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澳洲知名大学降低作业批改薪资 教师被告知“敷衍了事”

澳洲知名大学降低作业批改薪资 教师被告知“敷衍了事”

2020-08-19 来源:ABC中文 阅读数 780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在澳大利亚一些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教师评阅学生功课的薪酬低得让人难以想象,为了维持这一薪酬标准,大学教师被告知要“敷衍了事”,“草草评阅”学生的科目论文作业。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一项调查显示,至少有10所高等院校卷入了薪酬过低的丑闻。

最近有消息披露称,墨尔本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和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已开始向被压低薪酬的员工补偿工资,而西澳大利亚大学(UWA)目前还在对教师薪酬进行审核之中。

目前,ABC了解到昆士兰大学(UQ)、悉尼科技大学(UTS)以及位于西澳州的莫多克大学(Murdoch University)还存在一些其他关于薪资过低的争议。一些学生被告知,由于老师批改功课的薪酬过低,并非所有的功课考核都会得到评阅打分。

今天晚些时候,全国高等教育联盟(NTEU)将把RMIT告上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 ),针对的是RMIT新实行的学生功课评阅薪酬。这一新的标准将科目论文的评阅时间限制在10分钟以内,是之前标准的一半。

澳大利亚39所公立大学中的10所目前正在进行薪资补偿或薪资审计,亦或是正在与临时员工处理纠纷。这些临时员工认为教育行业是由处于“底层”的工作者支撑的。

这10所大学是:

1.墨尔本大学

2.新南威尔士大学

3.麦考瑞大学

4.西澳大利亚大学

5.悉尼大学

6.昆士兰大学

7.悉尼科技大学

8.莫多克大学

9.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

10.蒙纳士大学

前昆士兰大学课程协调员爱丽斯·芬顿(Elysse Fenton)表示,大学“靠被剥削的劳动力运转”。

她说:“我们在大学里还没有出现学生体验或教学质量方面的巨大危机,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本学期之前,芬顿博士一直担任昆士兰大学政治科学和国际事务学院的课程协调员。

她在作为八大名校之一的昆士兰大学工作了13年,但在过去的18个月里,她的很多工作时间都是没有薪酬的。

由于功课评阅薪酬到了“离谱”的程度,加上帮助学生所花的时间,无报酬的工作时间越积越多。

爱丽斯·芬顿在昆士兰大学工作了13年,但最近离职了。

(ABC News: Stacey Nicolson)

芬顿博士说:“我想,一些教学人员被要求糊弄了事,因为大家都知道评阅学生功课的薪酬与工作量不相配。”

“我听说一些同事们被告知要略读学生的作业,或者只阅读学生科目论文的引言和结论部分。”

芬顿博士说,大多数临时工都不接受这个建议,而是做额外的无薪工作,确保学生获得良好的大学学习体验。

她估计,她坚持做的额外工作相当于昆士兰大学欠她28000澳元的未付工资,这大约是她18个月期间总收入的一半。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获悉的证据表明,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课程转为线上授课,芬顿博士的薪资也因此被压低——这是一项通过内部备忘录向所有临时员工发布的指令。

她说:“这相当令人震惊,但在某种程度上,这又并不出乎意料,因为这种事情时常发生。”

“这让人恼怒和沮丧。”

随着新冠疾病全球大流行对大学收入的冲击,成千上万的临时工悄然离职,芬顿博士就是其中之一。

昆士兰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学校“没有发现低付工资的系统性问题,但如果出现纰漏,校方很乐意接受提醒,以便尽快纠正。”


RMIT大学被告上公平工作委员会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预计将于今天被告上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此前,RMIT错过了内部回应少付工资指控的最后期限。

凯伦·道格拉斯声称,RMIT欠她相当于1000澳元的无薪工作薪资。

(ABC News: Patrick Stone)


RMIT大学的管理学院减少了教师可申报学生功课评阅的小时数,工会估计一些员工的工资一学期可能被少付6000澳元。

“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可以维护学术标准的所有必要工作,” 大学教师兼工会组织者卡伦·道格拉斯(Karen Dougla)说。道格拉斯曾是RMIT大学的一名兼职人员。

她估计本年度第一学期学校欠她1000澳元,而这在其他向学校索讨欠薪额度中属于数目较小的额度。

NTEU声称,RMIT大学其他一些学院也可能实行类似的功课评阅薪资标准。

NTEU维多利亚州的助理秘书长莎拉·罗伯茨(Sarah Roberts)说:“这种工资盗窃不仅仅是我们在新闻中看到的那些事情,比如乔治·卡隆巴利斯(George Calombaris,澳大利亚厨师并经营多家餐馆,担任澳大利亚颇受欢迎的MasterChef节目主持多年,此前其餐馆被曝少付雇员工资)等等。我们现在看到这种事情是发生在我们经济中备受推崇的知识引领机构。”

RMIT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校方正在与工会谈判。

校方发言人说:“如果任何临时员工对于工作时间分配有疑问,我们很乐意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

蒙纳士大学被认为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大学,因为其拥有学生的数量最多。

ABC已看到蒙纳士大学、悉尼科技大学人文社科学院以及莫多克大学数学和统计学院的临时员工和管理层之间书面纠纷的证据。

虽然此类功课评阅薪资标准可能没有违反企业劳资协议,但大学员工们希望能有一个独立的审计机构表示,他们是被迫在薪酬和对学生负责方面做出选择。

在位于西澳州的莫多克大学,修读某门课程的学生被告知,他们的部分作业将不再得到老师的批阅。

一封发给莫多克大学学生的电子邮件称,“并非所有的作业都会被批改。”


莫多克大学表示,对学生作业得不到批改一事感到“失望”,并表示将纠正这种情况,并声称该大学不存在系统性的少付薪资的现象。

NTEU要求对悉尼科技大学临时雇员的工资情况进行调查,然而,该大学最初否认收到任何相关信函,并拒绝置评。

悉尼科技大学后来试图与其他向员工补偿支付大笔欠薪的机构保持距离,并表示:“悉尼科技大方面没有收到一名员工或NTEU方面正式提出的、类似与悉尼大学或墨尔本大学被爆出的那种涉及欠薪的任何问题。”

蒙纳士大学表示,校方进行了定期审计,但目前没有任何员工正式提出薪酬过低。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Fair Work Ombudsman)目前在着手调查一些学校,包括澳大利亚八所研究型大学中的三所。

上周晚些时候,参议员梅赫林·法鲁奇(Mehreen Faruqi)正式要求墨尔本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大学、麦考瑞大学和西澳大学参加参议院对工资支付不足的调查质询。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说,希望听到其他大学工作人员的意见,NTEU已经设立了一条全国热线。

NTEU全国主席艾莉森·巴恩斯(Alison Barnes)说:“我们希望从整个行业收集证据,发起一波集体诉讼。”

“如果这种情况能在10所大学校园发生,那么我们就能肯定这种情况在整个行业都有发生。”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ABC中文,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