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没本事就该低调,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但他却不明白

没本事就该低调,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但他却不明白

2020-08-15 来源:汉周读书 阅读数 437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文/林岩

谢万

谢万,字万石,陈郡阳夏(今属河南太康)人,名士谢裒[póu]第四子,名相谢安的弟弟,曾历任司徒掾、抚军从事中郎、吴兴太守等官职。

《晋书》记载:谢万“才器隽秀,虽器量不及安,而善自炫曜,故早有时誉……”谢万才能优异出众,虽然器量比不上哥哥谢安,但他喜欢炫耀自己,因此早年间还很有名气。

谢万能言善辩,喜欢清谈,为了争夺话语权不顾一切,有的史书竟然夸赞说他有雅量。

《世说新语》记载:“支道林还东,时贤并送于征虏亭。蔡子叔前至,坐近林公;谢万石后来,坐小远……”

有一次,谢万(字万石)和蔡系(字子叔)一起去到征虏亭送别高僧支遁(字道林),两人抢着说话,蔡系先到,座位距离支遁比较近,谢万后来的,座位距离支遁较远。

蔡系暂时离开一会儿,谢万就坐在了蔡系的座位上。

蔡系回来,发现谢万抢了自己的座位,很生气,于是就连坐垫一起将谢万掀翻在地。

谢万的帽子都摔掉了,缓缓爬起来,整理好衣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神色不变,毫无沮丧的样子。

谢万坐好后,对蔡系说:“你是个奇人啊!差点弄伤了我的脸。”

蔡系满不在乎地说:“我原本也没考虑你的脸啊!”

此后,两人交往如常,就像没发生这事儿一样,时人称赞他们都是很有雅量的人(貌似不要脸哈)。

谢万二十岁的时候,入朝为司徒掾,简文帝司马昱做丞相的时候,召谢万为抚军从事中郎,谢万穿着个性张扬,有仙鹤图案的大氅,趿拉着木屐就去拜见司马昱了。

好在司马昱也不在乎谢万这身不太礼貌的打扮,两人一通神聊,从傍晚一直聊到第二天凌晨,足可见谢万的嘴皮子功夫十分了得。

谢万对人缺乏礼貌,连自己的老丈人也没放在眼里。

谢万的岳父是太原人王述,当时任职扬州刺史。

有一天,谢万头戴白纶巾,乘坐平肩舆,径直来到王述办公的扬州府官衙。

谢万当着很多人的面,没头没脑说了一句:“人言君侯痴,君侯信自痴。”——别人都说你傻,如今看你确实很傻啊!

王述很有涵养,没有当场翻脸,慢悠悠说道:“我这人只不过大器晚成而已,给人的感觉一副不精明的样子。”

《世说新语》记载:“万既受任北征,矜豪傲物,尝以啸咏自高,未尝抚众。兄安深忧之……”

谢万奉命北征燕军,因为他放纵傲慢,自以为是,从来不去安抚将士,他哥哥谢安十分担忧。

谢安

出征前,谢安对弟弟谢万说:“你是元帅,应当和诸将常常小聚,拉拉关系,交流一下感情,让他们心情愉快跟着你出征,你整天一脸傲慢,放纵不羁的样子怎么可能成就大事呢?”

谢万听从了哥哥的劝告,于是设宴款待诸将,却非常没礼貌地用如意指着诸将说:“你们都是勇猛的士兵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诸将自此更加痛恨谢万。

诸将厌恶主帅,你说这仗能打胜吗?

谢安北征途中,发现燕军气势汹汹,竟然引军撤退,结果被燕军打得稀里哗啦,“众遂溃散,狼狈单归”,落单的谢万回到京城,一些将领打算将其诛杀,后来看在丞相谢安的面子上,把他当个屁放了,朝廷追究责任,将谢万废为庶人。

谢安对弟弟谢万依然抱有希望,后来朝廷又起用谢万为散骑常侍,不久病逝,年仅四十二岁。

他人生失败的教训令谢氏家族子弟时刻提醒自己:新贵族在旧贵族面前还是要低调一些,夹着尾巴好做人。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汉周读书,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