬兼施要人。贾宝玉故作无辜,企图蒙混过关。长府官冷笑两声,明确指出蒋玉函的大红汗巾子就在宝玉腰里。

宝玉“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贾政此时气得目瞪口呆”,暴风雨就要来了!

宝玉和蒋玉菡

(二)荒疏学业

贾政“自幼酷喜读书,为人端方正直”,原打算凭科考入仕,但因祖上恩荫,被朝廷“赐了个额外主事职衔,叫他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于是只得将科考入仕的希望寄托在大儿子贾珠身上。

贾珠非常争气,“十四岁进学,后来娶了妻、生了子,不到二十岁,一病就死了。”十多年后,宝玉出世,贾政希望的火花又开始闪现。不料宝玉周岁抓周时,贾政“将世上所有的东西摆了无数叫他抓。谁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钗环抓来玩弄。”贾政“不喜欢,说将来不过酒色之徒,因此不甚爱惜。”

宝玉长大后,在贾政眼中依旧是个“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的酒囊饭袋,“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的纨绔子弟。

贾政接到元春令宝玉随众姐妹搬入大观园的谕令后,极不情愿地敲打儿子:“你可好生用心学习,再不守分安常,你可仔细着!”

贾宝玉却阳奉阴违,“自进园来,心满意足,再无别项可生贪求之心,每日只和姊妹丫鬟们一处,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倒也十分快意。”

宝玉不思进取,还讥讽所有“读书上进的人”为“禄蠹”。薛宝钗和史湘云都劝过他:“你就不愿意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会会这些为官作宦的,谈讲谈讲那些仕途经济,也好将来应酬事务,日后也有个正经朋友。让你成年家只在我们(姑娘)队里,搅的出些什么来?”宝玉“大觉逆耳”,反唇相讥,羞得她们满脸通红。

这样的混世魔王,难道不该打得他回头是岸?

(三)淫辱母婢

金钏,王夫人丫环。从她与宝玉调笑“我这嘴上才擦的胭脂,这会可吃不吃了?”言语中,可见她与宝玉早已习惯彼此撩拨。贾宝玉如同无头苍蝇般瞎撞进王夫人房内时,因误以为母亲午休,便原形毕露与金钏调情,上来“便拉着手”肉麻地调戏再三。王夫人实在听不下去,“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大骂她是“下作小娼妇”,将其逐出。金钏无端受辱,羞愤自尽。

贾政不知内情,听说有人跳井,“惊疑问道:‘好端端,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待下,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弄出这暴殒轻生的祸来。若外人知道,祖宗的颜面何在!’”

素来嫉恨宝玉的同父异母弟弟贾环趁机歪曲事实,诬告:“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这第三把火,终于烧得贾政失去理智,痛下杀手。

可见,贾政暴打儿子的原因有三:“(宝玉)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但我以为,贾政下毒手的原因还有两条:平息怒火,打回尊严。

宝玉和金钏

(四)平息怒火

贾政要平息的怒火,是燃烧在忠顺王心头的怒火。

忠顺王是亲王,既“忠”又“顺”,显然是皇帝的亲兄弟,负责打压北静王与贾府这个利益共同体,是皇权的代表。贾府后来被抄家,就是拜忠顺王所赐。

北静王较忠顺王低一等,是北静郡王,四王八公这些开国功臣中的北静王之后。“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最高,及今子孙犹袭王爵。”皇帝亲赐年方弱冠的北静王一串念珠,以示与他亲如兄弟甘苦与共之意。北静王以大摆全副王爷仪仗参加贾府秦可卿丧礼方式,高调表明与贾府荣损与共的联盟关系。秦可卿葬礼中,东西南北四位郡王均有路祭。贾敬寿诞上,四王各备贺礼,足证四王与贾府同一阵营。

因此,忠顺王欲打压四王与贾府联合体,只能选择最软的柿子捏。四王与自己平起平坐且无直接利害冲突,忠顺王犯不上干杀敌三千自损八百的蠢事。拿四大家族开刀,才是最便捷的途径。而四大家族中,王子腾官居一品,兵权在握;史家悄无声息,默默无闻;薛家作为皇商不参与政治,泥鳅掀不起大浪;贾府虽有贵妃撑腰,但后代是“黄鼠狼生耗子——一代不如一代”,颓势已现,日薄西山之势明显。因此,忠顺王必须杀贾府这只鸡来吓唬北静王这个猴。

反观北静王,年少轻狂,仿效孟尝君礼待“海内众名士”,使得府中经常“高人颇聚”,甚至毫不在意地将御赐金香念珠转送贾宝玉。更要命的是,他明知蒋玉函是忠顺王的禁卫,还竟敢公开收留蒋玉函,把忠顺王的脸打得啪啪响。忠顺王恼羞成怒,调动一切手段,查出蒋玉函送宝玉大红汗巾子一事后,派人到贾府要人。

贾府“素日并不与忠顺府来往”,贾政得知客人来意后,情急之下当着客人的面即是表白自己又是怒斥宝玉“如今祸及于我!”这些表现,足以表明忠顺王手眼通天,心狠手辣,才使贾政吓出一身冷汗。

贾政深知,得罪了忠顺王,后果很严重。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贾宝玉就会得罪忠顺王!忠顺王对付不了北静王,收拾贾府简直是小菜一碟。孰轻孰重,贾政当然心知肚明。 蒋玉函送宝玉汗巾子如此隐秘之事,唯当事人和薛蟠与袭人知晓,但都不可能告密。忠顺王居然知道此事,令贾政细思极恐。因此,他的唯一选择,就是为了贾府利益,打得贾宝玉命悬一线,消除忠顺王怒气。

(五)打回尊严

工部,是古代掌管营造工程事项的机关,相当于今住建部和水利部,是个技术性极强的部门。贾政担任工部员外郎十余年间,尸位素餐,毫无作为。他做过的唯一与工作有关的事,是以权谋私通过贾雨村帮薛蟠摆平人命官司。简言之,贾政在事业不思进取,所以长期原地踏步。

这样的人,很难有什么人脉资源,得不到同僚敬重,更得不到上司垂青。所以,贾政上班时,无疑很压抑,只得以“勤俭谨慎”保住饭碗(数年后他就任江西粮道官仅一年,就被弹劾“不谙吏治,被属员蒙蔽”而回京,工作能力可见一斑)。

在外没有言语权,在贾府,他也只能做个甩手掌柜,每天只能看看书,下下棋,与一众清客侃大山。作为父亲,他很想亲手抓儿子的教育问题。无奈儿子被奶奶宠得有恃无恐,无法无天,贾政“平昔教训他一番,又有众人护持。”作为儿子,他不敢对母亲有任何指责。作为丈夫,根本得不到王夫人的爱和理解。贾政只得天天板着一张扑克脸,履行充当贾宝玉的镇妖石和贾府门神的职责。

总之,在朝中,他得不到应有尊重,只能唯唯诺诺赔笑脸混日子;在家里,除了贾母,人人视他为瘟神,能躲就躲,能跑则跑。因此,贾政的地位极为尴尬。

这种现状必须马上改变!必须打他个一石三鸟!

所以,打宝玉前,他对众门客仆从甩下狠话:“今日再有人来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就交与他和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又警告他们:“有人传信到里头去,立刻打死!”

众门客求情,贾政怒斥他们:“明日酿到他弑父弑君,你们才不劝不成?”王夫人求情,他置之不理,直到贾母出现后一番哭闹,他才“灰心自己不该下毒手打到如此地步。”

不过,戏顺利落幕,贾政暴打宝玉的一石三鸟目的实现:打给忠顺王看,展现自己大义灭亲形象;打给同僚们看,树立有血性和冲冠一怒的汉子形象;打给母亲和妻子看,挽回失落的尊严。

这出戏真没白演,贾政暴打宝玉数月后的中秋节,因娘娘元春吹个不停的枕头风和自己大义灭亲的壮举,获得皇上破格拔擢,“特将他点了学差(即学政,一省负责教育和科考的主官。)”贾政“拜过宗祠及贾母起身”,剧终。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写乎,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