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教育墨大网课用旧录音充课时,另一边墨大留学生交不起房租,靠救济食品度日......

墨大网课用旧录音充课时,另一边墨大留学生交不起房租,靠救济食品度日......

2020-08-13 来源:学在猫本 阅读数 1251 分享

在澳留学生的生活,一如澳洲的疫情,起起伏伏,状态难测。

维州进入stage4的时候,曾有医学专家预测,8月中旬,这一波疫情会到达顶峰,每天将有1000例新增确诊病例。

而从维州近一周的疫情数据来看,确诊病例在持续下降,据此,又有专家预测,预计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维州stage4的封锁就可以结束。

是否能按预期结束封锁,还要看维州在接下来这段时间的表现。

然而,此时尚留在澳洲的一部分留学生,却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

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度,在不同的大学读书,却无奈过着同样悲惨的生活。

近日,澳洲的几家媒体对澳洲留学生的生存现状进行了深度调查,整日深居简出的我们,无法想象,疫情改变了另一群留学生群体的真实生活。

——有的留学生表示,疫情以来,自己一直独居,担心可能哪一天突然死掉都不会有人发现。

——还有的留学生说自己选择坚持——如果在这个时候选择回国,那就意味着来到澳洲留学之前所做出的所有努力全都打水漂了。

defer、gap year可能是留学生们暂时应对疫情的一种办法,但是更多的留学生面对的却是走投无路和漫长的等待。

就读墨尔本大学IT专业level 1的留学生Oli,今年2月份刚到达澳洲,就遇上了新冠疫情,于是,来到澳洲之前,她那些体验澳洲本土风情的小愿望就一一搁置下来了。

随着疫情形势不断升级,Oli除了每天怀着忐忑的心情去学校上课之外,哪里都不敢去。在学校出现确诊病例后,Oli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留学生活直接变成了线上网课!连她参加的第一次大学考试都是用zoom进行的!

大学生的第一学期就这么过去了,本想着第二学期可以恢复正常的校园生活,结果,疫情原本已经稳定的墨尔本又迎来了第二波疫情大爆发。stage4的封锁,不仅让Oli需要继续在线学习,还直接让Oli失去了勤工俭学的机会。

没有了兼职,手里的钱慢慢变少,而学校设立的一些困难救助金,Oli和几位身边的同学在试图申请过后,一点回音都没有。疫情的这段时间里,Oli和她的同伴们只能去领政府和公益组织发放的救助餐、生活必须品。

对于学校,Oli感到极其失望。Oli说:学校根本没能帮助到我。

虽说政府的救济可以让像Oli一样的留学生们不至于肚子挨饿,但是怎样继续支付房租,仍然困扰着Oli。

如果放弃,我将失去之前所有的努力!

——By Oli

这几天,不断有澳媒放出风来,意图缓和澳洲留学生的招生困难:说留学生的返澳时间大约在明年中期。考虑到疫苗的研发需要时间,更有媒体大胆推测,大规模的留学生回流得等到2022年。

——给人以明天的希望是好的,但是眼下的问题是如何活过今晚。

现在,全球很多国家都已经陆续开放,但是在墨尔本,情况却恰恰相反,8月份开始的stage4已经让25万人丢掉了饭碗。对于目前身在墨尔本的大家来说,处境就更加糟糕了。

Oli的例子,只是众多留学生中的一个......

来自印度的教育学博士Ahmad Madkur,7月份的时候还在一家餐馆当洗碗工,进入stage4以后,餐厅改为外卖,根本就没有盘子让她洗。

32岁的Madkur虽然获得了墨尔本大学的奖学金,但是光靠着奖学金来支付房租和各种开销,养活妻子和孩子,明显不够。Madkur直接变成了素食主义者,一餐只吃一样食物。

4月份的时候,对于在澳留学生们面临的困境,莫里森曾经公开表示,澳洲没有把大家强留下来的意思,而且再次重申澳洲同意留学生留学申请的前提是,留学生得具备起码的经济实力。

当时,莫里森的言论就引起了很多留学生的反感,现在想来更是觉得寒心。留学,本就背负着家庭的期望,承担着异国他乡的窘境,面临着很多国内同学无法想象的压力,却还要常常被认为留学生都很有钱,理应是Cash cow。

现在,从澳洲回国的航班又少又贵,对于很多同学来说,回不回国,如何生活都是问题,无形当中给国内的父母增加了很大的经济压力。

不是我们死赖在澳洲不走,而是真的无路可逃。来澳洲留学的同学中,有的家庭条件还不错,买个比平时高出十倍的机票也不会眨眼睛。但是,很多的同学家境一般,来澳留学父母可能拿出了半辈子的积蓄,日常的花销要靠自己打工贴补。

对于这部分同学来说,打工赚钱是常态,尽早毕业,尽早投入工作是每一天的目标,什么gap year、defer,根本就不在之前计划列表中。

而现实,却是只能跟澳洲政府死磕,跟澳洲大学的网课死磕。

另据《The Conversation》报道,澳洲的疫情让很多悉尼、墨尔本的留学生在出租屋中挣扎。2019年年底和最近的一项针对留学生的调查显示,约有五分之一的留学生处境困难。

调查数据显示,自最近一次封锁以来,受访的留学生中:

29%的人维持基本温饱都有问题(锁定之前为22%)

26%的人曾靠典当或出售某些东西换钱(封锁以前为12%)

23%的人无法按时支付电费(封锁之前高于11%)

23%的人需要向社区组织寻求帮助(封锁之前曾高于4%)。

在疫情中失去工作的留学只有15%找到了新工作。而在找到新工作的留学生中,工作时间缩减了三分之二,最多减少了一半,这也就意味着收入也同水平递减。

同时,40%的同学表示,来自家庭的经济支持减少了。60%的受访留学生表示,支付每个月的房租变得更加困难。更有27%的留学生表示无法支付全部租金。

在这个过程中,很多留学生试图跟房东沟通减少房租,然而,近50%的人得到的回复是no!一名在墨尔本留学的同学与房东沟通得到的答复是:

他们知道留学生处境困难,但是中介和房东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儿去,所以,减租这事,暂时免谈。

除了房租等经济问题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学业压力、心理健康等问题也严重影响着大家的正常生活。

悉尼的一名国际留学生说:

我想如果没有每个月房东来收租,甚至没人知道我是否在房间里死了。除此之外,没有人会知道。

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留学生觉得,各方面的压力直接导致他们可能在未完成学业的情况下离开澳洲。而当被问到澳洲政府在疫情中给留学生的支持时,只有13%的同学给出了积极的评价。

一位留学生说:

在当前的大流行中,澳洲政府已明确表示,他们并不真正在意留学生。想想留学生们对澳洲经济的投入,这种态度令人心碎。

这就是疫情当中澳洲留学生们的现状,在调查报告的最后,作者表示,疫情中留学生们的生活变得不太稳定,希望政府能够看到这些数据,给留学生们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

学习可以有,体验还有吗?

然而,就在最近,有墨大学生爆料,新学期开始不久,因为继续沿用网课,有的老师竟然用old lecture Recording在充课时。

网课的体验已经让大家无力吐槽了,有的同学表示,用old lecture Recording也行,只要清楚点,我都认了!

对于这种现象,有墨大的在职老师回复说,疫情已经让学校做出裁员的决定了,没被裁员的老师薪水估计也要大大缩水,放点旧录音啥的,也是情有可原的了。况且,和面课比起来,网课课件的制作更加麻烦,即便是录制的视频也要让老师们花费更多的时间。所以,学校的意思是希望我们互相理解?

然而,事实是,留学生才更需要被理解和关注:经济压力、学业压力、课程质量降低、生活根本谈不上质量,这就是澳洲留学的我们面临的生存现状。

前几天澳洲留学生们发起的希望2021年之前返澳的请愿,截止到小编发稿前,已经有1435名留学生签名。

有人想方设法地从火坑里跳出,有人着急跳回......

明天很美好,今天很残酷,希望大家今天都好,我们就能一起看到明天!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学在猫本,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